天降妖妃太难追 260我可以帮你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她方才明明给他吃过药了,可是现在……

    虽然,那药并非是解药,却也能够静心凝神,驱除燥热,再加上,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天寒地冻,寒风刺骨,应该可以稍稍抑制他体内的媚药才是,毕竟,药典中不乏有冰水沐浴来化解媚药的先例。

    可是,为什么到了风美人这里,一切都无济于事呢?

    心中困惑不解,云千若伸手摸向他的胸口,果然是紧绷如铁,滚烫灼人。

    这分明就是又严重了许多!

    娥眉轻蹙,云千若掌心一动,一道冰蓝色的流光萦绕在指尖,只是,手腕却被人抓住。

    “阿若……我没事。”

    风中飘来的嗓音,低沉,有一丝暗哑,似乎隐忍着无尽的情绪。

    云千若抬头看着他,还是那样美得摄魂夺魄的容颜,只是,那满脸的汗水,醉人的嫣红,隐忍的神情,以及,那双紫色幽幽的深眸中明灭起伏的星光,似暗夜中的海面,翻涌着点点幽光,这一切,如同一张网,轻轻地落在她心上,一点点收紧。

    这里,一眼望去,绵延百里尽是茫茫风雪,天地,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不知出路在何方。若是,她一直找不到出去的路,一直无法离开这里,那解药……

    不离开这里,去哪儿找解药?若没有解药,风美人他……

    她虽然没有研究过媚药之类的东西,可也略知一二。虽不是毒药,可是发作起来,痛苦难忍,犹如烈火中焚烧,会让人受尽折磨与痛苦。

    有的,或许忍受几个时辰的痛苦之后,熬过了药效,便会相安无事。可是有的媚药……却一定需要解药才行!否则,即便承受了再多的痛苦与折磨,也无法解除药效。

    就是不知道,风美人体内的媚药究竟是哪一种?

    是普通的?还是烈性的?亦或者……

    心思百转,起伏不定,有一点,云千若心中更加疑惑。

    风美人他为何会莫名其妙的身中媚药?

    他们自从进入那片远古丛林后,并没有吃任何的东西,即便连口水都没有喝,风美人怎么会中毒?

    百思不得其解。

    然,手上传来的灼人温度,仿佛烙铁般,让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颤。

    云千若收起翻飞的思绪,凝眸,认真的看向北冥风,“风美人,你……还受得了么?”

    北冥风抓着她手腕的手微微一紧,看着眼前女子绝美如画的容颜,潋滟如秋水映月的双眸,娇娆如樱花般柔软的双唇,心,仿佛被什么蛊惑着,不受控制的想要靠近,想要浅尝,想要……更多……更多……

    一股翻涌的热流自丹田处涌起,宛若百川横流,迅速涌向全身,其势如火,锐不可当,仿佛连每一滴血脉都在燃烧着。

    热!漫无边际的热!仿佛身在万丈火光之中,身与心,灵与魂,皆在烈火中煎熬。就连理智,都被架在火中,一点点燃烧,焦灼,化为乌有。

    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蛊惑着,抓住她,推倒她,你就会解脱,就不再痛苦。

    一时间,他明灭飘忽的视线中,只能看到女子绝滟姣美的容颜,宛若一株绽放在万丈冰雪之中的樱花,娇娆,高贵,空灵,惑人,风雪中,美的如诗如画。

    无意识的伸出手,缓缓伸向那轻灵绝美的容颜,指尖传来的感觉,柔软,清凉,如同世间最清冽的泉水,抚平了他心底的燥热,却不由自主的想要索取更多。

    指尖游弋,带着炙热的温度,划过女子如画的容颜,缓缓落在那如樱花般娇软的红唇上……

    云千若心中一颤,微微瑟缩了下,“风美人……”

    一声低语,轻柔宛转,在风雪中很快便被淹没。

    然,却瞬间唤醒了深思渐渐恍惚的他。

    北冥风身体一僵,飘忽迷离的双眸中漫过一丝清醒,如同触电般猛地缩回手,眸光轻闪游弋,不敢直视眼前女子。

    “对、对不起……”

    他……方才居然会有那种想法?他怎么可以!

    北冥风猛地背过身去,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紧握成拳,极力压抑着体内如惊风骇浪般翻涌的热浪。

    云千若看着他的背影,神情呆了一瞬,她刚刚……好像也没做什么?风美人的反应,何以如此之大?

    抿了抿唇,云千若走过去,“风美人,我……”

    然,她话未说完,人也没有走到北冥风面前,他却忽然一个转身朝旁边走去,脚步踉跄虚浮,却走得飞快,仿佛,生怕慢了一点被她追上一般。

    云千若一愣,脑袋有些懵,想都没想,就抬脚追了过去,“风美人你……”

    “别过来!”

    风雪中,那向来低沉冰冷的嗓音,带着陌生的暗哑,隐着一丝痛楚,还有三分急切与强硬,让云千若的脚步微微一顿,看着几步之外那道熟悉的身影,神色间一阵变幻。

    纵然那一袭黑衣宽大随风,她亦可看到他僵直紧绷的背影,心,也跟着绷紧了几分。

    “你……你……”

    云千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眉心,却一点点蹙起。

    是方才,他情不自禁想要靠近时,她退缩了,并且出声打断了他,所以,他这是……生气了么?

    可是她……她方才只是……

    是他的手指太烫了,突然间……她没有心理准备,所以才会……

    心中,千回百转,一如这漫天飘飞的风雪,浮沉起落,纷纷扬扬,让人说不清楚。

    云千若抬头看了看天空,轻轻眨了眨眼睛,抬脚,步伐坚定的走过去,“风美人,我……”

    然,察觉到她的靠近,原本一直背着身子站在雪地中的他,忽然抬脚朝前走去,步伐凌乱不稳,却带着莫名的执着。

    云千若眸光一闪,足尖轻点,一个飞跃,身影飘然如惊鸿落在他面前。

    北冥风脚步一顿,根本没有抬头看她,迅速转了个方向朝左边走去。

    云千若一咬牙,拦在了他面前,蹙眉瞪着他,“你要去哪里!”

    北冥风一直低着头,如墨的发被冷汗浸湿,有些凌乱的垂落,划过那红的不正常的俊脸,在风雪中轻轻飞扬。

    他没有抬头去看眼前的女子,低垂的眸光扫过她衣袂翩翩的裙摆,落在她脚边的雪地上。

    不可以看!不可以!

    不看,他还可以勉强控制自己的心,若是看了,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他可以控制。

    北冥风闭了闭眼睛,转过身,然而,胳膊却被人一把抓住。

    云千若清晰的感觉到北冥风的身体明显一颤,然而,她却是用力的抓住他,死死地不放手。

    不理她是吧?沉默,她也会!

    北冥风试着挣了挣,却没有挣开,回头,目光刚刚掠过女子精致绝美的容颜便是微微一闪,划过一丝慌乱,几乎是有些急切的别开脸。

    “阿若……放手。”

    云千若听得出,他的声音比之前更为暗哑,仅仅是几个字,却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来。

    他现在……一定是忍耐到了极限了吧?

    可是,他还在跟她闹别扭么?还要赶她走么?

    非但没有放手,云千若反而抓的更紧了些,身子一转,绕到他面前,北冥风想都没想,就要转过身去。

    “不准动!”

    声音很大,带着一丝明显的怒气,北冥风眸光闪烁了下,却终是没有再动,僵直着身体顿在那里,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阿若……”

    云千若没理他,却往他面前站了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眼睛,虽然,他是微低着头,眼帘轻垂没看她,可,云千若似乎在置气般,死死地盯着他。

    纵然北冥风始终低着头,却也能够感觉到那专注的目光,心中,更是波澜起伏,如同风澜迭起的海面,“阿若……我……”

    云千若原本是想一直不理他的,可是,看着他慌乱无措的样子,心中不由自主的柔软下来,轻轻叹息一声,抬起袖子去擦拭他脸上的冷汗,“为什么要赶我走呢?是在生气么?可是,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纵然,他是真的生气了,她也不可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啊!

    不知是因为她的动作,还是因为她的话,北冥风身体一颤,猛地抬头看向她,“阿若,我没有!”

    只是下一瞬,他又飞快的低着头,不敢看向她绝美如画的容颜。

    他担心……自己会克制不住自己。

    可是,阿若似乎误会了他……

    他不是要赶她走,更不是什么生气了,他只是……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来。

    “没有?”云若听着他的话微微怔了一下,从他急切的反应,慌乱的解释中,她可以笃定,他不是在生气!

    只是,如果不是生气的话,那为什么一直躲着她,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还不准她靠近?

    云千若皱着眉头若有所思,蓦然,脑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云千若猛地抬头看向他,眼底疏影明灭,惊疑不定。

    他赶她走,难道是因为……

    因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云千若的心底微微一颤,像是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晕开一圈圈的涟漪。

    缓缓地,将他脸上的冷汗一一拭去,云千若扯了扯嘴角,笑容清浅如风,“既然没有生气,为什么要赶我走呢?”

    真是白痴!

    让她走,难道,他是想让自己在这里自生自灭?

    “我……”

    “别说你没有!你方才,明明就是在赶我走!别想狡辩!”

    “我……”

    她离他如此之近,呼吸之间,风中弥漫的,尽是她身上的气息,淡淡的,空灵的,娇娆如桃花般的清香,一直很好闻,而此刻,更仿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蛊惑着他的心神,让他不由自主的……

    猛地屏住呼吸,几乎是用尽全力压下那些心猿意马的思绪,北冥风强迫让自己不去看她,不去想她,凝聚心神,放空神识,只静静地感受着耳边刺骨的寒风……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云千若看着他,心底,是从未有过的柔软,柔软之中还萦绕着万千复杂的情绪,千丝万缕,难以倾诉。

    他明明很痛苦,明明,很需要她,可是,他却拼尽了全力隐忍着。

    他不曾开口要求什么,却只想她远离。他,真的是好傻!

    对!又呆又笨又傻!

    却让她……再也无法放开他。

    云千若伸手,捧住他的脸,将他转向自己,抬头,笑盈盈的看着他,“风美人,其实我……”

    北冥风睁眼看了她一瞬,却又猛地闭上眼睛,朝后退了一步,脚步凌乱,神色慌乱,眼底风云暗涌,波澜千尺。

    脸上,似乎还残留着那种柔软清凉的触感,如樱花般让人留恋,让人,想要紧紧抓住,索取更多……

    北冥风蓦然倒抽一口凉气,用力的甩了甩头,他刚才……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她只是微微靠近他,轻轻触碰了他一下,竟让体内翻滚的热浪瞬间飙升至极点,如同烈火之中刮起狂风,火势蔓延,几乎将他淹没。

    这……

    “阿若……你快走!”

    身后,云千若心底轻轻叹息了一声,非但没走反而朝他走去,并且洞察先机的一把抓住北冥风的手,“还说没有赶我走?刚刚是干嘛?”

    “阿若……”

    “别叫我!”云千若直接翻白眼打断他,“说,你为什么要赶我走?”

    看来不说清楚,不把他开导好,他是铁了心的要把她赶走,一个人自生自灭咯?

    北冥风看着她,却又仿佛没在看着她,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沉默不语。

    云千若踮起脚,将脸凑到了他面前,“你不说,我是不会走的!”

    北冥风呼吸一窒,眸光剧烈波动了下,想要别开脸,却被云千若两只手死死地抓住。

    “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放手的!哼!”

    “阿若……”

    “在你说清楚之前别叫我的名字!”

    “……”

    “都要赶我走了还叫的如此亲热?像话么?”

    “……”

    沉默沉默!就知道沉默!这个笨的像猪一样的白痴!

    心中抑郁,云千若刷的一下凑到他耳边,大吼一声,“干嘛?不想理我啊?”

    出其不意!北冥风被震的眼角一缩,“……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我走?”

    “我……”

    “快说!”

    看着她气呼呼的小脸,北冥风深吸一口气,极力压抑体内躁动的情绪,缓缓而艰难的开口,“我……我是怕……”

    果然,是她猜对了么?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状似困惑的开口,“怕什么?”

    北冥风轻吸一口气,闭上眼,“……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那一瞬间,云千若竟不由自主的轻笑出声。

    好傻!好白痴啊!明明应该是很强悍的人,却会有如此呆笨白痴的一面!

    “阿若……你……”

    不解她为何忽然间发笑,北冥风幽若深潭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惊疑。

    阿若没有被他的话吓到,却反而在这里发笑?

    云千若止住笑,却回给他一记白眼,“我当然是笑你啊!白痴!”

    “我?”

    “哎——”

    云千若看着他茫然的模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中了媚药的风美人,简直更白痴了!难不成,他的智商也跟着一起中药了?

    “阿若?”

    云千若立刻回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眸光闪动了下,抬眸看着北冥风,轻声道:“风美人,其实,你不用怕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闻言,北冥风一怔,猛地抬头看向她,深邃如紫色苍穹的眼眸中,风澜起伏,涟漪千尺,恍若巨浪翻滚的海底。

    惊疑,震惊,不可置信,似乎,还有别的什么情绪,千丝万缕,错综复杂,就连云千若,一时间都难以形容的清楚。

    眨了眨眼睛,风美人这是被她的话给吓到了么?!

    好吧!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直接……

    本来没觉得什么的,可此刻,被人这样专注而惊疑不定的看着,云千若不禁有些难为情,稍稍别开眼,“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呀……”

    好像,她有什么不良企图似的……

    忍不住,再次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云千若眼角抽搐了下,心中默默飘过一层冷汗。

    好像……还真的是有些居心叵测的感觉……

    尤其,被风美人这样一眨不眨的看着,还是一副受了惊吓的表情,让她有点……娇羞的感觉……

    呃……

    娇什么羞!现在可不是娇羞的时候!

    “咳咳!那个,风美人……”

    “不行!”

    可惜,云千若话还没说完,沉默了许久的北冥风,却忽然开口打断她。

    声音低沉,却不容置疑。

    云千若一愣,眨了眨眼睛,“什么不行?”

    北冥风强迫自己别开眼,不去看她姣美而充满了致命蛊惑的容颜。

    “我不同意,你帮我。”

    虽然,从他的声音中,可以听出无尽的隐忍,显然,已经到了极致。可是,他却依旧拒绝的那样斩钉截铁,不容抗拒。

    云千若倒真有些意外。

    她都已经直说了,风美人却要拒绝?!

    之前她未开口表态,他躲着她也就算了,如今……

    “为什么不同意?”

    没有想到她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北冥风微微一怔,旋即,抿唇不语。

    他是很痛苦,几乎难以忍受。可是,他不能那样对她。

    他还没有明媒正娶娶她过门,怎可染指她的清誉?

    他还未曾登门拜见过她的父亲,得到他的认可。

    最主要的,他被媚药控制,精神时而恍惚,头脑昏昏沉沉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若是万一,他被媚药所控,失了理智,不清醒,伤到了她……

    不!他绝对不允许!

    轮回咒发作他都可以忍,难不成,还忍受不了这区区媚药?

    云千若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他的回答,不由得好奇的看着他,研究着他变幻不定的神情,“风美人?你在想什么呢?为何不同意我帮你?”

    说着,她把自己的手举到眼前瞅了瞅,虽然,她从来没做过这事,可是,照着葫芦画瓢,应该也就是那么回事吧?

    正琢磨着,北冥风却退开一步,背对着她低声道:“没有为何。”

    他怎么能同意?怎么能在自己都无法掌控自己的情况下对她……

    云千若摇了摇头,绕到他面前,“可是你明明很难受!”

    “……无碍。”

    云千若忍不住翻白眼,无碍?也不看看自己此刻都成了什么模样!就知道硬撑着使劲忍!

    “你就不怕欲火焚身而死?!”

    北冥风神色一呆,微微睁大了眼睛,眼底明灭的幽光却是迷影重重。

    欲火焚身……而死……

    “……不会的。”

    他可以忍下来的!

    云千若翻了翻白眼,看着他红的快要烧起来的脸,以及那满脸的汗水,挑眉,“你是宁可欲火焚身而死,也不要我帮你?”

    难不成,风美人是不好意思?!

    可是,明明她也很害羞啊!

    虽然,她一直都没什么娇羞的特质,可是,这种事情,本来就很难为情,尤其是对女孩子而言!

    可是,为了解救他的痛苦,让他不再饱受折磨,她都放下了淑女的矜持,他还在这里扭扭捏捏,娇羞不能自已……

    “真是活该你欲火焚身而死!”

    北冥风:“……”

    欲火焚身……

    这死丫头再说下去他好像真的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闭了闭眼睛,北冥风凭着超强的意志力将云千若推开,一手捂着胸口,一只手埋进雪地之后,让那刻骨的冰寒稍稍唤回他濒临退散的理智与清醒。

    云千若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推开,微微抽了抽嘴角,“风美人!你太可恶了!”

    她都不要淑女形象了,他居然一副宁死不从,誓死守护清白的模样!简直太……打击人!

    心中愤愤,云千若脚一抬就走了回来,却被北冥风伸手拦住。

    “阿若……我真的会控制不住……”

    可是,他不想伤害到她一丝一毫,也决不允许自己伤害她一丝一毫。

    “你都忍了一个时辰了,控制不住很正常啊!”

    换做是别人,早就欲火焚身而死了!

    可是,这都一个时辰了,药效居然还没解除?!看来并非普通春药。

    若非普通春药,那更衣柜抓紧时间解决,否则,越拖下去,便越严重!

    “风美人,你就别……”

    然,云千若话未说完,茫茫风雪之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宛若闪电凌空,快到让人没有反应的时间。

    也就是那一刹那,北冥风忽然身子一软,倒在了雪地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不过是电光火石间发生,云千若一怔之下面色惊变,“风美人!”

    一步上前跪在雪地中,将他扶起轻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北冥风却紧闭双眼,呼吸微弱,分明就是昏过去了!

    “风美人!”

    云千若指尖一动,点上他周身几处要穴,恰此时,渺渺虚空中飘来一道媚惑如妖的嗓音,“没用的。他不会醒来。”

    穿透在茫茫风雪中,那声音有几分不真切。

    云千若猛地抬头看向声音传来处,然而,整个天地间白雪皑皑,根本不见半个人影。

    “什么人?”

    云千若下意识的蹙眉,美眸轻眯,眸光清冷。

    “呵呵呵……小丫头不必紧张,我可没有恶意。”

    刹那间,那银铃般的笑声随着风雪散开,在整个天际回响,缥缈而悠远。

    云千若下意识的抱紧了昏迷中的北冥风,目光警惕的看向四周,声音清冷,“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怀里的那个男子,他很快就要死了!呵呵呵……”

    “闭嘴!”

    云千若眉心一蹙,眼底骤然乍现一抹冷冽杀意,“不准你胡说八道!”

    “呵呵呵……小丫头还挺凶嘛!不过,我可没有胡说哦!血蝠之毒加上炼情草,便是这世间最猛烈的媚药,中药之人无论男女,无论心性如何坚韧,都无法抵挡媚药的毒性。”

    “血蝠?炼情草?”

    闻言,云千若神色微凝,眼底掠过层层波澜。

    竟是那只蝙蝠和那些藤蔓!

    她一直在困惑风美人究竟是如何中了媚药的,却没想到……

    “呵呵……没错哦!血蝠加上炼情草,可是无药可救哦!他中了此等媚药,除了等死还能做什么呢?”

    无药可救……

    云千若猛地抬头看向那片虚空,“你胡说!万物相生相克,所有的毒药都有解药,此毒怎么可能无解?”

    ------题外话------

    本来是要万更的,不过。那又得写到十二点了,然后,你们看的晚,我明天也早起不了,所以,左右权衡之下还是今天早点睡,然后,明天补回来!是滴!明天更一个大章的!13000+是不是很多,o(n_n)o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