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245你想干什么?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人,大多是如此奇怪的吧?

    看着眼前星云缭绕,万里如墨的苍穹,云千若轻吸一口气,等边关和雨族的事情了结了,她就去北燕走一趟吧!亲口问一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要不告而别。

    时隔多日,她早已冷静下来,潜意识中,她不相信他会是那样的人。此前种种,那样真切,她不认为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更不相信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的伪装。

    退一万步而言,纵然是她以为错了,纵然曾经的一切都只是假象,可那又如何呢?

    去北燕,就当是游历江湖好了。反正这天下,她是要逐一游遍的。

    不管怎样,都要搞清楚,纵然人生难得糊涂,可有些事,必须清醒。

    思绪百转,前方已然看到城主府巍峨的城楼,那翘起的屋檐,宛若月下展翅的雄鹰,背景苍穹万里,当空一轮明月,气韵无声辽阔,悠远苍茫。

    蓦然,一群黑影如月下亡魂般飘进了城主府,速度快得惊人,一切恍然幻觉。

    然,云千若却是清晰地看到了,嘴角轻勾,一抹冷魅轻嘲的笑。

    身影化作一缕清风,悄无声息飘落在屋檐,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些黑衣人鬼鬼祟祟的闪进了主院清和殿。

    云千若微不可查的眯了眯眼睛,清和殿,素来存放城中各类重要文件与军事机密,相当于衙门公堂,这些人潜入这里是想窃取机密?

    可是,有那个神秘的内奸在,他们根本不需如此大费周章,以身犯险。

    只怕,是想图谋更多吧?

    房间里,十几名黑衣人一进门便迅速散开,分头寻找,动作迅捷却又有条不紊,仿佛,对这里的分类与格局非常熟悉。

    他们几乎将所有桌柜都翻了个遍,无数公文卷轴被拿起,然后又被放下。

    “找到了!”

    蓦然,一道压抑的低沉的声音响起,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激动。其余人闻言纷纷望去,眼神顿时一亮。

    黑衣人首领迅速飞奔过去,一把拿过那人手里的金印,眼神雪亮,“没错!就是它!”

    其他人相视了一眼,低声道:“老大,任务已经完成,是否立刻撤离?”

    今夜的行动,他们的任务便是盗取云天的帅印。没想到,这么顺利!这城主府的守卫也太松懈了!

    黑衣人首领将帅印包起来揣入怀中,转头看了一眼被他们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阴森一笑,“来都来了,当然要送他们一份大礼!”

    闻言,有人兴奋莫名,“头儿,要怎么做?”

    “哼!他们不是在开篝火晚会么?那就送他们一把火!”

    听到放火,黑衣人更加兴奋,满脸跃跃欲试,“本来还羡慕他们可以去放火,我们却要来偷东西,没想到……嘿嘿!”

    黑衣人首领从背后解下一个包裹,打开,立刻有人欣喜低呼,“干油!”

    干油,是雨族特有的一种燃料,点燃之后可以瞬间燃起熊熊烈焰,焚烧一座楼阁根本不在话下。

    黑衣人首领拿着干油朝书架走去,“谁有火折子?拿来!”

    众人立刻低头翻口袋,然,未等他们翻出火折子,却有一道戏谑散漫的声音自门外传来,“要什么火折子?不如,我帮你点?”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众人一跳,做贼心虚般猛回头看向门口,黑衣人首领更是眼神一厉,直接甩出一枚毒镖。

    “嗖——”

    风声呖呖,暗含杀气,那尖锐的钢针上闪烁着幽幽绿光,一看便知是剧毒。

    然,云千若却是连眼皮都未动一下,悠悠然的站在那里,看着那只毒镖飞向自己,甚至,她如画的眉眼中还浮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潋滟如飞霜,几多不屑。

    黑衣人却以为她是吓傻了忘了反应,口中发出一声冷哼,身形一动,直接拔出腰间弯刀朝她砍去。

    云千若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早晚都是要死的,又何必如此着急呢?”

    那声音轻柔宛转,恍若叹息般,充满了悲悯。

    黑衣人闻言更是大怒,满脸凶相毕露,“不知死活的臭丫头!去死吧!”

    挥刀砍下的一瞬间,黑衣人惊异的瞪大双眼,他看到那个少女漫不经心的拂了拂衣袖,那支已经快要刺入她眉心的毒镖微微一顿,紧接着,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折返,瞬息间撞上他的刀面,带着一种强悍到让人心颤的力量,直接穿透坚硬的刀锋,穿透他的胸膛,洞穿了心脏之后再由后背射出……

    他甚至还未感觉到疼痛,身体已入残败的布偶般向后倒去,心脏停止跳动的瞬间,他听到身后传来惊呼声。

    “小心——”

    “快躲开——”

    “啊——”

    毒镖洞穿那名黑衣人的心脏之后,去势不减,穿透了另一名来不及躲开的黑衣人的咽喉,惨叫在风中迭起,凄厉惊魂,其余人闻声皆是一阵颤栗。

    “砰——”

    一声闷响,那人直挺挺的倒下,当场毙命!

    黑衣人首领神色剧变,猛地拔出长剑朝云千若杀去,招式凌厉狠辣。

    然而,云千若的身影却诡异的消失在他视线中,他只觉得一股清冷的风拂过脸颊,下一瞬,一只手自他身后伸出,素指纤纤,看似柔若无骨,然,指尖银针却以奇诡的速度刺入他手腕脉门之中!

    “啊——”

    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黑衣人手一抖,长剑‘咣当’一声掉落在地,而与此同时,身后那人抬了抬脚,黑衣人膝盖一弯,整个人朝地上跪去。

    双眼中骤然乍现一抹暴戾之色,黑衣人猛地举起手中包着干油的包袱朝云千若撒去,另一只手飞快的点亮火折子。

    意图,再明显不过。

    可惜,云千若只是随意的挥了挥衣袖,那些飞洒而出的干油仿佛被一股柔韧的力量牵引着,汇聚成一道溪流朝着窗外飞去。

    黑衣人猛地瞪大双眼,神色震惊而骇然,看着手中已经点燃的火折子,有些回过神来。

    “头儿——”

    “杀了她!”

    周围,那十几名黑衣人自呆愣中惊醒,望着跪在地上满脸痛苦之色的首领一个个大惊失色,同时举起手中弯刀朝云千若冲去。

    “不自量力。”

    云千若翻了翻白眼,唇边勾起一抹淡淡轻蔑的笑,她状似不经意的抬起手,紫色轻纱的水袖在风中飞扬,仿佛一缕散开的云,而云烟浮动之际,有十几枚银针飞射而出,宛若横空出世的流星,以风雷之速刺入那些冲过来的黑衣人体内。

    下一瞬,他们的动作僵滞,脚步顿在了原地,还保持着向前冲杀的姿态,人却定住了!

    瞪大的双眼中写满惊骇与不可置信,看着云千若的目光说不出是恐惧还是什么?

    银针封穴!?这至少需要五十年的内力!眼前那个臭丫头,看起来一副乳臭未干的样子,这……怎么可能?

    而且,银针本是尖锐凶煞之物,以此封穴,稍有不慎便会取人性命!那个臭丫头竟将力道与位置把握的如此精准!?可她,明明就是随手一扔啊!

    云千若没有理会他们见鬼的目光,而是漫不经心的看向跪在脚边的黑衣人首领,目光扫过他手中点燃的火折子,唇边忽而扬起一抹意味难明的笑。

    “玩火者,总爱**。看来,你想死?”

    那声音轻柔如晚风,却让黑衣人首领心底一个激灵,猛地惊醒过来,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在冒着寒气,“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双眼眯起,死死地盯着云千若,眼底幽光浮动。

    云千若随手一挥,一把弯刀隔空而来,落入她手中,而她一手执刀,刀尖点着黑衣人首领的胸口,“死人,是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的。”

    少女,眸若秋水,潋滟清冷,映着刀锋折射的寒光,似一柄风雪之剑刺入黑衣人的眼中,让他心口一震,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颤栗了下,本能的想要后退,却根本无法移动,“你……你想干什么?”

    云千若轻笑,笑意慵懒,几许轻蔑,“你很快,就知道了。”

    话落,她眸光一凛,手中弯刀如雪,瞬间划破黑衣人的衣服,刀尖微微一挑,一物从黑衣人怀中飞出,与此同时,云千若扔了手中的刀,一道红色流火自她指尖飞出,瞬间落入黑衣人的发中。

    “轰——”

    下一瞬,他的头顶燃起三尺红焰,凄厉的惨叫声随之响起,暗夜中,闻者惊心。

    云千若神色悠然淡定,伸手接过半空中落下的帅印,略带嫌弃的看一眼地上抱头翻滚的黑衣人,懒洋洋的抬了抬脚。

    “嗖——”

    一股阴风飘过,黑衣人直接飞了出去,飞过屋顶,越过树木,一直飞到后院中的莲池,‘砰’的一声落入水中,扬起漫天水花。

    房间里,被定身的十几名黑衣人似乎受了某种巨大的惊吓般,一个个瞪圆了双眼,满脸呆滞与惊恐,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黑衣人首领之前跪着的地方,半天都无法回魂。

    云千若打开手中的包袱,看着里面金灿灿的帅印,眼神微眯,眼底锋芒暗敛。

    原来他们的目标竟是老爹的帅印!

    东陵,自古以来,国有玉玺,臣有金印,不管文官武将,官阶高低,皆不例外。可以说,那些金印便是他们身份的象征,大多时候,代表着他们本人!

    臣子呈于天子的公文,书信,皆会盖有印章。换言之,他们有了老爹的帅印,便可‘代表’老爹行事,以他的名义,做各种事,比如,发表个叛国言论,写几封通敌之信什么的。

    “呵!真是好算计!”

    云千若冷冷一笑,眸中光华,冷若风雪,盗帅印这么卑鄙的的事情,不知道是凤孤城的意思?还是,雨族那些家伙?

    看一眼殿中被定身的黑衣人,云千若微一挑眉,“来人!”

    下一瞬,一队身着劲装的男子冲了进来,神色间难掩激动,“小姐,怎么处置这些鼠辈?”

    许是他们的眼神太炽热,太火辣,那些惊吓过度至今尚未回神的黑衣人们蓦然一个激灵,浑身的寒毛都颤了颤,离家出走的三魂七魄瞬间被抖了回来,看着云千若的双眼中写满了惊恐,“你你你……你是妖女……”

    她居然可以随手一挥就挥出一道火光来!

    头儿居然就这么被她烧死了!

    悲伤来的如此猛烈,以至于将恐惧都冲散了不少,黑衣人望着云千若,恨得咬牙切齿。

    “蛇蝎美人!”

    “丧尽天良!”

    “泯灭人性!”

    “令人……啊——”

    最后一人尚未说完,蓦然化作一道惨呼。只因,那一队劲装护卫瞬间扑了上来,对着她们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王八蛋!不想活了是么?小姐也是你能骂的!?打死你个龟儿子!”

    “噼里啪啦——”

    拳脚之声如疾风骤雨,殿中一片哭爹喊娘,云千若看着眼前混乱的情形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为什么她这么温柔似水的一枚淑女,却有一帮凶残暴戾,狂暴生猛的属下!?

    肯定,都是被迦叶流觞那些暴戾的死孩纸们带坏了!

    心中腹诽不已,云千若伸手摸了摸眼角,“那个,打完了之后记得扔去地牢。哦,对了,别打死了!”

    云千若一边交代着,一边朝门外走去,身后飘来她家护卫队出奇一致的声音,“小姐放心,打不死的!属下等很温柔的!”

    “咳——”云千若脚下一个踉跄,险些绊到门槛,幸好及时扶住了墙……

    “……”

    汗哒哒!这些人不但暴力生猛还如此不知低调!改天应该给他们找点心灵鸡汤,礼仪之邦什么的看一看,好提升一下温柔素养……

    心中这般琢磨着,云千若出门之后一路直奔天井而去。

    所谓天井,其实是军营后山中的一口天然古井,其水清凉甘甜,且一年四季井水充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最为重要的,那里是军用水井,整个军营的用水都是靠它解决。

    此刻,后山。

    许是因为今夜东陵士兵都在狂欢,所以,守备不是一般的松懈,放眼望去,偌大的后山居然看不到一个人影。

    月明如水,繁星万点,四周一片静谧。不远处的山脚下,一棵梅树跃然入目,梅枝上静放着点点白梅,偶尔风起,花瓣轻颤,晕开梅香清冷。

    而梅树下是一口古井,青石昭昭,仿佛历经岁月风霜,浮沉几世,井中之水,清幽且冷。

    蓦然,七八个黑衣人如鬼魅般出现在山脚下,目光巡视一眼便发现了梅树下的天井,眼神顿时一亮,“大人,天井!”

    为首那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黑衣人顿时心口一颤,噤若寒蝉。

    下一瞬,他们飞身掠向天井,扶着青石看向井底。

    距离如此之远,这里尚可以听到远处校场上传来的欢呼声。

    “哼!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古人诚不我欺。”

    黑衣人首领冷冷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瓷瓶,缓缓打开,“今夜,尔等就尽情的狂欢吧!说不定下次睁开眼就在阎罗殿里了!”

    伴随着阴冷的笑声,他将瓷瓶举到了井口,作势就要将里面的毒药倒下去。

    电光火石之际,一枚石子破空而来,带着凛冽风声以惊雷之速砸中黑衣人的胸口。

    小小的石子,却蕴藏着惊天的力量,一经触碰黑衣人的身体便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力量,竟将那黑衣人震得后退三步!

    变故太过,令人措手不及。黑衣人猛地捂住胸口,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冷厉的眼神看向石子飞来的方向,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虚空静谧,夜景悠然。

    “什么人?出来!”

    此刻,其余人也反应过来,‘蹭蹭蹭’的抽出刀剑,满脸戒备的看着四周,“不要藏头露尾!有本事出来一决高下!”

    “哈哈哈哈——”

    回答他们的是一阵狂笑!没错,是狂笑!那笑声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惊天动地!无论是笑声之洪亮,还是猖狂与嚣张,都堪称惊天地泣鬼神!

    一时间,整个后山都回荡着这种群魔乱舞般的狂笑,暗夜中,有一种别样惊悚的感觉。

    黑衣人们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目光更加凶狠,“什么人暗处装神弄鬼?有本事出来较量!不要故弄玄虚吓唬人!”

    “啊哈哈哈哈——”

    又是一道尖锐的笑声传来,在整个天际回响,而半空中,有黑色的鬼影‘呼啦’一下飘出来,又‘呼啦’一下飘不见。

    “这……他们是人是鬼……”

    黑衣人心中惊颤,忍不住看向首领,“大人,这……”

    那首领猛地反应过来,目光一闪,迅速扬起手,将瓷瓶朝天井中扔去!

    今夜,他来此地的目的便是投毒!来此之前,便已做好牺牲的准备,但是,命可丢,任务,却不容失败!

    瓷瓶划过天空,带着淡淡的风声朝井里落去,黑衣人目光金鼎着它,眼底闪过阴狠的光。

    成功了!

    然而,就在此刻,一片梅花自虚空中飞来,月色中轻盈,柔美,可是,速度之快却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诡异!

    它出现,仅瞬间,便已至近前。

    “叮——”

    一声清响,花瓣撞上瓷瓶,瓷瓶倒飞而出,朝着一名黑衣人飞去,风声呖呖!

    那人瞬间瞪大双眼,本能的挥舞着手中刀剑去挡。黑衣人头领见状,顿时脸色惊变,“快住手——”

    然而已经晚了!只听到‘砰’的一声响,瓷瓶破碎,里面的毒液倾洒而出,那名黑衣人来不及躲开,被洒了一头一脸的毒液,同时,也有毒液飞溅而出,撒向他周围的黑衣人。

    反应快点的,陡然提气跳开几步,可也有躲闪不及的,被毒液溅到了身上。

    “啊——救命——救——救我——”

    顷刻间,黑夜中响起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凄厉而痛楚,暗夜之中,闻者毛骨悚然!

    那些被毒液近身的黑衣人,顿时蜷缩着身体倒在了地上,不停地翻滚着,嘶喊着,最可怖的是,他们的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

    “嗤——”

    风中,不停地响起这种皮肉被侵蚀的声音,不大,却令人头皮发麻。

    不过是顷刻间的功夫,那些黑衣人已经停止了挣扎与哀嚎,因为,他们的身体已经被腐蚀殆尽,只余一摊血水,森白月下下,惊心,骇人!

    仅剩的三名黑衣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向他们的首领,惊魂未定,目露恐惧,双腿不受控制的发抖。

    也许,是惊吓所致,也许,是见到同伴惨死在自己眼前,悲伤所致。

    没有了那凄厉惊悚的惨叫声,山林中夜色太过宁静,四周,静悄悄的。

    黑衣人首领迅速压下心底波澜起伏的情绪,看一眼地上的几一滩血水,目光一暗,迅速挥出一掌!

    下一瞬,那些血水从地面飞起,飘向半空,如红色血雨般飞向天井!

    “真是死性不改!”

    虚空中响起一声冷声,紧接着,一道黑影如疾风般闪过,双掌齐发,凛冽劲风磅礴而出,扫向漫天飞洒的血雨!

    那几名黑衣人看着逆飞而来,飘向自己的血雨,纷纷目露恐惧,猛地朝旁边闪去,与此同时举起手中之剑,杀向那突然现身的黑影。

    月色下,那人年轻俊美,仪表堂堂,手中却拿着一把砍柴用的大刀,与他那身气派分外不符。

    “一群三脚猫也敢来下毒?真是脑袋被驴踢了!”

    那人满脸鄙夷的看了三人一眼,手中大刀一挥,直接开砍,标准的砍柴的动作!

    黑衣人头领目光微闪,看向那仅剩的一摊血水,眼底,燃起执念的光。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装鬼装了半天还不死出去?怎么?真想做鬼啊?”

    风中,蓦然飘来一道宛转清越的嗓音,满满的都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话音落地的瞬间,一只碗飞了出来,快若疾风闪电,砸向黑衣人首领的脑袋。

    他本正欲挥掌掀起血水,却惊觉那只碗破空而来,未敢大意,反手抽出剑,刺去。

    “小姐……您言重了!小的们这就死出去……”

    夜空中传来几声谄媚的鬼叫声,紧接着,十来道黑影从暗处飘了出来,如群魔乱舞般飘向黑衣人头目。

    “你这个龟儿子尽不学好!下毒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大爷今天就要为民除害!”

    “大爷们,上!将他揍得他老爹老娘都不认得!”

    “……”

    那黑衣人首领纵然身手不差,奈何,以一敌十又岂能讨得了好?不过是几招下来便已败下阵来,只有挨打的份!

    古井旁的梅花树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身影,素影翩跹,眉目如画,唇角轻勾一抹慵懒的笑,欣赏着眼前的‘群殴大战’!

    “喂,可别打死了,记得留下活口。”

    “小姐放心!这几个龟孙子很经打!一时半会死不了!”

    云千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向那些拳打脚踢,揍人揍得热情高涨根本停不下来的属下们,嘴角轻抽,“我说,你们刚才只顾着装鬼吓人,差点让他们投毒成功,这个账怎么算啊?”

    她话音方落,众人顿时住手,动作一致的转头看她,咧嘴,笑得阳光灿烂,却谄媚无比。

    “哈哈哈……小的们这不是知道有小姐在暗中助阵肯定不会让那龟孙子阴谋得逞所以才成竹在胸有恃无恐放心的装鬼……小姐万岁!”

    云千若:“……”

    听着那整齐一致几乎可以媲美复读机的谄媚之声,云千若险些两眼一黑从树上掉下去!

    汗呐!

    这些个只长个子不长心眼的家伙!这该是有多么的心有灵犀才能如此默契的说着同样的话?顿都不用顿一下么!?

    伸手捏了捏有些僵硬的脸,云千若伸手一指那名已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黑衣人首领,“记得把他送去地牢,要活的!活的!”

    “是是是!谨遵小姐之命,我们肯定不会打死他的!”

    “保证是活蹦乱跳的!”

    “也不会让他有机会自杀的!”

    然后,众人齐齐的看着云千若,异口同声,“小姐,您没什么吩咐的话我们要继续教育他们如何做人了!”

    云千若:“……”

    言外之意,是她可以走了么!?

    汗哒哒!

    这群暴力凶残的家伙!

    “一枝香之内,我要在地牢见到他们!”

    丢下一句话,云千若足尖轻点,掠向远处长天,迷离月色之下,那身影翩若惊鸿,很快便消失不见。

    众人目送着她离去,然后低头看向地上哀嚎不已的黑衣人,“还愣着干什么!?只有一枝香的时辰!开打——”

    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经久不息的飘荡在夜色中……

    几乎是同一时刻,有一支五百余人的队伍避开了宛城巡夜的守军,悄悄地潜入宛城北郊的西山大营!

    此地,是宛城的粮草大营,存放着边关所有的军饷,一眼望去,粮仓满目迷人眼。

    那些悄然入侵的黑衣人,一进入西山大营便有条不紊的朝四面八方散开,分成了几十个小分队。

    今夜,他们来到此地的目的便是烧了敌军的粮草!

    素来,粮仓乃是重地,必然派有重兵把守,不过今夜,此地的守备相对松懈许多,加之,他们熟悉地形,身手极好,又善于隐藏,所以,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便来到了粮仓。

    这一次行动的总首领白谦,亲自领着一队人马来到了中央粮仓,那里,竟看不到一个守卫。见此,白谦不由得冷笑,“就算再怎么狂欢也不该如此大意吧?哼!骄兵!”

    只不过是取得了两场胜利,夺了两座城池而已,便得以成这样?真是不成气候!

    其他人同样是一脸的嘲笑与不屑,“想不到他们如此玩忽职守,真是天助我也!”

    白谦抬手,目光冷暗,“准备点火!”

    他一声令下,黑衣人们顿时提着包裹飞奔上前,直奔粮仓而去,那包裹之中装着干油,乃放火神器!

    “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啊?莫非是骑着乌龟来的?让本公子我等的桃花儿都谢了!”

    恰此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粮仓里传来,慵懒,悦耳,可是,却让白谦等人脸色惊变,那些手提包裹冲在最前面的黑衣人更是直接顿住了脚步,看向粮仓门口。

    仓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道欣姿修长的身影缓步走出,一袭紫衣,邪魅尊贵,俊美的容颜宛若妖孽,唇边轻浮的笑意几多慵懒,纵然此刻是冬天,而他手中却拿着一把扇子,正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扇着。

    如此邪魅慵懒,又风流风骚,不是公子御还能有谁?

    看到他,白谦脸色微变,“你……公子御!”

    闻言,公子御眨了眨眼睛,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哎呀!你认识本公子啊!?可惜,本公子是不会对你怜香惜玉的!”

    白谦:“……”

    公子御现身之后,有十几道黑影从暗处飘出,瞬息之间将白谦等人围住。

    公子御抬头看了一眼南方,那里隐约传来打斗声,他慢悠悠的摇着扇子,一脸的感叹,“哎——早知道就该问桃花儿要几只麻袋——也摆它一个麻袋阵……”

    此刻,西山大营南方一处,迦叶正指挥着一群手拿麻袋的好儿郎将前来纵火焚粮的黑衣人团团围住,往死里虐打!

    半个时辰之后,地牢。

    今日的地牢可是热闹至极,里面放眼望去都是人!

    刘述,刘喜,以及玉飞豹都是被关押在这座地牢里。此刻,看着那忽然多出来的几百号‘室友’都有些不习惯。

    尤其是玉飞豹,他在这里住的时间最久,刚开始,一个人形单影只难以成双,夜夜无眠到天亮,到如今,一眼望去人影憧憧,几乎晃得他眼花缭乱。

    公子御,长空,迦叶,流觞等人都在。

    看着那些被五花大绑的黑衣人,公子御挑了挑眉,“这都审问了半天了,半个字都没问出来,你们说,要不要来点大招?”

    对上他耀耀生辉的双眼,黑衣人齐齐的打了个冷战,有人颤声开口,“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公子御懒洋洋的摇着扇子,“来几套开膛破肚的酷刑,你们立刻就知道了!”

    黑衣人:“……”

    怎么可以如此惨绝人寰,丧尽天良?!

    可惜,公子御听不到他们的心声,对着狱卒招了招手,“去找几把杀猪刀来。”

    “是!大人稍等!”

    那人没有疑问,立刻转身而去,黑衣人看着,双腿一阵阵发软。

    迦叶万分鄙夷的看了公子御一眼,“你这样会把他们弄死。”

    “死就死呗!早晚都是要死的嘛!早死早投胎!”

    迦叶:“……”

    “若若说过要留活口的!”

    “反正这么多只,弄死一两个没什么的吧?对吧,小陌陌?”

    眼睛一眨,风情万种,奈何,言子陌目不斜视,仿佛没有看到他电力十足,暗送秋波的媚眼。

    公子御顿时以手捧心,满脸伤心状,“小陌陌,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绝情,始乱……”

    然,那荼毒众生的魔音尚未说完,云千若推门而入,随手丢出一个苹果砸向公子御,“拜托!就算你思春也要分分场地!这可是地牢!真重口!”

    公子御无暇去看她鄙夷的目光,想起上次的毒苹果,他立刻扇出一扇子,将苹果扇向了猪笼中的玉飞豹。

    天天在牢里啃剩饭的玉飞豹,乍然见到一红彤彤的苹果自然欣喜至极,连忙爬过去将它捡了起来,狼吞虎咽的朝嘴里送去。

    而刘喜等人见到云千若却很是激动,挣着铁链,咬牙切齿,“妖女!快放我们出去!你这个丧心病狂惨无人道的妖女快……”

    然,他们话未说完,云千若脚尖一动,踢飞一枚石子,而那石子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飞进了刘喜的嘴里,将他后面的话瞬间堵了回去。

    “呜——呜呜——”

    他满脸愤怒的瞪着云千若,口中却只能发出呜咽之声。

    云千若看都未看他们一眼,径直走到白谦面前,身后,迦叶默默地擦了干,“太凶残!”

    云千若转身回眸,眼风清凉,“嗯?”

    迦叶身子一抖,一道森然的目光杀向刘喜,“再敢污蔑若若惨无人道,小爷就打的你不能人道!”

    ------题外话------

    若若:某只,你说,风美人什么时候出来!?

    某只掰手指,一脸无辜,这个问题……

    风风:我什么时候出来?

    某只继续掰手指,这个问题……

    风风:再不让我出来,我就让你下去!

    某只一脸困惑,下去?下哪儿去!?

    风中飘来四个字……2333333333333你们猜猜是哪四个字?23333333333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