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238 美男图!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回答他的自然是一阵沉默。因为,躺在他脚下的是一副卷轴!

    借着清凉如水的月光,重华低头看去,双眼眯了眯,一声谑笑,“该不会是什么武功秘笈吧?”

    这深山幽谷的,怎么会躺着一方卷轴?

    诧异之间,重华弯腰将它捡起,打开之后却是微微一愣。

    “还以为是藏宝图呢!没想到居然是副美男图!哎——”

    那神情,说不好是真的失望还是过度夸张,重华一手捏着画卷,语气饶有兴致,“既然被爷捡到了,那就好好看看你到底长什么……呃——”

    然,重华话未说完,表情却蓦然一僵,双眼猛地瞪大,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瞪着手中的画,确切来说,是瞪着画中的男子!

    画中,一轮明月悬于九天,落下万丈清辉,繁星似水的苍穹下,是一处云雾缭绕的万丈悬崖,而悬崖之巅,一名黑衣如夜的男子凌风而立,如墨的发在夜风中飞扬,化开无尽魔魅幽煞的气息。

    男子的相貌更是惊为天人,那种惊艳,摄人心魄,只一眼,便可令天地失色,万物沉沦。更不用说他周身自然而然间流露出的气质,凌越九天,俯瞰千山。

    然,所有的惊艳与震撼,都不及那双魔魅幽寂的紫色深眸,仿佛藏着万丈深渊,敛尽了漫天星河,疏影潋滟,却又危险幽煞的如同住着九幽妖灵,令人莫敢直视。

    任世间女子见了,都会一眼沉沦,失了心魂,甘愿飞蛾扑火,也要拼命的靠近他吧?

    重华之所以看呆,却不是惊艳于他的绝世姿容,遗世风华,而是……

    “天哪!这这这……这不是主上么?!怎么会……跑到画里去了?!”

    石化了半天重华才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瞪着手里的画,一脸惊吓过度的神情。

    这简直太诡异太离奇太不可思议了!

    他不就是来泡个温泉么!?居然也能走着走着蹦出来一幅画?若是普通的画那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一副勾魂摄魄的美男图!偏偏,那画中美男还是他家美的掉渣冷的掉渣各种变态到掉渣外加实在不怎么像人的主上!?

    重华唏嘘不已,良久都无法平复心底波澜起伏的心情。

    “这简直就是风吹野草,波澜万丈啊!”

    愣是谁,在月黑风高的夜里,渺无人烟的荒山幽谷中,捡到了自家敬若神明的主上的‘美男图’,都会不淡定的吧?

    心中腹诽万千,脑中却闪过一道灵光,重华立刻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来!

    他家主上不是一直戴着面具么!?见过他庐山真面目的人屈指可数!这幅画是怎么回事?

    作画之人,画艺高绝,巧夺天工,其精妙之处令人叹为观止。且不说这人画的入木三分,仿佛有灵魂一般,就是这画中一草一木都栩栩如生,竟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可以画出如此画作的人,绝非普通人!

    那么,会是谁?是敌是友?出于何种目的画了这幅画?

    蹙眉,一抹锐利锋芒划过眼底,重华再次低头看向手中画卷。

    “九黎也在……主上的面具也在……这作画之人倒是对主上了解至深……”

    可不是么?九黎那神韵简直不能再逼真了!就连那双金光闪闪的鸟眼睛里的小情绪都刻画的入木三分,显然是很熟悉九黎之人!

    思量之间,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发现画卷右下角一行小字:

    天禧年,十一月。

    纵然只有寥寥六个字,可,却也让人看出一丝端倪。

    “虽然字迹潇洒,透着一股桀骜不羁之意,可这飞扬之中自带一股娟秀柔美之韵,显然,作画之人是位姑娘……”

    “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一个姑娘家,画了主上的画像,见过主上的真容,而且,画的如此传神,可见,是见了不止一次吧?

    最主要的,见过主上真容,却还活着,这简直太不一般了!

    “有玄机!一定有玄机!”

    重华一边将画轴卷起,一面若有所思的点头,“该不会……是那一位传说中的美人吧?”

    那一位,让他们家主上一度以为自己病入膏肓的小美人。

    嗯,极有可能!

    若是在平日,重华定会因为这个重大发现而兴奋半天,甚至,搅的整个军营鸡犬升天!然而此刻,他的心情却有些复杂。

    主上如今还在拜月神山的禁地之中。

    而这幅画,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那个女子又在哪里?主上忽然间的离开她是否知情?又是否会因此误会什么?

    虽未亲眼所见,可主上之前的一系列反常行为都可深深断定,那个女子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然而此刻,他却在沉睡之中……

    千丝万缕,思绪如风,重华抬头看了看天,也许这幅画是被风吹来,或者被鸟衔来,但不管怎样,这幅画落到了这里,被他捡到,便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定然要好好收藏,等主上醒来时再交给他。

    但愿,等主上醒来之后一切都还来得及。

    一丝惆怅划过心底,转瞬,重华却又轻扯嘴角,“主上其人……能入他眼,能入他心的女子,想来,定不会是普通女子,应该,不至于为了主上的不辞而别以泪洗面,或是,由爱生怨,从此以后再不愿见主上了吧?”

    重华伸手摸了摸鼻子,一脸笃信的点了点头,上次,他写给主上的美人攻略都没把那姑娘给吓跑,想来,肯定不是一般人!

    要知道,换做一般女子,突然被人扑倒亲一口,肯定会花容失色,吓得退避三舍,从此如防采花贼一般的防着那人才是,可事实证明,那位姑娘并未被主上的登徒子行为吓跑。

    由此可见,此女绝非常人,这一次,她应该也不会因为主上的突然消失,以为自己被始乱终弃,然后,再不原谅主上吧?

    “嗯!肯定不会!所以,爷还是去泡温泉吧!”

    一声喟叹,紧接着,是一道重物落水之声,重华穿着衣服直接跳进了水里,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副画还在他兜里……

    完了!

    下一瞬,一声哀嚎在空谷响起,不知惊飞了多少夜宿的飞鸟……

    夜,还很漫长。此刻,北燕王城,拜月神山。

    笼罩在无边月色之下的拜月神山,有一种说不出的诡秘幽静。此山并不高,然,诸峰林立,争奇斗艳,且,山中终年缭绕着一片黑色的雾气,在森冷月光之下,更显诡异。

    缥缈峰,乃神山主峰,终年冰雪覆盖,奇寒无比。

    此刻,缥缈峰谷底遍布着一道冰蓝色的结界,结界之外,山谷清幽,结界之内,却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除了白,不过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

    在那一片虚无缥缈之中,有一道浅浅的幽兰色的光雾,幽兰之中,一名黑衣男子安静的躺在那里,凌空漂浮于风中,仿佛没有重量的灵魂般,被幽兰之光包裹着,安静的融入那一片纯白之中。

    男子长睫轻垂,双眸紧闭,脸上的面具不知何处去,那倾世无双的容颜就这样展现在虚空之中,纵然沉睡,依旧风华惊世,摄魂夺魄。

    在结界之外,有一女子凌风而立,她身形高挑,容貌清丽,穿着北族女子特有的服饰,手中握着一把短剑,周身隐隐弥漫着一股戾气。

    她的目光一直望着结界之内的男子,仿佛一位尽职尽责的守卫,只是,那双眼中却深埋着一种藏得很深的执念,带着一丝热烈,更多的却是痴迷,不易被人察觉的痴迷爱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山谷中静的出奇,她在结界之外,静静地看着结界中沉睡的男子,沉默无言。

    蓦然,空气中一阵波动,有黑色的烟雾在风中弥漫,女子神情一肃,将那一抹埋藏很深的执念彻底隐没在眼底,弯腰下拜,“参见师父。”

    一朵妖异的黑莲凭空出现,而司空斩,正坐在莲花之中,望一眼地上的女子,“可有异动?”

    “回师父,一切正常,未发现任何异动。”

    司空斩微微颔首,左手抬起,黑色的拂尘在风中划过一道暗影,半空中结出一道符咒,契合的结界瞬间打开一个阙口,司空斩身影一闪,化作一道黑色流光,没入了结界之中。

    女子看着他进去,眼底划过一抹浅浅波动,手往前伸出了一点,却最终紧握成拳,收回在身侧。

    师父要做的事情,不是她可以阻止的。纵然,她挂念着他的安危。

    ……

    天地悠悠,暗夜无边。一切阴谋险恶,丑陋算计皆可隐在夜色之中,于悄无声息中杀人无形。

    边关的夜晚,宁静悠扬,凛冽的风,吹动青黄的赛草,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丝豪情与悲壮的气息。

    然而,今夜注定是不平静的。

    西越敌军,因为得知了宛城军将的作战计划,获悉明日他们会大举来犯,攻取清雪城,故而,连夜调军,在清雪城中布下重重埋伏,只待明日敌军前来攻城,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

    单是想着,西越众将便觉得热血沸腾,兴奋不已,竟有些迫不及待的渴望天亮!

    而与此同时,东陵将士们同样没有闲着,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将大军朝信阳城开去。

    信阳城,边关位置十分重要,与多城互为犄角,攻守自如,最重要的一点,它是风都的后翼,若是信阳城被破,那么身在风都中的敌军,将不得安宁、这无异于是将自己的后方留给了敌人!

    难得默契的,双方将士齐齐盼着天亮,纵然再长的夜,也终将逝去,淹没在黎明的曙光之中。

    第二天,在万丈期待之中降临。

    清雪城。

    城门紧闭,城楼之上重兵把守,守备虽然森严,却与平日看着无异。

    只不过,若是细看暗处,便会发现,无论街角高墙,小巷屋檐,处处都隐藏着杀机!

    五万弓弩手遍布城楼四周,皆藏身于暗处,聚精会神的等待着,只待时机一到,便万箭齐发,让敌军有来无回!

    除却弓弩手,更有铁骑无数埋伏在四周,随时待命。

    万事俱备,只待敌军至。

    城楼之上,今日指挥作战的主将刘喜,亲自拿着西洋镜看着远处,焦急等待敌军到来。

    然而,时间一点点过去,却不见敌军踪影,甚至,连个马蹄声都听不到。

    士兵们等了又等,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伸长了脖子看向远处,“怎么还没来?太阳都这么高了!该不会是不来了吧?”

    此话一出,立刻有人反驳。

    “怎么可能?将军得到的消息,他们今日会大举进犯清雪城,肯定不会有错!”

    刘喜自然也是这么以为的。毕竟,他们窃得了敌军的作战计划,此等机密要事,自然不可能有误。

    “也许,他们已经在路上了,都给本将军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静待敌军自投罗网!”

    “是!将军!”

    一声气势宏宏的高呼,士兵们正襟危立,睁大了双眼看着前方,一草一木的动静皆不放过。

    此刻,距离清雪城百米开外的一处小土丘后面,林无双正一脸困惑的趴在那里……

    她身着劲装,右手握着宝剑,秀气的娥眉却皱的死紧,几乎拧成了两条毛毛虫!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今日要来攻打清雪城么!?为什么到现在一个人影都没见着?

    真是满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从傻哥哥那里打听到,今日大元帅准备攻打清雪城,所以,刻意起了个大早,在三军出发之前悄悄的溜到了这里来,为的就是和将士们一起,上阵杀敌!

    不是她想偷偷摸摸,而是爹太可恶!为了一件小事居然将她禁足半月!这可是非常时期,用人之际,怎么能将她这个人才禁足在家中?这不是暴殄天物么?

    幸好她成功开溜!

    思绪百转千回,林无双忍不住一阵蹙眉,原本,她还挺得意的,觉得自己太能干了!可是现在……这眼看着太阳都到头顶了,还不见半个人影,这到底咋回事?!

    悄悄的将脑袋探出一截,看向身后四周,大路平坦,草地无垠,哪里有半个人影?!

    “总不可能是集体睡过头了吧?”

    不然,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还是说,她来的太早了!?

    “又或者,傻哥哥一不小心说错了地方!?”

    当这个想法窜出来之后,林无双立刻觉得很有可能!

    若非是弄错了地方,以大元帅的行事风格,怎么可能拖拉到现在还没出兵?!

    如果真是弄错了地方,那她岂不是白忙活了?!

    林无双瞬间不淡定了,不,应该说是瞬间躁动了!但见她猛地一拍大腿,‘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他爷爷的!林无敌你这个大傻蛋!”

    枉她怀着满腔热情,一腔热血,准备来杀敌报国,却没想到,被林无敌那个大傻蛋坑了!

    是个人都无法淡定的!

    只不过,林无双这一激动不要紧,百米之外,那正举着西洋镜,伸长了脖子往四周观望的西越兵将们立刻发现了她!

    然后,林无双就听到一阵大叫,“敌军!敌军!前方百米发现敌军!”

    那声音,洪亮无比,满是激动,让林无双发热的头脑瞬间冷静下来,面容僵硬,看向远处城门。

    “他爷爷的奶奶!居然就这么暴露了!”

    林无双很是郁闷!她都在这里呆了半天了都没被发现,现在却自己站起来了……

    “报告将军,那个人好像是林振南的女儿!”

    “什么?林振南?抓住她!”

    城楼之上有人认出了林无双,刘喜一愣之后立刻下令活捉她,

    下一瞬,漫天箭雨疾射而来,纷纷指向林无双,密密麻麻几乎覆盖了半边天!

    林无双:“!”

    来不及多想,林无双拔出宝剑,手腕翻飞,剑气凛然,震落无数飞来的箭矢。

    只不过,在箭雨射来的一瞬,紧闭的城门也被打开,一队骑兵飞驰而出,手中高举刀剑朝她杀来。

    城楼之上有人呐喊,“东陵小贼纳命来!”

    面对敌人如此猛烈的攻势,林无双娥眉紧蹙,不敢有丝毫大意,紧握宝剑,出手如电,不仅要斩落四周而来的箭雨,更要对抗迎面攻来的敌军。

    这形势于她太为不利,纵然她武功了得,可被千军万马包围,久战下来,体力也会不支,根本耗不起!可是,速战速决,似乎又不可能。

    心中飞快的转动着,手中之剑却不敢有丝毫懈怠,剑花飞转,不见剑身,只见一片森然剑影,呼啸着刺向周围敌军,扬起阵阵血光,惊起无数哀嚎。

    然而,敌人实在太多,数量悬殊实在过大,仿佛怎么杀都杀不完,打倒一个,又扑上来十个!

    渐渐地,林无双开始感觉到吃力,却凭着坚韧的毅力,没有慢下挥剑的动作。

    城楼之上,刘喜看着那乱七八糟倒在地上的尸体,面色非常难看,“一介女流之辈而已!居然打了这么久还没拿下!你们都是饭桶吗?”

    虽然恨铁不成钢,可刘喜还是下令又放出一支军队,这是铁了心的要活捉林无双!

    厮杀在敌军中的林无双,看到如潮水般涌来的士兵,心底微微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