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233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闻听此言,林君澈拿着酒坛子的手一顿,扭头看向林无双,表情中带着一丝警惕,“你又想做什么?”

    林无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语气中尽是抗议与不满,“喂!我可是你妹妹!一个爹一个娘的亲妹妹!居然一副防贼的表情防着人家!是不是亲生哥哥呀?!”

    说完,林无双下巴一扬,重重的哼了一声,以示自己的不满!

    “呃……”林君澈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看着那个气呼呼的少女,放软了声音,“妹妹,你误会了!我没把你当贼!真的!”

    “哼!谁信你?”

    林无双回头看了他一眼,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再次扭过头去,留一个高冷的侧脸给他。

    林君澈俊脸僵了僵,转到林无双面前,“妹妹,你听我说……”

    然而,还没等林君澈说完,林无双忽然伸手,一把夺走他手里的酒坛子,“既然把人家当贼,那这酒你也甭喝了!”

    林君澈:“……”

    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林君澈俊美的面容一阵僵硬,眼角眉梢都有丝丝冷汗滑落。

    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上来的时候有点难缠!

    这酒他都还没喝呢,怎么能被拿走!?

    一念及此,林君澈迅速弯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起地上的两坛子酒,稳稳地拿在手里,拯救一坛是一坛!

    林无双看到他的动作,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他手里的酒,“这酒是我的!现在不想给你喝了!还不物归原主?”

    “呃……”

    林君澈自然不会将美酒归还,但他也了解自家妹妹的脾气,这个时候解释再多都没用!

    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林无双的肩膀,“妹妹!别生气了,我错了!”

    林无双翻了翻白眼,“真的?”

    “嗯!”林君澈立刻点头,态度诚恳。

    见状,林无双眼珠一转,一脸的期待,“那好,你跟我说说,你们明天是不是有什么行动?”

    闻言,林君澈有些迟疑,这件事情……

    “哼!还说不是把人家当贼?骗纸!酒拿来!”

    一声冷哼,林无双直接伸手,去夺他手里的酒坛子。

    “妹妹,我不是骗你,只是,此乃军事机密,不可以随便说!”

    林君澈迅速闪开一步,保住了怀里的美酒。

    这一次,林无双倒是没翻白眼,笑得一脸灿烂看着林君澈,“哥哥,我可是你妹妹!又不是别人,怎么能算随便说呢?”

    “这……”这个理由似乎有点……

    “哎呀!别这了那了的,我保证,不会告诉爹!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看着眼前眸光闪闪,眼神亮晶晶的少女,林君澈抿着嘴沉默了半天,憋出一句话,“这不太好。”

    林无双:“……!”

    这种心情,就像一盆凉水当头泼下,林无双所有的希望与笑容都僵在了脸上,且,嘴角抽搐,眼角眉梢都在剧烈抽搐!

    下一瞬,她直接跳起来,一跃三尺高,降落时,一脚踩在林君澈的脚上,怒吼:

    “林、无、敌!”

    这简直太可恶了!

    她居然还满心期待的高兴了半天!原来,都是空欢喜一场啊!

    林君澈:“……”

    此刻,他俊脸僵硬,眼角微抽,眉心有三道黑线滑落,这不是被踩的,也不是被那一声气壮山河的怒吼吓到,而是……

    被飘荡在空气中那经久不息的‘林无敌’三字震到了!

    林无敌——

    每重复一次,心就抽搐一次,林君澈扯了扯僵硬的嘴角,看着林无双,非常认真的道:“我早就改名字了!叫林君澈!”

    此刻,林无双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这些?眼睛一瞪,就是一嗓子吼过去。

    “谁管你叫林无敌还是林大傻!你今天不告诉我我就跟你没完!”

    林君澈:“……”

    有这样的妹妹么?如此抹黑他!林大傻……他哪里傻了?!

    林无敌……

    爹当年到底是看上了这个名字的哪里?无敌……无双……一字之差,谬以千里!

    林君澈在沉默,林无双直接搬起了两坛子酒,“不说是吧?这些酒你也别喝了!以后,也别让我给你找酒喝!”

    林君澈:“……”

    如果只是没有酒喝那还好说,可是……

    想起林无双那些折腾人的招数,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正襟危立,“我说!”

    闻言,林无双眼神一亮,却有些将信将疑,“真的假的?”

    “真的。”

    “嘿嘿!这才是亲哥嘛!”林无双一改之前的怒发冲冠,笑得满脸灿烂,伸手拍了拍林君澈的肩膀,善解人意的开口,“我知道这是军中机密,绝对保密!绝对不告诉任何人!你呢,也不用跟我说详细的,只要说说明天有什么行动就可以啦!”

    ……

    是夜,风都大营。

    西越将领齐聚一堂,似乎正在商讨着什么事情,众人脸上的神情皆有些兴奋,兴奋中还夹杂着几分轻蔑与幸灾乐祸。

    凤孤城因为昨日中毒一事饱受折磨,而他身上被自己抓伤多处,伤口还未愈合,是以今日并未出现在营中。

    也因为没有他在场,一众将领更加无拘无束,说起话来也很是随意。

    “真是没想到啊!尉迟靖居然就这么死了!”

    尉迟靖骁勇善战,在战场之上,不知有多少敌军乃至将领折损在他手上,却都奈他不何,心中对他是又惧又怕,同时又恨到了骨子里!

    战场之上消灭不了的敌人,如今,突然间就这么死了,自然让人激动兴奋!

    更何况,他还是被敌人自己杀死的!想想都让人振奋不已!

    “云天下手也是够狠的!毕竟是追随身边这么多年的人,说杀了杀了!真没人性!不过,杀得好!”

    “的确好!要是能再多杀几个就更好了!”

    “嘿嘿!说起来这也真是个冤大头!他们抓内奸是抓疯了吧?”

    “真要是疯了,乱了章法不是更好?多杀几个这样的冤大头,也算是做善事了!”

    “估计下一个冤大头也快了!”

    最后那人开口,引得众人一阵哄笑,虽然不怀好意,却又那样笃定,仿佛,已经看到了第二个冤大头被杀的画面。

    他们如此笃信不是没有原因。云天以为尉迟靖是内奸,把他给处死了,但很快,他们就会发现,杀了他之后内奸依旧存在,到时候,可不又得重新杀人?

    坐在主位上的将军抬了抬手,喧嚣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目光齐齐看向主位。

    “除了这个消息之外还有一件事,明日,东陵敌军又要攻城了!”

    主将一语落地,下面掀起一阵小小的波澜,昨天才打了两仗,明天又要来犯?!这东陵军还真是顽固!

    不过,除了惊讶之外,众人并不担心。

    有那位大人在,这不管敌军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内得到准确消息,熟悉敌人的一切行动,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心中有恃无恐,面上尽是轻松,隐隐还有一起期待,“将军,不知明日敌军意欲攻取我军哪座城池?”

    “清雪城。”

    “什么?!清雪城?他们倒是想得美!还想占领清雪城!”

    “不过,他们敢来,那也是自投罗网!保证让他们来的容易去的难!”

    “上一次让云天侥幸逃脱了,这一次,可就没这么便宜了!”

    “对!一定要好好计划,保证让他有来无回!”

    “……”

    一阵热火朝天的讨论之后,众人将目光看向主位上的将军,待他定夺。

    那人伸手捋了捋胡子,“这一次领兵的人并不是云天,想活捉他还需下次。”

    闻言,众人不由得一阵失望,“云天居然不来?那是谁来?林振南吗?”

    林振南的话也不错!毕竟是敌方第二把手,抓了他也是大功一件!

    主位那人缓缓点头,眼神有些阴暗,“的确是林振南亲自率军,既然他们送上门来,作为主人,我们自然要给他一个惊喜。”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便在商讨明日的作战策略,兴冲冲地计划着可以生擒林振南,顺便让那些前来攻城的东陵将士有去无回!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众人将作战策略敲定,完美部署,只待敌军到来。

    议事结束之后,主将去了城主府,向凤孤城禀报这所有的一切。

    听完后,凤孤城手指敲击着桌面,似笑非笑,眼神晦暗,讳莫如深。

    “呵呵……有趣!”

    云天自以为查出了内奸,并将之正法,却没想到,一切还是在他们掌控之中。自认为绝密无失的作战计划,早已到了敌军手中。等待他们的,除了陷阱与死亡,还会有什么?

    震惊?呆滞?不可置信?还是惊慌失措?军心动荡?

    想必,到时他们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不知道等云天发现杀错人之后,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那个尉迟靖,倒还算是个人物,不仅骁勇善战还有勇有谋!如此良将,竟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连他这个敌人都觉得惋惜呢!不知道云天怎么想?

    “呵!真是让人期待!”

    低沉的嗓音在夜色中流转,化开几许低迷危险的气息,带着丝丝阴暗,随风飘远,期待着阳光再一次洒满人间。

    然,窗外夜色深处,黎明尚自徘徊在遥远的天外。

    此刻,千里之外的京城。

    兰心宫里,万籁俱寂,守夜的宫人安静的立在那里,小心翼翼不发出半点声响,以免惊扰了寝殿中休息的人。

    豪华卧榻之上,楚天曜沉沉昏睡,在他身边,却是空无一人,并不见蓝贞儿的身影。

    233

    闻听此言,林君澈拿着酒坛子的手一顿,扭头看向林无双,表情中带着一丝警惕,“你又想做什么?”

    林无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语气中尽是抗议与不满,“喂!我可是你妹妹!一个爹一个娘的亲妹妹!居然一副防贼的表情防着人家!是不是亲生哥哥呀?!”

    说完,林无双下巴一扬,重重的哼了一声,以示自己的不满!

    “呃……”林君澈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看着那个气呼呼的少女,放软了声音,“妹妹,你误会了!我没把你当贼!真的!”

    “哼!谁信你?”

    林无双回头看了他一眼,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再次扭过头去,留一个高冷的侧脸给他。

    林君澈俊脸僵了僵,转到林无双面前,“妹妹,你听我说……”

    然而,还没等林君澈说完,林无双忽然伸手,一把夺走他手里的酒坛子,“既然把人家当贼,那这酒你也甭喝了!”

    林君澈:“……”

    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林君澈俊美的面容一阵僵硬,眼角眉梢都有丝丝冷汗滑落。

    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上来的时候有点难缠!

    这酒他都还没喝呢,怎么能被拿走!?

    一念及此,林君澈迅速弯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起地上的两坛子酒,稳稳地拿在手里,拯救一坛是一坛!

    林无双看到他的动作,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他手里的酒,“这酒是我的!现在不想给你喝了!还不物归原主?”

    “呃……”

    林君澈自然不会将美酒归还,但他也了解自家妹妹的脾气,这个时候解释再多都没用!

    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林无双的肩膀,“妹妹!别生气了,我错了!”

    林无双翻了翻白眼,“真的?”

    “嗯!”林君澈立刻点头,态度诚恳。

    见状,林无双眼珠一转,一脸的期待,“那好,你跟我说说,你们明天是不是有什么行动?”

    闻言,林君澈有些迟疑,这件事情……

    “哼!还说不是把人家当贼?骗纸!酒拿来!”

    一声冷哼,林无双直接伸手,去夺他手里的酒坛子。

    “妹妹,我不是骗你,只是,此乃军事机密,不可以随便说!”

    林君澈迅速闪开一步,保住了怀里的美酒。

    这一次,林无双倒是没翻白眼,笑得一脸灿烂看着林君澈,“哥哥,我可是你妹妹!又不是别人,怎么能算随便说呢?”

    “这……”这个理由似乎有点……

    “哎呀!别这了那了的,我保证,不会告诉爹!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看着眼前眸光闪闪,眼神亮晶晶的少女,林君澈抿着嘴沉默了半天,憋出一句话,“这不太好。”

    林无双:“……!”

    这种心情,就像一盆凉水当头泼下,林无双所有的希望与笑容都僵在了脸上,且,嘴角抽搐,眼角眉梢都在剧烈抽搐!

    下一瞬,她直接跳起来,一跃三尺高,降落时,一脚踩在林君澈的脚上,怒吼:

    “林、无、敌!”

    这简直太可恶了!

    她居然还满心期待的高兴了半天!原来,都是空欢喜一场啊!

    林君澈:“……”

    此刻,他俊脸僵硬,眼角微抽,眉心有三道黑线滑落,这不是被踩的,也不是被那一声气壮山河的怒吼吓到,而是……

    被飘荡在空气中那经久不息的‘林无敌’三字震到了!

    林无敌——

    每重复一次,心就抽搐一次,林君澈扯了扯僵硬的嘴角,看着林无双,非常认真的道:“我早就改名字了!叫林君澈!”

    此刻,林无双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这些?眼睛一瞪,就是一嗓子吼过去。

    “谁管你叫林无敌还是林大傻!你今天不告诉我我就跟你没完!”

    林君澈:“……”

    有这样的妹妹么?如此抹黑他!林大傻……他哪里傻了?!

    林无敌……

    爹当年到底是看上了这个名字的哪里?无敌……无双……一字之差,谬以千里!

    林君澈在沉默,林无双直接搬起了两坛子酒,“不说是吧?这些酒你也别喝了!以后,也别让我给你找酒喝!”

    林君澈:“……”

    如果只是没有酒喝那还好说,可是……

    想起林无双那些折腾人的招数,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正襟危立,“我说!”

    闻言,林无双眼神一亮,却有些将信将疑,“真的假的?”

    “真的。”

    “嘿嘿!这才是亲哥嘛!”林无双一改之前的怒发冲冠,笑得满脸灿烂,伸手拍了拍林君澈的肩膀,善解人意的开口,“我知道这是军中机密,绝对保密!绝对不告诉任何人!你呢,也不用跟我说详细的,只要说说明天有什么行动就可以啦!”

    ……

    是夜,风都大营。

    西越将领齐聚一堂,似乎正在商讨着什么事情,众人脸上的神情皆有些兴奋,兴奋中还夹杂着几分轻蔑与幸灾乐祸。

    凤孤城因为昨日中毒一事饱受折磨,而他身上被自己抓伤多处,伤口还未愈合,是以今日并未出现在营中。

    也因为没有他在场,一众将领更加无拘无束,说起话来也很是随意。

    “真是没想到啊!尉迟靖居然就这么死了!”

    尉迟靖骁勇善战,在战场之上,不知有多少敌军乃至将领折损在他手上,却都奈他不何,心中对他是又惧又怕,同时又恨到了骨子里!

    这简直太可恶了!

    她居然还满心期待的高兴了半天!原来,都是空欢喜一场啊!

    林君澈:“……”

    此刻,他俊脸僵硬,眼角微抽,眉心有三道黑线滑落,这不是被踩的,也不是被那一声气壮山河的怒吼吓到,而是……

    被飘荡在空气中那经久不息的‘林无敌’三字震到了!

    她居然还满心期待的高兴了半天!原来,都是空欢喜一场啊!

    林君澈:“……”

    此刻,他俊脸僵硬,眼角微抽,眉心有三道黑线滑落,这不是被踩的,也不是被那一声气壮山河的怒吼吓到,而是……

    被飘荡在空气中那经久不息的‘林无敌’三字震到了!

    ------题外话------

    爪机无力,没有全选,一点点复制的,一不小心就滑掉了,复制到手抽筋好不容易传上来了,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