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189这是看上她的美貌了?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云千若顿觉有些风中凌乱!

    英雄救美可以有,只不过,她丫不是弱女子好么?

    腹诽之间,她转头看向声音传来处,却见一片宛若月光般柔和的银光闪过,似潺潺流水,自九天倾泻而来,以一种温柔的姿态化解了半空中来势惊人的滚滚天雷!

    金色的闪电与月白色的柔光相遇,丛林上空落下了一层淡淡星辉,恍若寂灭的烟花,无声归于沉寂。

    恰此时,身后的那些行尸走肉已经扑了过来,没有了上方的雷电之忧,云千若美眸半眯,左右开弓,两把弯刀如疾风闪电般招呼而去,面前,瞬间下了一场血雨,夹杂着片片血肉。

    砍得正凶残时,一道如水月光自半空中倾泻而来,瞬间将那些面目狰狞的行尸走肉包裹其中,陷入光雾之中的死尸,疯狂挣扎,口中发出狂乱的嘶吼,然而,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那一片迷离绕眼的光雾,像是陷于符阵之中的鬼魅,最终只能在挣扎中灰飞烟灭。

    云千若亲眼看着那些面目狰狞的死尸在银色光雾中化作一缕浓烟,消逝于风中,而地上,只留下一片血水。

    云千若眼角轻抽,小心脏都跟着抽搐了下。

    握草!

    这究竟是什么变态的邪术?!居然可以如此轻松对付那些行尸走肉?!她之前还砍得那么辛苦!不,岂止是辛苦?简直就是悲惨!

    看了一眼手中浴血的弯刀,云千若顿觉胃里一阵翻滚,手一抬,无比嫌弃的将它们扔了!

    “大侠,你先帮忙顶一会儿,容我先去吐会儿……”

    丢下一句话之后,云千若直接朝溪水边狂奔而去,甚至,她在说话时根本没有看那‘英雄救美的大侠’一眼……

    雨族长老亲眼看着自己的属下化作一滩滩血水,黑巾之下的脸色有些难看,幽寂如死水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自半空中缓缓落下的男子。

    “阁下是何人?与那个丫头是什么关系?”

    此人,竟能一语道破他的身份!且,还知道雷术的身份,绝非等闲之辈!而且,他竟能破得了他的亡灵术?

    那人一身布衣,消瘦的身姿在瑟瑟秋风中显出几分单薄,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却偏偏生了一双让人无法忽视的漂亮眼眸。宛若月光下最清澈的湖水,干净的不染纤尘,可是,眼底却又有着一丝淡淡的阴郁,那样的矛盾。

    此时,他纯澈的双眸淡淡的扫过雨族长老,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我并不想回答你的问题。”

    那声音一如他周身萦绕的气息,清凉,淡漠。

    雨族长老神色微顿,眼神变了几变,而那人在说完之后果然别开眼,看向一旁没有说话的雷术,“我想,你应该有话要说。”

    说完,他已转身,朝树林深处走去。

    雷术看了一眼他的背影,黑巾之下面容僵了僵,看一眼不远处的溪水,以及正趴在草地上一吐为快的云千若,眯了眯眼睛,转头看向雨族长老,“今日的行动到此结束吧!”

    雨族长老周身的气息蓦然一冷,“任务尚未完成,谈何结束?”

    雷术轻嗤一声,“有他在,只怕今日注定无法完成。”

    那个丫头本就不简单,如今,再加上他,想杀她根本就不可能!

    “是吗?”幽寂如死水的嗓音,无波无澜,却带着一丝鬼魅幽暗的阴冷,让人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雷术转头看了一眼男子离去的方向,“你知道,我从不撒谎的。”

    那干涩暗哑的嗓音让雨族长老微微蹙眉,“他是谁?”

    “这个……我恐怖不能告诉你。”

    风中,一阵沉默,沉默中化开无尽诡异幽暗的气息。

    蓦然,雨族长老抬手,一股强大的黑暗之力在掌心凝聚,并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而去,宛若一场黑色风暴直指溪水之湄的云千若。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银光自九天落下,宛若一道天然的屏障瞬间阻隔了那狂啸而至的黑雾。

    黑与白的碰撞,激起点点烟岚,黑雾在风中消逝,银光亦如流水般落下,仿佛,之前的一幕只是错觉,唯有那狂乱飞舞的秋叶以及化作碎屑的草木见证着方才一切非幻觉。

    雨族长老收回手,再次看了一眼溪水边吐的昏天暗地的人,身影一闪,化作一道黑色的虚影消失在树林中。

    林中另一处,男子负手而立,那闲适的姿态仿佛正在欣赏山林风景,淡漠清凉。

    雷术停在他身后几步之外,冷笑,“月夭,我竟不知你何时变得如此怜香惜玉了?”

    那干涩难听的声音中分明带着嘲讽与奚落,然,那男子神色之间却无半分波澜,依旧是那种淡漠清凉的姿态,仿佛,是骨子里透出的薄凉。

    缓缓转身,淡淡的眼风扫过雷术,“我也不知,南诏圣宫何时与雨族成了盟友?”

    雷术眼神一闪,“这只是我与他的个人恩怨,与圣宫无关。”

    “是么?”男子淡淡的挑了挑眉,“圣宫长老一言一行自然代表圣宫,岂能说是无关?”

    雷术被他的话噎了一下,神色顿了顿,然后忽然想到什么,语气阴测测的开口,“我是奉大祭司之命前来寻找神之泪的下落,那你呢?为何会离开南诏来到东陵?”

    男子恍若月下湖泊般的眼眸深处划过一抹浓重的阴郁,但是很快,又湮灭在那无尽月色之中,侧目看向雷术,语气清淡,“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你。”

    雷术:“……”

    一抹郁闷划过眼底,雷术皮笑肉不笑的道:“圣宫最杰出的青年才俊,大祭司最器重的月夭长老,隐匿身份来到东陵,该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面对冷嘲热讽,男子的神色却不见丝毫异样,不悲不喜亦不怒,“这个,你也不需要知道。”

    雷术:“……”

    咬了咬牙,瞪着那平凡无奇的侧脸,“月长老什么都不愿说,还让让我来此叙旧,是否多此一举?”

    闻言,月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叙旧?你想多了。”

    雷术:“……”

    差点就眼前一黑扎地上去!

    雷术狠狠地捏了捏手,“不是叙旧你让我来此作甚?”

    月夭看了一眼溪水的方向,忽然开口,“难道你不觉得她的容貌有着几分熟悉?”

    闻言,雷术神色一顿,眼神微微变幻了下,“你想说什么?”

    “勾结雨族,谋害一位可能是南诏公主的女子,这就是圣宫长老所为?若陛下知道此事,你觉得会怎样?”

    明明还是那般清凉淡漠的神色,语气也不见丝毫厉色,然,雷术的脸色却是猛地变幻了下,随即咬牙,“乍看之下,她容貌的确与陛下有着三分相似,可是,细看之下,却是越看越不像,再者说,皇室血脉何等尊贵?陛下对皇子公主们爱护有加,怎么可能让自己的血脉流落他乡?明明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你却要给本长老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月夭,本长老平日里可没得罪你吧?”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且慷慨承辞,理直气壮,然,雷术的心底却是有些捉摸不透的。

    那小姑娘看起来年方十六七,和陛下的子女们年龄相仿,且她的容貌,的确与陛下有着三分相似,一时之间,还真是难说。

    他也是今日才发现,然而,在此之前他已经答应了玄机的请求,助他杀人……

    在他心思起伏不定间,风中却响起月夭清凉淡漠的嗓音,“世间之事从无定论,你如何这般笃定她不是南诏公主?”

    “我……”

    “既然她容貌与陛下有三分相似,其中必有渊源,事情未查清之前,你不准动她。”

    闻言,雷术心底微微沉了一下,自觉也有些心虚,稍稍别开了眼,却又不甘心被人这般压着头顶威胁,目光看着溪水边,阴阳怪气的开口,“月夭,在南诏也没看你对哪位皇子公主如此上心过,如今,却对着一个身份尚且无法确定的小丫头这般在意,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的美貌了吧?”

    月夭清澈如月下湖水的眼眸微微一动,看向溪水之湄,眼底似有淡淡波澜一闪而过,却又像是错觉。

    须臾后,他才开口,“这个问题,与你无关。你只需要记住,不准再打她的主意。”

    雷术:“……”

    可恶!明明他的年纪都能做这小子的爷爷了,却总是被他如此无礼傲慢的对待!

    就因为他是圣宫几百年来最杰出的天才!?是大祭司最器重的人?最有可能继任下一任圣宫宫主的人?

    这傲慢的性子真是让人看着就讨厌!

    恨恨的咬了咬牙,“你千里迢迢来到东陵,该不会就是为了那个丫头吧?”

    这个素来眼睛长脑门上的小子,已经十六年没有出过圣宫了,如今,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东陵,不知道有什么惊天的阴谋?

    还有那个丫头,就算她是南诏公主也不足以引起这个家伙的关心!在南诏,可是有好几位公主同时倾心于他,可是,他连理都不理人家,如今,却对一位不知道是不是公主的女子如此上心,说没关系,谁信?

    只可惜,他并没有等到月夭的回答,因为,在他咬牙切齿的时候月夭已经一拂衣袖朝溪水边走去,那背影清隽淡漠,迷离于山林树木之中,透着几分亘古悠远的孤寂与薄凉。

    雷术狠狠地咬了咬牙,再狠狠地瞪了一眼云千若,然后,一跺脚,身影化作一道疾风消失在密林之中。

    溪水边,云千若还趴在草地上,一手捏着喉咙,一手擦着冷汗,差点把五脏六腑都给吐出来了!

    爷爷的!她还没吃早饭呢!这下连午饭也不用吃了,单是想想那些血肉模糊,肝肠寸断的画面,她就想吐上三天三夜再说……

    明明已经什么都吐不出来了,感觉已经前胸贴后背了,可是,她还是很想吐……

    这绝对是她两辈子加起来见过最恶心的画面了!

    这些雨族妖魔鬼怪们,居然还会如此变态的邪术!难怪表哥之前说,雨族是这个世间两大灵族之一,雨族之人天生拥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特殊灵力,在普通人眼中,他们就是神灵一般的存在!

    神灵?后世所说的神仙么?可是,她怎么觉得这些人应该是山间的妖魔鬼怪呢?居然修炼如此邪恶恶心的术法!

    不行!她回去之后要去找老头,问问他有没有什么法术之类的秘籍,她也要修炼点厉害的法术!这个世界太变态了!单拼武功是不够滴!

    一边想着,一边干呕着,云千若觉得她的脸已经严重抽搐了!就连小心脏都在剧烈抽搐着……

    “你还要吐到什么时候?”

    蓦然,一道清清凉凉的嗓音从身后飘来,伴着渺渺秋风,听在耳中只觉得莫名的舒服。

    云千若幽幽的叹了口气,“大概是吐到精尽人亡吧……”

    月夭:“……”

    一抹僵硬划过嘴角,月夭抿了抿唇,上前一步,半弯着腰将一粒白色药丸递到她面前。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有气无力,“我现在没食欲……”

    她现在看到吃的就想吐!

    月夭:“……”

    吃药和食欲有关么?

    是他们语言沟通有障碍么?

    轻咳一声,再次将手往她面前伸了伸,“吃完就有食欲了。”

    云千若:“……”

    一滴冷汗滑落眼角,云千若嘴角抽搐的回头看他,“也许该解释一下,没有食欲的意思,就是什么东西都不想吃。”

    口中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她却一把抓过了那粒药丸塞进嘴里。

    天哪!死马当活马医吧!她可不想连续几天都吃不了饭,那样她会饿死的!

    见她吃了药,月夭便站起身后退一步,看向眼前潺潺流水,“你好像一点也不意外是我?”

    之前,他还未现身,她便直奔溪边而去,看都未看他一眼,如今见了他,竟仿佛一早就知道是他。这种感觉……有一点点说不出的味道……

    云千若从草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叶,又捏了捏抽搐到僵硬的小脸,然后才看向月夭,抱了抱拳,一本正经的道:“多谢大侠救命之恩,然,小女子身无分文无以为报,唯有来世结草衔环再行报答!”

    月夭眼底划过一抹怔然,随即挑眉,“如此说来,是想赖账?”

    其实,也谈不上是救命之恩,她武功极高,就算雷术和玄机联手也未必杀得了她,最多也就是两败俱伤。

    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又是个姑娘家,武功却已如此之高!

    雷术身为圣宫七长老之一,武功修为自不必说,且,能够进入祭司神殿的人,都会修习不同的术法,神鬼莫测,杀人无形,遥胜于世间武学!

    再说那玄机,尊为雨族长老,又岂会是简单的人?

    雨族的实力向来与南诏巫族不相上下,一般的江湖武学在他们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即便当今武林三大世家的家主,也未必是玄机的对手!

    只因,武学与灵术相距甚远,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除非,这世间最顶级的武林绝学!

    她,倒是让人颇为意外。

    瞬息之间,心底已转过万千思绪,然,面上依旧是那种不动如山的清凉淡漠,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云千若。

    云千若挥了挥手,笑容可掬,“开玩笑?你看本姑娘像是会抵赖的人么?改日必当备上重金登门拜谢,如此,可还满意?”

    对上她眀烨如朝阳般的笑,月夭眸光轻闪,随即抿唇,“重金拜谢倒是不必,你怎知是我?”

    云千若看了他一眼,这人还真是很执着啊!

    怎么认出来的?当然是那道神鬼莫测的银光了!

    之前在神医阁,与护城军混战时,她就亲眼见过他用那种光束化解了鸟儿喷出的火。

    当然,她可不能告诉他,她就是东方不败!

    噗——

    怎么忽然觉得东方不败这个名字不太霸气了?要不要再改一个?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云千若却笑眯眯的看着他,笑容纯良,童叟无欺,“我当然是看到你了!你看你,如此玉树临风,气质无双,我当然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月夭平凡无奇的面容都僵了僵,看一眼草地,“我出现时你已经趴下了。”

    “咳咳——”

    云千若一不小心被口水呛到,咳嗽了几声,什么叫她已经趴下了……这表达绝对有问题!

    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我就是趴这儿的时候看到的!我刚刚回头看了几眼。”

    月夭:“……”

    原来有人可以说谎说得如此逼真!让人……都不忍心去怀疑。

    “你已经上了雨族的死亡名单,以后出门小心点。”

    闻言,云千若瞬间抖了抖,只觉得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伸手搓了搓胳膊,“别说的那么慎人……还没吃饭呢!”

    死亡名单么?呵呵!的确,那些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原本,她还觉得雨族也挺无辜,被人一夕之间灭族,那种惨烈的痛倒是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几分同情,只不过,如今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真是忍无可忍!

    呵呵!想杀她,也不过是因为她发现了蓝贞儿的秘密,怕她坏了他们的计划,如此穷追不舍,丧心病狂!既然如此,若她什么都不做,是不是会让她们很失望?

    雨族的计划么?本来倒真没什么兴趣,如今……

    那就好好的玩玩吧!

    不过是瞬息之间,心中已然有了计较,抬头看向月夭,微微一笑,“既然你不用重金拜谢,那就请你喝……吃饭!请你吃饭吧?”

    喝……喝个毛线!她要三天不喝酒!然后,等下次直接灌死风变态!把他喝到桌底下!

    对哦!不知道风变态喝醉了酒会怎样呢?

    应该会比平时可爱些吧?!正常人喝醉了酒都会比平常可爱……

    蓦然,云千若脑中想到什么,小心脏瞬间抽搐了下。

    娘亲啊!万一风变态喝醉了酒之后和她一样掉节操那可怎么办?!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喝醉酒!不然……想想都恐怖!

    “你在想什么?表情如此诡异?”

    云千若正伸手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蓦然听到风中飘来一道清凉之音,发热的头脑瞬间清醒了不少,干笑几声,“不是说要请你吃饭么?正在想哪家酒楼的饭菜好吃!”

    月夭抿唇看了她好一会儿,别开眼,“你现在还吃得下去?想想那些被你砍得血肉模糊的人,你还是先节食几天吧!”

    云千若:“……”

    眼角一抽,连那童叟无欺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云千若有种被雷劈到的错觉……

    这人是故意的吧?!故意提醒她那些肝肠寸断血淋淋的画面!这是诚心不想让她吃饭啊!

    许久之后,云千若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这样断人食欲真的好么?”

    月夭看了她一眼,眉轻挑,“整日撒谎的人易遭雷劈,偶尔节食积点阴德。”

    云千若:“……”

    那一瞬间,她仿佛听到天雷滚滚,狂风呼啸,万丈风雪夹冰雹,而她站在风雪中,风化成雕,风中凌乱,好不凄惨!

    这人……是拐着弯儿的骂她缺德!?

    不!没拐弯!分明就是正大光明的损她!

    还请他吃个毛线?!如此没有口德!

    果然还是风变态最可爱!

    云千若已经不记得她是如何出的树林,而那人却一直与她一起,似乎想让她兑现承诺请他吃饭,云千若也没耍赖,去包子店给他买了五百个包子,稳稳妥妥装了一麻袋,然后,在他僵硬错愣的表情中把麻袋往他肩上一放,大步流星扬长而去,留给他一个特别潇洒的背影。

    月夭就那么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提着一麻袋的包子在风中石化了许久……许久……

    城外,千佛寺。

    这是东陵最有名的庙宇,香火旺盛,香客不绝,然今日,千佛寺却谢绝了一众香客,只因,当今皇帝与兰贵妃亲自驾临,整个千佛寺都处于戒严状态。

    千佛寺后院禅房中,普度大师亲自接待了这两位贵客。

    楚天曜坐在一旁,而普度大师正在为蓝贞儿观望。

    所谓观望,便是透过气色,面相,仪态,结合着佛家心法,窥测出世人无法企及的天机。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禅房之中安静的只能听到清浅的呼吸声,楚天曜一直紧盯着蓝贞儿,眉眼中写着焦急,却一直耐着性子未敢打扰普度大师。

    那是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者,目光炯炯,闪烁着睿智与慈悲的光,面相更是生的一副普度众生的慈悲相,便是这千佛寺的主持,方圆百里之内人人敬仰的得道高僧。

    许久之后,普度大师终于起身,楚天曜目光一动,立刻走了过去,“大师,情况如何?”

    “阿弥陀佛——”普度大师对着楚天曜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喜忧参半,善哉善哉。”

    闻言,楚天曜神色一变,目光担忧的看了一眼蓝贞儿,皱眉,“还望大师明示!”

    普度大师缓缓点头,神色间透着一种超脱凡尘的高远之气,“贵妃娘娘腹中胎儿乃是天降祥瑞,命格无双,贵不可言,必会成为东陵福泽!光耀河山,流芳千古!”

    楚天曜眼神一亮,神色喜不自禁,转念想到喜忧参半,不禁皱眉,有些急切的询问,“那大师所言的忧,又是指什么?”

    普度大师看了一眼蓝贞儿,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小皇子乃是福德康厚之人,然而,贵妃娘娘却是福薄之人,红颜绝世,命比纸薄,根本孕育不起如此尊贵无双的命格,只怕会……”

    后面的话没说完,只化作一声长叹,然,楚天曜又不是傻子,自然猜得出那弦外之音,一瞬间,脸色变了几变,先前的喜悦更是一扫而空,目光沉沉的看着普度大师,“大师乃是得道高人,且又能窥测出如此天机,想必,自有化解之法?”

    闻言,普度大师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会,摇头长叹。

    蓝贞儿似乎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有些激动的上前,一把抓着普度大师的衣袖,“大师,请你救救我的皇儿……只要可以救他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哪怕是即刻死去我也心甘情愿……”

    那声泪俱下的样子让人动容,此时的她,完全失了往日的端庄贤淑,恐惧,不安,焦急,只是一个因为担心孩子而失态的母亲。

    楚天曜看着她,只觉得心头剧痛,连忙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目光看着普度大师,沉声开口,“大师,你当知道这个孩子对朕很重要,兴许,他就是将来的帝王!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保住他!”

    任是谁都看得出他阴沉面容之下隐晦的威胁,虽然他什么话都没说,可一切都心照不宣,若是普度大师没能保住这个孩子,那么,便是一桩十恶不赦的大罪!兴许,还要落得个害死未来储君的罪名,轻则死,重则,祸及千佛寺满门!

    相较于楚天曜的强硬,蓝贞儿却在他怀中苦苦哀求,“大师,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愿意做牛做马以报答您的恩情……”

    “哎——”

    普度大师终是幽幽一叹,看向楚天耀,缓缓道:“此子命格太过尊贵,唯有一国之母方可担此重任啊!”

    普度大师一语落地,楚天耀与蓝贞儿皆是浑身一震,这弦外之音,是唯有尊为皇后方可使此子平安降生!

    楚天耀还在沉默,蓝贞儿却已经激动的开口,“大师,贞儿身份低微,实在担不得皇后之尊!还请大师想想其他方法,便是让贞儿一命换一命,我也愿意!”

    普度大师满脸悲悯的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此等命格,天地无双,唯有人间帝后才能罩得住他!请恕老衲别无他法!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蓝贞儿听完他的话之后,直接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贞儿——”楚天曜终于从惊愣中回神,一把将蓝贞儿抱在怀中,神色严肃的看着普度大师,“这是唯一的办法?”

    “阿弥陀佛——正是如此!”

    普度双手合十,一副独属于得道高人的风姿尽数显露,超然而慈悲。

    楚天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抱起昏迷的蓝贞儿朝外走去。

    普度大师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转身走入禅房,拈起佛珠,轻颂佛经。

    帝都长街,神医阁。

    当云千若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锦衣玉带,折扇轻摇,唇角轻勾一抹意气风发的笑,那模样怎一个风流倜傥了得!完全看不出她一个时辰前才经历过一场血腥厮杀!

    “桃花儿,我回来了!”

    刚走到门口就是一嗓子喊出去,然后,神医阁里直接飞出一只碗,对着她的脑门就砸了过来。

    云千若嘴角一抽将碗接住,迈着优雅的步子朝里走去,“这谁呀?想绝食还是咋滴?吃饭的狗碗都扔了?”

    迦叶如一尊门神般出现在门口,满脸鄙视的看着云千若,“你才狗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云千若摇着扇子,一脸风流倜傥的笑,“哎呀?原来你还能吐出象牙?来来!赶快吐一碗出来好拿去卖钱!”

    说着,她果然将那只碗伸到了迦叶面前,笑容可掬,似乎正等着发财!

    迦叶:“……”

    看着那只碗,再看了看那笑容明媚如桃花般的某人,迦叶一咬牙,“大黑!借我一个麻袋!小爷……”

    “砰——”

    一声闷响,云千若直接将手里的碗盖到了迦叶脑门上,速度堪比闪电,奇快无比,可怜迦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这么阵亡了……

    “东方公子还真是好雅兴!如此会玩!”

    恰此时,一道妖魅如暗夜花开的嗓音自身后传来,空气中瞬间弥漫开一股妖异的暗香。

    云千若眸光一闪,眼底划过一抹细碎锋芒,旋即转身,挑眉看向身后那人,“这是什么风把御史大人给吹来了?”

    曜日秋阳下,那人沐浴着淡淡阳光而来,一袭红衣妖冶如彼岸花开,如墨的长发束于脑后,却掩不住那一身魅惑如妖的气质。

    桃花美目,妖颜祸众,凉薄的唇角轻勾一抹魅惑众生的笑。每一次看到他,云千若都会想起阴诡如狐的妖。生于暗夜,阴暗而危险。

    云华信步而来,身后仿佛有朵朵妖莲盛开,而他美目流转,睨了云千若一眼,唇边笑意妖魅,“今日艳阳高照并无风,本官此来是特意拜会东方神医。”

    闻言,云千若懒洋洋的挑眉,“看不出来御史大人还真是身娇体弱,这才几日就又病了?”

    鬼手目光一沉,正欲开口呵斥,却被云华一个眼神扫了回去。

    “有劳东方神医挂怀,本官身体很好,并无病。”

    云千若:“……”

    你妹!臭不要脸!谁挂怀你?病死才好!

    云华此来,自然是为了老夫人一事,云千若本想一口回绝,不过,她却忽然心血来潮,玩心大起,于是,便假意推脱,虚与委蛇了片刻,最后敲诈了五十万两黄金的医疗费,优哉游哉的随着云华去了永安侯府。

    迦叶狠狠地鄙视了她一顿,出口绝对没有半点留情,不过,他还是一脸傲娇的坚持与云千若通往,只因,他觉得云华太过危险,想着,万一有个什么事,两个人总该多两只手掐人!

    云千若自然知道他的心思,虽然不认同,但是也没阻拦。

    半个时辰之后,永安侯府。

    云千若到了松鹤园之后,没想到那老夫人见她年纪轻轻,瞬间满脸怀疑,觉得她的医术根本不咋滴,那些响亮的名声不过是她刻意炒作,欺世盗名罢了!

    这番怀疑,老夫人说的很是直接,毫不拐弯抹角,眼角眉梢都是一副瞧不上她的神情,俨然一副‘傲视群雄,舍我其谁’的傲然之姿。

    云千若在心底将她问候了千百遍,面上却始终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慵懒散漫之态,任云华发挥三寸不烂之舌的魅力,将那个眼睛长头顶上的老太太哄了足足半个时辰,才让她答应云千若给她治病。

    云华默默地舒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云千若,“祖母脾气不太好,怠慢之处,东方公子见谅。”

    他刚说完,老夫人就哼了一声,“什么脾气不好?宫中的王御医两朝元老了都治不好我这病,他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

    眼看着老夫人又开始旧话重提,云华眉心跳了跳,连忙开口打断,“祖母,方才不是都说了吗?让他一试,兴许可以呢?”

    老夫人看了他一眼,终究不再说话,傲慢的眼神轻飘飘的看向云千若,“还不过来给我诊脉?”

    云千若忍住翻白眼外加踹她一脚的冲动,笑眯眯的开口,“还需要诊什么脉?你的脸上不是写的清清楚楚么?”

    被人提及自己的脸,老夫人顿时神色一变,不过,那满脸慎人的绿足以遮盖她所有的脸色变幻!因为,除了绿还是绿!只能从那喷着怒火的双眼中看出她此刻阴霾至极的心情,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云千若,“你最好是治得好我的病,否则——”

    否则怎样?她没有说,不过,那阴狠的眼神以及张狂傲慢的语气已经足以说明了一切。

    云千若唇角轻勾,眼底划过轻蔑的笑,“你放心,本神医既然收了银子自然把你治好!”

    半柱香后,当老夫人听到云千若的治疗方法时险些从床上跳起来,一双眼里几乎可以喷出火球来,“东方小儿!你这是纯心糊弄老身么?!”

    也不怪她如此激动,因为,云千若的治疗方案是:每日让人扇足三百耳光,每日用辣椒水泡脚一个时辰,每日七次,每次一碗,服下她所开的药!如此坚持七日,七日之后自然药到病除!

    而且,当日,她还要给她施针一次,范围是全身!

    别说是老夫人了,就连云华和迦叶都是满脸惊愣,因为这种治疗方法实在闻所未闻!

    云华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桃花眼中幽光明灭,“东方公子,确定这不是开玩笑么?”

    云千若懒洋洋的挑了挑眉,“你觉得本神医的样子像是开玩笑么?”

    云华:“……”

    这么治下去,就算人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吧?

    而且,每日三百耳光?还要连续七日?这脸到时候还能见人?

    在他皱眉沉吟时,迦叶已经神速的回过神,一脸淡定的看着他,“这是东方神医的独门秘方,效果有多好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想到的!若想让她不再顶着一脸乌龟绿,最好是相信我们神医!”

    握草!弱弱真是太阴险了!居然这样折磨一个老妖婆!简直太没人性了!不过,他真是太喜欢了!

    不仅正大光明的把人往死里整,还坑回了五十万两黄金!真是太阴损了!

    老夫人自然是抵死不从,甚至,几度命人将云千若打出去,可惜,云华却相信了云千若的话,也许是她的表情太过天衣无缝吧!外加,还有迦叶这孩纸神一般的配合,最后,云华再次发挥他三寸不烂之舌的神奇魔力,说服了老夫人。

    毕竟,她那张脸连宫中的御医都束手无策,为今之计,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不过,他也同时向老夫人保证,如若云千若的方法治不好她,一定会亲手将云千若碎尸万段!再查封了她的神医阁!如此,老夫人才算是软下态度,眼神阴狠的瞪了一眼云千若,“还愣着做什么?开始吧!”

    云千若嘴角弯弯,心底都快要笑岔了气,居然还这么嚣张!真是让人怎么也同情不起来呢!待会,可别喊破了喉咙才好!

    云千若慢悠悠的取出金针银针,老夫人一直面色不善的瞪着她,然后,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男女有别!你如何为老身施针?”

    施针自然是要脱衣服,虽然她是个老……

    然而,未等她说完,云千若忽然双掌齐发,一根根长短不一的金针银针从她指尖飞出,毫不怜香惜玉的射向老夫人——

    “啊啊啊啊——”

    一瞬间,杀猪般的惨叫划破苍穹,听得人心惊肉跳!

    迦叶瞬间缩了缩脖子,一转头却看到言子陌的身影出现在院门处,顿时嘴角抽搐,让言表哥看到如此凶残的弱弱,会不会吓到他啊?

    ------题外话------

    o(n_n)o谢谢亲爱的菇凉们投的月票和五星评价票!感谢你们!群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