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181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看着那漫天飞洒的酒色雪花,忍不住竖了竖大拇指。

    这画面还真是漂亮!

    酒水凝成的雪花,晶莹剔透,在风中飘摇,闪烁着点点滟色流光,隐约之间,呼吸中弥漫着一股淡淡酒香,而那个被酒色飞雪包围的死狐狸精,人虽然风骚了点吧,这身法还是很有美感的!

    云千若饶有兴致的看着,感觉像是在欣赏一出好戏。

    “小陌陌~你真是太狠心了!居然谋杀亲亲师兄……”

    风中飘来一句话,音色如魅,慵懒而性感,偏偏那语气幽怨的让人无法恭维!听一听,就忍不住抖三抖!

    云千若一边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一边挑眉看向言子陌,“表哥,这只狐狸精居然是你师兄?!”

    不得不说,她还真是有点吃惊!

    自家表哥虽然有时喜欢敲人脑门,又喜欢摸她脑袋,可是,人还是很高雅初尘的!云中月,画中仙,也不外乎如是了!

    可是,再看那只死狐狸精,除了风骚就是抽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春天的气息,实在让人无法将他与天人般优雅淡然的表哥联系到一起!

    说这两人是师兄弟?!还真是……

    云千若忍不住对他们的师傅有点好奇了!是怎样神人一般的师傅才如此独具慧眼收了这么俩徒弟?!

    还有,人家都说师兄师妹什么的最有爱了!一不小心就近水楼台日久生情那个啥了!可是,这师兄和师弟是不是也很有爱!?

    看那狐狸精的样子,似乎对她家表哥很是垂涎啊!

    那一声肉麻一条街的‘小陌陌’可是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到现在小心脏还有些抽搐呢!

    云千若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心口,眸光染染的看着言子陌,那眼神,怎么看都有种诡异的感觉。

    言子陌下意识的蹙了蹙眉,他虽不知道云千若在想些什么,可是,被她那种诡异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淡然如他,也有些hold不住了!

    “若儿,你不要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言子陌抿了抿唇,如是说道,说完后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那个家伙素来如此,被人误会已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他从来不屑于解释什么,清者自清,又何需向他人解释?

    可是今日……

    在他凝眉沉思时,云千若却眨了眨眼睛,脑袋向前揍了几分,一脸八卦的神情,“表哥,解释就是掩饰哦!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哪样的?这难道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对上她贼兮兮的神情,言子陌温润如玉的面容划过一抹僵硬,抿唇,语气中带了一丝无奈,“若儿,别胡说。我和他没关系,他……”

    “我们是相亲相爱的好兄弟嘛!小陌陌~你就不要再狡辩了嘛!人家会伤心哒~”

    然而,言子陌话未说完,风中飘来一道肉麻的让人骨头都酥软的魔音,伴随着魔音而来的是某人的魔爪,对着言子陌清雅无双的俊脸就摸了过去。

    云千若眼角一抽,浑身的寒毛都抖了抖,忽然有种阴风阵阵,小倩降临的既视感……

    话说,这狐狸精以前虽然也很风骚,可貌似……没抽到这种程度!至少,声音还是正常的!

    想到那声音,云千若再次抽了抽嘴角,看向他的喉咙,真想剖开来看看那里面到底安装了什么变音神器,居然能够发现这等**魔音!

    言子陌素来温润的面容有一丝紧绷,看着那只锲而不舍伸过来的魔爪,嘴角轻抿,“如果手还想要就缩回去。”

    那声音宛若碎玉落了潺潺流水,清冷初尘,又别样好听,没有疾言厉色,却让公子御伸出的爪子微微一顿,讪笑一声,手腕一转,搭上了言子陌的肩头,“哎呀小陌陌~不要这么凶巴巴嘛!人家是会害怕的~你听,小心肝都在发颤呢!”

    “噗——”

    云千若实在是没忍住,刚喝下的一口酒就这么浪费了!

    神呐!这等**魔音往战场上一放,绝对可以抖死千军万马!

    她这每一根寒毛每一根神经都在抖……

    听到她咳嗽,公子御仿佛突然想起了她的存在似的,眨了眨狭长如狐的眼睛,一脸夸张的关心看着她,“哎呀草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激动呢!是被我和小陌陌的真情感动了么?”

    “咳咳——”

    他不开口还好,一说话,云千若咳嗽的愈发厉害了,三魂七魄都快被她咳出了窍!

    神呐!这等妖人就该收进锁妖塔里!怎么能随便放出来任他如此祸害苍生?!

    正腹诽不已,一只手横空伸来,抚上了她的后背,轻拍着为她顺气。

    云千若一怔,就听到某只狐狸精夸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陌陌~你居然对她如此温柔体贴!我的心好痛……快要碎成了渣了……”

    云千若:“……”

    你妹啊!这狐狸精是没吃药么?

    好不容易止住咳声,云千若伸手抹一把额头上的黑线,一记阴凉的眼神飘向公子御,语气更是阴森的可以飘出黑白无常来,“狐狸精,你这样到处风骚一不小心就会被臭道士干掉的!”

    闻言,公子御眨了眨眼睛,自动过滤一切不友好因素,厚颜无耻的问:“哎呀!草儿,你这是在关心我吗?人家真是太感动了!你可比小陌陌温柔多了!”

    云千若眉心轻跳,直接拿起一只碗朝他脸上盖去,磨牙,“还有更温柔的!”

    虽然,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温柔似水的淑女!可是,不造为嘛,被这只狐狸精说温柔她整个人都不好了!那种感觉像被鬼上身似的,太惊悚!太诡异了!

    看着那只大的不像话的碗,公子御顿时惊叫一声,一边朝后闪去,一边语气夸张的开口,“哎呀草儿!你怎么可以谋杀小陌陌的亲亲……”

    然而,不知是谁从身后推了他一把,让他退后的脚步一顿,身子微微前倾,但也就是这一瞬间的停顿,那只碗已经盖到了他的脸上!从额头到下巴,半点都没有露在外面!

    未说完的话就这么戛然而止,那只大的不像话的碗底下,公子御妖孽横生的俊脸一片僵硬,剧烈抽搐,眼角眉梢都在抽搐!

    想他玉树临风一美男,居然头顶一只碗……这多有损他光辉明媚的形象!

    云千若本来也没想到她会成功的,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可惜,他却自己撞了过来……

    呃……这其实真的不关她事的!

    转头,看向那依旧坐在桌边,一身优雅,淡然饮酒的蓝衣男子,云千若眼角轻抽,小心脏都跟着抽了抽,“表哥,你这是谋杀亲……呃!为民除害!谋杀狐狸精!”

    在言子陌轻飘飘看来的眼神中,云千若精神一震,及时改口,笑容那叫一个童叟无欺!

    言子陌抿了抿唇,低头轻抿一口薄酒,声音低润,恍若流风,“知道就好。”

    云千若:“……”

    难道表哥没有发现她这是被逼无奈屈打成招?怎么就相信了捏?

    恰此时,在一旁当雕像当了三秒钟的公子御,一把揭下脸上的碗,一记幽怨的可以飘出黑白无常的眼神飘向云千若,“草儿……你居然如此丧心病狂……谋杀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绝世好美男……你的人性呢?”

    “噗——”

    惊闻如此魔音,云千若两眼一翻,险些一口鲜血吐死当场!

    你妹啊!这狐狸精!绝对是出门之前没吃药!

    伸手抹一把满脸的黑线,眯眼看向那人,“好美男?什么东西?不是一只狐狸精么?”

    公子御眨了眨眼睛,一记鄙夷的眼神飘来,“好美男当然就是绝世好男人与绝世美男的简称了!这都不知道?真是颗笨草!”

    你妹!

    竟敢污蔑她是笨草!

    云千若眉心轻跳,直接一脚踹过去,“你丫的正常点会死么?”

    公子御身形灵巧,一个闪身飘开三步,避开云千若那神来一脚,媚眼如丝的看着她,薄唇微动,风情万种,“当然会啊!”

    云千若:“……”

    这妖精!对着表哥发情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对她放电!?

    下一瞬,一枚银针从云千若指尖飞出,流星之速直指公子御微微开启的薄唇……

    公子御眼角一抽,妖孽横生的笑容都僵了僵,头往后仰,与此同时衣袖轻拂,挡开了那一枚银针。

    “草儿!你如此暴力凶残会嫁不出去的!”

    再落地时,公子御眼神幽怨的看着云千若,控诉。

    闻言,云千若眼角一抽,小心脏都剧烈抽搐了下。

    居然又是一只诅咒她嫁不出去的人!

    她上辈子是把月老给打了么?!为嘛这么多小人想着她嫁不出去?!

    心中郁闷,云千若小脸一垮,满脸忧伤的看着言子陌,“表哥,有人欺负我!”

    公子御闻言,立刻跳脚,“草儿,你不能挖墙脚!小陌陌是我的!”

    话音方落,忽而惊觉一股凛冽劲风自身后袭来,隐约之间带着玉碎薄冰般的清凉之意。

    公子御眼角一抽,倏地转身,就看到一个酒坛子正对着他飞了过来!风声呼啸!

    公子御:“……”

    这绝对是红果果的谋杀亲亲师兄啊!

    “小陌陌~你真是越来越暴力了!都被草儿带坏了!将来可如何是好呀!”

    口中虽然说着幽怨控诉的话,公子御却不敢怠慢,半空中几个旋身,才堪堪化解了酒坛凌厉的攻势。

    云千若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指尖微动,几枚银针飞去,惹得公子御一阵大叫,“草儿!你太无耻了!居然偷袭!”

    云千若翻了翻白眼,衣袖一甩,又是一把银针飞去,恍若漫天雨下。

    公子御:“……”

    太欺负人了!

    他家小陌陌那么温柔一个人,居然被这颗无耻的暴力野蛮草荼毒成这个样子!居然对他扔酒坛子?!如此暴力无爱!让他心都碎了一地!

    云千若吹了吹手指,才懒得去管那捧着破碎的小心脏与银针搏斗的某只狐狸精,信步走回桌子旁,亲自倒了一碗酒递给言子陌,“多谢表哥仗义出手!敬你一碗!”

    言子陌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大碗,嘴角不着痕迹的抽搐了下,拿起一旁的小碗,斟了一碗递到她面前,“用这个。”

    看一眼那小碗,云千若有些嫌弃,“我觉得还是大碗好!”

    言子陌微微挑了挑眉,“若是不听话,今晚就搬去尚书府吧!”

    咔——

    那一瞬间,云千若仿佛听到自己神经断裂的声音……

    狠狠地眨了眨眼睛,看向眼前一身清雅,淡若云中仙的自家表哥,忽然有种被雷劈到的错觉……

    表哥居然威胁她?!而且,还是一副清贵高雅初尘丝毫不像在威胁人的姿态威胁她?!

    这……

    云千若有些风中凌乱!

    “表哥,你歪了!”

    “嗯?”闻言,言子陌微微凝眉,低润的嗓音似是从风雪中飘来,隐约间带着一丝淡淡危险的气息。

    云千若眼角一抽,伸手一指公子御,“没有!我是说他歪了!”

    半空中还在与银针奋战的公子御眨了眨狐狸眼,“歪了?什么歪了?节操么?本公子的节操早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小陌陌吃掉了!哪里还有?”

    云千若:“……”

    月黑风高的夜晚……吃掉……是她想得那个意思么?

    呃……

    一滴冷汗滑落眼角,云千若忍不住悄悄看向言子陌,眼神那叫一个诡异!

    言子陌:“……”

    这死丫头又在心里想什么?眼神这么奇怪!

    恰此时,风中再次飘来公子御**蚀骨的魔音,“小陌陌~你吃了本公子的节操一定要负责哦!”

    云千若瞬间从乱七八糟的思绪中回过神,立刻点头,“嗯呢!要负责!表哥你不如就以身抵债吧?”

    言子陌:“……”

    闻言,公子御瞬间乐开了花,“草儿你终于说了句人话!其实,小陌陌他早就是本公子的人了!”

    云千若:“……”

    一颗会说人话的草?她?!这个死妖精!

    不过,表哥真的早就是他的人了么?!

    言子陌:“……”

    那清雅淡然的面容此刻一片紧绷,微微有些僵硬。下一瞬,言子陌衣袖轻拂,一股清凉若飞雪的劲风横空出世,对着公子御席卷而去。

    “哎呀!小陌陌,你居然又想谋杀亲亲师兄!”

    公子御见状,顿时鬼叫一声弹了起来,半空中叠影重重,劲风呼啸,似有漫天风雪席卷而来,纷飞指向那紫衣邪魅的男子。

    云千若坐在一旁对手指,看着眼前‘刀光剑影’的画面,脑中不由自主的蹦出一个又一个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都是唯美无双,和谐至极,基情四射,爱意棉棉……

    云千若想得很入神,以至于忘记了今夕何夕,直到一记爆栗落在了她的脑门才把她从无边旖旎幻境之中敲醒。

    一回神,就对上了言子陌清雅如谪仙的容颜,只不过,那墨色如玉的眼眸中分明写着几分无奈,微微抿着的嘴角,隐约也有一丝僵硬抽搐的痕迹。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眨出一抹纯良无害的笑容,“表哥,我刚刚什么都没想!真的!”

    言子陌:“……”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吧?

    云千若眼珠子转了转,“表哥,你这是不相信我吗?别啊!我可以用人品保证的!”

    话音方落,风中便飘来一道凉飕飕的魔音,**至极,却也欠扁至极!

    “一颗没节操的野蛮草也有人品么?”

    云千若:“……”

    你妹!不仅污蔑她,居然还落井下石?!

    下一瞬,云千若直接端起一碗酒,对着公子御那张妖孽至极的俊脸砸了过去。

    免不了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当三人离开酒馆的时候,已经是日暮西斜了!

    大街上,行人三三两两,或归家,或闲庭散步,姿态几多悠闲。

    三人出门后,言子陌自然要将云千若送回神医阁才安心,奈何,某只公子御愣是要跟着一起去,纵然被嫌弃,被拒绝,也要充分发挥无耻之最高境界,死皮赖脸也要粘去!

    “本公子与小陌陌天涯海角,分隔两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今日难得重逢,你居然不让人家一解相思之苦?你这颗棒打鸳鸯的没人性草!你忍心么?”

    对上那妖孽如狐狸精一般的脸,那一脸的夸张神情,那幽怨的可以荼毒苍生的**魔音,云千若只觉得头顶飞过千万只鸟人……

    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像他一样总是出门不带脸的!

    深吸一口气,忍住一脚送他上天的冲动,伸手一指旁边的言子陌,“这是你们夫……咳咳!你们师兄弟之间的事,自行解决!本姑娘不参与!”

    闻言,公子御立刻挤出一抹风情万种的表情,我自尤怜的看向言子陌,“小陌陌~你不让人家跟着,人家今晚就死到你床上去!”

    言子陌:“……”

    原本,言子陌是想直接杀人灭口的,不料,被云千若阻止了!

    虽然她也很想灭了这只狐狸精,不过,真要是把他打死了未免有点可惜!那得少了多少出好戏呀!

    今天,她可是看到谪仙一般的表哥无数次破功呢!好生难得啊!

    最后,在云千若的不懈努力之下,言子陌终于点头,于是,某只风情万种的狐狸精高高兴兴的跟着一起去了。

    街角处,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周遭行人碌碌,两侧灯火阑珊,而他却像是隔绝在众生之外,缥缈孤冷的站在那一方天地之中。

    有淡淡的凉意从那一袭如夜的黑衣中化开,点点弥散在空气之中,随风远逝。

    在他身后不远处,夜修缩了缩脖子,惊摄于自家主人身上散发的寒意,然而,纵是冰寒加深,如坠寒冰,也阻止不了他此刻的满腔愤愤!

    “主人,居然是那个臭丫头!她居然背着主人和其他男子一起喝酒游玩!”

    这简直太可恶了!

    那个阴险无耻的臭丫头!染指了主人冰清玉洁的身体之后居然还敢去找其他美男?!她这是想始乱终弃么?怎么可以如此没人性?!

    可怜他家主人守身如玉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靠近他身边十丈以内!可是,这来东陵不过短短两个月,主人居然就被那个臭丫头染指,荼毒,如今,还即将面临被抛弃的悲惨境地!

    这简直就是天理不容!人神共愤!那个臭丫头就是个没人性的!吃着碗里的,还要惦记着锅里的!有了他家天神一般的主人,居然还想着祸害其他男子?!想过他家主人的感受么?想过他身为主人第一心腹的感受么?

    夜修心中越想越愤愤难平,恨不得立刻去找一个麻袋将云千若套起来吊在树上挂三天!看她还敢不敢对他家主人始乱终弃!

    “主人,只要您一声令下,小的就算上刀山下油锅也要去把那个臭丫头抓回来!”

    满腔愤慨化作一道磨牙霍霍的嗓音,夜修咬牙,脸上满满的都是视死如归的神情!

    然而,他话音方落,身前那一直未曾开口的男子忽然回过身来,紫眸冰冷,恍若魔魅,那目光似是从塞外吹来的万丈风雪,冰冷入骨。

    夜修蓦然一个激灵,浑身的骨头都抖了抖,一瞬间,有种如坠寒冰,腊月风雪夹冰雹的感觉!

    真的好冷啊!冻得他每一颗牙齿都在剧烈打颤,手和脚似乎都在一瞬间僵硬了!

    “主主主人……我、我……”

    夜修缩着脖子,一脸的苦色,小心肝都在扑棱扑棱跳个不停。

    嘤嘤嘤……主人这是想冻死他么?难道他又说错了什么吗?

    脑中不由自主的蹦出笨鸟和重华那两家伙的话来:

    如果嘴贱是一种病,那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本军医掐指一算,早晚有一天,你要死在这张破嘴上!

    思及此,夜修心底顿时‘咯噔’了几声,难道,他真的要被自己这张一不小心就犯错的嘴给害死?!

    就在夜修快要招架不住,以为自己会被冻死在街头的时候,沉默了许久的北冥风终于开口,声音低冷如同幻境风雪,不容置疑。

    “不准叫她臭丫头。”

    夜修心底‘咯噔’了一下,牙齿都跟着抖了抖,“是是是!=……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呜呜……怎么办?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主人居然还护着那个臭丫头!

    嘤嘤嘤……主人……你怎么可以如此纯情?那个臭丫头都要对你始乱终弃了,你居然还死心塌地的护着她……你难道没看到她和别的男子一起喝酒,一起逛街,还笑得那么开心……

    嘤嘤嘤……

    夜修好想哭死!然后,让他的眼泪化成河流,把那个没人性的臭丫头淹死!

    “不准再打她的主意。”

    冷不丁的,又是一道比冰渣子还冷的嗓音从风中飘来,砸的夜修一个激灵,小心肝都剧烈的颤了颤,“是是是……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嘤嘤嘤……主人居然还不准他们找臭丫头报仇!都已经被臭丫头抛弃了还要维护她……

    主人啊!你怎么可以如此善良……

    夜修捧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差点就哭死在街头了。

    然而,等他终于抬起衣袖抹了一把眼泪准备好好安慰一下自家主人受伤的小心脏时,却发现眼前空无一人!

    灯火阑珊处,行人嚷嚷,哪里还有他家神邸一般的主人?!

    夜修使劲揉了揉眼睛,“主人呢……”

    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夜修暗淡无光的双眼倏地一亮,“主人一定是去教训臭丫头了!”

    “恩恩!一定是这样!主人刚刚明明是很生气的!”

    回想起方才的寒气,夜修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胸口,刚刚可是差点冻死他!主人看到臭丫头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分明就是很不高兴的!

    “一定是这样!”

    原来主人不准他们去找臭丫头报仇,是因为主人想要亲自教训臭丫头!恩恩!不愧是他们的主人!这才是主人一贯的作风嘛!

    思及此,夜修瞬间满血复活,“心情太美丽了!去给大笨鸟买个鸡腿吧!让它也高兴高兴!嘿嘿嘿……”

    于是乎,夜修一边傻笑着,一边朝街对面的烤鸡店走去。啦啦啦!心情美好,顿时食欲暴涨!他也要多吃点好好庆祝一下才行!

    主人终于迷途知返,回头是岸了!

    另一边,云千若回了神医阁之后,便将言子陌与公子御‘请’了回去!

    当然,在请走他们之前,云千若还特意送了一包药给公子御,嘱咐他一日三餐一定要按时服用,不然,以后出门肯定会被臭老道捉了去的!并且,语重心长的告诉他,道士捉了妖精之后不会把他们打死,而是装在一个小瓶子里!

    男妖精呢就和一众如狼似虎的女妖精装一起!并且特别强调,像他这般风骚之名满天下的狐狸精,一定会和野猪精,野驴精关在一起的!

    犹记得,公子御在听完她的话之后,那精彩纷呈的表情!简直就像生吞了一只毛毛虫……

    “噗……哈哈哈——”

    想着想着,云千若就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抬头看一眼自己的小屋,云千若眨了眨眼睛,为嘛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难道是降温了么?

    云千若抬头看一眼头顶的月亮,夜风清凉如水,带着一丝丝寒气。

    “也对!已经深秋快要入冬了!也是该冷了!”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云千若直接伸手推开了门,却差点撞上了一个人!

    云千若眉心一跳,小心脏都跟着颤了颤,抬头,一记阴凉的眼神杀过去,“喂!你想吓死个人么?!”

    这只没人性的风变态!难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

    换做是别的小女子一推开门却差点撞上一堵不断冒着凉气的墙一定会当场吓昏过去吧!?

    虽然她心脏很强大,可是这也挺吓人的好么?!

    这个王八蛋!平时都是坐在桌子边上的,今天怎么忽然想到站门口了?!

    心中腹诽万千,然而,眼前之人却是一阵沉默,就那么冷冷的站在她面前,微微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紫眸映着门外淡淡的星光,幽深潋滟,仿佛藏了万丈深渊一般,让人无从窥测他的半点心思。

    云千若被他如此专注的眼神盯得有些头皮发麻,小心脏一抽,狠狠地抽了抽嘴角,“不准用这种眼神看着本姑娘!”

    闻言,北冥风抿了抿唇,微微别开眼,却依然站在她面前,堵着门,低低沉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你去哪了?”

    云千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伸手拽着他的袖子,将他往旁边拽了拽,“你想当门神啊?”

    可惜,北冥风站在那里纹丝未动,云千若眼角一抽,正考虑着要不要一脚将他踹过去,却听头顶飘来一道闷闷的却很固执的嗓音,“你去哪了?”

    云千若:“……”

    难道是她的错觉么?

    为何看着这僵硬别扭的家伙总让她有一种,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让他伤心的事情似的?

    噗——

    这绝对是错觉!

    云千若抽了抽嘴角,甩开那一丝诡异的感觉,“我去城外给老爹送行了呀!”

    闻言,北冥风幽若深海的紫眸轻闪了下,他原本也是得知了此事想要去找她的,没想到……

    他不喜欢她和别的男子在一起!

    眼神暗了暗,北冥风薄唇紧抿,“然后呢?”

    “然后……”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看一眼他僵硬紧绷的下颚,有些狐疑的挑了挑眉,“然后我请表哥喝酒了呀!”

    明显的感觉到眼前某只风变态呼吸一顿,然后,她再次听到一记闷闷的嗓音,“还有谁?”

    闻言,云千若小心脏抽搐了下,为什么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风变态这是在盘查她?审问她?控诉她?呃……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太诡异了!

    云千若摇了摇头,挥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还有一只狐狸精!不过,可不是本姑娘要请他喝酒的,是他突然冒出来然后非要赖着不走的!”

    “嗯。”闻言,北冥风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又蹙眉,“那也不行!”

    云千若眼角抽搐了下,一脸研究外星生物的眼神看着他,“喂!你说什么不行?”

    这个家伙今晚是吃错药了么?!怎么总感觉怪怪的?还是说,她今天被那只风骚万种的狐狸精刺激到了?感觉出了状况?!

    正腹诽时,惊觉北冥风幽幽如墨夜苍穹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脸上,声音低沉而带着一丝莫名的霸道,“以后不准请别人喝酒!”

    闻言,云千若愣了一下,随即,眼角一抽,滑落三道黑线。

    这个风变态!管得还真多!而且,还总是这么一副霸道独裁的口吻!真的很欠扁!

    云千若一记白眼砸过去,“凭什么不准?本姑娘请别人喝酒又不花你的银子!”

    闻言,北冥风薄唇紧抿,面具下那好看的眉一点点蹙起,看着眼前娥眉轻挑的小女子,语气近乎无赖的道:“反正就是不准!”

    云千若:“……”

    差点就没忍住一脚踹过去!

    老爹都没管这么多!这个死家伙居然敢限制她的自由!

    “你说不准就不准啊?本姑娘凭什么听你的?”

    对上云千若清凉的小眼神,北冥风薄唇抿了又抿,许久之后才挤出一句话,“我不喜欢。”

    没错!他就是不喜欢她请别人喝酒!没有为什么,也没有凭什么,就是不喜欢而已!

    听到他的回答,云千若却有些怔住,眼神微眯看着他,心思宛转起伏。

    他说不准,不喜欢,是不喜欢她和别人一起喝酒?

    或者,换句话说,这是在吃醋?!

    呃……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云千若着实惊了一下,话说,那只情商低的像白痴一样的风变态,居然也知道吃醋这回事?怎么想都有种惊悚的感觉!

    云千若伸手捏了捏有些僵硬的小脸,微微凑近了他几分,眸光亮晶晶的看着他,语气中带着三分促狭的开口,“风变态,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闻言,北冥风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抿唇,眸色认真的看着她,“我不喜欢吃酸的。”

    “咳咳——”

    惊闻此语,云千若险些一口鲜血喷出,气绝当场!

    你妹啊!

    这还能不能好好的交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