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163留着命回家成亲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觉得这玩笑开大了!

    在她的计划中,蓝贞儿根本就是一个异数!她的雨族身份是她始料未及的!之前,她一直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后宫女子。

    如今看来……她真是疏忽了!

    肯定是她那晚闯入兰心宫时被蓝贞儿发现,然后,再联想到前夜丢失的血玉,加之,蓝贞儿肯定知道她与楚天曜之间关于血玉麒麟的约定,所以,前后一思量,以蓝贞儿的聪明程度,定然能够猜到一二。

    所以,这所谓的祭祖祈福根本就是楚天曜与蓝贞儿联手为她布下的陷阱,等着她往里跳?

    只不过,她有些好奇,蓝贞儿是用了什么方法让楚天曜相信,她二次入宫只为盗血玉?

    毕竟,血玉就一块,前一晚就已经失窃了,这个楚天曜是知道的,但凡不是白痴都知道,既然她已经将血玉弄到手了,断然没有二次折返的道理!

    楚天曜应该没那么傻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蓝贞儿心机深沉,而且,楚天曜又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这智商短路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况且,自己在楚天耀心中的形象简直差到不能再差,就算蓝贞儿说她要篡位,估计楚天曜也会毫不怀疑!

    哎!她咋就这么命苦呢?辛苦折腾了这么久本以为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没想到,这都到了最后关头了,那只楚小渣居然给她来了这么一出?!

    爷爷的!

    故意把这个消息留在最后发布,就是为了让她没有回旋的余地啊!

    只不过是瞬息之间,云千若心底已经转过万千种思绪,看着眼前清雅淡然,眉眼间却有丝丝凝重之色的男子,云千若小脸一垮,半死不活的耸了耸肩,“表哥,我好想要倒霉了……”

    闻言,言子陌神色一肃,温润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坚定,“别胡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神色怏怏,“可是,楚天曜那个王八蛋已经挖好了坑等着本姑娘去跳……最悲催的是,本姑娘还不得不跳……”

    言子陌微微抿唇,温雅的眸中划过一抹淡然决绝的神色,“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你与舅舅出事!”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云千若眨眨眼,觉得心底有一股暖流轻轻流动着,似一缕春风拂过,不滟烈,却让人异常的温暖。

    轻扯嘴角,云千若伸手拍了拍言子陌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道:“言公子,不要这么严肃嘛!皱眉很容易变老的哦!你都已经很老了!”

    言子陌神色微僵,眸中划过一丝无奈,看着云千若促狭明媚的笑容,竟有些哭笑不得,“若儿,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为何没有?”云千若娥眉一挑,一脸的理所当然,“人生于世,潇洒二字!任何时候都不要杞人忧天,不然,还没被别人的阴谋阳谋给害死,倒先被自己给愁死了!”

    原本她就与楚天曜定下一月之期的约定,待时间一到,必然要有一个了断,左右,她现在也没找着真正的血玉麒麟,伪造是必然的选择!若是她什么也交不出,楚天曜同样不会放过她和老爹!

    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好愁的呢?

    伪造本就是兵行险招,只为赌一线希望,原本是快要成功的,只是没想到,半路冒出个蓝贞儿来!

    言子陌静静地看了她一会,眼底有细碎流光浅浅浮动,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倒是看的透彻!”

    云千若眼角一抽,“明明是你自己太老了!本姑娘哪小了?”

    言子陌:“……”

    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楚天曜这么做,定有图谋,你打算怎么做?”

    云千若眸光微转,神情中带着一丝桀骜飞扬,“自然是拿着假的血玉麒麟前去赴约喽!”

    闻言,言子陌眉心轻蹙,“可是……”

    那楚天曜分明已经布下陷阱只等着若儿拿着假的血玉麒麟自投罗网……

    云千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挑眉,“表哥,你觉得我若不去会怎样?”

    “不去……”言子陌眼神微眯,若有沉吟。

    若不去,楚天曜自然有一百种方法达到他的目的,他既可以对外宣称若儿没有找回血玉麒麟,也可以说她携带国宝私自潜逃,总之,他会轻而易举达到对付舅舅与若儿的目的。

    似乎,非去不可!

    “只是若儿,这太过冒险!”

    楚天曜既然早有准备,想必,七星台内外早已布置成天罗地网,只待请君入瓮。

    看出他眼底的担忧,云千若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到最后一刻,谁知道死的是谁?”

    闻言,言子陌微微一怔,看了她许久,终是雅然一笑,“若儿这般性子,倒是像极了舅舅!也罢!那表哥就舍命陪君子了!”

    云千若下巴一扬,神采飞扬,“嘿嘿!这叫虎父无犬女!”

    虎父无犬女么?倒真有几分道理!

    “不过表哥放心,我是不会让你把老命丢了的!”云千若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道:“你都还没有成亲呢!姑姑肯定日日夜夜盼着抱孙儿呢!怎么着也要留着命回来成亲的!”

    言子陌:“……”

    一滴冷汗滑落眼角,他抬手轻揉了下眉心,“如此,我这条老命就交给若儿了!”

    云千若眨眨眼,一脸的豪情万丈,“好说好说!”

    明知山有虎,却向虎山行,她当然不是去找死!既然楚小渣可以布下阴谋等她上钩,那她,当然也会有所准备!

    只不过,那些都是最坏的打算,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还是避免为好!

    “表哥,你知道血玉麒麟的真假如何辨别么?”

    楚天曜怀疑她伪造血玉麒麟一事毋庸置疑,但,能不能证明那是假的还有待考究!若是不能证明的话……

    闻言,言子陌敛眉沉吟了片刻,微微摇头,“并未听说过。”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这么说那就是没法证明喽?”

    既然没法证明,只要她一口咬定这就是真的,那楚天曜又凭什么说它是假的?

    正琢磨着到时候来个抵死不认,耳边却飘来言子陌淡然清雅的嗓音,“若是楚天曜此刻已经得到了真的血玉麒麟呢?”

    “呃……”云千若神情一僵,“不会这么倒霉吧?”

    “万一呢?”

    “万一……”云千若转了转眼珠,笑容有些许无赖,“他凭什么说他那只就是真的?反正没办法证明,我还说我这是真的呢!”

    言子陌温润如玉的眸中划过一丝明显错愣,看着眼前笑容奸诈的小女子,抿了抿唇,“若儿,我忽然想到一则关于血玉麒麟的传说来……”

    “啊?什么传说呀?”

    为什么看着表哥的神情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相传,血玉麒麟是上古神族遗落在人间的神迹,至今已有数万年的历史,在这块血玉麒麟中隐藏着神秘而强大的灵力,用它可以召唤出神兽麒麟!”

    “呃……”听完后,云千若神情有些僵硬,伸手抹去眼角的冷汗,“表哥,你是要告诉我,我这只是无论如何都召唤不出那什么麒麟神兽的么?”

    言子陌看她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嗯。”

    云千若:“……”

    居然还有这么一出……她这是假的那当然召唤不出了!

    “那真的就一定可以召唤出?”

    召唤神兽这东西听着太玄乎了!既然都说了是传说中……那召唤不出来也没什么不正常吧?

    “迄今为止,古卷记载中召唤过两次。”

    一道清滟如玉的嗓音传来,蓦然打断云千若的思绪,让她眼角一抽,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握草!

    怎么可以这样!居然还真的召出来过!这岂不是天要亡她么?

    云千若的心情很凌乱,恍若狂风中飞舞的野草,伸手拍了拍言子陌的肩膀,一副英雄就义的神情道:

    “表哥,再见!我去准备后事了!”

    说完,也不去看言子陌瞬间僵硬的脸,直接留给他一个‘凄惨悲壮’的背影!

    言子陌:“……”

    这个死丫头!

    此时,御书房中。

    楚天曜正坐在案前拟旨,福公公在一边站着,脸上挂着几分谄媚的笑,看着令人不喜。

    “恭喜皇上,总算是得偿所愿,除一心腹大患!”

    楚天曜的心情似乎也不错,嘴角微扬,脸上浮着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带着几分阴沉的味道。

    “这也是她咎由自取!居然胆大包天伪造血玉麒麟,真是无法无天!”

    这个该死的笨女人!难道不知道,伪造国宝,欺君罔上,比找不到血玉麒麟还要严重么?

    “皇上,您打算如何处置云天?”

    福公公话音方落,楚天曜一记冷眼扫去,那目光犀利而阴森,似乎要将人看穿一般,盯得福公公心底一‘咯噔’蓦然打了个寒颤,慌乱跪地,“老奴失言!请皇上责罚!”

    楚天曜有些阴沉的收回目光,眼底的情绪晦暗难明。

    如何处置云天?

    自然是没收兵权,贬为庶人,发配边疆了!

    至于那个该死的云若!就给他好好的待在冷宫反省吧!

    竟敢不屑于他的皇后之位?呵呵!那就永生永世待在冷宫,他倒要看看,她是如何哭着求他的!

    想着她追悔莫及,痛苦不堪的模样,心底便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

    “明天……呵呵!”

    过了明天,一切都会改变了!真是让人期待!

    期待明天的人,自然不止楚天曜一人。

    兰心宫地下宫殿中。

    经过上次的爆炸,虽然蓝贞儿已经让人重新修正过,可是,还是能够发现爆炸留下的痕迹。

    此刻,那间密室中,蓝贞儿面容冷肃,立于中央,在她面前有七名黑衣人一字排开跪在地上,神情中是绝对的恭敬。

    “明日,即便揭穿血玉麒麟是云若伪造,只要有太后在,她也决不会被处死,但,她已经知道了这里,非死不可!所以……”

    说到此,蓝贞儿微微顿住,清冷的目光扫过众人,为首一人神色一肃,恭敬道:“属下明白圣女的意思,明日七星台,誓必击杀云若!”

    蓝贞儿眸光微敛,如水般柔美的脸上却是一片冷若冰霜的神情,“七星台上鱼龙混杂,云天届时也定会在场,此人不容小觑。”

    闻言,那人目光一闪,“一切听凭圣女指示!”

    蓝贞儿缓缓点头,“我会与楚天曜商定,让他将云若暂且收押,等她被带离七星台,便是你们下手的最佳时机!”

    “圣女放心!属下等誓死完成任务!”

    蓝贞儿眸光扫过众人,缓缓落在琉璃池中那株水晶莲上,原本,还只是纯白色的花儿,此刻,有一片花瓣已经露出了如火焰般耀眼的红色,只不过,其余六片花瓣还是白色。

    雨族圣花水晶莲,完全觉醒时花瓣是如彩虹般滟烈的七色流光,如今,才只有一片花瓣觉醒而已。

    “还不够……”

    还要继续等待!

    七道黑影如鬼魅般离去,消失在地宫中,蓝贞儿一人站在暗室中,沐浴着满目艳红的流光,身影透着几分鬼魅。

    不管是期待亦或是抗拒,时间都会一如既往的向前。

    翌日,七星台。

    还未到午时,然,群臣早已汇聚在七星台上,四周更是站满了御林军与禁卫军,远处,是如海水般绵延不绝的帝都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