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134 你是个女孩子!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云千若满头黑犀一脚踹过去,迦叶这回有了防备,瞬间跳开一步,满脸控诉的看着云千若,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独裁的暴君,“是你让我换的!”

    云千若:“……”

    三道黑线滑落眼角,云千若觉得此刻的心情就像狂风中凌乱的野草……

    “我让你换这个词了么?”

    学海无涯三千万,他哪个不好换专门换这个!这不是存心找揍么?

    迦叶继续用眼神秒杀她,“那你也没说不能换这个!”

    云千若:“……”

    这还用说?她和这死孩纸没办法好好的沟通了!

    下一瞬,云千若伸手一指迦叶,“表哥,你还缺书童么?你看这只怎么样?”

    迦叶瞬间跳脚,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云千若,“你这是贩良家少男!你说你怎么就不学好?”

    “噗——”

    可怜云千若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却差点被呛死!

    言子陌微抿的唇角不着痕迹的抽搐了下,看一眼迦叶,对云千若道:“这个书童若儿还是自己留着吧!”

    “不是书童!是良家少男!”

    风中立刻飘来迦叶满是傲娇的嗓音,云千若小心脏一阵抽搐,扶额看着言子陌,“表哥,只需要一个铜板你就可以拥有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迦叶瞬间黑了一张脸,“本小爷千金不!怎么可能只值一个铜板?!你这颗丧心病狂的云草草!”

    言子陌微微抿了抿唇,目光柔和的看着云千若,轻笑,“若儿不可贩良家少年。”

    迦叶伸手抓了抓头发,“不是良家少男么……”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神色无辜的看着言子陌,“那白送呢?一分钱都不要呢?”

    云千若话音落地,迦叶二话不说转身就赚云千若眼角一抽,“哪儿去?”

    迦叶森森一笑,“去买老鼠药,下在你的晚饭里!”

    云千若:“……”

    这丧心病狂的死孩纸!

    云千若磨牙,正准备一脚踹过去,面前却多了一只白玉杯,里面装着淡淡的茶水,清香四溢。

    云千若眉心一动,顺着执杯的手看去,对上了言子陌温润清雅的目光,眸中落了淡淡的笑意,“喝杯水吧!”

    云千若干笑一声接过杯子,一边喝水,一边磨牙,“死孩纸!算你走运!下次一定把你了!”

    言子陌抿唇轻笑,音色轻柔,“别噎着。”

    风中,立刻飘来迦叶凉凉的嗓音,“噎死了更好!”

    云千若差一点没忍住直接把杯子砸过去!

    这没口德的死孩纸!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眼看着两人又在大眼瞪小眼,空气中杀气蔓延,言子陌及时开口,“若儿对楚天曜做了什么?迫使他不得不压下靖国公的气焰?”

    闻言,云千若瞬间收敛了杀气,笑得一脸如沐春风,“表哥很想知道?”

    乍然对上她过于明媚的笑容,言子陌微微怔了下,随即抿唇轻笑,“愿闻其详。”

    云千若‘刷’的一下打开折扇,摇出了万千**的韵味,“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那老来闹事之前本姑娘去找楚小渣聊了会天……”

    “聊的什么?”云千若话未说完,迦叶便一脸八卦的凑了上来,云千若眼角微抽,笑眯眯的看着他,“如何把良家少男改造成良家少女!”

    迦叶:“……”

    他现在很想把野草改成小花!

    眼看着风中又有杀气蔓延,言子陌抿了抿唇,“若儿都说了什么?”

    云千若这才收回阴凉的眼神,笑靥如花的看着言子陌,“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我就跟他说,如果他敢助纣为虐残害无辜的话,第一,保证不出三日举国上下都会知道他们有一位不能人道的太监皇帝!”

    “咳咳——”

    彼时,言子陌正喝茶,忽闻此语一时不慎被茶水呛到,掩面一阵轻咳。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表哥没事吧?”

    貌似她也没说啥呀!

    言子陌微微抿唇,“无事。你继续说。”

    云千若毫不拖泥带水,“第二,两日之内帝都百姓会人手一本楚小渣大战后宫佳丽的春宫画册,有图有解有剧情!”

    说完,云千若转头看向身边的言子陌,却见他微微低着头,手指微屈置于唇爆似在隐忍着什么?

    云千若转了转眼珠子,语气担忧的问:“表哥,你牙疼么?”

    言子陌:“……没有。”

    “没有?那就是脸抽筋?”

    言子陌如玉清雅的面容微微一僵,终于抬眸看向云千若,目光柔和,却有丝丝无奈,“还有第三么?”

    “有啊!”云千若一脸激动,“楚小渣那么厚颜无耻的人岂会那么容易就范?本姑娘当然还有后招!”

    言子陌嘴角微抽,“所以,若儿是用了什么方法?”

    闻言,云千若顿时阴森一笑,刹那间阴风阵阵,吹得人头皮发麻,“本姑娘既然能够一把金针把他扎成了正常人,自然也能一根银针扎的他断子绝孙不能人道!从此只能对着后宫佳丽夜夜……”

    “咳咳——”

    云千若话未说完却被一声咳嗽打断,有些狐疑的看着言子陌,“表哥,你是不是有病?”

    言子陌面容微僵,“……没病。”

    “那你怎么老是咳嗽?”

    言子陌抿了抿唇,凝眸看着云千若,神色温柔,语重心长,“若儿,你是个女孩子。”

    云千若眨眨眼,“这我知道啊!”

    言子陌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女孩子说话要委婉些。”

    不能人道,春宫画册,xx大战……这种话哪能随便说……

    云千若:“……”

    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要摸她脑袋?她又不是一只小狗……

    云千若看着言子陌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幽怨,“表哥……你不觉得我已经说的很委婉很含蓄了么?”

    言子陌神色如常,眸中落了一抹笑意,“不觉得。”

    云千若:“……”

    太不配合了!

    恰此时,迦叶一脸沉思的表情凑过来,“弱弱,你说,真的能一根银针就把人扎的不能人道么?”

    再次惊闻‘不能人道’四字,言子陌清雅如风月的面容微微一僵,看着两人的目光愈发无奈。

    云千若一记阴凉的眼神飘向迦叶,“你想知道?”

    迦叶立刻点头,“非常想!”

    下一瞬,云千若的手中多出一枚半尺长的银针,看着迦叶阴森一笑,露出了两排白森森的牙齿,“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闻言,迦叶先是一愣,随即满脸激动的跳开一步,“你居然想荼毒良家少男!”

    云千若晃了晃手中银针,笑容比银针还要阴森,“不扎一扎怎么知道呢?”

    迦叶黑着一张脸,伸手一指边上的言子陌,“爷还小!扎他!让他试!”

    言子陌:“……”

    也许,他之前本不该进来的……

    看着言子陌难得僵硬的俊脸,云千若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笑得纯良无害,童叟无欺,“表哥放心,你还没找媳妇儿我不会扎你的!”

    迦叶立刻追问一句,“那是找了媳妇之后再扎?”

    言子陌:“……”

    云千若立刻瞪了迦叶一眼,满脸鄙视,“我把表哥扎的不能人道了,你想让我被表嫂追杀啊?”

    言子陌:“……”

    或许,他应该立刻离开,不能再听这死丫头继续说下去了!

    言子陌转身欲赚身后又飘来迦叶凉凉的嗓音,“所以,趁着现在他还殊棍赶紧扎!就算扎坏了也没人追杀你!”

    言子陌:“……”

    或许,走之前他可以把那个叫迦叶的先丢出去……

    恰此时,身后飘来云千若若有所思的嗓音,“嗯!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那我现在是扎呢?还是扎呢?”

    言子陌:“……”

    也许,他该把他们两个一起丢出去?

    言子陌凝眉,转身,下一瞬,迎面一股阴风飘过,云千若的身影已在窗外十几米,“表哥,我决定还是去扎大黑吧!”

    屋后大树上站岗的长空,惊闻此语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他们之前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他明明一直守在这里,默默地没说话,怎么也无法逃脱的魔爪……

    是夜,靖国公府

    经过了几天跋涉,日夜兼程,玉无痕终于在今日黄昏赶回府中。

    然,刚回府就得知靖国公病倒的消息,一番询问之后得知事情的缘尾,年轻气盛的玉无痕当即就要去神医阁兴师问罪,却被靖国公拦下。

    病榻前,玉无痕的脸色显然不太好。

    “没想到,我离开短短半月京城居然出了这么个人物!”

    非但不买国公府的账,拒绝入府医治小妹,更胆敢如此戏耍父亲,打伤府中精兵,还把爷爷给气病了!简直罪该万死!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病榻上的靖国公脸色苍白,人也憔悴了不少,然而一双眼睛依旧精光闪闪,亮的吓人,“东方小儿我决不放过他!此事,至死方休!”

    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皇帝居然如此绝情!当真让人失望,痛心!

    眼看着靖国公悲从中来,玉无痕赶紧换了话题,“爷爷,我已经见到生死门的人,也买下了绝杀令,她们承诺七日之内必取云若首级!”

    闻言,靖国公阴郁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只是,那笑容却阴冷的让人发指。

    “很好!不过,要让她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爷爷放心,我早已叮嘱过生死门的人,她们出手,绝对让人生不如死!”

    靖国公微微颔首,“你做的不错!不枉我栽培你多年!”

    玉无痕立刻躬身行了一礼,满脸谦逊,“一切皆是爷爷教导有方!爷爷的教诲孙儿时刻铭记于心!”

    靖国公满脸欣慰,“你此番舟车劳顿,晚上早些休息。对了,那些人收了多少银两?”

    闻言,玉无痕神色一顿,表情变了几变,“这……”

    “怎么?”靖国公目光炯炯,眼底精芒闪烁。玉无痕心口一颤,“她们要价一百万两……”

    “什么?一百万两白银?怎会如此缚”

    玉无痕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靖国公的脸色,“回爷爷,是……一百万两……黄金……”

    闻言,靖国公差点惊得从跳起来,“你说什么?!一百万两黄金?!”

    也不怪靖国公如此惊诧,一百万两黄金绝非小数目!东陵乃是四国中最富有的国家,然,国库一年的收入也不过是八十万两黄金而已!

    靖国公本以为,杀一个云若十万两白银足以!甚至,她的命在他眼中根本不值十万两白银!

    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一百万两黄金!

    但是,事已至此,靖国公虽然震惊愤怒却也不能再改变什么,只是面色微微阴沉的看着玉无痕,“他们说的七日之期何时才到?”

    既然钱已经花了,那他连一刻也不想等,不想再让那个云若多活片刻!

    “爷爷放心,明日便是第七天,说不定今晚她们便会动手!”

    闻言,靖国公点了点头,“你下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玉无痕起身告退,窗外一轮明月已上中天,繁星点点,苍穹如墨,一阵夜风吹来,化开无尽寒凉。

    “云若,明年今天便是你的忌日!”

    此刻,神医阁后院的阁楼中,云千若正在熟睡,可是,她睡得并不安稳。

    一双秀眉深深蹙起,脸上的神情说不清是痛楚?还是什么?仿佛正陷入某种梦魇之中。

    ------题外话------

    大肥章来了,是不是好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