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104 没文化的小孩真可伶!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长空站着没动,麻袋中的云志已是怒不可遏。

    “云若!我警告你最好别乱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咬牙切齿的嗓音蕴含着千钧怒气,在整个小巷中回荡,不用看也能想象出云志扭曲的脸。

    云千若懒洋洋的翻了个白眼,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麻袋边上,轻轻地踢了态“我说,你都沦落到麻袋里了,还这么嚣张?真的好么?”

    麻袋一阵扭动,云志气急败坏的嗓音从里面传来,“你最好把我放了!不然……”

    他话未说完,云千若忽然抬脚,毫不犹豫一脚踹下去!连空气中似乎都刮起了一阵阴风……

    “啊啊——”

    下一瞬,一阵惨叫声从麻袋里传出,惊心动魄,惨绝人寰,听得人一阵头皮发麻!

    长空:“……”

    一滴冷汗滑落眼角,他悄悄地抬手抹去。

    声音叫的这么凄惨,这是踹到哪儿了?

    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可是,那麻袋正在疯狂的扭动着,隐约可以猜测到里面那人痛苦的样子。

    云千若轻咳一声,略带不满的目光看向长空,“喂!你怎么还在那站着?过来打呀!”

    长空抬头,看着云千若,那眼神似乎在说:不是有你在么?需要属下动手么?

    云千若嘴角一抽,打开折扇漫不经心的轻摇着,“你不会想让本姑娘动手吧?这怎么行!本姑娘这么温柔似水的淑女怎么能使用暴力?”

    长空:“……”

    他张了张嘴,最终保持沉默。看了一眼地上的麻袋,默默地走过去。

    淑女……

    你去买麻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是个淑女?

    方才那一脚下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本温柔似水?

    心中虽有众多疑问,但,长空很明智的选择闭口不言,默默地抬脚踹向麻袋。

    里面顿时传来云志的惨叫声以及叫骂声。

    “喂!你怎么就踹一脚?继续啊!”

    长空停顿了一瞬,再次抬起脚无声的踹过去。

    “本姑娘不喊停你不准停哦!”

    长空:“……”

    一连踹出十几脚,整个小巷中都回荡着云志气急败坏的怒吼声以及不能自已的惨叫声,云千若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围着麻袋转,“这边这薄重一点!再往上一点!对对对!再使点劲!”

    长空:“……”

    不是说温柔似水么?这一脸兴奋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云志的呼喊怒骂声越来越微弱,长空停下脚,看向云千若,“,再踹下去会出人命。”

    闻言,云千若满脸诧异的看着他,伸手摸了摸鼻子,“不会吧?他有这么弱不禁风吗?”

    长空:“……,都已经踹了一百零八脚了。”

    “这样啊!”云千若眨了眨眼睛,随即,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倒了一粒药丸递给长空,“给他服一粒培元丹,再继续打!”

    长空:“……”

    培元丹乃是珍稀圣药,服一粒就算再踹三百脚也死不了……

    只是,这样真的好么?

    然而,对上云千若看似明媚温柔实则阴凉一片的眼神,长空抿了抿唇,将所有的疑问都咽回了肚子里,接过培元丹,打开麻袋。

    感觉到新鲜空气,云志立刻挣扎着想要往外爬,然而,他浑身剧痛,头晕眼花,根本没有一丝力气,“放我……出……去……”

    长空看了一眼那鼻青脸肿惨不忍睹的脸,俊脸僵硬了下,默默地将药丸塞进他的嘴里,然后扎上麻袋,继续酢

    因为服用了一粒培元丹,云志再次恢复了力气,剧烈的挣扎,愤怒的咆哮。

    “云若!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不会放过你!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住”

    云千若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么能吹?怎么不把麻袋吹破爬出来呢?”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干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风杂草!你真是丧心病狂!”

    云千若话音方落,忽然有一道冷酷拽的声音自高墙上传来,十里之内皆能听出那话里的鄙夷与嫌弃!

    云千若摇着折扇的手一僵,额头上滑落三道黑线。

    “长空,上麻袋,套起来!”

    长空:“……”

    他现在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她要买一百个麻袋?

    原来,早就想好看谁不爽直接套了!如此的,未雨绸缪!

    长空俊脸微僵,立刻丢下云志从包袱中另取出一麻袋,下一瞬,他身影腾空而起直逼墙上的少年。

    迦叶清秀如风月的俊脸瞬间黑如锅底,身影化作一道疾风朝云千若掠去,“风杂草!你这是啃窝边草!你还不如兔子!”

    云千若嘴角一抽,险些被口水呛到,啃窝边草……是这么用的么?

    “死孩纸!平日里让你多读点书偏不听,没文化的小孩真可伶!”

    迦叶下巴一扬,满脸的嫌弃,“那也比你是一棵凶残野蛮的草要好!”

    长空落在墙头,手拿麻袋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两人,俊脸微微僵硬。

    这个少年分明就与认识!并且,两人似乎还很熟!可是,方才居然让他套人……

    这是因为麻袋买太多了么?

    长空正寻思着,却惊觉一道清凉的眼风落在他身上,一低头就对上云千若明媚到阴凉的笑容,“不是让你把他套起来嘛?该不会是看他长的秀色可餐……不忍心下麻袋吧?”

    长空:“……”

    为什么的眼神那么奇怪……

    迦叶立刻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云千若一眼,“你除了野蛮暴力拦路打劫杀人放火之人还知道干嘛?平时让你温柔点非不听,将来嫁不出去活该!”

    云千若:“……”

    她抬头看天,满头黑犀这个世界怎么了?

    为什么人人都要诅咒她嫁不出去?

    他们到底是嫉妒她的温柔似水?还是嫉妒她的纯洁善良?又或者是嫉妒她高尚的人品与节?

    简直太丧心病狂了!

    她这么温柔似水一淑女,居然到处被人污蔑与诅咒!

    云千若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吨的打击与伤害!

    她恨恨的磨了磨牙,伸手一指迦叶,“长空,把他套了去怡红院!”

    长空:“……”

    这样算不算拐人口,逼良为娼?

    迦叶瞬间黑了一张脸,“风杂草!你太惨无人道丧心病狂了!诅咒你嫁不出去!”

    云千若:“……”

    半个时辰之后,帝都最繁华的永乐长街。

    一队禁卫军呼啸而至,手拿皇榜,张贴在帝都的公告墙上,四周围了大片百姓,议论纷纷。

    云千若站在人群之外,遥遥的看了一眼公告墙,美眸轻眯,眼底划过一道暗光。

    会是她正期待的那道皇榜吗?

    眸光微敛,云千若身形一转,抬步朝人群走去,却在转身之际撞上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