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093 我去杀了他!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云天闻言却是微微愕然,深邃的眸中划过一抹暗光,面色微冷的看着云齐,“一派胡言!断肠蛊乃是巫族秘药,远在千里,若儿怎会有?纵然有,她也不可能用它去害人!”

    一旁,云千若默默地擦了擦眼角的冷汗,没说话。( .l.)

    云齐却有些激动,“我知道大哥素来**着她惯着她不管任何时候都要袒护她,但,事实就是事实,由不得她不认!”

    说着,他转过头,双眼死死地盯着云千若,恨声道:“断肠蛊阴毒至极,嫣然可是你的姐姐!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简直令人发指!今日,你最好是交出解药,否则的话……”

    云千若眸光清冷的看了他一眼,唇角轻勾一抹嘲讽的笑,“否则怎样?杀了我为你的宝贝女儿报仇么?”

    对上她轻蔑而嘲讽的眼神,云齐面色一变,只觉得一股气血直冲脑门,暴喝出声,“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动你!你……”

    “你可以试试!”

    然,未等他吼完,风中飘来一道冷冽如冰的嗓音,带着千钧怒意与杀气狠狠地砸在云齐的心口,砸的他身形一震,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云天,“大、大哥?”

    云齐骇然心惊,他没有看错,那一瞬间他真的从云天眼中看到了森寒的杀气!决绝而凛然!

    云天踏前一步,目光如箭冷冷的看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地里做的那些事,从今后,若再有人敢心怀叵测,动若儿一根头发,本侯都决不饶他,不管他是谁。”

    一瞬间,那话中凛冽的寒气与杀意仿佛连空气都被凝滞了,云齐身形不稳的后退两三步,依然觉得心跳如鼓。

    云天的话,每一个字都让他惊骇。

    难道,他什么都知道了?

    而且,他最后那句话,是在明确的警告他,如若他们再敢有所动作,他便不会再顾念手足之情?

    一念及此,云齐的心底又狠狠地颤动了几下,没想到这个扫把星在他心中的地位那么重!竟让他连兄弟之情都可以不顾!

    心思急转间,云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满脸诚挚的看着云天,“大哥,你误会二弟了!我刚刚只是气糊涂了才会一时失言。实在是……实在是嫣然她等不得了呀!这断肠蛊之事纵然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诬陷若儿啊!还请大哥看在嫣然是您亲侄女的份上,让……让若儿把解药交出来吧!”

    一旁,云千若无声的翻了个白眼,唇角轻扬,笑意冷魅而嘲讽。

    这个死胖子,硬的不行就开始装可怜博同情大打亲情牌了么?

    也真难为云齐,竟还真的挤出来两滴眼泪。

    云天看着他,皱了皱眉,“贵妃中毒,宫中自有御医,此事与若儿无关,若你再敢吐出半句污蔑之词,休怪我无情。”

    云齐一听,心底快要气得冒烟,但却不敢发作,“大哥,我真的没有撒谎啊,那断肠蛊真的是她……”

    “够了!”

    然,未等他说完却听云天一声断喝,云齐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模样看起来很是狼狈。

    心中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只能服软,“大哥,此事千真万确!你若不信可以去问皇上啊!”

    云天目光又是一沉,眼底有杀气凝聚,冷冽如寒星,然后一脚踹出,隔空将云齐踹飞了十几米,落在了院门外。

    “这里不欢迎你,滚。”

    问皇帝?他对若儿薄情寡义,此事定是他们一起诬陷若儿!他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若儿清白!

    云齐惨叫着落地,摔的半天爬不起来,那些跟他一起来的侍从全部看傻了眼,一个个呆若木鸡。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看着那个趴在地上惨叫哀嚎挣扎扭曲的人,眉眼中满满的都是兴味。

    原来老爹也有如此暴力的一面啊!一语不快直接出脚!

    相比之下还是她比较温柔似水!

    家丁们呆愣了半天才如梦初醒,惊慌失措的奔过去想要将地上的云齐扶起来,可惜他落地时摔到了腰,根本没法站立,最后是被众人抬着离开的。

    直到小院再次恢复了宁静,云天才轻哼一声,目光转向云千若,眼底的冷意瞬间被柔和淹没,“若儿你放心,爹绝对不会让你蒙受不白之冤!爹定会找出真凶还你清白!”

    云千若神情一呆,眼角默默地滑落一滴冷汗。

    看着眼前冷峻威严如天神的中年男子,眨了眨眼睛,神情无辜,“爹爹,其实……那个断肠蛊是我给她吃下的……”

    云天:“……”

    这一次换做他满脸呆愣,半晌无法回神。

    “圣旨到——”

    直到一声尖锐细长的嗓音传来,他才蓦然惊醒过来,神色惊疑不定的看了云千若一眼,“若儿,你说你……”

    云千若伸手摸了摸下巴,看着远处快步走来的福公公,言简意赅的解释,“爹爹,这断肠蛊本是秦万里特意让人找来对付女儿的,阴差阳错之下女儿把它送给了云嫣然,然后……就是这样了!”

    云千若说的轻描淡写,云天却是听得怒从心起,火冒三丈,“好你个秦万里!竟敢如此卑鄙龌蹉!我去杀了他!”

    一声低喝云天直接转身朝院外走去,却迎面撞上了一人,只听得那人‘哎呦’一声,摔倒在地。

    不是别人,正是前来宣旨的福公公。

    他一手揉着摔疼的老腰,满脸惊慌失措的看着云天,“侯、侯爷?您要去杀、杀谁?”

    云千若默默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扯了扯云天的衣袖,“爹爹,那个秦万里已经死了……”

    闻言,云天脚步一顿,眼底划过一丝愕然,脸色微微变了变。

    一时激动他居然都忘了,之前子陌已经与他说过若儿刺杀秦万里的事情。

    当时只知他法场设伏欲擒拿若儿,却不知他竟敢找来断肠蛊这等阴毒之物害她!

    云天目光沉了沉,微微握紧了手,如此奸险之人就那么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云嫣然定也是同谋,真是罪有应得!

    看着云天变幻不定的神情,云千若有些担心,“爹爹?”

    老爹知道她杀了江陵御史,又逼云嫣然吃下了断肠蛊,会不会觉得她心狠手辣,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