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082 风流倜傥像朵花儿!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太后有些不可置信,反复看了两遍,可是,入目的信息依旧如此,那个名字如一道清亮的光印在她的心中。( .l.)

    若儿她……

    楚天曜微微扬眉,“难道母后觉得这文书也是假的不成?”

    公文乃是使用朝廷专用的贡纸书写,上面印有水印,而且,官府公文会加盖各州府衙门的官印,是决计伪造不了的!

    太后并未理会他,只是拿着那一纸公文,神色忽明忽暗,不知在想些什么。

    恰此时,门外又是一阵低低的喧哗声传来,如意皱了皱眉,转身朝外走去,不多时又走了回来,“回禀皇上,太后娘娘,云清宫来人说云贵妃已经醒来,不过,她一直在哭喊说……说……”

    如意有些迟疑,下意识的看了太后一眼。

    太后微微凝眉,“说什么?”

    如意垂眸,“云贵妃说是皇后娘娘将她害成了这样,不仅用针扎了她一身,还逼她吃下了断肠蛊。”

    如意一席话落,楚天曜与太后皆是神色微变,只因,这断肠蛊乃是世间阴损邪恶至极之物,向来为世人所不齿,却又深深的畏惧着它。

    断肠蛊源于南诏巫族,传说中邪恶之灵的化身,中蛊者会受尽世人无法想象的折磨与痛楚。

    蛊虫入体第一个月,那人不会有任何不适,因为蛊虫会蛰伏在他的血液中慢慢长大,但,从第二个月开始,成年后的蛊虫便开始啃噬蛊主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骨骼血液,一点一点的啃噬掉蛊主的身体,最后只会剩下一副空空的皮囊!

    千百年来关于断肠蛊的传说令人发指,却又恐惧到灵魂中。

    不过,断肠蛊鲜少出于世间,尤其是远离南诏的东陵帝国。

    可今日,断肠蛊非但出现,还是被种入了云贵妃体内,且下手之人还是云若!

    太后在短暂的惊愣之后迅速回神,只说了一句‘去云清宫’便转身朝外走去。

    楚天曜看着她略显急切的身影,咬了咬牙,眼底有复杂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即也跟了过去。

    远远地便可听到云清宫里传出的惊天动地的哭声,往日里最注重形象的云嫣然,此时却像个疯子一般大哭大叫。

    她披头散发,连鞋子都没穿一直挣扎着要往外面跑,却被几个宫女死死的拽住,而她口中一直疯狂的呼喊着:

    “找御医——皇上救我——杀了云若那个小贱人——”

    或许,她是真的受到了惊吓与刺激,才会变得如此疯狂。毕竟,断肠蛊有多可怕她也是知道的。

    当太后进门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眉头微微一皱,又听到她口中的呼喊,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云清宫的宫女们立刻跪拜行礼,神色惶恐,“参见太后娘娘……贵妃娘娘她……”

    云嫣然却趁此机会猛地挣开她们的手,朝门口跑去,直直的扑进随后进门的楚天曜怀中,双手死死地抱着他,哀声哭泣,“皇上……皇上救我……云若害我……臣妾要死了……”

    楚天曜将她从怀中拉开,凝眉看她,“到底怎么回事?”

    云嫣然却一直哭,两只眼睛都红肿的像个核桃似的,“皇上救我……云若那个小贱人用断肠蛊害我……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

    见她情绪激动,精神有些不稳,楚天曜蹙眉,命人宣来了御医,可是,御医诊了半天的脉也没诊出她体内的蛊虫,只说她因被针扎,伤及筋脉,且受了惊吓所以才会情绪失常。

    听完后,楚天曜眉头紧锁,“就是说,没中蛊?”

    “这……”御医有些迟疑,斟酌一二方道:“并不能确定!因为,断肠蛊初入人体之时实在难以诊断,还需观察半月方可……”

    然,御医话未说完便被云嫣然激动的打断,“你胡说!我分明就中了断肠蛊!都是云若那个小贱……”

    “闭嘴!”

    同样,云嫣然话未说完却听风中传来一声低斥,声音不大,却带着慑人的威压与冷意,让她身体一颤,不由自主的闭嘴,目光有些惊惧的看着太后,“母后……我……臣妾……”

    太后面色如霜,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丝丝冷意,“她是皇后,乃中宫之主,岂是你一介嫔妃可以辱骂的?”

    云嫣然神色剧变,心中很委屈却又很害怕,面色瞬间惨白如纸,目光颤巍巍的看着太后,“母后恕罪……臣妾不敢了……”

    闻言,太后不禁冷笑一声,“不敢?连断肠蛊这样的事情你都敢污蔑她,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云嫣然顿时有些激动,下意识的就想开口反驳,可,对上太后冷冽的目光她心口一颤,伸手抓住楚天曜的衣袖,小声道:“皇上,臣妾真的没有撒谎……云……皇后娘娘她真的逼臣妾吃了断肠蛊……臣妾会死的……”

    看着怀中佳人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楚天曜的眼中划过一抹怜惜,转头看向太后,“母后,连御医都没有确诊你又怎知此事是子虚乌有?”

    太后眉头微皱,“断肠蛊远在南诏,且存在极为隐秘,若儿怎么可能会有?况且,若儿天性善良,怎会寻来如此阴毒之物?”

    楚天曜伸手揉了揉眉心,对于太后如此无条件的信任云若,他已经无力再抗争什么了。

    “母后不信也无妨,等见到了她之后一切便会真相大白!”

    云天此刻应该已经在入宫的路上了,云若既然在京城就一定会得到消息,就不信她会视而不见!

    届时,她再来到皇宫,他一定要让她插翅难飞!

    看着楚天曜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太后下意识的蹙眉,“你此话何意?”

    楚天曜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眼底划过一抹冷酷的笑,“母后不是一直惦念云若?您应该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

    此刻,京城西郊的一片枫树林。

    云千若翻着白眼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白发老人,嘴角一阵抽搐,“我说,老头,你都追了本姑娘三条街九条巷了,到底想咋滴?”

    老头抖着花白的胡子,一双慧光流转的眼睛差点瞪成了鸡蛋,瞪着云千若一跳三尺脯“你个死没良心的臭丫头!可怜为师年纪一大把,胡子一箩筐,你居然还使劲的跑?一点也不知道尊老爱幼……哎——可怜我老头子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没良心的徒弟……”

    云千若眉心跳了跳,额头上滑落三道黑犀“既然知道自己老还到处乱跑?你不知道这样很吓人么?”

    老头原本刚落地,闻听此言,再次一飞冲天,那声音从半空中传来,比之前更为激动。

    “你这个死没良心的臭丫头居然又嫌弃为师老?为师我哪儿老了?哪儿老了?人家明明都说为师**倜傥像朵花儿!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见为师一面,为师都不使正眼瞧他一下,可你个死丫头一见到为师就要跑……嘤嘤嘤——为师好伤心……为师的小心脏都要碎了……你还嫌弃为师的绝世武功……嘤嘤嘤……为师不想活了……”

    一时间整个枫树林中都飘荡着那凄凄惨惨戚戚的鬼嚎声,伴着渺渺秋风,恍若男版倩女幽魂的哭泣,听得云千若面容僵硬,眼角抽搐,满头黑稀

    伸手抹去眼角的一滴冷汗,云千若嘴角轻抽的看着他,嗓音认真又清凉,“如果你真的不想活了,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老头的鬼叫声顿了一瞬,然后,爆发出一阵比之前更为怨气四射的鬼哭声:“啊——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丫头……居然还想着谋杀亲师?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我也没刨人家的祖坟啊……怎么就这么……”

    “你不是要教本姑娘绝世武功么?”

    老头正哭的肝肠寸断,风中忽而飘来一道轻飘飘的嗓音,声音虽然不大,却让老头在一瞬间止住鬼哭狼嚎,再一瞬间蹦到了云千若的面前,双眼放光的看着她,激动的连胡子都在发抖……

    “乖徒儿!你终于承认了为师的武功很绝世!你终于肯学为师的绝世武功了!哇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学的嘛!为师的武功那么厉害,不想学的都是没脑子的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