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060 下次出门记得带脸!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一道戏谑慵懒的嗓音传来,打断云千若飘远的思绪,一回眸就看到某人手摇折扇,笑得好不……**!

    云千若眉心跳了跳,回给他一个略带鄙视的眼神,“既然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干脆在路边挂个牌?”

    羊入虎口么?她自然知道云志的算计,只是,也要他们有那个本事才行。

    那人挑眉,满脸困惑,“为什么本公子要挂牌?难不成我要去接客?”

    云千若:“……”

    可真够厚颜无耻的!

    伸手一指云志等人,漫不经心道:“如果你想接客,这不就有很多?”

    闻言,男子像是受了惊吓般立刻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不行不行!他们太丑,入不了本公子的慧眼!”

    云千若翻翻白眼,音色清凉,“那你还是去死吧!”

    “我怎么能去死呢?本公子风华正茂一枝花现在就死了多可惜?定然会有万千少女芳心破碎,一蹶不振,说不定还会纷纷殉情!本公子最是怜香惜玉,如何忍心让佳人红颜白骨?”

    云千若满头黑犀飘开三丈远,她要远离无耻,免得被传染了这不要脸的精神!

    云志听了两人的对话却是满脸大怒,伸手一指云千若,怒不可遏,“你这个没规矩的臭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伯父就是这样教导你的?”

    他话音才落,云千若脚尖一动,一颗石子以流星之速飞出,声带风雷,瞬息间打中云志膝盖,力道之大让他腿一软,单膝跪倒在地。

    风中飘来云千若冷若风雪的嗓音,“我爹怎么教导我还轮不到你这个道貌岸然六亲不认唯利是图祖求荣的伪君子来指手画脚!”

    当着众手下的面被人一颗小石子就打的跪倒在地,云志的一张脸早已涨得通红,双眸中更是怒焰滔天,如今再听到这样不留余地的讽刺,他几乎控制不住体内剧烈翻涌的情绪。

    “你教养好就是这样对待长兄的?以为自己很厉害?不过是为伯父脸上蒙羞罢了!”

    听着云志义正言辞的话,云千若真的很想笑。她真的很困惑,这人是哪来的勇气以长兄自居的?

    “我爹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我,所以,以后别再乱认关系,太恶心!会让本姑娘忍不住想要杀你全家!”

    她唇角轻勾一抹淡淡的笑,音色轻柔而漫不经心,说的那样随意,似一缕清风拂面而过,明明很温柔,却让云志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冷战,双眼中波澜起伏,“你!你……”

    然,未等他说完,却见云千若弹了弹手指,树林中瞬间烟雾弥漫,随即惊起咳声一片。

    “噗——咳咳——这烟好辣——”

    “啊——我的眼睛——”

    一片混乱之中,云千若身姿如惊鸿掠影般飞出树林,重新回到那一条碧波潋滟的溪水之湄。

    顺着这条溪水溯源而上非但可以出城而且还是前往帝都的方向,这是一条捷径,上次云千若无意中发现的。

    如今,她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

    前世的她,无父无母,是被爷爷抚养长大,他一个人,给了她所有的亲情,如今沦落异世,也不知道那个老头怎么样了?有没有想她?有没有去找她?会不会在那座古城中发现她的尸体?

    如果知道她已经死了,他一定很难过吧?

    心情忽然有些沉重,云千若撩了一把溪水在脸上,微凉的触感让人心底一片清明。

    云天是个好父亲,她不该让他如此牵肠挂肚。

    “喂!你该不会是为了躲债才宁愿冒着生命危险回家探亲的吧?至于么?”

    一道戏谑的嗓音从身后传来,云千若眼角一身看向那人,无声的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本姑娘的人品和你一样差么?”

    闻言,那人摸了摸鼻子,满脸的无辜,“有吗?本公子人品很差么?不会吧!明明有很多如花少女喜欢本公子的!”

    云千若:“……”

    这和人品有毛线关系么?

    “只能说明你够**!够无耻!”

    那人打开折扇,自命**的摇着,“没事!本公子**不下流!”

    云千若:“……”

    三道黑线滑落额际,她伸手抹去眼角的一滴冷汗,善意提醒,“下次出门记得带脸!”

    “呃……”

    男子摇着折扇的手抖了抖,妖孽横生的俊脸微微有些僵硬,伸手摸了摸鼻子,“这脸不是在这儿吗?这么闭月羞花的一张脸你居然看不到?不会吧?眼睛看着挺大的……”

    云千若:“……”

    她伸手扶额,满头黑犀“你从小立志做不要脸掌门人么?”

    那人手摇折扇,笑得花枝乱颤,“不会啊!本公子从小立志做天下第一**!”

    云千若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赚她怕再多看他一眼,不是她被他气死就是她和他同归于尽!

    那人见状立刻追了上来,“草儿,你真的要走啊?那花儿……”

    “噼里啪啦——”一朵烟花在他脚边炸开,成功让他后退三步,理着自己微乱的发型,满脸控爽“我说……大白天的放什么烟花……怪吓人的……最起码也打声招呼先……”

    云千若娥眉轻挑斜睨着他,“迦叶就先交给你照顾了,他若少一根头发本姑娘就拔你一百根头发!”

    “呃……这是威胁么?本公子的头发很贵的!”

    云千若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往前走。那人脚步一动又要跟上,“我说草儿……”

    云千若眉心一跳,回眸,一记阴凉的眼神飞去,“再敢向前一步,本姑娘把你炸成灰!”

    男子:“……”

    三滴冷汗滑落眼角,他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我就是想问一个问题……至于把人炸成灰么……”

    “问!”

    “林中那些陷阱是你布下的?没看出来你还会……”

    “不是!”

    未等他说完,便被云千若冷冷的打断,那人眼角跳了跳,“那是怎么回事?你还有帮手?”

    闻言,云千若眸光一闪,想起法场中的情形,的确是有人暗中帮着她,可那人明显是不愿意现身。

    她初来异世,想杀她的人倒是不少,帮她的人……

    云千若耸了耸肩,头也不回的朝前赚“也许云志知道那是抓野猪的陷阱所以就对号入座迫不及待的跳下去了!”

    男子:“……”

    抓野猪的陷阱?那分明就是行军布阵所用的连环阵法,布阵之人必然熟知兵法!

    既然不是她?那会是谁?莫非,是那个古里古怪的茶馆老板?

    “喂!草儿……”

    正准备抬脚跟上去,却听一道落水声传来,湖面一阵波动扬起漫天水花,岸边哪里还有云千若的身影……

    男子脚步一顿,俊脸微僵,伸手摸了摸鼻子,“本公子又不是强抢民女的恶霸,至于投湖自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