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妖妃太难追 055 那非人的虐待、、、
作者:纳兰灵希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层云浩渺的天空一轮明日渐渐西斜,浅红的光晕落在满目枫林之中仿佛梧桐枝燃起的千丈火焰,绝美,滟烈。

    飞扬的烈马呼啸而过,踏着滚滚红叶冲入静谧安然的枫树林中,打破一世宁静。

    宇文萱和宇文浩首当其冲,身下骏马如风驰电掣般疾行而过。

    尤其是宇文萱,杏眼含唇,眸中光彩灼灼,娇美的脸上一抹明艳的笑,傲然自得却又不失娇羞。

    只要一想到很快便可抓到云若为她的云华哥哥投石铺路,想到很快就可以再见到云华哥哥,心中就被满满的欢喜占据,脸上的笑容也愈发明艳照人。

    姑姑信中说,等云华哥哥承袭世子之位后便让他们成婚……

    思及此,心跳更是不受控制的加快,脸上的温度也在飙升,为了不被人看到她的羞腼,宇文萱飞快的扬起马鞭,拉开与众人的距离。

    宇文浩一边策马疾行,一边转身对众人吩咐,“待会若动起手来你们要注意分寸,不能伤她性命。”

    “是!大少爷!”

    斗志昂扬,跃跃欲试的众人并未发现在他们身后那些本该静止的枫林正以诡异的速度变幻着方位,那光影一闪即逝,就仿佛只是眼前刮了一阵清风,而风中,扬起点点红叶。

    众人渐行渐远,而枫林深处,一株火红枝叶上,一人凌风而立,脚尖轻点柔韧的枫叶却如履平地般稳若玉山。

    他眸光沉静如水,一身风雅绝世,如玉修长的指宛转轻点,优雅之间从容变幻万千种姿态,衣袖浮动似一缕清风吹过,那些静谧的枫林却仿佛受到天地指引,悄然转换,梦度花移。

    林中疾行的众人蓦然发出一片惊呼。

    “怎么回事?怎么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众人勒紧缰绳,驻马不前,紧皱着眉头环顾四周,脸上的神情惊慌而困惑。

    “难道是迷路了?”

    “这怎么可能!我们身下都是识途明路的上等良驹!”

    一片惊疑之声中,宇文浩目露沉吟,伸手指向一个方向,“那边。”

    众人不疑有他,再次打马向前,可半柱香后他们又回到了原点。

    这一次,众人情绪愈发激动。

    “真是邪门了!大白天的撞见鬼了不成?”

    宇文萱娥眉紧蹙,神情中尽是不耐。

    她还赶着抓了那个死丫头之后连夜进京,怎么能在这里耽搁了时间?

    下一瞬,她‘噌’的一声拔出腰间宝剑,手一扬在最近的一棵枫树上划下一道十字标记。

    “所有人,沿途做上记号,本小姐就不信还走不出这片小树林!”

    她一声令下,众人纷纷拔剑照做,一行人又呼啸着往前冲去。

    片刻之后,宇文萱勒住缰绳回头看去,双眼却倏地瞪大,眼底难掩震惊。

    其余众人也发现了诡异,面色骤变,失声惊呼:“那些标记都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一直向前,从未转弯,而且,一路留下标记,可此时回头看去,哪里还有一丝痕迹?

    就仿佛,那些做了标记的枫树凭空消失了一般!

    如斯诡异!

    宇文浩紧锁着眉头,面色忽明忽暗,良久之后他沉吟出声,“怕是遇见了高人!”

    “大哥?你什么意思?”

    宇文浩有些凝重的看了她一眼,缓缓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云诡幻阵?”

    闻言,宇文萱脸色大变,惊疑难定,“你是说我们中了别人的阵法?可是……这怎么可能?云诡幻阵不是早就在江湖中绝迹失传了吗?这……”

    宇文浩面色沉重,“父亲常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江湖之中波诡云谲,奇人异事众多,虽然此阵匿迹于世近百年,可谁又说得准呢?”

    “可是,天音谷乃是奇门遁甲之术的开山鼻祖,师父身为天音谷三大长老之一,如此精妙玄奥的阵法就连她老人家都不会!怎么可能有人……”

    宇文萱紧皱着眉头,心中波澜起伏,实在难以置信。

    宇文浩沉沉的叹了口气,“虽不知暗中之人是谁,所幸,他并没有伤人性命之意,若不然的话……”

    真是无法想象这后果!

    众人听到不会伤及性命,顿时舒了一口气。

    可是宇文萱却愤怒难平,“他将我们困在这里还如何去抓那个死丫头?这不是明摆着与飞凤山庄作对吗?”

    越说越气,她腾地一下举起手中宝剑,“别在暗处装神弄鬼!有本事就出来!本小姐定要好好教训你!”

    “萱儿!”

    宇文浩蹙眉,却听一道破空之声传来,一片红色枫叶穿透渺渺秋风以风火流星之速击中宇文萱手中宝剑!

    近乎诡异的速度让身在宇文萱身边的他都来不及阻止!

    “叮——”

    金戈之音,铮铮入耳,宇文萱手中宝剑被震落,而她蓦然惊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长剑跌落,直插入土,竟只露出三分之一在风中摇摇轻晃,折射的寒光让人心惊胆寒。

    “萱儿!”宇文浩惊呼一声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宇文萱,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一柄剑,面色沉重异常。

    好强悍的内力!

    怕是连父亲都远不及此人!

    会是什么人?将他们困住是无心之举?还是,刻意为之?

    若是后者……难道是永安侯?

    极有可能!毕竟侯府与飞凤山庄有姻亲在身,这也可解释他为何没有伤他们性命。

    枫林中,众人心事难定,精神更是高度紧张,一边寻找着出路,还要担心那人临时改变主意伤人性命,可谓心力交瘁,叫苦不迭。

    而枫林千米之外的林间小道上,云千若手里拿着一把狗尾巴草正优哉游哉的走着。

    她要去上次经过的那座兰花别苑。

    想想她就是在那里被那个天杀的**给抓住,然后,遭遇了非人的虐待!她就忍不住想去辣手摧花!

    “咳咳!其实本姑娘还是很怜香惜玉的,对吧,小胖?”

    某耗子正在地上蹦跶着,闻言,差点没控制好身形,直接蹦飞了!

    “吱吱吱吱——”

    且!你要是怜香惜玉那石头都能生个蛋出来!

    云千若嘴角抽搐了下,低头看它,一脸的语重心长,“我忘了,你是听不懂人话的……”

    “吱吱吱吱吱——”

    这是红果果的歧视!鼠大爷上知天文下知阴文……

    某耗子说的眉飞色舞却见云千若伸手一指远方,满脸雀跃,“前面好像有个茶馆,我们去买点酒吧?”

    某耗子差点双眼一翻死过去……

    感情它鼠大爷说了半天这个阴险的人类一句都没听……

    “吱吱吱吱——”

    你见过茶馆酒的?哼!没文化真可怕!

    一人一鼠互相鄙视着朝前走,远方的茶馆中却迎来了一个神秘人。

    宽大的黑色斗篷隔绝了所有探究的视线,只露出了一双幽光染染的眼睛。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锦囊递给茶馆老板,阴冷的声音听不出男女,“此毒名为忘川,半柱香后会有一个姑娘来此喝茶,这是定金,事成之后会奉上另一半。”

    说着,他将半袋银两放在了面前的竹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