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星芒 第三十六章 龙王的条件
作者:子初本天真的小说      更新:2017-12-17
    :

    看见巨龙瞬间变身完毕,星月听话的收起直刀,几个纵跃跑回云飞身边。

    突然被星月乱砍一通,黑龙愤怒的直欲喷火。再看星月,她已经逃回龙王附近,现在想要动手,那是对龙王的无礼挑衅,何况他也不能真的拿星月怎么样。想了想,他便变回人形,恼怒地走回龙王身边。

    重新变回人形之后,黑甲大叔的样子有些狼狈。原本光鲜的黑甲上,到处都是刀削的痕迹。身体皮肤多有伤口,不过只是浅浅的一层,根本无关痛痒。这么一会功夫,伤口也已经完全止血,甚至快要愈合完毕了。

    他之所以恼怒,只是面子上过不去罢了。

    龙王看向星月手中的直刀,大感意外的道:“西斯菲尔将黑月之刃都给你了?”

    星月抬起直刀挥舞两下,自豪道:“回龙王大人,这是父王对我成功转职后的奖励,它以后就是我的专属武器。”

    黑龙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黑甲大叔正好返回,扯着嗓子大声嚷道:“你不是说比试枪舞者这个职业吗?这把刀是怎么回事?”

    云飞瞥了他一眼,淡然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枪舞者有两个核心技能,其中一个核心技能就是不限制使用任何武器战斗。星月使用直刀做武器,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了。”

    黑甲大叔闻言一滞,想了想,又道:“那她那个必杀技能呢?我可知道,这是堕落魔王创造出来的技能。如今她使用这个技能战斗,你又要怎么解释?”

    云飞一撇嘴道:“我的枪舞者又没有限制任何技能的学习。星月郡主带艺拜师,这也没有什么吧。再者说,能够将她学会的其他技能融入到枪舞者的职业体系中,不是更加说明枪舞者的优秀吗?不然你以为,魔王大人何以对枪舞者职业另眼相看?”

    黑甲大叔再次一滞,呐呐说不出话。

    云飞却得理不饶人,反唇相讥道:“倒是大叔你,不是说好压制自身实力的吗?刚才你突然变身,又算是怎么回事?”

    “我……”黑甲大叔一张脸憋成猪肝色,半晌,他恼羞成怒道:“我这是变回本体,怎么了?事先又没限制规定不能变回本体,我变身后,一样会压制实力,又没有犯规。来来来,刚才的战斗不算,小丫头,我们再来比过……”

    云飞讥讽道:“算了吧。星月现在的实力,一天才只能使用一次死亡之舞。等会再次比试,她肯定使不出必杀技能,终究还是星月吃亏。算了算了,就当我们刚才输了好了。下面的比试,不比也罢。”

    黑甲大叔忙道:“那我们明天再比。”

    黑龙王淡淡道:“好了,输了就是输了,还嫌不够丢人的。一会给我滚去魔渊修炼,在实力没有提升之前,不许出来。”

    黑甲大叔闻言,低垂着头道:“是,龙王大人。”

    云飞也知道见好就收。听到龙王的答复,他忙搭个台阶道:“其实这场战斗,星月也只是出其不意,打了大叔一个措手不及。以大叔的真实实力,星月肯定是不敌的。”

    黑甲大叔闻言抬起头来。有龙王罩着,他拿星月没办法,不由将目光看向云飞。他眼睛一转,又道:“刚才算我输了。不过小子,你不是枪舞者的开创者吗?不如你来跟我打一场。这次我肯定不变身,也肯定会压制实力。怎么样,你敢打吗?”

    跟你打,我找虐么?云飞冷笑一声,装作傲然的道:“你连我的手下都打不过,还想要挑战我。哼!真是不自量力。我可没有兴趣跟一个失败者战斗。”

    黑甲大叔愤怒道:“你说什么?”

    “好了,比试的事就到此为止。”黑龙王瞪了大叔一眼,又瞥了星月一眼,随后转头看向云飞,冷笑道:“你说星月是你的手下,嘿,也真是胆子不小,也不怕西斯菲尔因此灭了你。”

    星月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并没有出声。

    云飞看了星月一眼,突然上前拉住她的小手,解释道:“其实说她是我的手下,有些不对。星月郡主虽然跟我签定了契约,成为了我的手下,可是我一直拿她当朋友来对待,从没将她当做宠物来看。”

    “哦,签定了契约啊?呵!……”黑龙王意味深长地看了星月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

    黑龙王的话里明显带着讥诮。云飞猜测这是他讥讽自己,采用不光彩的手段窃取龙蛋,强行签定契约有关。事实也是如此,他也不好反驳。不过现在可是谈判的关键时候,可不能说起那些往事,平白矮了气势。

    为了加大谈判的筹码,云飞眼睛一转,满嘴胡诌道:“不瞒龙王大人,我现在正在努力追求星月殿下,也获得了魔王大人的首肯。不久的将来,星月殿下一定会成为我的女人。这样一来,是不是我的手下,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听到这话,星月小脸突然一红。她猛地抽出手,背转身去,不敢面对众人。

    黑甲大叔闻言冷笑道:“嘿,胆打堕落魔王掌上明珠的主意,你的胆子果然不小。”

    云飞平静地看了对方一眼,淡淡说道:“只有敢想敢做的人,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成为独一无二的强者。连想都不敢想的人,跟一条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黑甲大叔怒道:“你说谁是咸鱼?”

    云飞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转向黑龙王,换回话题道:“不知龙王大人,对我的枪舞者职业,有何看法?”

    黑龙王淡淡说道:“一般般。即使没有使用武器的限制,可若没有足够强大的身体做依托,无论武器再怎么强大,职业者的强度也终究有限。只能说,你走偏了方向。”

    “龙王大人的评价,很是中肯。这一点我也有想过,我考虑将枪舞者职业往炼体的方向发展。通过日常训练,不断提高枪舞者的身体实力。”

    “炼体吗?”黑龙王点头,“倒是可行。不过练体之法,可不是那么容易创造出来的。”

    云飞却自信道:“龙王大人不必担心。我已有了万全之策。首先,我会找寻多种合适的炼体功法来参考,尽量创出一种合适的练体技能。此外,我还会再创造出一种身法技能来配合枪舞者的游击战术。这样一来,枪舞者可以做到进退自如,将职业优势完全发挥出来。退一步来说,即使创造不出功法技能,我还能够通过军功进阶的方式,强行拔高自身身体实力……”

    “哼!”黑龙王突然冷哼一声,打断道:“你也就这种程度吗?”

    也不知道哪里说错了话,惹得龙王不悦。云飞急忙争辩道:“龙王大人,请听我……”

    黑龙王一摆手打断他,语气冷淡的道:“你不是想要获得我的认可吗?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一年之内,积攒一千万的军功前来见我。否则的话,你就不用再来了。在我解除契约之后,乖乖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