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星芒 第三十一章 我去避避风头
作者:子初本天真的小说      更新:2017-12-16
    云飞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半晌,他才克制愤怒,平静下来。他语气冷淡的道:“我要怎么做,还不需要导师大人安排吧。”

    卢克斯微笑着道:“嘛,我也就是这样提了一下,你也不用这么大的反应吧。如何选择门人弟子,当然还是由你自己决定,只要你别忘了与我的约定就行。”

    云飞转过头,看向训练场中因为害怕而抱团在一起的女妖,随后他又转回头,平淡道:“忘不了。”

    卢克斯也看了众女妖一眼,点头道:“那就好,我相信这点小事还是难不住你的。毕竟,你已经自创了新职业。好了,我在神殿里也待得够久了。明天我要出去一趟,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就不知道了。你有什么困难的话,还是由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顿了顿,卢克斯突然又怪声笑道:“嘿!不过你惹祸的本事可真是不小,黑龙王大人的事情还没有平息,你又打上了堕落魔王大人的主意。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胆大妄为的人,居然还能活到现在。桀桀桀……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在我回来之前,你可千万别将自己给玩死了。桀桀桀桀……”

    卢克斯怪笑着转身,大笑而去。

    云飞的眼睛微微眯起,冷哼一声:“你死了我都不会死。”完了,还不忘在心里加上一句:你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了。

    直到卢克斯的身影彻底消失,云飞才转过身来。他看了一眼女妖们,想了想,走上前道:“为什么不继续训练,缩在一起干什么?”

    1号女妖声音颤抖的道:“教官大人,刚才来的好像是某位魔王大人,那里……”说着,她害怕地望向坑洞的方向,没敢继续说下去。

    那是西斯菲尔大魔王随手一击造成的深坑。坑洞直径都有十几米,也不知道里面有多深。人都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到现在那个坑洞还在向外冒黑气。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持续伤害,要是贸然走过去死了,都没处说理。

    云飞强装镇定道:“哦,那地方你们别管了,也尽量不要靠近那里。我一会就找人过来将那里填平。你们继续训练,知道吗?”

    “是,教官大人。”女妖们嘴上说着,却没有立即行动,而是继续抱在一起,不敢妄动。显然魔王突然莅临,对她们来说,刺激不小。

    摇了摇头,云飞没有去管她们。

    想了想,他突然拿出匕首来,将自己的衣服割破几个口子,又在自己身上划上几条血痕,完了还在地上滚上几圈。直到全身沾满黑灰,一身破烂的洞洞装混着暗红的血迹,他才略微满意的点点头。

    他随后转身,步履蹒跚地向训练场外行去。

    军需营帐前。

    还未进门,云飞就扑倒摔了进去,声音凄惨的喊道:“军需官大人,快点救命啊!”

    军需官疑惑的道:“怎么了?看你这身打扮,莫不是遭到土匪打劫了?”

    云飞用沾着鲜血的手抹了一把脸,语声悲切的道:“大人,要是被土匪打劫,我也不会这么狼狈了。我手下的女妖们就可以收拾了他。问题是,今天来的那位,我们拼死也打不过啊。”

    军需官疑惑道:“谁来了?看把你弄的这么凄惨,怪可怜的。”

    云飞忙道:“是星月她爹,她爹找过来了。”

    军需官迷惑道:“星月她爹是谁?星月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嘶……你说谁,谁来了?”军需官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

    云飞装作害怕的道:“星月她爹,好像是叫什么大魔王来着。嘶……他一过来二话不说,抓起我就是一顿狠揍。你看他把我打的,都快没个人样了。”

    “吸……”军需官深吸一口气,神色惊疑不定,声音颤抖的道:“那位大人,他怎么这么快就找上来了……咦,你怎么没有死掉?”

    云飞闻言一滞,表情木然的道:“大人,你刚才说什么?”

    心里,云飞却是愤怒不已。这个老混蛋,果然埋了个坑给我跳。我也没得罪他啊,反而还给了他不少好处来着。他怎么就给我挖了个坑呢?难道是甩锅?可恶,果然玩法师的没有几个好人,都是心机狡诈之辈。

    “哦不是,”军需官尴尬的站起身,搓搓手道,“我的意思是,嗯,你是怎么从堕落魔王手底下逃脱的?”

    云飞忙道:“这得多亏了星月。要不是她帮我拦住她爹,这会儿你就见不到我了。呃,也不对。星月已经是我的宠物了,我死了她也就死了,她不能对我见死不救。”

    “宠物?哦……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军需官尴尬的一拍额头,笑着说道:“你不提起这事,我都差点忘了。”

    这么健忘?不是昨天晚上才在你的帮助下签定的契约吗?

    云飞不禁狐疑地望了军需官一眼。

    军需官突然笑声一敛,冷厉说道:“对了,你没有把我说出去吧?”

    云飞眨巴着眼睛道:“大人,我当时跑得急,一时给忘了。也不知道星月能拖到什么时候,要不等会……”

    军需官拍手打断道:“忘了好,呃……嗯,你千万不要把我供出去,知道吗?”

    云飞道:“可是大人,这个事情,星月也是知道的吧。只要星月一说,魔王还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军需官闻言一滞,随即又摇头道:“不管了。反正这个事,你不说,我不说,到时候我们来个抵死不认……”

    那你还敢参与此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平白把我搭进里面。云飞不禁翻了个白眼。

    军需官倏然止住话头,脚步焦躁的来回走动,云飞看得直眼晕。

    半晌,军需官脚下突然一顿,低声自语道:“不行,被魔王大人抓住,就是生不如死的下场。我得出去避避风头,只要魔王大人平息了怒火,等到他忘了此事,这事就算过去了。”

    云飞忙道:“大人,我们不能给魔王大人准备一些礼物作为补偿,来平息他的怒火吗?”

    军需官嗤笑道:“你以为魔王大人会在乎区区礼物吗?就是真的给他准备了心动的礼物,说不定他随手就灭了我们,之后直接将礼物拿走就是了。”

    他说完忙又转身,拿出一只储物袋来,拿起案桌上的东西就往里塞。显然是收拾细软,准备跑路了。

    云飞过来这里只是想要索取一些补偿的,没想到听到这样的说法。他的心里也不禁泛起了嘀咕——我跟星月的关系应该还不错吧,再说她是我的宠物,我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了不起,让她解除契约就好。嘶,只是到时候,又要麻烦女神殿下了。

    眼见军需官收拾完毕,就要跑路,云飞不由恨得牙痒痒。这个该死的混蛋,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不行,今天一定要让他给出一些补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