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星芒 第二十八章 枪舞惊鸿(中)
作者:子初本天真的小说      更新:2017-12-14
    :

    “这是你要的刀,看看称不称手。”云飞说着,将一把黑色直刀递给星月。

    直刀长1米2,全身以钢铁打造,刀柄留有20厘米,以布条缠绕包裹,便于握持。锋刃长而窄,只有5厘米宽的刀身。

    星月接过,看了直刀一眼,抬头疑惑道:“这刀没有开刃?”

    “嗯!”

    云飞点头应了一声,解释道,“这是我随手做的刀胚,一会儿比试演练用的。刀锋部位,我用一种魔兽的血液涂抹了一层。刀锋攻击到人体的时候,魔兽血液会在身上留下红色印记。当然,我也给自己打造了一把匕首,同样没有开刃。一会儿比试时,就不用有所顾忌了。”

    说着,他拿出一把匕首,随手在自己手背上用力一划,顿时留下一道清晰的红色印记。随后,他扬了扬手背示意:“你看,没有受伤吧?”

    星月点头,低头看了手中直刀一眼,随手挥舞了两下,道:“还可以。”

    云飞点头,又拿出两支手枪和一些弹夹出来。他将其中一半递给星月,另一半自己留下。随后,他又拿出手枪,将手枪里的弹夹卸掉,更换上刚拿出来的弹夹,上膛,转手对着自己的手臂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

    星月不禁吓了一跳。

    云飞的眉头只是微微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移开枪口时,手臂上只留下一个红色的印记,并没有看见子弹的踪迹。

    看了印记一眼,云飞又抬头看向星月,笑道:“现在,最后的顾忌也没有了。每个人只要受伤30次以上,就算失败。一会儿比试的时候,可要拿出真本事来哦。输给我的话,我可不会对你有所客气。”

    说罢,他放肆地扫视着星月衣袍下掩藏的娇好身体,嘴角露出一个意动的邪笑。

    星月眼睛一凝,随后面无表情地脱下衣袍,现出里面的紧身皮衣。她冷哼一声道:“可以开始了吧?”

    云飞淡淡的道:“可以,这次就由你来喊开始吧,我们采用无规则战斗方式,不做任何限制……”

    “开始!”

    星月突然娇喝一声,放低上身,脚下用力一纵,像是一只急速捕食的母豹,揉身而上。黑色的刀影似一道闪电,倏忽而现,只在云飞眼里停留了一个刹那,随即快速隐没。

    云飞心下一紧,急忙举起手枪抵挡。

    锵!

    一声金属交鸣,手枪成功抵挡住了攻击。云飞还没来得及高兴,黑色的刀光再次来袭,在他还未来得及反应之下,狠狠地劈砍在他的身上。

    嘶啦……

    嘶啦……锵……嘶啦嘶啦……

    黑色的刀光,一刀快似一刀,快得目不暇接,快得超出反应。红色的印痕,一道紧跟一道,纵横交错,在云飞的身上留下失败的印记。

    快。

    太快了。

    手握直刀的星月,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动作灵敏,眼神犀利。黑色直刀在她的手中,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灵动的刀锋在她手中翩翩起舞,跳起优美的舞曲,只为敌人送上一支死亡之舞。

    “死亡送葬!”

    星月低吟一声,手中刀锋更加犀利。

    刀光剑影犹如暴风骤雨,扑面而来,带着不寒而栗的死亡气息。

    云飞只来得及用手枪抵挡了最初的攻击,随后便被星月快速而又连续的抽刀攻击打断,陷入狂风暴雨般的刀影之中。

    他也试过拼着受伤,对星月进行抵近射击,以期从星月的攻击节奏中脱身而出。

    以伤换伤的结果,却只在星月的身体上留下几个无关痛痒的红色枪痕。而代价,却是让星月趁机在云飞的身体要害,刻下更多受伤的痕迹。

    云飞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舟,身不由己,只能疲于应对,拼死抵挡。

    唰唰唰唰……

    不知何时,星月已经停了下来。

    反观云飞,却像是霜打的茄子,颓然的跌坐地上。

    比试的结果很是明显。

    云飞的身上纵横交错,到处都是红色的印记;而星月身上,却只有几个可怜的红色印痕,这是云飞以伤换伤才创造出的伤害。

    这是一场惨败,虽然是打了云飞一个措手不及,但输了就是输了,他也无话可说。他不禁有些后悔,不该故意激怒星月。就像是新手突然捡到一本秘籍,试图在武林宗师面前耀武扬威,结果却被狠揍了一顿。

    如此打脸,真是冷酷无情。

    跌坐良久,云飞声音苦涩的道:“你不是说,你不是职业者吗?”

    星月冷淡的道:“我确实还不是职业者。但那只是受限魔力的原因才没有完成转职。事实上,我更擅长近身作战。只是因为无法突破身体极限,才不能像其他武者那样,成为职业者。”

    “我输了。”

    云飞无奈的摇摇头,声音艰涩。

    星月平淡地看了云飞一眼,冷冷说道:“现在是一胜一负。还有一场,只不过,也就如此了。”

    云飞的嘴角扯动一下。居然被小瞧了啊。呵,那就让你看看,我所期望的职业,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啊!

    猛地握紧手枪,云飞重新振作起来。他默默地走出一段距离,足有30米远,随后转身喊道:“你来喊开始吧。”

    星月摇摇头,淡淡说道:“这次就由你来喊吧。”

    云飞深深看了星月一眼,随后平静的喊道:“开始。”

    喊话结束,两人却都是一动不动,都不愿做率先出手的人。

    云飞可不愿继续拖延下去。他对天空开了一枪,随后枪口瞄准星月的额头。

    当此时,星月突然脚下一错,骤然发力向云飞急速冲来。云飞随手开了一枪,也不看结果,快速向旁边跑动。星月只是微微一偏脑袋,便避让开去,脚步未曾放缓分毫。

    与星月近身作战的结果,已经以惨败告终。

    云飞可不敢再让她靠近分毫。再说,以手枪作为武器,本就是远程攻击手段,他实也不该拿自己不熟悉的近身战,来迎战星月的近身战斗。

    眼下想要取胜,也唯有保持距离,以手枪作为远程攻击方式来对战。云飞很清醒的明白这一点。

    砰!砰!砰!……

    训练场中,两人展开了追逐战。

    云飞在训练场中折跃奔跑,偶尔回头,随手就给星月一枪。

    只是星月的弹道预测简直可怕,反应速度更是惊人。

    云飞已经一个弹夹打空,19发子弹都是瞄准的额头要害,然而至今都没有一发子弹命中。反而因为短暂的驻足停留,两人距离越来越近。被星月追上,也是迟早的事情。

    一把手枪的火力,着实不够啊!云飞心里暗叹一声,眼睛却望向训练场的某个地方。

    那个地方,躺着一把手枪。正是云飞为星月打造的,专门比试用的武器。只不过星月接过之后,随手放到了地上。

    云飞看了一眼身后,随之脚下悄然调转方向,快速向那里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