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星芒 第三十七章 神威
作者:子初本天真的小说      更新:2017-12-03
    云飞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他忙直起身,扭头四顾,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座高大宽敞的大厅,整体用不知名的黑色石料装饰,四周的立柱上,雕刻着波浪形的花纹,地面也光滑整洁,很是平整。原本应该是宽敞舒适的环境,却因为整体黑色的色调,给人一种既庄严又压抑的感觉。

    大殿的前方有一个小型平台,平台上只有一张宽大的靠椅。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女人慵懒的斜靠在椅子上,另一个魁梧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正激动的说着什么。再旁边,一头黑色的幼龙蹲在地上,正无聊的打着哈欠。

    云飞站起身,疑惑问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正在争辩的男人突然一顿,随即怒气冲冲的叫道:“你这个混蛋。”

    云飞正不明所以,突然眼前一花,男人突然冲到他的身前,抬起一脚将他踹飞。他的身体在空中划过100多米的抛物线,终于落到地上,随后身体在地上剧烈的翻滚着,最终因为撞到大厅的墙壁而停了下来。

    “噗……咳……咳咳……”

    云飞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浑身剧烈的疼痛,像是要散架一般。他痛苦的俯下身,手捂着胸口,低声喘息呻吟。

    “唔吼……”

    幼小的黑龙飞身挡在男人面前,不满的张开翅膀,不让他继续攻击云飞。

    “混蛋!”男人愤怒的喝骂一声,最终没有再次出手。

    “好了,你要是把他打死了,事情就更加不好办了!”一个慵懒的女声淡淡说道。

    魁梧男子转身,怒道:“没有当场杀了他,已经算是足够克制了。薇雅殿下,还请你快点想办法,解除那个该死的契约。不然的话,我真怕控制不住,一个失手就杀了他。”

    薇雅淡淡说道:“我说了,这需要时间。我得跟兽神商议一番,由他亲自出手,才能让他们解除契约。”

    男人怒道:“那你倒是快点去找啊……”

    薇雅脸色一冷,一股恐怖的威压突然降临在大殿之上,空气瞬间凝固。

    男人忙收起怒容,带着谨慎的小心,后面的话也不敢再说出口。

    云飞感觉突然被大山压顶,莫大的压力加身,仿佛要让人窒息一般。他忍不住又喷出一口血来。

    “哼!”

    薇雅冷哼一声,收起威压,冷淡地看了男人一眼,冰冷说道:“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别忘了你是在跟谁说话!”

    魁梧男人立即低头道:“抱歉,薇雅殿下,我只是,只是有些出离愤怒,无意冒犯您!”

    薇雅冷哼道:“你的愤怒我能够理解,但是这可不能怪我。”

    魁梧男人闻言,又怒从心起,顶撞道:“要不是你临时召唤,我也不会离开龙穴,更不会让这无耻小人趁机夺取龙蛋。”

    看着薇雅脸色难看,似又有发怒的迹象,他忙又放低姿态,小声辩解道:“我只是,只是想要我的孩子恢复自由之身,并没有其他意思。还请薇雅殿下帮忙,尽快找到兽神。”

    薇雅冷漠的摆摆手道:“这事我会处理的。你先带着幼龙下去吧。”

    “咚咚……”

    “女神殿下,您要的人已经带到了!”大点外,一个男人的话音响起。

    薇雅淡淡的说道:“带进来吧!”

    “是,女神殿下!”男音答应一声,推开殿门,又道:“你们两个快点进去。”

    “知道了,推什么推,我自己会走。”

    小侍女不满的嘀咕一声,走进大殿,小狐狸依然趴在她的肩头。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突然看见跌坐在门边的云飞,忙跑上前去,关切问道:“你怎么了?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对了,你怎么没有跑掉呢?……”

    听到小侍女连珠炮似的关切,云飞勉强睁开眼睛,嘶哑的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小侍女道:“我们死亡后,直接就在监狱里复活了。对了,你……你没死,额,你没事吧?”

    云飞皱着脸道:“看来我们一个都没跑掉。呵……你扶我起来!”

    小侍女应了一声,忙上前将云飞从地上搀扶起来。

    魁梧男人突然上前,冷笑道:“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居然就这么旁若无人的闲聊?”

    他说完,冷冷地看向云飞,突然将小侍女扫到一边,抬脚将云飞踹倒,一脚踩到云飞脸上。

    “你想干什么?”小侍女忙上前,想要推开魁梧男人,却怎么也推不动。她不禁急道:“给我走开啊!”

    魁梧男人理也不理她,而是低头冷笑道:“谁让你起来的?弱者就该老实的谨守本分,敢有那些非分之想,就要有面对死亡的觉悟。”

    被人踩在脚下,无尽的屈辱与不甘瞬间涌上心头。云飞挣扎着转了一下脸,狠声说道:“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嘿,不然的话,我一定要杀了你,以报今日受辱之仇……”

    魁梧男人眼睛一眯,脚下又一用力,踩得云飞的头骨咯咯作响。他扭了扭脚掌,不屑的冷笑道:“就凭你?”

    “你干什么,快点放开他!”

    小侍女慌忙上前,抽出武器就砍。长剑砍到男人的手臂上,像是碰上了钢筋铁骨,发出“铿锵”的金属碰撞声。

    魁梧男人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突然猛地一挥手,小侍女的身体瞬间被抽飞,她肩上的小狐狸也未能幸免。

    两人还在半空中,就已化光死去。无力的尸体掉到地面上,发出啪嗒的两声闷响。

    听到小侍女的惨叫声,云飞挣扎着想要扭过头去,奈何魁梧男人踩得太紧,太用力,竟然连扭头的动作都做不了。

    云飞焦急问道:“小侍女,你怎么了?你快回答我一声啊!”半晌不见任何回应,云飞又问道:“你把她们怎么样了?”

    “哼!”魁梧男人冷哼一声,并不应答。

    地上的尸体突然抽动了一下手指,小侍女悠悠睁开眼睛,看了下四周,惊叫道:“这里居然原地复活?”

    魁梧男子突然又一挥手,一道掌风刮过,瞬间又将两女秒杀当场。

    两女再次复活醒转。

    小狐狸突然怒声说道:“你惹怒我了。”

    魁梧男人突然转过头,愤怒的道:“惹怒你,你还惹怒我了。”

    他突然走到两女面前,愤怒说道:“你们这些不守规矩的冒险者,以为顶着无限复活的权利就可以胡作非为?我今天就要告诉你们,只要我想,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随意处置你们。将你们终生都囚禁在黑暗的监牢里,看你们还有什么得意的资本。”

    小狐狸眯起眼睛,没有说话。

    “你……”小侍女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要是真像那个男人所说,将她们终生监禁的话,这个角色就相当于废了。虽然得到了龙宠,却搭上自己,这可真是十足的亏本生意。她们辛辛苦苦努力的结果,竟然只是在做无用功。

    小侍女的嘴角不免苦涩起来。

    “放她们走!”

    云飞突然低声说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可笑。”魁梧男人猛地转头,蔑视云飞。

    云飞忍着浑身剧痛,努力站直身体,这才说道:“你刚才之所以不敢杀我,是在顾忌它吗?”他一边说着,一边冷冷的瞟向眼前的幼龙。

    魁梧男人眯缝着眼睛,冷冷盯着云飞道:“你敢威胁我?”

    “威胁?哼……哼呵呵,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云飞说着,突然取出手枪,比在自己的太阳穴,冷哼道,“我可不是威胁你,只是我在想,只要我死了,应该就可以带着它一块上路。黄泉路上有人陪,也不会太寂寞。”

    “你说,我敢是不敢?”

    小侍女急道:“别冲动啊,一定还有办法的。你要是死了,可是不会复活的。你别犯傻!”

    云飞转头,平静的道:“并不是犯傻,只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是我将你们带上的错路,就让我来纠正吧。”

    小侍女忙道:“你别急,我们再想想办法。大不了,我就留在这里陪你好了。”

    小狐狸侧目看着小侍女,终于下定决心,从包裹中取出一块令牌出来。

    令牌看着普普通通,像是木制的令牌。不见托举,居然就这么凭空悬浮在小狐狸面前。

    原本慵懒坐在椅子上看戏的薇雅突然一怔,随即手一招,令牌悠悠飞过100多米的距离,落到她的手上。她闭目感受了一下令牌的气息,才终于睁开眼睛,冷冷说道:“你们两个,可以走了。”

    两女这才忆起,大厅中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正是守卫口中称呼的女神。

    小侍女忙大声喊道:“等等,还有他。他也要和我们一起离开。”

    薇雅睨了小侍女一眼,冷冷说道:“这块令牌只能保住一个人。能够保住你,算是我卖给那位大人的人情。可是想要保住他,未免还嫌不够。”

    小侍女急道:“那就让我替换他!”

    薇雅大感意外地转头看向云飞,突然手一招,控制着他的手一松,之后手枪凭空向她飞来。薇雅将手枪握在手中,突然目光一凝,哼道:“这可真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