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四百三十章 冷宫之行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10-18
    “别动。”

    白灏看到德妃要转身,当即喊道,制止了她继续转身。

    “你到底是谁?”德妃眉头微皱,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我是谁你不用管,是宋墨岚让我来的,这一点够了?”

    德妃直接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她怎么都没想到宋墨岚在楚国还有人。

    “阁下,这儿不方便说话,不如到里面聊聊。”

    “嗯。”

    白灏等德妃进到里边之后,才跟了上前。

    偌大的冷宫显得格外的冷清,倒是挺干净,不管是谁看到眼前的场景都想不到这儿曾经发生了多大的争执。

    白灏打量了下周边的环境,他本想着套些话,可仔细一想,问得太多怕是会让德妃误会。

    “不知阁下是从哪里来,宫里面应该不会有万历那边的人吧。”德妃想了想,最终发问。

    “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解释那么多,你怀疑我的身份,我何尝不是怀疑的你已经在楚国这边,故而,若是一直要这样怀疑对方,那咱们也没有要合作下去的意思,我大可跟宋墨岚说你已经死在了皇宫。”白灏笑了声,“好像这个地方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吧,你要愿意继续在这,好自为之,告辞。”

    “等等。”德妃下意识出声,“是我错了,你也不要生气,理解理解我的处境。”

    白灏驻足,德妃同样转过了身。

    两人这才算是相对,只是白灏脸上的面具以至于没有被德妃看到任何表情。

    约莫几分钟后,德妃才一侧身,把白灏请进了屋内。

    里面显得更加寂静,虽说是在白天,这里也有着一抹让人瘆得慌的烟暗。

    “茶就不用泡了,我怕你下毒。”白灏看德妃忙前忙后的模样,干脆直接说了个明白,也是,在这冷宫,即便是泡茶的热水也要自个儿劈柴去烧,喝上一口茶不知要多长的时间。

    德妃很尴尬地站在原地,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知道宫里现在发生什么事了吗?”白灏又问,渐渐把话题引到正事上。

    “不知。”德妃心里咯噔了下,莫名有点激动,她当然知道,这些天闹得最为欢腾的不就是宋梅瑶肚子里面的孩子,但是她很没确定白灏的意图,当然没敢随便乱说。

    “哼呵,没看出来你还隐藏挺深,怕我算计你?”白灏冷笑,“德妃娘娘呀,有些东西要你主动才能换得到想要的局面,否则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冷宫老死吧。”

    白灏把话说得很重,他肯定不想被德妃坑一把,所以趁着德妃还忌惮,他借助这一点将其完全控制以绝后患。

    “这……你所指的是关于皇后娘娘生孩子一事?”德妃权衡利益,最终妥协。

    “继续说。”

    德妃微微点头,稍稍理了理思绪,德妃开始说起这段时间在这宫里发生的所有事。

    说着有一会便说到了这冷宫,说起冷宫,那自然少不了十月。

    德妃倒是想一笔带过,可惜躲不了白灏的耳朵。

    屋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不得已,德妃只能把全部都说了个明白,甚至说出了埋十月的地方。

    白灏听后都吃惊不已,要知道这可是在宫里面,德妃能做出这样的事,由想可知胆子有多大。

    看看时辰也差不多了,白灏也没有再拖延,便打断了德妃。

    “德妃,这几天好好准备下,我随时过来。”

    “哦。”德妃自始至终都在注意白灏,但是她并没有认出,心里也很好奇,总感觉眼前的人认识。

    “那我先走了。”

    没等德妃再开口,白灏就离开了冷宫。

    宋梅瑶那边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还是要过去看看。

    白灏心里面虽然惦记宋明容,可也没有一点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过两天看看德妃有没有联系万历那边的办法,总是要谈谈,不然一直都将会处于被动的状态。

    傲寒宫还洋溢着喜庆气氛。

    白灏站在门口理了理情绪,脸上勉强露出了些笑容。

    “这不是白神医嘛,皇上和皇后娘娘等您好长时间了,你快快进来吧。”

    只见一宫女急匆匆地跟白灏说了这句话,而后就火急火燎地向傲寒宫而去,弄得白灏一脸茫然,不知道是不是又出事了。

    长叹了口气,白灏才进入傲寒宫,他发现的这里面的人都很忙碌。

    还没来得及问,又有人过来引路,拉着白灏就到了林溢和宋梅瑶身边。

    总感觉怪怪的……

    林溢看到白灏进屋,连忙起身走到他面前拍了拍其肩膀,笑道:“白灏,你这是去哪儿了,瑶瑶都找你好长时间了。”

    “找我?”白灏指了指自己,他是想笑,可脸上不受控制。

    “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林溢神秘一笑,走到白灏面前的时候低声提醒了句不要告诉宋梅瑶太多东西就离开了这儿。

    白灏点点头,本来就没有打算告诉宋梅瑶关于宋明容的事,他又不是不知道宋梅瑶的脾气。

    宋梅瑶刚生完孩子,也就躺在床上。

    “瑶瑶,好点了吗?”白灏轻声而道,嘴角也挂着点笑意。

    “白大哥,你这是去哪里了,我想要找人感谢都找不到,哼,你是不是已经嫌弃我了,还有那容容也是,来京城这么好的机会也不抓住,我要生气了。”宋梅瑶气嘟嘟地看着白灏,炮语连珠,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白灏哭笑不得,还以为他做错了什么,原来是因为这原因。

    “瑶瑶,你就别生我气了,我也就是在外面走了走。”白灏随口解释。

    宋梅瑶看白灏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后把身边的林逍遥抱起,“你快过来看看孩子吧,再怎么说你也救了孩子一命,我给他取名林逍遥,你觉得如何?”

    “逍遥逍遥,逍遥自在,挺好。”白灏往前也就看了眼,并未伸手去拥抱。

    “怎么了?白大哥。”宋梅瑶心细,一下子就看出了白灏异样。

    白灏强露出了些笑容,“没,没事,只是有点感慨,时间过得真快,曾经那段时光仿佛还在昨天。”

    宋梅瑶的笑容也渐渐凝固,声音也有些呆然,“对呀,要是娘亲和父亲知道我都已经生孩子了,肯定会很高兴吧。”

    屋内陡然间变得安静,两人同时沉默,不多时,又不约而同抬起头,四目相对,那一刻两人都露出了丝微笑。

    “你们在说什么呢,朕能听听不?”

    林溢的声音从门边徐徐传来,只见他大步踏进,满面春风,看来喜得皇子也是让他高兴不已。

    “皇上。”白灏退后几步,微微躬身站于一旁。

    “白灏,咱们之间无须多礼,要是你愿意,那就回京城吧,朕愿意与你兄弟相称。”

    白灏自然不可能答应这要求,也不说话,依旧恭敬站在那边,他感觉现在没有资格跟林溢谈及这些内容。

    场面稍稍有点尴尬。

    宋梅瑶见状,连忙让林溢过去看看小太子。

    小家伙在人人手上玩了好一会儿,在林溢手上没呆一会就嚎啕大哭。没办法,林溢只好又抱回了宋梅瑶手上。

    “白兄,好久不见,不如去好好喝一杯,这儿用不上咱们了。”

    “好。”白灏正想趁此机会和林溢说个明白,早些时候只是含糊其辞,事关重大,每走一步还是要谨慎些。

    两人并没有在傲寒宫驻足,径直去了御书房。林溢在那边早已准备妥当,他知道白灏还有事说,小逍遥出生这段时间白灏就消失不见。

    几杯酒下来,白灏也打开了话匣子,便把德妃的事说了说。

    林溢心头大惊,之前对德妃还残留些同情,也就没有下令处死,没想到还是留下了隐患,还差点酿成大祸。

    “白兄,你打算怎么做?”

    白灏手上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着林溢,很坚定地说道:“我必须要把容容救出来,或许你不能感觉到,但是你尝试把你和瑶瑶联系起来就 应该明白了。”

    “朕知道你要把容容救出来,朕也会无条件支持你,不管什么条件都会答应你。”林溢毫不犹豫道,和白灏的关系自始至终都很好,只是随着时光的推移,以及身份的不同,可能在处理的方面多少有点不同。

    “宋墨岚不知从哪得知瑶瑶的事,她要你孩子的命,这是那边带来的信。”白灏想了很久要不要把这件事跟林溢说个明白,最终还是下了这么个决定。

    林溢脸色大变,接起书信的时候双手都在颤抖,怎么总有人想要阻止他们的幸福,万历真是一颗毒瘤,理应早就强制拔掉,不然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说实话,在林溢的心里十分后悔,可惜世上再无后悔药,只能另想办法。

    “不可能!我早就已经发过誓了,不会让瑶瑶和孩子再发生任何意外。”林溢面色狰狞,眸子中甚至闪过一点猩红。

    “我也不想这样,所以才来找你商量,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再找我吧。”白灏显得有点冷漠,他甚至没有好好看林溢一眼,也没有把林溢当成皇帝,似乎带着点威胁的语气,随后他就慢慢离开。

    “白灏,你给朕站住!”

    林溢吼道,然而白灏也不过是一顿,最终继续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