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四百二十七章蹊跷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10-16
    万历,万历城,皇宫。

    宋墨岚自万历动乱以来一直都没有睡个好觉,今夜,她同样失眠了。

    微弱的烛光下,一个烟影缓缓向她走来,她躺在床上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因为来人正是林秉。

    “可汗,能重新走路的感觉如何?”宋墨岚笑道。

    “岚岚,那神医你是怎么找到的,这药的效果还真好,要是能为我们所用就好了。”林秉能走路之后,性情大变,就连看宋墨岚的目光都有点不相同。

    宋墨岚神秘一笑,“不知可汗可记得楚国大名鼎鼎的神医白灏之徒炎淼,之前咱们在京城的时候就帮过咱们,后来他离开咱们游历天下,找了这么多年,总算是让我给找着了,当初炎淼还不想来,后来是用强制的手段把他带到这,我跟他说,只要能把你的腿给医好就放过他,不然他得死,这小子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也就乖乖做了。”

    “原来是这样……”林秉点点头,心事重重地坐在了床边,又问,“说说最近楚国的情况,好久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边了。”

    宋墨岚点点头,开始说起了现在楚国和万历之间的情况。

    局势其实并不是很好,特别现在万历外忧内患。

    宋墨岚说完之后,屋内短暂安静。

    “岚岚,你还有后手吗?”林秉看了宋墨岚一眼。

    “还有最后一枚棋子,而且差不多应该就要行动了,忘记跟你说了,宋梅瑶怀了林溢的孩子,而且差不多已经十个月。”宋墨岚又道,“所以,这次把臣妾把目光看向了白灏,早在十多天前,臣妾就已经把白灏搞定,就等您一声令下。”

    “你把白灏都搞定了?怎么回事。”

    宋墨岚笑笑,脸上那得意的模样,实在是灿烂。只是她也只知道结果,并不知道百药谷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月之前。

    百药谷。

    白灏和宋明容回到这个地方已经有段时间,在这儿也过得惬意,没事去药田转转,最为让人开心的是两人已经定了终身。

    虽说没有拜堂成亲,可也算是过着小两口的日子,每天安安稳稳挺快乐的。

    直到某一天,突然来的一个访客打破了百药谷的宁静。

    来人也不是坏人,正是从宫里传旨的公公。

    这位公公是来报喜的,让白灏和宋明容即刻启程赶往宫中准备迎接太子的出生。

    宋明容听到这个消息可是十分高兴,她这才回来没多久,京城就传来了这样的好消息,她自然是吵嚷着要马上启程。可白灏脸上之色并不是很好,或许说,他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些东西。

    看到白灏脸上之色,宋明容也把笑容收了收,来通知的时间早,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考虑。

    宋明容把那公公安排好休息之后就找到了白灏,找了好多个地方,最终才是在山腰的那块平石上找到他的踪影。

    白灏已在对天独酌,口中还念着不知何时写出来的诗。

    其实,宋明容很明白白灏为何会这样,肯定是因为她那三姐,但是宋明容并不责怪。白灏本来就喜欢宋梅瑶那么长时间,本来快忘记这件事了,却突然传来了消息,白灏一时想不通也于情于理。

    “白大哥,你要是不想去那就不去,反正接生而已,难不成宫里面还没有个大夫。”宋明容走到白灏身后,也跟着坐下,同时挽住了白灏的胳膊,“我也不去,就在百药谷陪着你。”

    白灏这才把注意力放在宋明容身上,“不许这样,瑶瑶是你的三姐,你哪有不去的道理,况且离开京城的时候已经答应了瑶瑶会去,要是食言,到底有点不好,这样……”白灏的话音戛然而止,似乎略有所思。

    “怎样?”宋明容的眸子中尽是期待之意。

    白灏无奈苦笑,摸了摸宋明容的头,道:“傻瓜,我的意思是,这回你去就好,我就在百药谷等你。”

    “啊?”宋明容挠了挠头,不明白白灏的意思。

    “还是那句话,瑶瑶是你的姐姐,不管怎么样,你都得去京城,知道吗?”

    “那好吧,我去京城看看就回来。”

    “好,多住段时间也行,等回来的时候,咱们就启程到楚国的各个地方走走,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走遍楚国的大好河山,让咱们就从这时候开始吧。”

    宋明容重重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拿起酒大喝了几口。

    第二天,宋明容就和那公公踏上了回京的路。

    那公公并没有带几个人来,不过是两三辆马车,就上了归途。

    头一天平平安安地度过,而且也赶了不少路,灾难也降临了。

    他们遇到了伏击。

    宋明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眼前一烟,浑然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层出不止的烟人并没有恋战的意思,抓到宋明容之后就全部人全都全身而退,走得特别干净,甚至把尸体都给全部带走。

    十多天来,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都把的注意力放在了从百药谷到京城的这段长远距离之上。

    直到宋梅瑶要生孩子的前半个月左右,也就是在宋以南和沈清竹刚回来那几天。

    那时林溢闲着无聊,就和宋梅瑶说话,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宋明容身上。

    林溢为此恍然大悟,他派出去的人算算时间也应该回来了才是,怎么没看到人呢,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蹊跷。于是,他便马上派人前往回京的路上看看。

    宋梅瑶心里面自然有点担心,好在有宋以南在一旁劝说她才慢慢平息了内心的波澜。

    “瑶瑶,要是你还担心,那我亲自去一趟,你看如何?”宋以南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安抚。

    而宋梅瑶更是答道:“大哥,你就别调侃人家了,人家不担心就是,容容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也许她马上就要到京城了呢。

    宋以南刮了刮宋梅瑶的鼻子,这几天他也一直在傲寒宫守着。

    倒是林溢显得很忙,走前走后处理这些事,不过他也愿意。

    整个皇宫都因为宋梅瑶一事以至于气氛异常喜庆,络绎不绝的人在傲寒宫门口徘徊,就是想要沾一沾源自傲寒宫喜。

    看似一切正常的背后却蕴藏着令人想不到的大事。

    百药谷。

    白灏每天都在喝酒,他并不是自暴自弃,如今又了宋明容,他也懂得分寸,他就是想趁着宋明容不在的这段时间,把以往的事全部忘记,即便不能忘记,那也要把宋梅瑶从他内心深处给移出去。

    吴伯看着白灏的模样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一如既往地给白灏送酒送下酒的东西,偶尔白灏夜会留他一起喝几杯。

    另一拨人的到来再次打破了百药谷的这种事态。

    白灏起初以为是有人要来求医的,正欲拒绝,然而来人突然拿出了一枚簪子让白灏差点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

    这簪子分明就是宋明容头上那支,而且是他送的。

    白灏顿时火冒三丈,顾不上后果,直接先杀了两人。

    这些人毫无疑问是宋墨岚的人,他们来这的目的一来是给白灏传消息,二来,自然是商量这件事应该怎么解决。

    双方陷入了僵局,白灏心里非常后悔,可为时已晚。

    杀了俩人之后,他也明白是时候谈判了,便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到这件事跟宋墨岚又很大的关系之后,白灏就有点坐不住了。

    来人仿佛看透了白灏的心思,不紧不慢又拿出了一封信,说是宋墨岚写的,而且还透露,宋明容现在已经在去万历的路上。

    白灏震怒,又杀了几个人才去拆那封信,这么强势的手段让的来人更是不敢随便乱说话,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等着。

    “就这上面的这些条件吗?”白灏很快就看完了信上的内容。

    “是的,白神医做好这些,宋明容自然不会有事,你看……”

    “你们走吧,我会做好的,如果容容少了一根毫毛,我一定让你们后悔来到世上,不信,你大可可以看看刚才死的人。”白灏冷冷而道,随后就慢慢步入了谷内。

    万历的人不禁往后面一看,当时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全都干呕了起来,刚才还是正常的模样,可现在看过去,那些尸体已经没有本来的面目,鲜红的血肉中透着白骨,显得狰狞恐怖。

    看着白灏渐渐远去的背影,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之一震,而后飞快离开了这个地方。

    白灏去收拾了下行装,看到外面没人之后才去找吴伯,告诉他要出门一段时间,百药谷就交给他处理了。

    一路北上,白灏走得很着急,陆路和水路交替而行,算算时间宋梅瑶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生了,他必须在此之前到达京城,不然宋明容就危险。

    那封信的内容说得很明白,到了皇宫,去找耒阳,也就是德妃娘娘。

    更有一句触目惊心的话——不能让宋梅瑶的孩子活着来到世上,不然宋明容死无全尸!

    “瑶瑶,对不起,这一次就让你受点委屈,我不能让容容有危险,既然这是选择,我会遵守承诺。”白灏喃喃自语,说起这些话,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