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四百一十九章 小不动则不乱大谋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10-13
    “十月,好好照顾夫人,本宫到时候让你重新跟在本宫身边,去吧,多长个心眼。”宋梅瑶到底是没有贸然行动,她扬了扬手,并未多解释。

    十月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怎么说呢,一切都太迟了,这些并不是她能得到的东西,她想得到的已经离她越来越远。

    “奴婢告退。”

    崇德宫。

    耒阳整天在崇德宫的院子里边翘着二郎腿嗮太阳,不时间口中还哼着小曲,生活过得悠闲自在,她当然是在等待十月那边传来好消息。

    元棉每天静静地在德妃身边为她按摩,也不敢多说什么。

    每每元棉要出崇德宫的时候,德妃都会将其叫住,而后就让别的宫女去做她要做的事。

    元棉不敢揣测德妃的心思,只能静待机会。

    “娘娘,你天天哼着小曲,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呀,奴婢听说宫里的气氛挺压抑的,万一墙要是透了风……”

    德妃的话突然一顿,元棉的声音亦是戛然而止同时低下头。

    “怕什么,本宫又不会吃了你,以后说话小心点就是了。”德妃笑道,“对了,你这两天挑个时间去傲寒宫一趟,给皇后娘娘送点东西去,就说这东西是安胎用的。”

    说着话,耒阳又丢出了一个锦囊。

    “是,要不奴婢这就去吧。”元棉提议道。

    “也好,早去早回。”

    元棉行了个礼之后就离开了崇德宫,她没有在路上浪费时间,很快就到了傲寒宫。

    本来宋梅瑶是谁都不见,听说崇德宫的丫头来了,她才点头。

    十月正好在这时候出去了,故而这大殿里边显得有些安静。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你是什么人?不在德妃的身边好好伺候着,突然间来傲寒宫所为何事。”宋梅瑶有点疑惑地问道,大概一个月以来,每天都在和秋令打交道,其他方面好像都忽略了一般。

    “回娘娘,奴婢名叫元棉,听说青芝姐姐已经离开了傲寒宫,奴婢本应该去送送,但是那时候德妃娘娘又刚刚回宫,故而……”

    “好了,我知道你的身份了,有什么话赶紧说吧,不要耽误了回去的时辰,免得德妃发现什么端倪。”宋梅瑶恍然大悟,这元棉肯定是青芝训练出来的人,不然怎么一来傲寒宫就提青芝的名字,不过这丫头也挺聪明,没有直接开口说。

    元棉淡笑,“皇后娘娘,这是德妃娘娘要奴婢交给你的东西,说是安胎用,不过奴婢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您小心点。”

    “这个我明白,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不是宋梅瑶无情,只是现在这时候她没办法露出笑容。

    “还有。”

    说到这儿的时候,元棉很谨慎地往周边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才把前几天在门口偷听到的内容全部说出了口。

    宋梅瑶为之大惊,当初就应该青芝的话,把那十月赶出傲寒宫,没想到她现在居然和耒阳有合作,真是在意料之外。

    “你说得可是真的?”宋梅瑶想要确定,便又问道。

    “奴婢不敢撒谎,也不敢去妄加揣测,听到什么是什么,娘娘明鉴。”元棉镇定自若,也没有害怕担心的模样,还是毕恭毕敬跪在宋梅瑶的身边。

    “你先起来吧,本宫知道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答话,德妃可不是什么善茬,一有不对的地方她就会有所怀疑,别到时候露馅,本宫可没有那么长的手能快速救你,等这件事完了之后,你就来傲寒宫吧。”宋梅瑶吩咐道。

    “奴婢明白。”

    “对了,你回去若是德妃问起来本宫怎么说的,你就说本宫把粉末丢在了地上,说是如果真有那份心意让她自己来傲寒宫走一趟,然后你也可以以这个为借口晚回去。”

    “多谢皇后娘娘提醒,那奴婢先行告退。”元棉行了个礼之后就慢慢退出了大殿。

    宋梅瑶这才把那个锦囊拆开,里面也就有些粉末,这粉末似乎有点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想了想,宋梅瑶的思绪回到了几年前。

    那时候侯府还人丁兴旺,老夫人等人都还在侯府居住,这些粉末跟当初宋墨岚要害宋未乐不孕的粉末是一样的,耒阳跟宋墨岚扯上了关系?

    不应该呀,当初在牧羊城的时候,耒阳对万历的人可没有留手的意思。

    好一出苦肉计,差点被她们蒙骗过关。

    既然跟宋墨岚又扯上了关系,宋梅瑶就不能随便对她动手了,她知道现在林溢正处在关键的时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万历动手。

    是时候找林溢谈谈了。

    宋梅瑶挺着个大肚子去了御书房,正在批阅奏折的林溢赶紧放下手中的笔,连连起身向宋梅瑶走去。

    “爱妃,你怎么又调皮啦,有什么事让人来御书房跟朕说说不就好了,朕可以亲自去你那边呀。”

    “皇上,臣妾有重要的事跟你商量,关于万历那边的。”宋梅瑶才管不了那么多,多走走也好,就当是运动下。

    林溢皱起了眉头,“说说看。”

    宋梅瑶整理了下思绪,而后把知道的事全部说了出来,包括这次耒阳跟宋墨岚有可能勾结的可能。

    “怎么会这样,耒阳她……真是太让朕失望了。”林溢脸色异常难看,突而,他又有些为难道,“瑶瑶,你今天来找朕是想要朕对耒阳下手吗?”

    “臣妾有那么笨嘛,不过臣妾倒是认为大哥那边可以动手了,正好借此机会让清竹回来看看她娘,要是再拖下去,我怕秋令已经支撑不住了,听说她的情况越来越糟,刚刚吃惊的东西都会全部吐掉。”

    林溢想了想,缓缓点头,“对呀,以南在万历隐藏身份那么长时间,算算也是时候出手,肯定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宋梅瑶没有再开口,事情已经摆在这,就等着林溢撰写密诏飞鸽传书了。

    这时候,楚公公突然走进来御书房,深情匆忙地说道:“皇上,皇后娘娘,不好了,将军夫人那边似乎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什么?!”

    宋梅瑶和林溢对视了一眼,怎么可以这样,他们才刚刚商量好让沈清竹回来。

    秋令,你可要坚持住!

    “皇上,臣妾想去看看她。”宋梅瑶哀求道,她知道现在情况不允许,但是没办法,谁叫事情来得这么突然。

    “这……”林溢自然很为难,“瑶瑶,朕不想让你去,你现在去也不合适,要不朕去看看吧。”

    宋梅瑶低下头,显得非常难过。

    “瑶瑶,你不要这么失落和自责,秋令会变成这样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你已经仁至义尽,只怪她自己的命不好,放心吧,朕不会让他们老夫妻鞭尸荒野。”林溢叹了口气,柔声解释。

    “嗯嗯,臣妾明白,你现在快去看看吧。”宋梅瑶又转头看向了楚公公,“楚公公,你辛苦下,有什么事马上回来跟我说好不好。”

    “奴才明白。”

    林溢和楚公公马上动身,御书房内只留下宋梅瑶一人。

    另一边,十月也去了崇德宫,她需要再次确定,毕竟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耒阳也没有食言,只是让十月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不要那么可以去隐藏,免得适得其反。

    宫里再次掀起一阵惊涛骇浪,这次有意思的是居然因为一个将军。

    宋梅瑶在御书房大概等了半个时辰,林溢就返回了御书房。

    “皇上,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放心吧,那些御医已经把秋令的命救过来了,不过能维持几天就不得而知,那些御医也不能确定是因为什么原因。”

    “应该是德妃下的毒,臣妾这就去找她拿解药。”

    “瑶瑶,你等等,要是让德妃知道你已经发现了全部,可能会满盘皆输,到时候整个楚国又会生灵涂炭,况且你能确定德妃手上就一定有解药?”林溢没办法,站在一个君王的立场上,他只能考虑大局。

    宋梅瑶当然明白小不乱则不动大谋的道理,也就没有继续坚持,她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坐在了一边。

    或许这就是命吧。

    “皇上,臣妾想躺一躺,肚子不舒服。”

    “快传御医。”林溢心头一紧,现在可不要出什么问题,不然就真的完了。

    好在宋梅瑶没事,只不过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导致这样。

    林溢辗转立刻去拟了一封密诏,马上飞鸽传书给宋以南那边,沈清竹能尽早回来最好。

    该做的事情全部都做好了,剩下的只有等待。

    宋梅瑶很想再去看秋令一眼,但是现在只能通过想象。

    有人欢喜有人愁,要数那德妃最为得意。

    上次让元棉去了趟傲寒宫,却带回了那样的消息,是在她的意料之中,也就没有责罚元棉,现在听说宋梅瑶终于倒下了,说什么她也要过去看看,顺便逼迫宋梅瑶喝杯毒药让她小产,这样再好不过。

    “元棉,若是你没什么事就随本宫去傲寒宫走一趟吧。”

    “是,德妃娘娘,奴婢斗胆问一句,这次咱们去要不要带点东西去。”

    德妃停下脚步,不由看向了元棉,笑道:“皇后娘娘上次都对本宫的礼物不感兴趣,这次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