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四百零七章 尾声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10-09
    没等宋梅瑶推门进去,林溢就先推门而出。

    “瑶瑶,你怎么来了?”林溢一脸谨慎,很谨慎看了看周围。

    宋梅瑶并没有大发雷霆,她嘴角反而扬起了一抹弧度。

    “皇上,现在没事了,这外面的人都走了很久了,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吗?也是,温柔乡中哪会去想这些。”

    林溢脸色大变,这话听上去很显然是在吃醋。

    “瑶瑶,你听我解释,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宋梅瑶正欲说话,耒阳唯恐天下不乱走了出来。

    那一刻,四目对视,俩人的眸子深处皆充满敌意。

    在宋梅瑶的目光之下,耒阳挽住了林溢的胳膊,一脸得意。

    “皇后娘娘,难道你不知道皇上现在是身负重伤吹不得寒风,你这么无理取闹莫不是故意的。”耒阳对皇上有恩,自然会放高姿态,对这宋梅瑶更是没有之前的惧怕之意。

    宋梅瑶自然能听出玄外之意,她并没生气。

    “的皇上,臣妾在这外面听到了你和耒阳的对话,若是德妃妹妹想要回宫,那就回去吧,正如德妃妹妹所说,这次她救了皇上,就应该得到该有的回报。”

    说罢,宋梅瑶便走上前把耒阳一推,顺势把林溢拉到了她自己身边。

    “皇上,你现在好了吗?臣妾可十分担心。”

    耒阳搓搓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脸上更是有点尴尬。

    “放心吧,朕没事,先去把这件事处理好,然后我们就回京城,在这里已经耽搁更长时间了。”

    宋梅瑶看了耒阳一眼,随后拉着林溢就离开了这儿,甚至都把黄雷都撇在后面。

    林溢见状,马上就明白过来宋梅瑶有话要说。

    走到一处偏僻的角落,林溢才率先问道:“瑶瑶,是不是你有什么事想跟朕说?”

    宋梅瑶又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才把和蒂怜达成的合作给林溢全部都说了出来。

    林溢久久没有回过神,他有些吃惊,本来还以为这是一件非常难办的事,听宋梅瑶这么一说,压根跟想象中的不一样,也就是说,牧羊城这边的事已经全部解决,就等这场戏收官。

    “瑶瑶,事到如今,似乎咱们的事已经全部完成了,那就抓紧时间然后回宫吧。”林溢不禁低头看了眼宋梅瑶的肚子,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宋梅瑶摇了摇头,“还以为皇上把臣妾肚子里面的孩子给忘了呢。”

    “傻,朕知道你对刚才的那些话误会了,这次的确因为有德妃朕才得以活下来,所有有些时候还是要迎合她一下,不然显得朕太无情。”

    宋梅瑶蓦地抬起头看了林溢一眼,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她不明白林溢为何要解释。

    良久,她的嘴角才扬起了一抹弧度。

    “皇上,事已如此,何必再计较那么多,就这样吧。”宋梅瑶的声音有点冷。

    “瑶瑶,你不要生气,如果你不愿意让德妃进宫,那朕这就去跟她说。”林溢感觉到了异样,下意识说道。

    “臣妾哪里有生气,皇上你是不是想多了,还是赶紧把牧羊城的事情解决好吧,记得刚才臣妾跟你说的话,千万不要让蒂怜有反水之心,她能给宋墨岚一个出其不意。”

    林溢点点头,他知道宋梅瑶的脾气,也就没有再多说。

    等俩人回到之前所在的地方只是,耒阳居然跪在了地上。

    见状,宋梅瑶就有些想不明白了。

    “德妃娘娘,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挑拨本宫和皇上之间的关系?”不等林溢先说话,宋梅瑶就先一步上前,声音高了几分,“本宫也不是不让你进宫,不信你可以问皇上!”

    猛然间,宋梅瑶的泪水就夺眶而出,好像谁不会委屈一样。

    看着宋梅瑶一副要下跪的模样,林溢赶紧走到她面前。

    “瑶瑶,你这是干什么?耒阳不是那意思。”

    宋梅瑶闹得更凶,谁都可以说好话,就是林溢不行。

    “皇后娘娘,你这是要妹妹我去死呀!”耒阳一头向墙扎去。

    好在旁边的守军反应迅速,否则耒阳肯定会流血。

    “都住口!”林溢实在忍不下去,便大吼一声,“来人,把皇后娘娘扶下去休息。”

    宋梅瑶非常不可思议,怔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任由上来的几个人托着她慢慢离开了这儿。

    整个院子陷入了一片沉寂。

    耒阳半躺在地上,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

    “皇上……”

    “你也别说话,如果想要回宫,那就老老实实跟皇后娘娘离得远一点,知道吗?”

    林溢并没有在院子停留太长的时间,他对耒阳只不过是一种感激,反正顺带耒阳回宫也不会有什么别的事情发生。

    宋梅瑶独自离开,去了耒府的某个小院,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就是心里面赌了股气。

    凭什么是耒阳在林溢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而且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林溢的身影,但是她心里面很明白,林溢肯定不会再耒阳身边。

    宋梅瑶相信林溢。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林溢缓缓走进了小院,手上提了一个篮子,里边放了些美食。

    “瑶瑶,出来,这里面有你最爱吃的红烧肉,可不要错过了。”

    “哪有给有身孕的人吃红烧肉的,不知道是谁那么歹毒。”宋梅瑶冷哼一声,而后缓缓出现在林溢的面前。

    林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这……这不是朕看你在外走了这么长时间嘛,便让认做了点红烧肉,还有点鸡汤,你喝完之后咱们就回京城。”

    “嗯,也行,回去可以。”宋梅瑶随口答应,她也迫不及待想要回宫,毕竟那边还留下个烂摊子没收拾,不知道那些娘娘有没有被放出来。

    林溢脸色微变,瞟了一眼宋梅瑶,又道:“瑶瑶,那耒阳对朕毕竟有恩,若是再把她孤零零一人放在牧羊城有点说不过去,不知这次……”

    “臣妾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呀,臣妾并没有多大的意见,她要回便回,与我何干。”宋梅瑶当即打断,一边从篮子中端出鸡汤喝了喝,感觉还不错,紧接着说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从此以后,我走我的独木桥,她过她的阳关道,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不会,放心吧。”林溢亲自端起鸡汤给宋梅瑶喂了一口,嘴角更是洋溢着轻松的笑容。

    现如今,那耒阳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就怕宋梅瑶可能会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而后,宋梅瑶也问了问林溢对牧羊城的是怎么处理。

    说起这些话,林溢也是叹了口气。

    耒家是彻彻底底覆灭了,楚国从此再无耒商,耒冕不得不走上断头台,至于耒家的其他人,都在和朝廷军马起冲突的时候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整个牧羊城被纳财接管,填补了纳财在楚国的最后一个空缺。

    有纳财出手,也就意味着楚国的朝廷把整个楚国抓得更紧,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今后会发生内乱的噱头,即便出现了,那也能很快就能解决。

    当天中午时分,林溢带着众人浩浩荡荡向京城进发。

    为迎合蒂怜那边,牧羊城的表面还是处在一种非常混乱的状态,给予人的感觉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根本就没有安定。

    五天后,蒂怜便回到了万历城。

    当她步入万历城的时候,突然间围了好几个人上前,她明白是谁派来的。

    果然,她被直接带进了皇宫,可汗已经在大殿之中等她。

    “可汗。”蒂怜历来都是不敢直视宋墨岚,低着头跪在那一动不动。

    “没想到你居然能活着回来,怎么那宋梅瑶没有把你杀了,说说吧,那边的情况如何,最好不要说谎,你以为我在楚国那边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吗?”宋墨岚冷冷说道。

    蒂怜并不傻,如果是宋墨岚没有说后面那句话她恐怕会怀疑,现在她可以确定楚国已经没有宋墨岚的棋子。

    “属下不敢。”蒂怜毕恭毕敬回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耒家这次做了替死鬼,所以属下才能全身而退,至于现在牧羊城的状况,恐怕还要等上半天时间左右才有人回来。”

    “不用了,牧羊城已经进入了混乱的状态,这次你做得很不错,以后就在万历城好好待着吧,宫里面也不要再来,我有事会找你。”宋墨岚却先给蒂怜透了个风。

    蒂怜不明白宋墨岚的意思,这话太猝不及防,或许今后的日子会不好过了吧。

    “你还愣着干什么,走吧。”

    宋墨岚似乎有点着急。

    蒂怜慢慢退下,到门边的时候正好看到有个太监走进去。那太监着急,没等蒂怜离开就和宋墨岚说起了话,说什么找到了个神医,听说那神医能医好林秉的伤。

    太监说到后面的时候,蒂怜已经听不到里边的声音。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万历完全陷入了沉寂。

    蒂怜一直在注意宫里面的情况,有小道消息,宫里面已经神医在帮林秉治疗,更有人说,最多需要一年,林秉的伤势就能治好,到那时候,将会是万历重新对楚国动手之际。

    蒂怜不敢去通知宋梅瑶,现在她的周围肯定全是在暗中的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