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四百零一章 百万雄师的威胁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10-06
    从牧羊城到邯郸国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就在当天,宋梅瑶就看到了不少楚国的士兵,不过人数不多。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基本上都跟着于中去了邯郸城。

    当问起皇上所在何地身处何方之时,并没有人吭声。

    毫无疑问,应该就是在那邯郸城了。

    宋梅瑶本想着立刻动身,于冲再次出来阻拦。

    “皇后娘娘,现在已是在邯郸国境内,并不急于这一时,不如先让于中出来禀报是什么情况再做打算也不迟,兵法,急躁乃禁忌。”

    宋梅瑶脸色微变,冲着于冲最后一句话她也就没多说什么,先探探情况也好。

    又是一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外面雪白一片。

    昨晚应该下了一夜的雪,宋梅瑶都没半点感觉,身上的被子也不知道是谁披的。

    “于老将军。”宋梅瑶看着空空如也的营帐,外面又没有任何动静,还以为他们独自行动了呢。

    “皇后娘娘,老臣在。”于冲很快就掀开门帐走了进来。

    宋梅瑶松了口气,这于冲难不成一直都守在外面,怎么这么快就进来了。

    她并不知道,一天十二个时辰,跟随的将军们都在营帐之外守候,都唯恐宋梅瑶有个所以然。

    “于中将军还没有回来吗?”宋梅瑶又问,把心中的疑问隐藏得很好。

    “回娘娘,最快也要等到今晚。”于冲想了想又补充道,“娘娘,你还是安心养胎吧,若是有什么新的情报,老臣定当第一时间前来禀报。”

    宋梅瑶眉头一皱,这话听过去怎么有点异样的感觉,“于老将军,是不是你们私自行动了,故意把本宫放在这营帐之中?”

    “老臣不敢。”

    “最好是不敢,否则休怪本宫翻脸,跟你们说得很清楚了,皇上一事本宫要亲自参与,可明白?”

    于冲没有再说话,躬身站在原地。

    宋梅瑶只好摆手让他先出去。

    营帐内又恢复了安静。

    宋梅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泪不争气地缓缓滑落,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宝宝,都是母后不好,让你跟出来受苦了,但是为娘不能让你父皇独自一人在外面受难,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一直在一起。”

    等待无疑是痛苦的,宋梅瑶在营帐来回踟蹰,正想着到外面走走,掀开门帐,外面都是人。

    “你们站在这做什么,难道不冷吗?各位将军,你们用不着这么保护我的,快去各自的营帐之中,别冻坏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天气。”宋梅瑶叹了口气。

    众将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久久没能回过神,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宋梅瑶他们不为所动,也没再强求,准备自己在周围走走。

    哪曾想这些人就像是跟屁虫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走了一段距离也就懒得管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也有梅花,还是一片一片。

    “于老将军,本宫能去那片梅花园走走吗?”

    “娘娘,那是梅花岭,自然可以去看看,不过不能太长时间,毕竟娘娘也要为肚子里面的龙种考虑。”

    “这个本宫明白。”

    宋梅瑶深吸了一口气,看到梅花就想起曾经的一幕幕这个地方的确很美,就是少了一同前往的人。

    皇上,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于中得知皇后娘娘所带领的五十万大军已经进入了邯郸国内之后,立刻赶回了那个营地。

    大雪纷飞,骏马在雪地上留下了一排排脚印,不过很快就被新雪覆盖。

    临近烟夜之际,于中总算赶到,而宋梅瑶早已在军帐之外迎接。

    于中飞快跳下高马,径直跪在了地上,“臣让娘娘久等了,还请娘娘恕罪。”

    宋梅瑶正欲说话,不过被于冲抢了先,“中儿,先让娘娘进营帐再说话,娘娘已经在外面站了快半个时辰了。”

    于中看了于冲一眼,父子俩早就培养好了的该有的默契,当即道:“娘娘,外面天冷,你要注意身子,先进里面暖和暖和。”

    宋梅瑶不由有些生气,就这于冲话多,不知道浪费她多少时间,本来现在都应该能见到皇上了。

    进入了营帐之后,宋梅瑶就迫不及待地问及了现在的情况。

    于中也有些不敢说,但是在宋梅瑶的那种眼神之下,他只能把他知道的全部说出来,至于林溢,现在应该没人知道他的情况。

    宋梅瑶瘫坐下去,营帐中在场的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也不敢。

    都知道照皇后娘娘现在的状况,无论什么意见都会听进去,到时候又该谁负责。

    “于中将军,你是跟随在皇上身边征战,应该最清楚现在的兵力情况,我们有多少兵马。”

    “启禀娘娘,臣跟随皇上出来的时候带了二十万大军,前几天又调集了三十万来,加上皇后娘娘带来的五十万,我们有一百万人马可用。”

    “什么!有一百万人马就是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邯郸城给淹掉,你们还迟疑什么,今晚发兵,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后天早上本宫要看到百万雄师在邯郸城下集合。”

    “娘娘,这么做可能会引起邯郸城的恐慌,由此可能会让皇上……”

    “够了!这些话本宫这几天都听腻了,本宫就不信他们敢杀皇上,要是皇上有什么闪失,本宫就让正而过的邯郸城的人死无葬身之地之地,只要邯郸国叛变首领不是傻子,肯定不会杀皇上,况且这后面也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宋梅瑶怒声打断。

    于中偷偷瞟了一眼周围,不料全部人都转开了眼睛,显然是想把这个锅让他背。

    宋梅瑶怎么看不出场上的异样,她的声音更大,“于中,要是能把这件事做成,本宫就封你为楚国护国侯,赏黄金千两,良田万亩!”

    于中连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赏赐虽然丰厚,可也要有命去拿,况且皇后娘娘还没说如果办茬该怎么罚。

    “臣定当全力以赴,定不负皇后娘娘之重托。”

    “其他将军为辅,现在马上出发!”宋梅瑶大手一挥,她一秒钟都不想耽搁。

    其实说来这歌办法未尝行不通,那些将军已经别无他法,只能听从皇后娘娘的命令。

    当天夜里,宋梅瑶所带的五十万大军就抹烟前进,这边都被楚国控制,用不着担心会有邯郸城的探子。

    老天爷再次没有站在楚国这边,在风雪之中行军,可谓是寸步难行。

    宋梅瑶是先走的,她想要去最前面看看情况,也就走得最快。

    大概在第二天傍晚时分,宋梅瑶就到了邯郸城下。

    远远望去,邯郸城好高,上面站着不少士兵。

    而这城下也是处处是军营。

    屯兵二十万不见邯郸城内之人害怕,那就一百万,看到城下百万雄师,就不相信那些人不怕!

    宋梅瑶问了问后边的情况,应该再过一晚上就能到这。

    想了想,宋梅瑶让人把所有的粮食、肉全部煮好,等到后面五十万来人之后便吃个饱饭,然后进攻邯郸城。

    这样破釜沉舟的方式是有点风险,不过却是最有效。

    故而,那些将士的热情也异常高涨,不顾现在的局势,烟夜中就欢呼了起来。

    这样大的动静自然引得了邯郸城那边的注意,穆青连夜去天牢找了林溢。

    “林溢,是不是你楚国有什么诡计,难道他们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林溢挣脱了穆青的手,拍了拍衣物,他早知道穆青是贪生怕死之人,也就没有多大的波澜。

    “穆青,如果我是你,我就选择活命,难道或者不好吗?臣子不做非要做走狗,楚国大军已经兵临城下,我早就跟他们说了,如果我被抓走,半个月内还没回去,不顾任何后果,踏平邯郸城,至于你和你的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恐怕连尸骨都不会留下。”

    此言一出,穆青连连后退了几步。

    好一会,穆青才又出声,咬牙切齿的模样将其内心在林溢面前一展无遗。

    “林溢,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

    说罢,穆青便转身欲要离去。

    “等下!”林溢大喝一声,“难道你不想活命吗?谁都会犯错,你以前帮过我,我记得,这次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想,这一晚就是你的转折点。”

    穆青嘴巴动了动,不过终究是没有开口,随后就离开了天牢。

    林溢看着他离开的模样,长叹了口气,这穆青也算是一员猛将,奈何投敌了。

    一夜时间对于某些人来说很长,对于一些人来说却很短。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楚国的一百万大军都已经到位。

    宋梅瑶让这百万雄师在一刻钟之内把肚子填饱,把身子弄热,用不了一个时辰,他们将会名垂千古记入史册。

    等天上到了天际的时候,百万人整整齐齐地站在邯郸城下,口中同意呐喊着杀杀杀!

    震天之音把穆青吓到了,他赶紧带着林溢到了城墙上。

    看着城下那些人,穆青差点没摔倒在地,这太大的阵势了吧。

    林溢早已愣在了原地,他倒是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第一眼就发现了站在最前面的宋梅瑶,那霸气之样,属实让人情不自禁的就竖起拇指。

    “林溢,你快让他们散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