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九十五章 前后兼备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10-06
    宋梅瑶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从边疆传回来的情报,都是关于林溢。

    当然,那些情报并不是那么复杂,无非是说昨天林溢打了个打胜仗,又往前走了多少里路,或者说途中碰到了小麻烦,不过林溢机智化解。

    听着那些亘古不变的话,宋梅瑶却没有半点厌烦的意思,恰恰这是她一天中最为开心的一个时段,就好像林溢在她身边,有他的影子,仿佛能看到他的一举一动。

    情报上为数不多的字数,每一笔每一画都蕴藏着彼此间的思念。

    “娘娘,该早朝啦,你都笑了那么长时间,有什么好笑的,肖剑不也离开了我都不会这般。”青芝打趣道,俨然没有在外人面前那般的威严。

    宋梅瑶也不在意,笑骂了青芝几句便小心翼翼把那些书信收集起来,这些东西在宋梅瑶的眼里可是胜过一切宝物。

    十月站在一边呆呆地望着俩人,很不是滋味,本应该是她站在皇后娘娘身边!但是青芝回来之后把她的全部都抢走了,她依旧只是傲寒宫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宫女。

    她要报复,通过自己的手段夺回来。

    书信……

    十月看着宋梅瑶放那些书信的地方,犹豫不决。

    金銮殿上,宋梅瑶倒也有几分女皇的气质,也就座下少了张龙椅。

    目前局势良好,已然是没有了万历的影子,应该是退居幕后。

    有肖剑出手,楚国的经济也有所好转,老百姓们得到了那么多好处,即便增加了税收他们也没多大的抱怨。

    另外,林溢也带着几十万大军进入了邯郸国。

    邯郸国有万历在后边撑腰自然负隅顽抗,在宋梅瑶看来邯郸国整个国家都差不多要完。

    在这朝上其他的话没学到到少,但是这句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每次都能应用到恰到好处。

    “青芝,今天出宫一趟,时间还早,带你回侯府走一趟。”

    “好啊,奴婢正想回去看看。”青芝显得有点兴奋。

    京城还算比较安全,毕竟是天子脚下,不然的话,宋梅瑶也不会随便走出宫。

    自从上次影卫暴露之后,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们,神医馆下面的那个地方应该是作废了,所以他们应该在侯府逗留。

    那么多人的目标自然很大,为此,宋梅瑶便想了个办法,把在侯府驻守的人全部都换成影卫。

    侯府到现在才能真正意义上称作为自己的地方。

    宋梅瑶的马车在侯府缓缓停下,当即就有几个年轻人小跑上前询问。

    影卫之中还有不少人没有看过宋梅瑶的面目,所以只能把木军的名字报出。

    结果还是没用。

    宋梅瑶大发雷霆,差点没把其中一个影卫给杀了,主子都不认识,真不知留他们有什么用。

    听到这外面的动静,木军缓缓从动里边走出。

    “木军,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些影卫是怎么回事,难道本宫都没有资格来这?”宋梅瑶怒道,“早就让你跟她们说明白影卫之主到底是谁,莫不是你是故意的?”

    “皇后娘娘,臣哪有那样的胆子,这是个误会。”木军跪在地上,额头上已满是冷汗。

    宋梅瑶扫视了周边一眼,冷哼一声,“以后谁要是还不认识本宫,滚出影卫,本宫不需要不识主之人。”

    木军也不明白,为何宋梅瑶这次来跟以往的态度相差那么多,他记得之前 也有好几次有人不认识宋梅瑶,但宋梅瑶都是一笑而过,所以也就把当时的命令当成了玩笑之话。

    “皇后娘娘,您慢走。”木军赶紧迎上前,转而又对那几个影卫说道,“你们自己去领罚吧。”

    宋梅瑶倒也没有拒绝,做错了事就是要有惩罚,不然以后谁会听话。

    青芝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宋梅瑶不要生气,她现在可有身孕。

    步入侯府大院,宋梅瑶的心情也是平缓了很多,她也和青芝说了很多话,当初一同在侯府里面玩得好的人也就之剩下她们俩人了吧。

    “小姐,时间过得真快,咱们一同在府里面玩耍似乎还在昨天。”青芝的声音哽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侯爷和夫人都是那么好的人,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宋梅瑶亲自给青芝擦了擦眼泪,“好了,不说那些伤心事,老天爷的事谁说得准,活好当下就行,今天叫你出宫是因为宫里面人多眼杂,我有些事要交待你。”

    “小姐,你尽管说,只要奴婢能做到定全力以赴。”

    “有你这句话就行,唉,培养了那么多人,全部都成了白眼狼,也就只剩下,那肖剑对你那么好,我……”宋梅瑶叹了叹气,“本来这事不应该牵扯你。”

    “小姐,你千万不要这样说。”青芝连忙说道,“奴婢本来就是小姐的丫鬟。”

    宋梅瑶苦笑,凑到青芝的耳边,低声喃喃了几句。听罢,青芝脸上浮现了一抹吃惊之色。

    “皇后娘娘,这……”

    “静观其变,什么事都没有绝对,你可明白我的意思?”宋梅瑶打断道,做出这个决定也是无奈之举,谁叫她肚子里面已经有了小孩。

    “奴婢就是怕皇上回来后会生气。”

    “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后果就交给我来吧。”

    “小姐,在此之前,我感觉应该把傲寒宫的事先给解决好,傲寒宫里的人似乎并不是像表面上的那么好。”

    宋梅瑶皱皱眉,“你是指十月?”

    “小姐看出来了。”

    “你呀你,现在怎么跟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都计较了?”宋梅瑶没好气道,“你要怎么做我不管,但是记住一点,一定不能死人,不然到时候你我都逃脱不了关系,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这一点小姐还不明白我,放心吧。”

    宋梅瑶也没再说什么,带着青芝去祠堂那边跪拜了下祖先便准备离开侯府。

    今天出来的目的也达到了,回去的心情自然是好。

    回到了傲寒宫之后,倒也没有异常之举。

    青芝当然是要找事,她先找到了十月。

    十月正在洗衣服,不过看过去也是刚刚躬身。

    “十月,难道你平常就是这么做事的?真看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在傲寒宫托大。”青芝冷哼一声,她早就忍不住了,今天要不是有宋梅瑶点头,她也不会来主动挑事。

    “你什么意思?”十月站起身把手中的衣物重重一丢。

    “厉害厉害,果然是有脾气,看来是皇后娘娘平时对你们太好了,以至于你们忘了自己所处的身份,我虽然很久没有回这傲寒宫,但是我跟在娘娘身边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十月脸色大变,连连退后了几步,语气缓了些许,“你……你到想怎么样?”

    “没怎么样,就是想跟你说以后在这傲寒宫不要那么张扬,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说罢,青芝便扬长而去,她历来都是这样的做事方式,只是很久都没有经历这样的事,所以显得有点生疏。

    十月却没有一点担心之意,她嘴角反而是扬起了一抹弧度。

    对付青芝,她已经有了办法。

    青芝如今不单单要在傲寒宫做事,她还要协助楚公公传达各种命令,所以没在傲寒宫呆多长时间她便离开了。借此机会,十月便去找了宋梅瑶。

    宋梅瑶总算是体会到了林溢往日的痛苦,居然要面对那么多奏折,有时候真想丢了。或许明天应该这个机会让丞相进宫,把一些政事交给他处理,不然要他这个丞相何用。

    “娘娘,奴婢可以进来吗?”

    宋梅瑶听到声音,不禁抬头,“十月?你有何事?”

    “奴婢这几天看娘娘这般劳累,特意去御膳房给娘娘弄了点鸡汤过来。”十月笑盈盈走进来,倒了碗鸡汤端到了宋梅瑶面前。

    “十月真是有心,放下吧,等下本宫会喝。”

    宋梅瑶怎么会不知道十月的心思,倘若不这么说,十月会露出尾巴才怪。

    “娘娘,奴婢发现了一件事,但是奴婢不敢说。”十月尴尬笑了一声,低着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嗯?你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本宫还有很多事要忙。”宋梅瑶语气亦是一变,显得非常地不耐烦。

    十月也没想到宋梅瑶会是这般态度。

    “娘娘,早些时候奴婢看到青芝在大殿鬼鬼祟祟,不知在找些什么,好像就是动的那个盒子。”十月指了指宋梅瑶的后边。

    宋梅瑶一怔,突然间反应过来,当时在侯府所说的那些话果然没错。

    这十月还真的动手了,不知这丫头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要说平时,十月看过去听忠厚老实。

    “你可知道那盒子里装的事什么东西?”宋梅瑶突而问道。

    被她这么盯着,十月的脸上很明显浮现了一抹难看之色,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奴……奴婢怎么知道,当时奴婢也怕被青芝发现,所以才着急离开。”

    “原来是这样呀,那本宫给你看看盒子里面的东西,若是贵重之物丢了,本宫定不会饶过青芝,真是太不像话了!”

    宋梅瑶不由摇头,这木盒里的东西都是林溢那边传回来的信,而且青芝一直都在其身边,如果没了,除了是十月干的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