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九十三章 楚国之衰因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10-06
    一月把那些账房先生带走之后,直接关进了衙门牢中的刑房。

    刑房十八般武器一一亮出。

    几个账房先生当即就吓到了,没一会便把所知道的东西都招了,耒家和纳财的账目在一月的面前更是一目了然。

    一月抓到了耒家的命脉,现在还过去没几天,应该还来得及阻止,恰好这些账房先生都知道楚国各地的负责人。

    事情简单了很多。

    想了想,一月便让他们用耒家的名义把所有的交易都取消。

    耒家有独特的传信方式,那一天,牧羊城的上空出现了不少信鸽,预计两天时间,牧羊城周边的城池就会先发生变化,其次再过几天,楚国的各地都能通知到。

    纳财想要接收那么大的耒家没有一个月以上是不可能的。

    一个商会所在的地方,和其他很多地方都有交集,这些交集之中又有很多不同的生意。

    当初耒阳在和肖剑说的时候是整个耒家资产,结果纳财的人一去接收,发现其中还参杂很多其他的家族,一时间变得异常麻烦。

    林溢听了肖剑的话之后,也就让牧羊城周边的军队都不要着急,先看看这长经济仗能否打好,不要到时候因为纳财和耒家一些不明白的账目,导致连锁反应,那就得不偿失。

    御书房。

    肖剑自从进宫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御书房,有时候甚至比林溢还繁忙。

    为此,林溢都有些吃惊,当一个商会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必做一个皇帝轻松,各种各样的关系错综复杂,遇一个结,牵出十个结。

    “肖剑,先停会,陪朕喝杯茶。”林溢忍不住出声询问,“现在纳财有多大的把握能控制整个楚国的经济命脉。”

    “回皇上,控制肯定不可能,就如一片湖不可能只养得起一条鱼。”肖剑很轻松一笑,“纳财的庞大,只不过是人们眼中的强大而已,在纳财之下,有无数微小的小鱼虾米,这些才是楚国真正组成的部分。”

    “朕明白了,不知道你们这些商人的头脑是什么做的,单凭一人之力就能掌控全局,怕是朕都不如你咯。”

    肖剑吓了一跳,赶紧跪在地上解释,“皇上,商人以利为主,自然精打细算,毕竟一分一厘都是钱物。”

    “唉,算了,不说那么多了,你赶紧把耒家拿下,朕还等着出兵去收复牧羊城呢。”

    林溢话音刚落,就有人慌慌张张走到了肖剑面前,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没一会,整个御书房变得非常热闹。

    “怎么突然间来了这么多人,可是有什么好消息?”林溢笑问。

    肖剑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把送信的人打发走了后才意味深长地说道:“皇上,出事了,不知道牧羊城发生了什么变故,耒家居然改变了初衷,耒家和纳财之间的一切合作全部终止,包括耒阳当天赠送的资产。”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绝对不可能,之所以这么多人进来,是因为他们手上的消息来自楚国各地,所以只有一种可能,耒家应该找到了自救的办法,要我是耒家的家主,绝对不会这么大义把整个耒家的所有奉献出来。”

    “不好,他们在拖延时间!”林溢脸色大变,立刻让楚公公召集大臣。

    牧羊城肯定又发生了大事,林溢就不明白了,万历给的好处怎么那么大,莫不是给了金山银山。

    也就半个时辰,所有的大臣都聚集在朝堂之上,林溢带着肖剑入了朝堂,让他给众人说一说目前楚国的情况。

    林溢也是怕有些老糊涂没事找事,不知道楚国的情况随便乱说话,对于老臣,林溢即便是皇上也不敢乱说。

    然而,众大臣却没有一个得到情报说有状况发生。

    也就是说所有的事都在暗地里。

    林溢亦是吓了一大跳,他有预感,似乎很快就要发生一件大事,他不能肯定范围有多大,但是只要爆发,那绝对是出国的灾难!

    擒贼先擒王,理应先拿下牧羊城。

    林溢站起身,直接让楚公公拿盔甲上殿,他要御驾亲征。

    这么长一段时间,楚国发生的一些事情足以让百姓人心惶惶,皇帝的确应该要出道民间走走,不然怎么会让他们放心。

    青芝听宋梅瑶的话差不多一整天都御书房这边探看消息,这不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让青芝连滚带爬回到了傲寒宫。

    宋梅瑶看她火急火燎的模样,到底是能猜得出应该出了事。

    “青芝,你快跟我说怎么了,不要让我着急。”

    “小姐,你先平静,千万不要动怒,多为肚子里面的宝宝想想。”青芝知道事情轻重,并没着急。

    等到宋梅瑶完全平复情绪之后,她才开口。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牧羊城那边又出事了,真不知那什么耒阳搞什么,明明跟我们说好了要给耒家除牧羊城资产之外的所有资产,这都交接了一般,说反悔就反悔……”

    “说重点。”宋梅瑶感觉情况不对,当即打断。

    “皇上要御驾亲征。”

    宋梅瑶二话不说,用最快的速度向朝堂那边走去,任由青芝在后面怎么喊慢点她都没有理会。

    到那边的时候,正好看到林溢跨上了高马。

    “皇上!”宋梅瑶大声喊道,“你等等!”

    林溢抬头一看是宋梅瑶,不由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浮现了一抹笑容。

    “瑶瑶,你不要走那么快,小心肚子。”

    “为什么不告诉我?”宋梅瑶眼巴巴地看着林溢,眼中的泪水不停的打转,似乎即将要夺眶而出。

    “这不也是临时决定,朕怕再出意外,也就没跟你说。”

    “你下来。”

    “朕……”林溢看了看周围,现在下马似乎并不是很妥。

    “快下来呀。”

    只看到宋梅瑶摘下了脖子上佩戴的玉佩,她挂在了林溢脖子上。

    “皇上,臣妾在宫里等你,祝君凯旋!”

    宋梅瑶跪在地上,周围的人也都跪在地上,四字嘹亮,久久没有停下。

    林溢也想哭,他却强露出了一些小容 ,“瑶瑶,你放心吧,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牧羊城而已,朕去去就回来。”

    “一路平安。”

    宋梅瑶呆呆地挥着手,青芝也跟在一旁落泪。

    因为涉及到纳财,林溢怕有时候要用上肖剑,也就把他也带上了。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

    哪里有那么容易就回来。

    宋梅瑶很清楚这件事中牵扯了多少势力,邯郸国那边一动,万历必动。

    届时,就不是所谓一个牧羊城,而是三国之战。

    宋梅瑶倒是有点期待和宋墨岚再正面相对,那时候必定是一决胜负的时候,不知她们俩谁会倒下。

    “娘娘,先回傲寒宫吧,这外面冷,你放心,皇上和肖剑都会平安回来。”青芝在一边劝解道。

    “嗯,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青芝突然想起了那十月,便和她事先说了当天在傲寒宫发生的事。

    说完之后,青芝当然不忘提醒,如果有人要挑拨离间,应该要怎么去做。

    宋梅瑶到底知道点十月的底细,也就没有太吃惊。

    青芝吐了吐舌头,本想着转一下宋梅瑶注意力,结果并没有得逞。

    林溢带着浩浩荡荡的大军向牧羊城进发,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非同凡响的轰动,民间已经有不少呼声要赶走外敌,林溢这一举动,不知道赢得了多少民心。

    一月那边却犯愁了,没想到不过几封书信,居然换了个皇帝出来。不过话说回来,这正和万历之意,如果能在这里杀了林溢,万历必定立刻出兵。

    现在的楚国并不算乱,但是一月的命令已经传到了各个耒家负责人的手上——一天之内,要楚国因为金钱彻底乱起来!

    以牧羊城为中心向楚国其他地方扩散,耒家通过大量的银两冲击市场,导致物价急剧暴涨。

    起初这样当然没有多大的影响,大不了不买就是,但到了必买的时候,那可就来不及补救了。

    一个国君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本国的子民。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林溢走到一半的时候看到这些情况之后,马上让纳财去采取措施,耒家不卖的纳财免费给。

    但是肖剑却拒绝了,如果这么做,那肯定会引起那些小商小贩对纳财的抵触,届时耒家的事情解决不好,甚至会把纳财拖下水。

    耒家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抛出一个噱头,暗示着天底下商人,都涨价吧,这样能赚到更多的钱。

    听到肖剑所说出来的道理,林溢本意想下马看看,后面一想还是算了,便又上路。

    “肖剑,你是不是有主意了,不放说出来,这方面你更懂,朕听你的。”林溢不经意间说道。

    肖剑也暗暗佩服林溢,这种收买人的方式简直让人没办法拒绝。

    “皇上,我感觉还是要先把牧羊城打下来,谁犯的错谁就要负责解决。”

    “你是说还是要耒家把那些所谓的物价能弄下来才可以?”

    “耒家名存实亡,这是耒家最后一点作用!”肖剑一语道破,语气特别坚定。

    “朕用一天攻破牧羊城!传令下去,用最快速度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