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七十七章 五月之死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宋梅瑶回到宫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烟了,林溢把她送回傲寒宫之后便回了御书房,那边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处理。

    今天过得的确有些开心,宋梅瑶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要是以后能天天这样就好了。当然,这也只是想想,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实现吧。

    “娘娘……”

    宋梅瑶刚到傲寒宫门口就听到了旁边草丛的喊声。

    “谁在那?”

    十月确定是宋梅瑶之后,放声大哭,“娘娘,你可算回来了,出事了。”

    宋梅瑶借着暗暗的光看到是十月,她也心头一紧,“怎么回事?不要慌张,慢慢说。”

    “五月出事了,今天她回来送情报,但是被容容姐撞上了,现在五月回崇德宫了,奴婢感觉她凶多吉少,娘娘,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十月带着哭腔说道,“你看,这是她要给你看的信。”

    “你怎么不留住她,真是该死!”宋梅瑶很气愤地拆开了信,要是德妃真敢对五月动手,那德妃在后宫也就到此为止了。

    “奴婢劝了她,但是五月死活要回去,她说不能负了娘娘您。”

    “唉,明天本宫会亲自去一趟崇德宫,谅德妃也没有杀五月的胆子,你就放心吧。”宋梅瑶安慰道。

    十月也被吓得不轻,为了保护那封信,她可躲在雪堆里躲了一个多时辰,差点冻僵。

    宋梅瑶在傲寒宫走了一圈,本想着过去看看宋明容的,还是没有走过去,她能去白灏那边最好。

    既然没办法和好如初,那她只能希望宋明容以后能顺风顺水。

    姐妹反目成仇,实在宋梅瑶所愿。

    有空是要找个时间回侯府一趟,把这件事的原委跟宋骋暮和宋骋驰说说,她也无可奈何,谁叫宋明容的性子居然变得那么犟。

    一夜的平静让很多人辗转反侧。

    要数那德妃想得最多,五月虽然是宋明容杀的,可死的地方是崇德宫,她就怕宋梅瑶真会为了一个小丫头去找她算账。

    翌日,宋梅瑶起了个大早。

    头一天晚上,宋梅瑶看信上的内容不下十遍,她没想到宋明容居然会这么下贱,居然在崇德宫给德妃下跪求合作。

    到底是黄毛丫头,人情世故都没有认清就开始胡作非为,总会有她后悔的一天,不过这代价应该会非常地重,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宋梅瑶不想看到那一天,可她又没有办法。

    似乎只有跟宋明容闹僵,然后让她永远待在白灏的身边才能行得通。

    现在想到那么多也没用,先去崇德宫走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梅瑶走进崇德宫就发现了气氛不对。

    德妃居然在等她。

    宋梅瑶笑着走了上前,“德妃娘娘,你看着本宫发什么愣,莫不是知道本宫今天来的目的?”

    “没…没啊,我不知道。”德妃连忙起身,神色匆忙。

    “德妃娘娘,把五月叫出来。”宋梅瑶没有理会,开门见山。

    “这……”德妃有些犹豫,被宋梅瑶那么一看,她立刻开声,“曼芸,赶紧去把五月找来,就说本宫有事找她。”

    “回娘娘,五月出宫回家了,要好一段时间才回宫。”曼芸很平静地说道,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宋梅瑶疾步到曼芸的身边,“你这奴才,好生的大胆,居然敢在本宫面前说谎,你是不是想死?”

    曼芸被宋梅瑶的吼声吓了一大跳,直接跪在地上,但是她的头却转向了德妃娘娘那边,哭着说道:“德妃娘娘,救救奴婢。”

    宋梅瑶抓住机会,看向了德妃那边。

    “德妃娘娘,你救还是不救呢?”

    德妃叹了口气,讪讪道:“皇后娘娘,放了她吧,五月已经死了,是宋明容杀的,这件事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你撒谎!”宋梅瑶怒道。

    “我没有,你自己可以去找宋明容问问,五月的尸体就在后面埋着。”德妃很无力地说道,她想了很久,这次只能弃车保帅。

    “德妃娘娘是想拿容容出来做挡箭牌?跟你说这是不可能的事,这件事你怎么样都逃脱不了责任。”宋梅瑶冷冷说道。

    被宋梅瑶看穿之后,德妃也就没有必要伪装,她的情绪非常激动,把昨天发生的事全部都说了出来,没有遗漏一丁点细节。

    宋梅瑶没有理会那么多,她马上让人把五月的尸体给挖出来,再怎么样也要好好埋葬。

    五月的眼睛还没有闭上。

    宋梅瑶含泪走到五月的尸体旁,蹲下身,用手抹过五月的脸。

    “五月,你在黄泉路上走好,本宫一定帮你报仇。”

    这句报仇,可是让很多人心头一紧。

    “来人,把德妃抓起来!”宋梅瑶吼了一声。

    “且慢!”宋明容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人是我杀的,要抓就抓我。”

    德妃看到宋明容来,松了口气,就怕宋明容把责任推到她身上。

    宋梅瑶的怒气更大,“宋明容,不要胡闹!你杀了人还敢这么耀武扬威?”

    “呵,是又怎么样?”宋明容抓住了宋梅瑶内疚的心理,所以不断地得寸进尺。

    “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宋梅瑶含泪点头。

    宋明容意识到不对,脸色一变,但是为时已晚,宋明容把几个高手控制住,任她有再高强的武功也无济于事。

    “宋梅瑶!你个混蛋,我这张脸就是你毁了的,父亲和大伯在九泉之下有知,肯定骂你是个不孝之人,看你死后还有没有脸面去面对他们。”

    “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宋明容,你现在知道害怕了?但是迟了!”宋梅瑶的声音更大,“本宫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你机会,你不好好珍惜,现在又拿你的脸说事?真不是你是从哪里学到的这些,去天牢吃几天苦吧,押下去!”

    宋明容反而没有再说话了,她不明白,宋梅瑶怎么会狠心对她下手,她舍得吗?

    德妃站在一旁不敢说话,她很想离开,但是这就是崇德宫,不管躲去哪都无济于事。

    “德妃娘娘,咱们谈谈?”宋梅瑶扬了扬手,让他们松开了德妃。

    “皇后娘娘,我并不想跟你说昨晚的事,既然我都没有参与,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请自便。”

    “站住!”宋梅瑶呵斥道,语气又缓,“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这句话,从今天开始,本宫就正式向你宣战,你我在这后宫,只能留一个,谁能活着各靠本事,祝你好运。”

    说罢,宋梅瑶转身离去。

    既然这崇德宫的事已经完全公之于众,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

    那就开战吧!

    反正忍耐德妃也有那么长的时间,爆发也非常正常。

    德妃差点瘫坐在地上,她好想哭,事情怎么突然就发生了这么大转变。

    “娘娘……”

    “完了,一切都完了,扶我进去。”德妃全身都在颤抖。

    曼芸的腿同样是软的,她刚才在刀尖上走过来。

    崇德宫即将要成为历史。

    宋梅瑶非常高调,她直接在后宫公开说,从此傲寒宫和崇德宫只能留一。

    后宫又得开始站队,因为那些娘娘多少都听到了些风声,同时,她们也都在怀疑自己行宫有没有傲寒宫的卧底。

    一时间,后宫人心惶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但是这次似乎格外的严重。

    宋梅瑶回到傲寒宫没多长时间,感觉有点坐不住,她便打算去天牢一趟,去看看宋明容也好,看看她有没有悔改的意思。

    在天牢,宋明容关在牢里,静静地坐在地上,她不知道她能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皇后娘娘到!”

    听到外面的喊声,宋明容猛地抬头,她情绪变得激动,总算等到了宋梅瑶。

    俩人对视。

    宋明容露出笑容,“三姐,你总算来了,七妹知错了,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宋梅瑶哭笑不得,这宋明容变脸变得太快了吧。

    “少来这一套,还没过半个时辰,你这幅嘴脸可变得真快。”宋梅瑶冷冷说道,“好好在这里面反思几天,到时候你直接出宫吧,唉。”

    宋梅瑶无奈摇了摇头,人当然不能杀,就是这宋明容实在可恨。

    “多谢三姐。”宋明容几乎匍匐在地上,连连磕头。

    宋梅瑶离开了有一段距离都能听到那头和地上相碰的声音,她发现没办法在这儿呆。

    或许这就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都不要见面,免得又吵架,找个机会好好跟白灏谈谈,让他好好照顾宋明容。

    后宫就要掀起万丈波澜,宋梅瑶必须要考虑到怎么收尾,绝对不能影响到林溢正常的朝政。

    想了想,宋梅瑶又去了趟御书房,必须要把这件事说个明白。

    林溢听说之后,也没有太大的波澜,只是这德妃后面的家族有点麻烦,如果处理不当,将会对楚国产生很大的影响。

    宋梅瑶突然想到了纳财,或许纳财能接替耒家,这样就没有多大的问题。

    事到如今,宋梅瑶只好把纳财说了出来。

    林溢没有多问,他只是点头答应,或许让纳财上能让楚国的局势变得更好。

    得到林溢的允许之后,宋梅瑶可是真高兴,又可以在后宫大干一场,这一次她一定要来一次大动作!

    至于德妃,早已把那崇德宫的门给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