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七十六章 花海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听说宋梅瑶已经到了宫门口,林溢特意去迎接,正好他想出宫去赏赏雪景。

    宋梅瑶正漫不经心走进宫门,甚至连旁边侍卫打招呼的声音都没听到,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堵墙,撞上去软绵绵的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个人。

    “怎么走路的,没眼睛呀。”宋梅瑶抱怨了一句,摸着头黯然离去。

    “瑶瑶,在想什么呢?”林溢无奈开声,本想着给宋梅瑶一个惊喜,哪曾想这家伙就这么走了,真是要气死人。

    “皇……皇上,你怎么在这?”宋梅瑶脸一红,很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走,朕带你去个地方。”

    还没等宋梅瑶反应过来,林溢便抱起她上了马车。

    俩人很默契,都没有提起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瑶瑶,还记的第一届的花朝节吗?”林溢突然把宋梅瑶揽入怀里。

    宋梅瑶还以为林溢脑洞大开,想要在这马车上来一发。

    啧啧啧,马车震……

    “瑶瑶,你身体怎么这么热呀,现在可是冬天。”林溢感觉到宋梅瑶的异样,还以为她生病了,“如果你不舒服,咱们就回宫。”

    宋梅瑶的脸更红了,她总不能说刚才是想到马车震才这样的吧,那样估计要被林溢笑死。

    “没事啦,臣妾一直在回忆呀,皇上,你今天怎么想到去那个地方,要不了几个月又是一度花朝节了,可惜再也没有以前的欢笑了。”宋梅瑶叹了口气,轻而易举就把话题了。

    “是呀,再也不会有以前那样的快乐了,所以朕决定,从今年开始那片花海就让普通的老百姓去享受,当然咱们那块山头还是属于我们,没事的时候去那看看也好。”

    “皇上想得真周到,臣妾迫不及待想要去那看看了,皇上,你是不是给臣妾准备了惊喜?”宋梅瑶把所有的情绪都抛之九霄云外,只留下属于和林溢的快乐。

    林溢似乎也有这样的想法,他出宫都非常简便,侍卫都没有带几个。

    经过了半个时辰的颠簸路程,马车最终是停在了山下。

    早在进入花海的时候,林溢就用烟布把宋梅瑶的眼睛蒙住,说是花海里有她不该看的东西。

    宋梅瑶顺势撒娇,就是要拆开。

    但在林溢的威胁下她也就只好妥协。

    俩人好久没有过这样的生活,偶尔来一次也无妨,肯定能促进感情。

    林溢亲自把宋梅瑶抱山,到了山顶之后还笑了宋梅瑶胖了不少,这一说引来宋梅瑶一顿暴打。

    还是在林溢的连连求饶之下才平息了这场打闹。

    山崖边的栅栏还在,那臭烘烘的屋子变成了一座两层高的亭子,站在二层应该能看得更远吧。

    “皇上,你还没有把我的双眼打开呢。”宋梅瑶又抱怨道。

    林溢拍了拍头,“你瞧瞧我这记性,那你可要准备好了。”

    等俩人上了亭子的二楼之后,宋梅瑶放眼望去,眼前的美景让她陶醉。

    “哇,好多梅花,皇上,臣妾真是爱死你了!”

    宋梅瑶在林溢脸上亲了一口之后便把注意力全部放在那些各色各样的梅花上面。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洁白皓雪就是最好的背景。

    那白皙的梅,仿佛要和雪融为一体,那花瓣上的脉络却暴露了它的存在;分红的梅点缀着白雪,让白雪多了几分娇羞;红艳艳的梅格外地显眼,她仿佛要提早让这个尘世变成春天……

    宋梅瑶真想跳下去,然后跟这些梅花融合在一起,融合它们的芳香,融合它们傲骨的习性。

    “瑶瑶,朕早在好几个月前就准备了这一切,那时候你还没有回京,我想,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在寒冷的冬季,朕一定要给你最美的景色欣赏,就在几天前,朕得知这儿的花开了,便想着带你来看,你往那边看去。”

    顺着林溢所指的方向,各色的梅花组成了“宋梅瑶”三个大字。

    “真好,臣妾死后就想埋葬在这,不需要其他的花相伴,只求在冬天里的时候能有这些梅花陪我聊聊天。”

    “傻瓜,这才多年轻就想着死。”林溢笑道,“以后这片梅花会一直存在,咱们的祖孙都能看到。”

    “那样最好。”宋梅瑶朗声大喊了几句,把心中不好的情绪全部都宣泄了出来。

    难得这么舒服。

    “皇上,老是站在这上面看好无聊,咱们到下面去走走吧。”

    “依你。”

    下面还有普通的民众,都是成双成对的鸳鸯,他们在这里谈情说爱,不时间传来了欢声笑语,这或许就是最平凡的爱情吧。

    俩人的身份并没有暴露,所以那些普通的百姓把俩人来过去一起嬉闹。

    宋梅瑶和林溢的笨拙惹来了很多人的嘲笑,渐渐的,他们就成为了这个圈子的最搞笑的一对,所受的惩罚也是最多。

    俩人并没有在意这些,其实这样才是真正的快乐。

    如果俩人亮明身份,恐怕没一个敢这样,早就一窝蜂离开了这个地方。

    玩累了之后,他们辞别了这群年轻人。

    漫步在这梅花树下,又是另外的体验。

    随便吸一口气就能感受到梅花的芬芳,不时间梅枝上会低落滴滴冰水,落入背中,简直透心凉。

    幸福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宋梅瑶和林溢在梅园已经呆了大半天。

    “瑶瑶,要不咱们回京城去尝一尝京城的美食?”

    “就等着皇上这句话,其实京城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以前咱们在顺天王府的时候,臣妾就经常和青芝跑去吃,可好吃了。”宋梅瑶说起美食,直接是生龙活虎,哪里还有疲倦之意。

    林溢摇了摇头,轻轻敲了敲宋梅瑶的头。

    宫里面并没有多大的事,晚一点回去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另一边,宋明容在神医馆重新戴起了面具,准备回宫。

    傲寒宫却出了更大的事。

    五月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从崇德宫出来,本想着把最近的情况跟宋梅瑶说说,哪曾想宋梅瑶居然不在宫内,她可是积攒了很多重要的消息,下一次出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德妃最近把五月看得特别紧,虽然她没有表现出任何倾向傲寒宫的举动。

    五月不可能就这么回去,她正想把情报给一月的时候,十月却突然出来阻止,说是这段时间十月因为犯了错,所以并没有资格拿。

    一月听到这样的话自然生气。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她还没有倒下,被十月踩在头上,她非常不爽。

    正事因为十月和一月闹得凶,以至于让五月耽搁了太长的时间。

    在这傲寒宫没等到宋梅瑶,却把宋明容等回来了。

    宋明容也是听到吵架声才凑到了主殿那边,不然她肯定不去,她问了问情况,深感意外,同时把目光看向了五月。

    五月是崇德宫的人,平常宋明容去她也能看到,所以这气氛就显得有点尴尬。

    “崇德宫的人来找皇后娘娘做什么?”宋明容冷冷问道,那语气好像就是她就是傲寒宫的老大一般。

    “容容姐,这件事与你无关,五月是来找皇后娘娘。”十月感觉事态不妙,赶紧把五月拉到一边,准备让其离开。

    一月笑了笑,轻咳一声,声音故意大了几分,“容容姐,你不知道?五月可是咱们娘娘安排在崇德宫的人,她回来当然是说崇德宫的事,看你还是少掺和。”

    宋明容眉头一皱,她听出了一月的弦外之音,若是她想要和德妃合作计划不想被宋梅瑶知道,最好就是把五月给杀了。

    “关我什么事。”宋明容瞟了一眼五月离开的方向,匆匆离去。

    十月带着五月出了傲寒宫,她本想把五月留下,五月现在回崇德宫肯定九死一生。

    但是五月并没有答应,她这样的人命该如此,要是能活下来,皇后娘娘定不会亏待她,要是留下来苟且偷生,皇后娘娘也不见得能保住她。

    临走之时,五月把一封信交到了十月手里,让她一定要亲手交给宋梅瑶。

    十月含泪点头,她们是同一批来傲寒宫,现在宛如面临生离死别,她当然惆怅。

    崇德宫。

    宋明容已经去了崇德宫,现在正和德妃坐在一起等着五月回去,她们俩商量了下,得出一致的答案,那就是必须杀了五月,不过在五月临死之前,她们还想五月交代点事。

    五月走进崇德宫的门腿就软了,这宋明容是什么速度,居然比她还快。

    “五月,滚过来!”德妃怒道。

    五月直接跪在了地上,“德妃娘娘,您找奴婢做什么?”

    “是你自己说还是要我们逼你说。”德妃没那么多废话。

    “奴婢不明白娘娘的意思。”五月肯定不会说,那样必死无疑。

    德妃和宋明容对视了一眼。

    宋明容突然一笑,她缓缓起身走到了五月的面前,“五月,你说不说都一个结局,你知道什么吗?”

    五月脸色大变,正想逃跑,但是宋明容的手已经放在了她脖子上。

    咔擦——

    宋明容直接拧断了五月的脖子,五月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很大,她真是死不瞑目。

    德妃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咽了咽口水,这宋明容居然这么狠,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