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七十二章 偷东西的皇后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一月才走了一半的路就碰到了德妃,她好像是从御书房的方向来的。

    糟糕,要坏事。

    “德妃娘娘。”一月喊了一句,而后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才敢到德妃的面前。

    德妃看到一月之后突然意识到不对,好像不仅仅是宋梅瑶去了崇德宫,似乎这一月也在其中,那……

    “德妃娘娘,您随奴婢来一下。”一月确定没人之后,她立刻又是说道。

    “你们先回崇德宫等着本宫,还有,今天看到的事不得外传。”德妃把身边的宫女都打发走了之后才跟着一月去了一边林子之中。

    还没等德妃停下步伐,一月就直接骂道:“德妃,你是脑子进水了吗?”

    “一月!请注意你的言辞,好歹本宫也是德妃,你这么辱骂成何体统。”德妃也是有些生气,无缘无故被一月臭骂了一顿,她还真有点生气。

    “你不要做了女表子还立牌坊,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吗?你就去告诉皇上吧,反正皇上追究下来咱们都得死。”一月真不想解释,现在德妃没有一点要改的意思,真不知还有什么好说。

    说到这里,德妃才恍然大悟,她差点瘫坐在地上。

    “你的意思是那件棉袍是你拿给宋梅瑶穿的?”德妃忍不住问道,她当然不想听到那样的结果。

    “你说呢?如果我不拿那件棉袍出来做挡箭牌,我们早就死了。”一月没好气道,她也不知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猪队友。

    “完了,我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皇上,说不定皇上已经去了傲寒宫,咱们得赶紧去解释。”德妃说着话就要离开。

    一月真有想杀人的冲动,怎么德妃那么笨,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德妃娘娘,你能不能放聪明点,现在去跟皇上解释不是相当于自杀?我已经把责任推到了司衣房身上。”

    “那咱们……”

    “当然是去司衣房,那边有没有认识的宫女,如果那边没办法圆谎,咱们就死定了。”

    “这是要杀头的死罪,谁会甘心出来做假。”德妃有些担心说道。

    “那你去死吧。”一月没好气说道,压根就没有把德妃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娘娘,“真是猪脑子,她们解释有人信吗?再者说,司衣房是这件事的突破口,所以咱们必须用所用的力量去堵住这个突破口才有机会度过这一劫,可明白?”

    德妃下意识点了点头,居然不敢反驳。

    一月看她可怜楚楚的模样,也不好再继续说,先提脚离去。

    留给她们俩的时间已经不对了,司衣房那边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相差一点都将成为徒劳。

    傲寒宫。

    林溢在御书房听德妃说得头头是道,甚至拿出了证据,他也不想坏了宋梅瑶的名声,只好把手上的事放下来到傲寒宫。

    看到宋梅瑶身上穿的那件棉袍上的图案和德妃哪来的证据如出一辙,难不成德妃所说的都是对的?

    “皇上,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怎么有空来臣妾这儿?”宋梅瑶看到林溢更是好奇,她完全没有想到林溢是因为这件棉袍来的,故而才那样发问。

    林溢笑了笑,“瑶瑶,咱们先不说这件事,就在刚才,德妃找到了朕说了些事。”

    宋梅瑶脸色一变,不禁打断道:“德妃娘娘可是说的关于臣妾身上这件袍子?”

    “你知道就好。”林溢显得格外紧张,毕竟这件事对宋梅瑶来说影响挺大。

    “皇上,你难道不相信臣妾吗?德妃凭什么说臣妾是偷她的衣服,这上面难道有她的名字?”宋梅瑶就不明白了,德妃是有什么胆子去找林溢说,难道她就这么想要害她嘛。

    看来之前还是心慈手软了,早就应该对德妃下手的,可现在想这些一切也都太迟了。

    “你看看这些。”林溢苦笑,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宋梅瑶接过手上的纸张,看了看上面的图,她马上就发现了端倪,好像就是棉袍上的图案,纸上的墨汁并不像是最近才画上去的,也就是说这件棉袍就是德妃的东西。

    “皇上,怎么会这样。”宋梅瑶不明白,“这衣服真不是臣妾偷的,对了,一月不是去找德妃解释这件事了吗?怎么还没有看她回来。”

    “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瑶瑶啊,朕的意思是赶紧把这件事给弄清楚,不要到时候在宫内被人恶意传开,这对你来说并不是好事,坏了名声可不好。”林溢很担心地说道。

    “皇上……”宋梅瑶哑口无言,她也很委屈。

    “朕放下那么多事来处理这件事,你可不要让朕失望。”林溢安慰道,“就如同你说的那样,朕也会永远站在你这边,只要这其中有误会,咱们就把这个误会解开。”

    “好,那咱们去崇德宫,正好一月和德妃都在,当面对质也好。”宋梅瑶心中可不这么想,她感觉这件事可能是德妃和一月导出来的一场戏,不然怎么会发生这么巧的事。

    一月和德妃前脚刚进崇德宫,林溢和宋梅瑶就后脚跟了进去。

    俩人吓得不轻,但是为了活命她们也不得不镇定下来。

    只见德妃坐在一边,一月站在其身旁,看过去两个人并没有谈妥,最重要的是俩人演得直接忽视了宋梅瑶和林溢。

    “一月,你和德妃娘娘有没有把这件事解释清楚?”宋梅瑶轻咳了一声,缓缓说道。

    德妃和一月同时看向了宋梅瑶,愣了一下才起身行礼。

    “免礼,朕在百忙之中抽空出来,今天必须把这件事说个明白,德妃娘娘应该没有到处宣扬这件事吧。”林溢微怒,开口就说了他最为关心的一件事,“朕什么都不说,但是最好别撒谎。”

    “是,皇上,臣妾(奴婢)明白。”

    有林溢这句话,宋梅瑶更是放心了很多,她也想弄个清白,作为皇后被传出会偷东西,即便是假的,到时候也会成为真的,那样实在是太可怕。

    德妃早已准备好了说辞,她当然还是依旧一口咬定说宋梅瑶拿的,不知不觉中就把偷给换了。

    一月当然迎合,一口咬定这其中是误会。

    宋梅瑶听过去并没有感觉有点异样。她有点后悔,应该要事先问一月的原因的,如果俩人合作,那肯定会利用这段时间串通一气。

    听她们说下去,最终都提到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司衣房。

    宫内这些娘娘的衣服都吃从那里做的,听俩人的意思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

    林溢也制止俩人争论,一个娘娘和一个宫女吵得如火如荼,传出去他都感觉是个笑话。

    “你们也别说了,既然是司衣房那边出了问题,都各退一步,这就是个误会,不知爱妃和德妃觉得如何?”林溢在称呼上都格外小心,把宋梅瑶和德妃分得清清楚楚,他和后宫的妃子不仅是身体上保持距离,就连平时说话也是敬而远之,能不有交集就不交集。

    宋梅瑶才不相信这些话,德妃跟她说的时候可是说她是从崇德宫偷的,现在好了,居然把责任推到了司衣房那边,这其中没鬼肯定不可能。

    所以说,这里面还有很大的牵扯,她必须要彻查到底。

    最近楚国出了那么大问题,宋梅瑶不可能让林溢牵扯进这件事,所以她也就没有出声反驳。

    “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臣妾一切听从皇上安排。”德妃巴不得林溢说出这句话,这样事情就得以完美解决。

    “爱妃呢?”林溢把目光看向了宋梅瑶。

    “德妃娘娘,希望你以后不要胡乱给人扣帽子,这件事到此为止,要是让本宫知道还有人在宫里面议论,休怪我不客气,这衣服本宫不要。”

    说罢,宋梅瑶便把衣服脱下,重重甩给了德妃。

    “皇上,咱们走吧。”宋梅瑶拉起林溢的手,“已经没事了,不要在这儿浪费时间。”

    林溢也不多说,走进走吧,解决了最好,本来他还想着训斥德妃一顿。

    一月和德妃捏了一把冷汗,她们也没想到能这么容易过关。

    “一月,你是打算在这儿长住吗?”宋梅瑶转过头怒道。

    “奴婢这就来。”一月可不在意这样的话,总比丢了小命要好。

    林溢就没有跟着去傲寒宫,他径直回了御书房。

    宋梅瑶一脸铁青把一月领会了傲寒宫,她是真的感觉丢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乌龙。

    刚进傲寒宫的门,宋梅瑶就让一月跪下。

    一月不敢不从,她心中同样很担心,最好不是看破了什么,可刚才宋梅瑶在崇德宫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知道为什么让你下跪吗?”宋梅瑶冷冷问道。

    “知道,是奴婢去司衣房拿错了衣服,娘娘惩罚我吧。”一月老老实实地回答,深埋着头,说出来的话带着点哭腔。

    此时,宋明容就躲在一旁看着这边的情况,她窃喜,居然能看到这样的好戏,她可不想让一月就这么死了。

    宋明容想了想,心生一计,现在宋梅瑶应该会听她的一些话吧,不然也是徒劳。

    宋梅瑶听到一月的回答,更是失望,她大笑几声,而即又道:“一月,你还要在本宫面前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