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五十七章 用杀戮去证明朕的真心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林溢这么爽快答应,白灏脸上的笑容进而也是慢慢消失,他把宋梅瑶推到一边。

    借此机会,宋梅瑶小跑到林溢身边。

    “皇上,你们不要打好不好?”宋梅瑶带着哭腔说道。

    林溢看着宋梅瑶,缓缓摇头,“来人,把皇后带去安全的地方。”

    “皇上!”宋梅瑶着急了,让俩人打起来带绝对不是好事。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宋梅瑶不想看到任何人受到伤害。

    林溢慢慢接近了白灏,没有更多的话语,俩人直接动手。

    像这样的比试他们不是第一次,但是这次不同,可能俩人都带着杀意。

    宋梅瑶带到个角落,并不能看到那边的情况,任她怎么去央求周边的御林军都没用,谁都不敢点头。

    在这边只能听到那边的打斗声,隐约能听到铿锵之声,他们用了剑?

    宋梅瑶想个办法,既然林溢不允许她看,可这些御林军却可以。

    于是,宋梅瑶便让人去看那边的情况,然后过来禀报。

    那些御林军没有理由反驳,便一个接一个去看,然后回来和宋梅瑶说,这样也不会中断。

    听着这些描述,宋梅瑶的泪流不止。

    曾几何时,林溢和白灏的关系也非常不错,现在倒好,因为她的缘故俩人反目成仇。

    宋梅瑶坐不住了,“你,去跟皇上说,如果他们再打下去,本宫就自杀。”

    说时迟那时快,宋梅瑶顺手把一个御林军的剑拔了出来。

    顷刻间,那些御林军全部都跪在了地上,“皇后娘娘莫要冲动,小的立刻去跟皇上说。”

    “还不快去!”宋梅瑶的手再用力,刀刃在脖子上划开了一道血痕。

    跟她说话的那个御林军不敢再耽误,直接跑到了林溢那边。

    “皇上,不好了,皇后娘娘要自杀,让你们赶紧停下。”那个御林军被吓得不轻,说气话来也没大没小。

    林溢听说此话不禁愣神,那白灏趁此机会给了他一掌。

    林溢连连退后了好远的一段距离才卸了那些力量。

    “我认输!”白灏大声吼道。

    林溢的脸色很不好,要是让宋梅瑶听到这些话,保不成会胡思乱想,这白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奸诈了。

    “来人,抓住他!”

    很快的,林溢就出现在宋梅瑶的面前。

    “瑶瑶,你快把刀放下,你这是要吓死朕吗?”林溢很着急地说道。

    宋梅瑶看了看林溢来的方向,确定没事之后才把手上的刀丢下,她嚎啕大哭。

    林溢赶紧上前抱住了宋梅瑶,“瑶瑶,现在没事了,乖。”

    “皇上,白大哥呢?”宋梅瑶哭声不止,她只想要俩人和和睦睦。

    “不许叫他白大哥。”林溢冷冷打断,“他不配!刚才那声你也不要信,故意做给你看的。”

    宋梅瑶哭声戛然而止,要是林溢不说,她还忘记了,她挣扎开林溢。

    “皇上,你就饶了白灏这一次,你想想之前你们的关系那么好,为什么要计较到那么多呢?”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瑶瑶,你不用为他求情,朕已经决定杀他。”

    宋梅瑶当即跪在地上,“皇上,求您开恩,白灏对臣妾有莫大的恩情,如果就这么杀了他,臣妾这一辈子都会不安的。”

    林溢挥了挥手,毫不客气地说道:“先把皇后娘娘送回宫,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你们自己自杀吧。”

    “皇上!”宋梅瑶大喊。

    林溢头也不回往来的方向走去,在他内心中又何尝不是那么痛苦。

    也不知道白灏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宋梅瑶这么为他求情。

    林溢承认他吃醋了。

    当他走到白灏面前之时,白灏一脸玩味。

    林溢走上前,直接给了白灏一巴掌,“白灏,朕已经给了你很多次机会了,你为何还要纠缠不放,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白灏舔了舔嘴角的血,“这样不好受吧,我偏偏要这么做,反正我这辈子也没有机会了,但是在临死之前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林溢非常无奈,看着白灏的模样,跟曾经相差太远了,要是放在以前,即便用刀架在他脖子上都不会相信。

    “先关起来吧。”

    宋梅瑶那边还没有安抚,林溢当然不会那么着急去处理白灏。

    “杀了我啊!”白灏吼道。

    “白灏,把你那点心思收起来,你是想要利用瑶瑶对付朕?你还嫩了点,要是我是你,现在就跪在朕的面前求饶,而不是还在这想着该如何反击。”

    很快的,原地就剩下白灏和一干御林军,其实他是有机会走的,但是这么打出去肯定会让宋梅瑶对他有别样的想法,届时他就真的没有一点机会,他就怕宋梅瑶彻底死心。

    进牢房就进牢房吧,或许宋梅瑶还会偷偷地去看他。

    白灏一直没有放弃,哪怕机会再渺小,他都会争取。

    皇宫,傲寒宫。

    宋梅瑶回来之后泪流不止,她也很委屈,不过是给白灏求了个情,那林溢居然吼她,误会她,怎么能叫人不伤心。

    一月和宋明容守在一旁不敢多言,直到林溢进来,俩人才松了口气退出了大殿。

    “瑶瑶,不许哭了。”林溢很温柔地说道。

    “哼。”宋梅瑶直接转身,并不理会林溢,气还在心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原谅。

    “唉,瑶瑶,你这样可就伤了朕的心了,居然为了个外人这么伤害朕,你知不知道白灏可没有对我留手,这里好痛呀。”

    宋梅瑶蓦地转过头,很是焦急,“皇上,您伤在哪里,臣妾给你看看。”

    四目相对,对方眼里皆是深情。

    宋梅瑶看林溢嘴角淡淡的笑意,突然就反应过来被林溢耍了。

    “皇上,你怎么可以这么捉弄臣妾,臣妾不要理你了。”

    “好了,朕跟你说实话吧,朕没有杀白灏,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真的?”

    “自然当真。”

    外面的宋明容听到里面的话也是一惊,怎么白灏被抓起来了,她要想个办法去把白灏救出来,要是没有白灏的话,哪有她宋明容今天。

    找了个理由,宋明容慢慢退下。

    里面的争吵声已经没有。

    林溢什么都顺着宋梅瑶,宋梅瑶怎么可能还会无理取闹。

    白灏一事算是过去了,但是事情还没有解决。

    林溢想不明白宋梅瑶为何不在其面前提起这件事,而且一直都在避开。

    “瑶瑶,朕对不起你。”

    “嗯?”宋梅瑶虽已猜到林溢要说什么,但是她故意装傻。

    林溢微微叹气,刮了下宋梅瑶的鼻子,“傻瓜,你以为你恢复了记忆朕不知道呀,对不起,朕对你隐瞒了那么多,现在你也知道了一切,还有什么想问的,朕跟你说个明白。”

    宋梅瑶却没有开心的意思,她摇了摇头,“皇上,臣妾很明白你现在的心情,您用不着担心,也不用自责,反正事情一惊过去了,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过好当下。”

    “爱妃的意思是?”这次轮到林溢不解了。

    “其他都好,臣妾就是不明白为何侯府那边如此荒凉,难不成皇上从来都没有把侯府放在心上?”宋梅瑶也是半开玩笑半指责。

    林溢尴尬笑了几声,他也在意这件事。

    “这件事的确怪朕,但是朕不骗你,早在之前朕就让人去办好这件事,没想到他们居然敢抗旨不尊,朕非要让他们人头落地不可。”

    “真的呀,那到时候让臣妾去看看,也不知是那些人如此大胆。”宋梅瑶冷哼一声,更是霸气。

    “行行行,朕依你。”

    俩人间的误会能这么愉快解决无疑是最好的结局,就怕闹个不吵不休,那样对谁都累。

    宋梅瑶依偎在林溢的怀中,尽情地享受迟来的温暖。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明了,没有任何的阻拦,他们也像最初一样。

    林溢在傲寒宫呆了没多长的时间就离开了,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宋梅瑶也没有把林溢留下,不过在他临走之时,还是提醒了一句早点把白灏的事情处理好。

    短短半天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宋梅瑶都感觉不可思议,早知道今天就不出去了,不过也有好的一面,比如林溢的态度就让她吃惊不已,还以为林溢会勃然大怒。

    在顺天王府门口的时候,宋梅瑶回想起来也感觉她做得不对,然而林溢也不追究。

    应该要好好犒劳他。

    宋梅瑶立马走到殿门口,招呼了一月过来,一问那青桓哪里去了,一月二话不说直接去找。

    人齐了之后,三人径直去了御膳房,宋梅瑶想给林溢亲手做一顿饭吃,也不求要有什么好菜,更重要的是她亲自下厨。

    她刚到御膳房,楚公公就紧随其后,一问原因,说是皇上要给她给惊喜。

    没办法,宋梅瑶只好跟着楚公公离开。

    楚公公并没有带她去御书房,而是去了朝堂的外面。

    站在高台上,宋梅瑶看到下面站了好多人,不知道他们是谁。

    看到宋梅瑶走过来,林溢赶紧去迎接。

    “瑶瑶,你可来了,看下面这些人,你知道是谁吗?”

    “臣妾不知。”

    林溢叹了口气,“这些人该死呀,朕今天就要用这些人的命来证明朕对你的爱以及对你的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