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五十三章 孟婆汤的解药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皇上驾到——

    突如其来的响声把宋梅瑶吓了一大跳,手上一个不稳,差点把玉瓶摔在地上。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时候来,这林溢就是讨打!

    宋梅瑶急匆匆地冲上前,不说缘由就把锤了好几下林溢的胸口。

    “瑶瑶,这是怎么了?”林溢等宋梅瑶缓下劲之后才抓住了她的双手,一边让跟进来的楚公公带着一干人在外面等候。

    “臣妾……”宋梅瑶的话音突兀一顿,差点说漏嘴,重新理了理思绪,而后把林溢推开,“皇上,你好坏,臣妾刚才在想问题,你怎么突然就闯了进来,哼!”

    “啊?”林溢摸了摸头,一脸茫然,“朕并没有闯进来呀。”

    宋梅瑶微怔,话已出口,哪能再改,“不管啦,你就是吓到了臣妾。”

    “好好好,是朕的错。”林溢叹了口气,这锅他背就是了,突然他才想起来傲寒宫的目的,话音一转,“差点把正事给忘了,瑶瑶,你猜今晚谁去御书房找朕了?”

    “臣妾又不是神仙,怎么能猜到,是后宫的娘娘?”宋梅瑶试探性问道,除了这个理由,她还真想不到还能跟其他的事挂钩。

    “德妃。”

    “果然是她!”宋梅瑶下意识打断了林溢所说的话,又道,“那德妃可是因为小容的事情去找的皇上?”

    林溢心中咯噔了下,呆呆点头,看来这后宫果然又出事了。

    “唉,皇上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不过是些繁琐小事,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也怪那小容,一会要来傲寒宫,一会又要回崇德宫,那德妃也真是好意思,居然敢闹到皇上身边,看她也是太悠闲了。”宋梅瑶冷冷说道,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她自然没有说,等林溢问起再回答也不迟。

    林溢也没有再三追究,只是让宋梅瑶自己多加注意,若有处理不了的地方再去找他便可。

    听到这样的回答,宋梅瑶才松了口气。

    宋梅瑶本想着把林溢留下来,等下喝解药的时候也好有个人看着,没想到林溢正好把朝廷的几个官员唤进了宫内,所以他必须要赶回御书房。

    林溢居然因为这么小的一件事,忙里偷闲来傲寒宫问及情况,宋梅瑶心中暖暖的,与此同时,她内心自然也有点愧疚。

    这样的现状面对林溢难道不好吗?每天都能在一起,虽说平日里有时候事情比较多,但都能解决。

    而曾经却是个未知数。

    也不知道多久之前,上天恩赐了她一碗孟婆汤,她仿佛重生,以前的记忆都没了。

    从百药谷到皇宫,短短几个月内,经历了太多的事。

    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害她,想要拆散她和林溢。

    以前感觉信得过的人更是变得扑朔迷离,先说那白灏,这次来这宫中给予人一种偷偷摸摸地感觉,再说死去的凌寒、即将要背叛的一月等等,这些人胜似过客,但不时间就会出现在眼前。

    不时间,宋梅瑶的眼角已经溢出了些晶莹的泪珠。

    她正要拿玉瓶出来,然而袖中空空如也。

    玉瓶呢?!

    宋梅瑶一惊,连忙在周围寻找,莫不要被林溢顺走了吧。

    不经意间,玉瓶一角映入眼帘。

    宋梅瑶这才想起来刚才林溢来得太过匆忙,她都来不及把玉瓶藏起来。

    所幸的是玉瓶里面的液体并没有撒出。

    宋梅瑶跟之前一样,先把门给栓了。

    想了那么久,她还是决定把这瓶解药喝下,不管怎么说,曾经也是她人生的一部分,不管会发生什么事,她都必须去面对。

    只是在知道过往之前,宋梅瑶已然是把林溢放在了内心最深处,那儿有个位置可以让林溢好好待着,永远都不会被人取代。

    香味又刺激着嗅觉,宋梅瑶一咬牙,把玉瓶内的液体全部都倒入了嘴中。

    顷刻间,宋梅瑶感觉身体凉了一半,也不知这解药是什么做的,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没过多长时间,她能感觉到头部的剧痛。

    宋梅瑶疼得死去活来,一直在地上打滚,豆大的汗珠从其额头渗出……

    她被疼晕了。

    一边,林溢离开傲寒宫并没有多长的时间,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他驻足,回头看了看傲寒宫的方向。

    “皇上,大臣们已经在御书房等候皇上多时。”楚公公在一旁提醒道。

    林溢回过神,旋即点点头,“楚公公,你让个人在傲寒宫附近看着点,朕怕出事,记住一点,千万不要让皇后娘娘发现,可明白?”

    “是,奴才这就让人去办。”

    林溢又看了一眼傲寒宫的方向,而后才提步离开。

    一个时辰之后。

    宋梅瑶清醒了过来,不过她躺在地上并没有起身,她眼眶中的泪水不停流出来。

    她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的时间,但是她脑海中闪过了好多事。

    如今曾经一目了然,真相也都大白,宋梅瑶并不后悔,只是心中痛苦了点。

    原来,白灏和小容所说的事都是你真的,反而林溢骗了她。

    当初在百药谷的时候,白灏跟她讲了故事,现在看来,她真的是故事中的女主角,故事虽然没有之前感觉那么美好,可白灏对她有恩实属的确。

    还有凌寒,她死得冤枉,宋梅瑶更加伤心。

    身边的丫头也就只有青芝了,但是她现在正跟着肖剑在楚国各地行走,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纳财钱庄就能风靡楚国,这是好事,宋梅瑶庆幸没有丢掉。

    以后这纳财钱庄肯定能派上用场。

    让宋梅瑶最失望的要数一月,她失忆前后,一月判若两人,也不知道她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幸好现在后宫里面并没有起多大的波澜,还有得救,要是再这么拖延下去,后宫怕是要易主。

    宋梅瑶明白了,最近这段时间敌人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比一个大胆,她们应该都想趁虚而入。

    现在她宋梅瑶回来了,这些人一个都走不了。

    她并不打算让人知道她已经恢复了记忆,包括林溢在内,保持现状能揪出不少敌人。

    “一月!”突然大吼一声。

    整个傲寒宫都被这一声惊醒,几乎所有的人都围到了门口。

    听到外面的动静不对,宋梅瑶有些颓废向门口走去,她也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你们都在门口做什么,都早点回去休息吧。”宋梅瑶说得很无力,“对了,把一月和小容喊来,本宫有事要找她们。”

    说罢,宋梅瑶转身进了屋内。

    由于傲寒宫的大门早已紧闭,林溢的人在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一月和宋明容就到了主殿。

    俩女可是非常担心,虽说她们都没有表现在脸上,甚至她们之间都没有互相交流,可出了这么大的事哪能不怕。

    早些时候是躲过了一劫,然而谁又能猜到宋梅瑶接下来又会做些什么,就像现在,谁也没有料到。

    宋梅瑶正斜靠在凤座上面,她还在想着以前发生的事。

    记忆最后的时刻是在侯府,但是那一晚之后,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为什么就去了白云城。

    宋梅瑶听到脚步声,余光一瞥,也不说话。

    一月和宋明容更不敢先开声,只能跪在地上听候宋梅瑶的言语。

    “一月,你一直都在宫里面都没到过外面吧?”宋梅瑶轻声问了问。

    “娘娘说得对。”一月有点兴奋,她紧接着而道,“皇后娘娘可是恢复了记忆?那真是太好了。”

    宋梅瑶皱了皱眉,看来眼前的俩个小妮子早有准备,当初就不应该把她们关在一起。

    “咳咳,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另外,本宫希望这件事不要传开,要是让第四个人知道,你们自己提头来见我吧。”宋梅瑶脸色十分不好,没有一点开玩笑之意。

    一月避开宋梅瑶的目光,低头应是。

    宋明容倒是松了口气,她巴不得宋梅瑶恢复记忆,这样一来,宋梅瑶定会对她刮目相看,现在面目正好毁了,她的身份也用不着暴露,以宋梅瑶的个性来说,这一真相又将成为筹码。

    “小容,你为何对本宫这么熟悉?”

    宋明容赶忙抬起头,声音更是有点颤抖,“皇…皇后娘娘,不知你可记得青桓,奴婢就是。”

    宋梅瑶想了想,眉头紧皱,她的思绪回到了侯府。

    这青桓是宋墨岚身边的丫头,后来侯府发生了那么多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居然还会出现。

    “原来你是青桓,说来曾经你也帮助过本宫,你怎么不早说呢?否则本宫怎么会毁了你的脸。”宋梅瑶叹了口气。

    “娘娘,这都是奴婢自找的,要不是联合德妃娘娘骗您,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宋明容早有准备,恰好宋梅瑶问起,她自然脱口而出。

    宋梅瑶没想到小容会这么干脆,她想着就是她和德妃的问题,没想到小容这么聪明。

    现在知道了笑容的真实身份,宋梅瑶却没有多大的高兴之意。

    青桓在侯府都不算什么,怎么会和德妃搭上关系,她不傻。

    看来有很多人都已经发生了改变,这青桓绝对有问题,该想个办法去让她现出原形。

    记忆恢复了是好,可也不能让人牵着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