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四十八章 毁脸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看着林溢离开的身影,宋梅瑶不能确定他是否去处理白灏一事,想到这儿,也不知那白灏有没有出宫。

    那个偷听的人必须要找出来。

    如果林溢真的相信了,肯定十分麻烦。

    算了,还是先把小容的事处理好。

    宋梅瑶理了理思绪,才重新回到了宋明容身边。

    “皇后娘娘,不知皇上是什么态度?”宋明容迫不及待地问道,言语甚是急促,显然有些慌张。

    宋梅瑶却不是很相信,感觉眼前的笑容就是在伪装。

    “小容,刚才皇上所说的你应该也听到了,本宫也没有办法,如果你不能做到去崇德宫给德妃磕头认错,这傲寒宫也不能收留你。”她叹了口气,身子一转,不把表情透露丝毫。

    脸是最真实的东西,喜怒哀乐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伪装和真实更是能很容易辨别一二。

    宋梅瑶懂得从别人脸上看到这些,同样的,她也能懂得伪装自己。

    而最好的伪装便是隐藏。

    听着宋梅瑶斩钉截铁的话语,宋明容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她想,如果她跪在德妃面前,那德妃发了疯似的打她怎么办,更重要的是她还不能还手。

    “没想好就继续在这跪着,本宫进屋等你。”宋梅瑶没有惯着小容的意思,她很清楚这就是一场*裸的交易。

    “等等,奴婢去。”宋明容赶紧喊住了宋梅瑶,现在趁着德妃还有伤在身,打在身上说不定没有那么疼。

    “脑子拐过了弯就好,如果你还磨叽,那你恐怕只要死在崇德宫的下场了。”宋梅瑶冷哼一声,没有半点客气的意思。

    宋明容并未说话,她可牢牢记住了宋梅瑶的这些话。

    纵横交错的关系,计谋更是一山更比一山高,看似联盟,其实各怀鬼胎,都有别样的想法。

    谁能笑到最后还没有个所以然。

    宋梅瑶把宋明容带到了崇德宫,德妃刚到很奇怪,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怎么还有她的事,她可害怕再被打一次。

    好像还有一种可能……

    德妃没敢想象下去,难道皇上真的做到了?

    “皇后娘娘,我这背叛的奴婢不是送你到了你傲寒宫,你还来崇德宫做什么,莫不是还要我的命!”

    宋梅瑶不由轻笑,“德妃娘娘别生气,本宫这不是带小容过来给你磕头赔罪,她也真不懂事,居然敢对德妃娘娘动手。”

    “小容,还不快快跪下!”宋梅瑶的表情说变就便,刚才还笑容满面,突然间就脸就变烟了。

    宋明容很听话跪在了地上。

    德妃不以为然,满不在乎的模样,“这是做什么,我不吃这一套,皇后娘娘,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吧,我身上有伤就不送了。”

    “德妃!”宋梅瑶吼道,“不要给脸不要脸,这是皇上的意思,难道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吗?”

    被宋梅瑶一语道破,德妃的脸瞬间红了。

    “既然是皇上的意思,怎么没人动?”德妃死要面子,还放高姿态。

    宋梅瑶有些无语,德妃好歹也是身居高位的娘娘,居然还这么小气,也难怪不能成气候。

    宋明容自然而然跪在地上,她倒是没觉得什么,反正都是演戏,要她怎么样都行。

    德妃突然起身,直接踹了宋明容一脚。

    “你给本宫有多远滚多远,本宫不想在宫里面看到你,见你一次打一次,如若不信,咱们走着瞧!”

    “德妃娘娘,用不着这么激动吧,看你是不打算放过小容了,这样,咱们今儿个就说个明白,你要怎么样才肯彻底放过小容。”宋梅瑶顺口一说。

    “啊?”德妃懵了下,久久没回过神。

    宋梅瑶并不给她思考的机会,声音陡然间增大了几分,“德妃娘娘,你说得也有道理,那就按照你说的了,来人,把小容抓起来,德妃娘娘说了,把小容的面貌毁了。”

    在场的人脸色皆是大变,谁能想到宋梅瑶会说出这样的话。

    德妃想要反驳,被宋梅瑶那么一瞪,坦然接受,不过没有出声。

    这时候,一月走出来一步,“娘娘,让奴婢用刀吧。”

    宋梅瑶虽然疑惑一月为何要出这个风头,但还是点了点头,她不关心谁动的手。

    等小容毁了容之后,宋梅瑶打算给她带个面具,然后换个名字,这样一来,小容就成为了另外一人,对于宫内也再无影响。

    一月却松了口气,要是让别人操刀,宋明容脸上的人皮面具就露馅了。

    宋明容的嘴巴早已被人塞住,她也就只有挣扎的举动。

    “娘娘,怎么个弄法?”

    “没听到德妃娘娘说嘛,全毁了。”宋梅瑶冷冷道,不带一丝感情。

    宋明容吓了一大跳,她反而不动了,眼勾勾地看着一月,似乎在祈求。

    面容是哪个女子都在意的东西,可不能说毁就毁。

    说起来这事还得怪宋明容自己,在江湖中好生的闯荡,非要来寻仇,这下好了,仇还没有一点眉目,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在众目睽睽下,一月拿着匕首在宋明容脸上划了一下。

    这匕首真锋利!

    那层人皮面具居然被划出了一条痕迹,但是没有血流出,显然力量不够。

    还好一月眼疾手快,顷刻间加重。

    呜呜呜——

    宋明容很痛苦地挣扎,匕首已经沁入她脸上的肉里。

    血瞬间就从伤口流了出来。

    一月一咬牙,划了一条又一条痕迹。

    短时间内,宋明容的脸上都是横七竖八的伤口,血完全覆盖了她的面目。

    宋梅瑶都不忍心去看,真想不明白一月也就是宫内一个宫女,怎么会这么狠。

    宋明容早已忍受不住,已经昏迷。

    “娘娘……”

    “不用多说,你带着而小容先回傲寒宫,本宫随后就到。”

    一月再次松了口气,只有她单独把宋明容带走才有机会给宋明容带上面具,从而不会被别人发现。

    宋梅瑶走到德妃的面前,只见德妃眸子中尽是怒意,但是她又没表现出来。

    “德妃,有什么话尽快说,本宫没有太多的时间。”

    “皇后娘娘,我有一事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对小容?”

    “哈哈哈。”宋梅瑶大笑,“德妃娘娘,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本来希望你能感谢本宫的,毕竟帮你报了这么大的仇,谁料想你居然质问本宫,看来本宫之前的猜测得没错,你和小容是串通好的吧?”

    宋梅瑶的话音刚落,德妃哈哈大笑。

    “皇后娘娘,没想到你更笨,你觉得我会拿自己容貌开玩笑嘛?难道你不清楚作为一个妃子脸蛋有多么重要?真是搞笑!”

    德妃说着话,一边转身离开。

    难道猜错了?

    宋梅瑶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德妃的身上,她不由皱了皱眉,希望她是错的吧。

    在崇德宫并没有呆多长的时间宋梅瑶也离开了。

    等她回到傲寒宫的时候,小容的脸上已经包扎好了,而且连面具都准备好了。

    这一月想得倒是周全。

    想来也有点意思,小容的伤势一月弄得,帮小容包扎也是她。

    “一月,怎么以前没看出来你这么心狠手辣,这次可真是让本宫开了眼界。”宋梅瑶笑道。

    “没…没……”一月深埋着头,久久没能说出话。

    “本宫也没有其他的意思,毕竟这里是在宫里面,太过地锋芒毕露反而不好,希望你能明白本宫的意思,小容醒过来之后告诉本宫一声。”

    宋梅瑶转过头看了一眼小容,话到嘴口又咽了回去。

    经过这次之后,小容应该彻底成为了傲寒宫的人,关于曾经的往事也可以问问她。

    其实,宋明容早就醒了,她对宋梅瑶更加痛恨,巴不得直接杀了宋梅瑶,但是她没有勇气也跟着去死,也就没有出手。

    跟一月说了一会话之后才打算去跟宋梅瑶说。

    宋梅瑶听说之后,并没有到宋明容身边,说是让她好好休息下。

    一月和小容的关系让宋梅瑶感觉非常不正常,自小容到傲寒宫之后,一月就在其身边没有离开过。

    要说她们没关系宋梅瑶都不能说服自己。

    但是话说回来,德妃口中的小容是她从牧羊城带回来的,按理来说,一月在皇宫跟牧羊城天各一方,俩人怎么会有认识的机会。

    故而,这其中肯定有很大的秘密。

    宋梅瑶故意拖延时间也是为了能和小容单独相处。

    过了半天,宋梅瑶随机挑选了个时间去了小容那屋,没想到一月还在。

    “一月,你去御膳房给小容弄点补品。”宋梅瑶也没有其他理由让一月离开,只能稍微关心了下。

    “是,娘娘。”

    看着一月出了屋门,宋梅瑶走到床边,轻声说道:“小容,醒了吗?”

    “奴婢在。”宋明容挣扎着就要起来。

    “你躺着就好,本宫今天来就是因为一件事,你的脸应该是毁了,本宫会给你另外的身份,从此以后你在宫中就帮傲寒宫做些事吧,你可愿意?”宋梅瑶淡淡说道。

    对于这小容,宋梅瑶明白,该心狠手辣的时候就应该狠一点,不然受伤的只会是她自己,她不想再有变故。

    或许她经历了很多,故事已经够精彩,她没必要再增添几笔,从此在这宫中和林溢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