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四十三章 对诗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时辰也不早了,开始吧。”宋梅瑶缓缓开口。

    陡然间,那边曲声悠扬,余音饶过富贵山,格外好听。

    宋梅瑶居高临下,说话故意喷出些口水,全部都落在了德妃身上,让她想坐这个位置,非得好好教训她不可。

    德妃呢,全然没有想到宋梅瑶还有准备,她也不能离开,不然丢人的还是她自己。

    “德妃娘娘,你还寻思什么,本宫出了题目,由你开始。”宋梅瑶提醒道。

    “题目?”德妃看了看旁边的宋明容,可是她脸上也并不知晓。

    底下的娘娘们也都一脸茫然抬头看,她们早已准备好,迫不及待想要给皇上表现。

    但是,目前看来,皇后娘娘准备好的秩序似乎已经被德妃破坏,现在摆在她们面前唯一的优势就只剩下运气。

    故而德妃的举动让底那些娘娘感觉非常不满。

    “不知皇后娘娘出的什么题目,我刚才没有听到。”德妃没有办法,只能发问。

    宋梅瑶大笑几声,“德妃娘娘,既然没有准备好,那你今天来凑什么热闹,这不是耽搁大家的时间嘛,还有,在本宫面前放尊重点,离开皇宫才几天就忘了礼仪?”

    德妃脸色一变,不敢反驳,现在的注意力可都聚集在她的身上。

    “皇后娘娘教训得是,臣妾知错。”

    “知错就好,另外,你这丫头也好好管教,不要有事没事跑去傲寒宫,她算个什么东西!”宋梅瑶又是祸水东引,她想看看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宋明容脸色一变,当即开声,“宋梅瑶,我们不是说好了嘛……”

    “你叫本宫什么?”宋梅瑶冷哼一声,“你可真是放肆,来人,把这不守规矩的宫女拖下去掌嘴二十,今日不许她上富贵山半步。”

    山顶的突发情况让很多人都看到了,但是具体不知发生了什么。

    宋明容被拖下去之后宋梅瑶马上转移了话题。

    真不知宋明容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说出那些大逆不道之话。

    至于德妃,早就被吓得不轻,宋明容这么大胆,她可是会受到牵连的,皇上可在下面看着呢。

    “德妃?还寻思什么,你也想和小容一样?这一次本宫放你一马,不要给你脸不要脸,否则你会尝到本宫的厉害。”宋梅瑶没有一点客气之意。

    她是打算沉淀下脾气,那也得对人。

    “皇后娘娘,你…你还没说题目……”德妃顷刻间泄了气,之前所有的耀武扬威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有跟宋梅瑶作对的心,却没有做出来的勇气,其实也就是嘴皮子上的功夫。

    宋梅瑶淡定地指了指天上的圆月,道:“喏,以月为题。”

    德妃摸了摸头,她哪里懂什么诗句,肚子里一点墨水都没有。

    耒家是商贾之家,从小也就学着算账,或是精打细算,至于其他书都没有读过,小时候偶尔听先生念过几句诗,可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哪能记得住。

    德妃有些后悔到这里班门弄斧。

    “皇后娘娘,这诗还是由你来开始吧,我……不,臣妾人发。”

    “啊哈?”宋梅瑶的声音大了几分,随即哈哈大笑了几声,声音很是洪亮,“德妃娘娘,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你居然说不会还认罚?你难道没听皇上说都要一一展示,现在倒好,你可真让人失望。”

    那些嫔妃皆是捂嘴偷笑,她们都是书香门第的家族出身,作几句诗还是非常简单的事。

    德妃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宋梅瑶还不想这么快结束游戏,今天可要跟德妃好好玩玩,于是她又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德妃娘娘自罚三杯,本宫便先放杯了,下面的娘娘自觉接着,要是对不出来可要自罚一杯。”

    德妃松了口气,这时她才敢偷偷看宋梅瑶一眼。

    作诗不行,但是喝酒她可以,别说三杯,就是三十杯都可以。

    从下一个娘娘开始,开始变得井然有序。

    不时间下面都有连连叫好的声音,有些娘娘的诗句的确实好,宋梅瑶都忍不住惊叹。

    轮了一圈,最终回到了宋梅瑶那。

    “各位娘娘表现得不错,本宫有个提议,照着这个继续轮下去,不知姐妹们可有信心做好?”宋梅瑶说着说着就把称呼改变,这一句姐妹可拉近不小的关系。

    加上林溢在下面也拍手称快,这些娘娘怎么不会顺着宋梅瑶的意思,唯独那德妃例外,她脑子里只想着要报仇了。

    “皇后娘娘,这么轮到你这就停了,难道皇后娘娘也不会?”

    全场静了。

    德妃无疑是成为了煞风景之物,好端端的秩序又没了。

    宋梅瑶笑之以对,早就猜到德妃会这样。

    “既然德妃娘娘这么要求,那本宫就尝试说一句。”宋梅瑶脱开而出,显然早有准备,而后,她又是端起个酒杯,“德妃娘娘,陪你喝一杯,这一轮可就只有你喝酒了。”

    德妃冷哼一声,将头一扭,居然不说话,还是一副生气的模样。

    宋梅瑶把酒往地上一倒,既然活人不喝,那便敬死人吧。

    “继续吧,下一位。”

    第二轮继续,谁的脸上都是笑容满面,可谓是热情高涨。

    恐怕也就只有德妃板着脸,她还在想怎么脱身,照这么下去,以后她肯定不能在宫内生存了。

    眼看第二轮又要到她这,她跳过了第一,总不能躲掉最后,同样的,她逃过了第一轮,也不能用同样的方法略过第二轮。

    富贵山是不能呆了,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摔下山去。

    说来就来,德妃把身体往前一倾,直接倒下。

    顺着渠道的方向,她一接一接摔,等差不多到山脚的时候她立马闭上了眼睛。

    老天似乎也在嘲笑这样的举动,德妃的脑袋居然碰到了一块石头上,她真的晕过去了!

    要是她知道会是这样的命运,宁愿让宋梅瑶嘲笑也不这样。

    场面再次因为德妃而安静。

    宋梅瑶是真的火了,德妃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做,目的不就是为了破坏今天的中秋晚宴。

    正好接这个机会将她赶走就最好。

    宋梅瑶急匆匆地冲下山崖,生怕别人抢了先。

    “德妃,不要装了,你若是不想让晚宴继续下去就离开富贵山好了,何必这样装神弄鬼,难道只是为了别人的眼球吗?”

    对于宋梅瑶的谩骂德妃是没办法回答了。

    宋梅瑶忍不住踢了德妃一脚,可还是没有动静。

    “装死?”宋梅瑶又冷哼一声,“哼,皇上可是在这,要是等下太医来了你没有任何事那可是欺君之罪,你确定还要躺在地上?”

    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在场的人的目光几乎全部都看向了这边。

    也不知那宋明容从什么地方直接冲到了她们身旁,这场戏并没有预先演过,所以宋明容也即兴表演。

    没有德妃在,宋明容自然更加的放肆,她直接把宋梅瑶推倒在地。

    “你算什么皇后娘娘,没看到德妃娘娘的额头都流血了?”宋明容吼道。

    林溢见此场景,直接起身,几乎瞬间就到了宋明容面前,一巴掌直接落下。

    “你这小小宫女哪里来的,来人,拉出去斩了!”

    “皇上,等等。”宋梅瑶突然开声,“算了吧,今天还是不要见血。”

    林溢只好收回成命,不过还是让人将一主一仆给拖走,留在这碍眼。

    “瑶瑶,你没事吧?”

    “皇上,臣妾没事,继续晚宴吧。”宋梅瑶勉强露出一丝微笑,她的心态已经乱了,但是今天的事不能搞砸。

    “如果不行,那就再找机会吧。”

    “皇上,你可小看了臣妾,继续吧。”

    等俩人回过神的时候,全部的人都站起了身。

    林溢也苦笑,又没出什么大事,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好了,晚宴继续。”宋梅瑶大声说道,她也继续朝山顶上走去。

    德妃一事并没有引得众人太多的关注,没一会富贵山就恢复了欢声笑语。

    宋梅瑶长松了口气,她就就怕有人会借题发挥。

    这一场中秋晚宴十分顺利,宋梅瑶也成功达到了目的。

    尾声,林溢把众大臣带走,留下宋梅瑶和一干嫔妃。

    宋梅瑶还有些话想对这些娘娘说。

    几家欢喜几家愁。

    崇德宫。

    德妃已经醒了,听宋明容说了当时的情况之后,她自我感觉都不好意思。

    宋明容都把她臭骂了一顿,照宋明容的话说,她就该骂。

    德妃无话可说,任由宋明容言语上攻击,等她骂累了之后再商量这是该怎么办。

    过了好一会,见宋明容停下了,德妃才开口,“小容,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宋明容白了德妃一眼,“我也不知道,属实没有想到宋梅瑶居然那么聪明,首先把我从你身边弄走,然后再对你下手,皇上又向着她,咱们好像根本没有机会赢她。”

    德妃脸色一变,“唉,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其实也不怪你。”宋明容无奈说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看看宋梅瑶会不会找上门来,这次她救了我一命,应该还会有后续。”

    “救你?”

    “嗯,如果不是她阻止皇上,我现在已经死了。”

    德妃愣在了原地,她想不明白宋梅瑶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