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三百零二章 拜月宫之难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宋梅瑶不禁翘首望了望屋内情况,她对韩梦宠的话还是有几分相信的,难道林溢真的在她面前做戏?现在,她怎么也笑不出来。

    让她有些失望的是,韩梦宠把门掩得很紧,听不到丝毫。

    宋梅瑶感觉不对,莫不是韩梦宠欲盖弥彰,不然以她的性格要是发现她,早该上前来把她揪出去了。

    她正疑惑着,小师子居然回来了。

    好在宋梅瑶反应迅速,不然肯定要露馅。

    把小师子拉到一边她才说道:“小师子,你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启禀皇后娘娘,奴才不过是去拿了些药材,那鸡汤早已得炖上,故而省了些时间。”师公公老是回道。

    宋梅瑶就纳闷了,有这样做的?她不解。

    想了想,似乎现在并不是去纠结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先把鸡汤送进去再说。

    “小师子,鸡汤给本宫就是了,你暂且先退下,传本宫口谕,任何人不得接近此处,退下吧。”

    师公公毫不犹豫就把鸡汤给了宋梅瑶,行了个礼就退出了这儿。

    除了风声,周围再无其他声音,半空是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就是没打雷。

    宋梅瑶理了理思绪,而后才悄然走上前敲了敲门。

    “谁呀!”韩梦宠下意识脱口而出,没有一点犹豫,她似乎等候多时。

    宋梅瑶不语。

    “过去看门,这次应该有人。”林溢忍不住开口,他的耐心逐渐磨掉,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待着。

    韩梦宠微微点头,她一边看着林溢一边走到店门口,突然开门,眼前之人把她下了个踉跄,后退了几步。

    “宋…皇…皇后娘娘……”韩梦宠愣了下,不过脸色马上反应了过来,”皇后娘娘在傲寒宫之时不是说晚上不会来打扰吗?为何又出现在这。”

    宋梅瑶淡笑,并不在意,她径直进了殿,在林溢的跟前停下。

    “皇上,臣妾深夜来扰,还望皇上恕罪。”

    “爱妃手上端的何物?”林溢却没有要追究的意思。

    “鸡汤,给皇上补身子之用。”宋梅瑶瞥了一眼韩梦宠,又继续道,“臣妾本没有来拜月宫的意思,只是臣妾一天并未进食,便想着去御膳房寻一寻食,不料臣妾看到了灶台上炖着的鸡,一问,原来是贵妃娘娘给皇上准备的,听说里面还加了很多药材。”

    宋梅瑶突然的一顿让韩梦宠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表面虽平静如水,可她心中十分明白这碗鸡汤其中的玄机。

    这药方的确是韩柳青给她的,说是在入洞房之时给皇上服用能增加受孕的几率,要是怀了皇上的龙种,那她今后在这后宫必定是顺风顺水。

    现在鸡汤在宋梅瑶身上,韩梦宠自然着急。

    “其中的药材也挺丰富,贵妃娘娘,是你自己给皇上介绍还是本宫一一道来,咱丑话说在前头,别到时候又哭哭啼啼是本宫故意陷害你,这事儿师公公和太医院的太医都知道。”

    林溢脸色大变,重重拍了下桌子,起身冷冷道:“好了,朕有些乏,皇后陪朕回寝宫,这鸡汤朕也不喝了,倒了还是喝了贵妃自选。”

    说罢,林溢就走向了殿外。

    “皇上,你等等臣妾……”

    宋梅瑶赶紧把鸡汤放在一边的桌上,飞快追上了上前,主角都走了,再说下去也没有作用。

    等拜月宫恢复了彻底的平静之后,韩梦宠把鸡汤重重摔在了地上,她非常后悔,这么重要的事她应该自己去准备的,这样肯定不可能落入别人之手。

    别人之手……

    韩梦宠心头一紧,若有所思。

    宋梅瑶和林溢离开拜月宫之后,直接去了傲寒宫。

    从拜月宫到傲寒宫,俩人没有任何交流,只是进了傲寒宫之后,林溢把所有的人都赶出了傲寒宫。

    宋梅瑶不解,也没多言,这林溢肯定在气头上,要是这事放在她身上她也生气。

    “皇上……”

    宋梅瑶刚张开嘴欲说话,那林溢突然将其一拉,四唇交融,屋内响起呲呲作响之音。

    足足好几分钟俩人才分口,他们都大喘粗气。

    “朕今晚要好好惩罚你,让你知道朕的威武,哼!让你耍这些小心眼,看朕不好好收拾你!”

    宋梅瑶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那林溢仿佛在发泄*,疯狂在宋梅瑶身上驰骋。

    整个屋子一片春意……

    几道闪电在半空犁出了一条白色的沟壑,惊雷连连,豆大的雨滴开始落在地上。

    雨终于下了。

    震天的雷声一刻也没有停下。

    拜月宫。

    韩梦宠把拜月宫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聚在一起,而且大门紧闭。

    那些宫女太监仿佛知道了什么,所有人跪在地上都在不停地颤抖,他们很害怕。

    “帮本宫那鸡汤的公公站出来。”韩梦宠冷冷说道。

    师公公跪着挪动一边,“是…是奴才。”

    “你?过来!”韩梦宠重喝一声。

    师公公颤颤巍巍起身,挪着小碎步到了韩梦宠身边。

    兹——

    韩梦宠直接把师公公的头砍在了下来。

    正好一道惊雷掩盖了那些哭喊的宫女太监。

    在前面的几个人还溅到了师公公身上的热血。

    “不许叫!”韩梦宠冷冷道,“你们看清楚了,这就是背叛的下场,以后在这拜月宫谁要是敢有背叛之心,下场都会……”

    韩梦宠的目光突然向周围扫视,其实那些宫女太监还是松了口气的,他们都以为韩梦宠在杀鸡儆猴。

    但是现实却并非和他们所想一样,韩梦宠居然拿着剑冲向了那群宫女太监,几乎一剑一命。

    雷声更大,大雨倾盆。

    雨水和血水混杂在一起,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没有人逃离了韩梦宠的魔爪。

    整个拜月宫大院横尸遍野。

    “背叛我的人都得死。”

    韩梦宠很镇定,她随手把剑插在了地上。

    雨还在下,她也没有进屋,只是安然地坐在旁边,任由风吹雨淋,她知道已经闯了大祸,说不定林溢真的会拿她开刀。

    大雨整整下了一夜,韩梦宠在雨中淋了一夜。

    第二天大清早,太阳就出来了。

    韩梦宠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那些尸体,不由自主干呕了几下,尸体被水浸得发白。

    纸包不住火,况且死了这么多人。

    一个路过的小太监来找师公公,结果看到了拜月宫内发生的场景,差点没尿裤子,而韩梦宠很镇定昏倒在地。

    小太监踉踉跄跄跑到了傲寒宫,不过被小凳子挡在了宫外。

    “凳子哥哥,你快让小的进去吧,拜月宫出了大事,里面都是尸体。”

    “什么!”小凳子没敢多问,赶紧领着小太监进了屋内。

    林溢和宋梅瑶还在睡梦中,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之时,两人也是被吓得惊起,这消息坏透了!

    林溢甚至连衣服都没穿,当他走到傲寒宫看到眼前的场景之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这是发生了什么,可昨天晚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到底怎么回事,给我去查!”林溢咆哮着。

    宋梅瑶也被眼前的人深深震撼,她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

    “皇上,这是韩梦宠杀的?”宋梅瑶的声音中也带着些颤抖,看到这么多尸体没有谁的定力有那么好。

    林溢猛地回头看向了宋梅瑶,脸上满是不相信之色,“她杀的?”

    “韩梦宠有一身武艺,昨晚宫中又没有发现刺客,不是她还能有谁。”

    林溢正纳闷,忽而有个太监跑过来说发现了韩梦宠昏倒在那台阶上。

    “瑶瑶,过去看看。”

    “皇上,不用看了,她肯定没事,而且这拜月宫恐怕也就只有她一个活口,她实在太恶毒了。”宋梅瑶叹息了一声,看着那些尸体,她心里面也很不是滋味。

    这些人都是忠诚于她的,是她害了她们,所以这仇一定要报!

    林溢又看了那太监一眼。

    “回皇上,的确如同皇后娘娘所说,拜月宫已没有其他活口。”

    林溢差点瘫倒在地,他很无力,“楚公公,马上让人把这儿打扫干净,任何人不得对外提起,违者斩立决!”

    说罢,林溢就准备离开,突然之间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故而他又转身,“对了,等贵妃娘娘醒过来之后,马上告诉朕。”

    宋梅瑶跟在林溢的后面一同离开。

    “皇上,你等等臣妾。”

    “瑶瑶,这件事你到底知不知情?”林溢心里面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他没想到对宋梅瑶发火,就是刚才宋梅瑶的话实在是让人浮想翩翩,不想乱想都不行。

    宋梅瑶先是一怔,而后才反应过来,自嘲一笑,“皇上认为臣妾跟这件事有关系?”

    “瑶瑶,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朕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如果你知道,直接告诉朕。”林溢是真的着急了,他又不想惹宋梅瑶不开心,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说起话来的确有些针对性。

    “皇上,其实这件事你可以直接去问韩梦宠,臣妾该说的都说了,就这样。”

    宋梅瑶深深抽泣,她心里面实在太失望了,这林溢还是没有把他这种毛病改掉,她不敢切想象林溢不爱她。

    “瑶瑶,你听朕说……”

    “皇上,贵妃娘娘醒了。”

    正当林溢要去追宋梅瑶的时候,楚公公又走了上来,他停住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