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就是天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咚咚咚——

    巨大的鼓声响彻衙门,没多时,有衙役从里面跑了出来。 .vo.

    宋梅瑶停下敲鼓,退到一边。

    “好大的胆子,谁在外面击鼓!”衙役人未出现,声音先至。

    宋梅瑶微微躬身,等那衙役出来之后才开口,“这位官爷,小生有冤要告。”

    宋梅瑶是女扮男装,这样行事也方便许多。

    “有天大的冤情也不允许打扰大人,滚吧!等时候到了再来。”

    砰的一声,宋梅瑶面前的门被重重关起。

    宋梅瑶有些纳闷,这兴瑞城的衙门架子可真大。

    她自然不会这么离去,转身之际,她又看到了那些围观的民众,不过她并没有在意。

    她仅仅以为兴瑞城的民风淳朴,这些百姓都较有意思吧。

    没有耽搁太长的时间,宋梅瑶毫不犹豫又敲起了大鼓。

    跟次一样,还是那个衙役,这一回他出了门。

    “你这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难道你听不懂刚才我说的话吗?若是还敢骚扰,小心打断你的狗腿。”

    宋梅瑶见衙役要走,赶紧前拦住了他。

    “你们可真是大胆,如此之大的衙门不为百姓服务又有何用,今天要是大人不出面见我,我告去朝廷!”

    在这时,衙门口的那些百姓居然开始欢呼。

    这……

    宋梅瑶反应过来之时,那衙役又进了衙门里边。

    兴瑞城玩这么一遭是什么意思?

    宋梅瑶没有再冲动,她走到了那些百姓之间,想要问问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以她刚才的行为,很多人都愿意讲给她听。

    原来这些人基本都想要找知府大人伸冤,但是知府大人并不是每天都会升堂审案,每个月开一次,每次十个人。

    正因如此,才有今天这样场面。

    这些百姓都在苦等机会,希望能得到知府大人的接见。

    宋梅瑶一听这话,那还了得,没想到楚国还有这样的官员,她必须要管一管。

    没跟那些百姓说更多的话,她又到了伸冤鼓的旁边。

    那些百姓见状,也都跟在其后。

    衙役第三次开门之时,所有的人都涌进了衙门之,那些衙役阻拦不得,只能向里面退去。

    知府大人很快出现在公堂面。

    面对知府,那些百姓又懦弱了,宋梅瑶被推到最前面。

    “堂下何人?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大人,小生有冤情相告,为何在衙门之外遭遇种种阻挠?”宋梅瑶毫不客气说道。

    “大胆!”知府敲了敲惊堂木,“大胆刁民,这兴瑞城本官是天,本官想什么时候堂什么时候堂,你们这些刁民胆敢惊扰,先每人二十大棍伺候。”

    宋梅瑶脸色大变,这知府陆慕还真是狗胆包天。

    “陆大人,这样不妥吧,要是让朝廷知道你的罪行,小心你这头的乌纱帽!”宋梅瑶冷冷相言,她没有什么好害怕。

    知府大笑,“有意思,你这小生胆子不小,不打也罢,本官想知道你今天来这儿是想状告何人?”

    宋梅瑶看着陆慕一脸玩味,怒火由心而生,现在看来,这兴瑞城并不是只是闹山贼那么简单。

    “知府大人,实不相瞒,我是从京城来的,是一名讼师,本想着游历天下以增见识,没想到路遇贵地之时碰到一伙山贼,身盘缠全被夺光,今找知府大人,不知大人能否略施小钱,回到京城之后定加倍奉还。”

    陆慕看着宋梅瑶,脸色变了许多,听到宋梅瑶所说的身份他不害怕才怪。

    “原来是名讼师。”陆慕微微点头,“把其他无关人等全部赶出衙门,本官要和这京城来的讼师好好讨论山贼一案。”

    宋梅瑶已经猜到会是这般,趁着他们离开的空挡,她同身边的一个人说了聚源客栈几个字眼。

    此人在外面之时跟宋梅瑶攀谈甚好,好像有大案在身。

    宋梅瑶已经答应会为他做主,所以这样而道请求算是小事。

    宋梅瑶怕陆慕使坏,这才玩了两手。

    要是那陆慕会怕京城讼师的身份,自己也可以解决,林溢也用不着暴露的。

    否则,便是那些护卫攻打来救她。

    那陆慕也有意思,所谓的探讨案情居然是把宋梅瑶请到后堂去喝酒。

    “大人,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嘛,起京城的衙门好多了,不知大人你这招不招讼师。”宋梅瑶笑道。

    陆慕满面笑容,“要数你们这帮讼师心眼最为厉害,不知讼师名讳,本官这府也有名讼师,人称算死天,位列楚国第二。”

    “原来算死天在府,久仰久仰。”宋梅瑶根本没听说过,这个算死天,即便他能算死地又如何,“在下无名讼师罢了,免贵姓宋,诶,这算兄为何称之第二?这第一又是何人?”

    陆慕把算死天叫了过来,“算死天,你跟着宋兄弟好好说说你这楚国第二是怎么来的。”

    算死天微微行礼,而后而滔滔不绝讲起了他的光辉历史。

    宋梅瑶听过去好像有种熟悉的感觉,怎么是在说她?

    因为那算死天说的都是宋梅瑶经受的几个案子,令她没想到的是之前无意之举,居然名垂青史。

    “算兄,小弟佩服佩服,没想到你这么厉害,那这第一的是谁?”

    “宋梅瑶,京城第一讼师,当今的皇后娘娘是我的师父。”

    宋梅瑶直接大笑,他们还真是信口开河。

    “宋兄,你为何发笑?”陆大人突然出声。

    “没,只是佩服算兄而已,对了,不知大人怎么处理那伙山贼,总不能让我这么在贵地受欺负吧?”宋梅瑶话锋一转。

    陆大人脸色大变,“宋兄非要在这件事纠结?”

    “那是自然,那群山贼如果不及时处理,肯定会伤及很多无辜百姓,到时候事情闹大,你承担得起吗?”宋梅瑶反问了一句。

    砰!

    陆大人重重拍了下桌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实话跟你说,这山贼我的确知道,是我远方的表弟,不知宋兄能否看在本官的面子饶了他这次。”

    宋梅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意思,难怪这陆慕扭扭捏捏、心事重重。

    “不行!”宋梅瑶严词拒绝,“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算了。”

    “那只好对不起宋兄了,来人!”

    陆慕的声音刚落下,那门直接嘭的一声成为了碎片。

    “臣等救驾来迟,皇后娘娘恕罪!”来人齐齐跪在了宋梅瑶的脚下。

    “什么,你……”陆慕话音戛然而止,跟着那些护卫也跪在了地,“下官参见皇后娘娘。”

    宋梅瑶慢慢走到了陆慕的身旁,“陆大人,你的胆子可真大,不知道现在谁还能保你,你应该早问我全名。”

    陆慕的额头已满是汗水,“皇后娘娘饶命,下官有眼无珠……”

    “闭嘴!”宋梅瑶怒声斥责,“你这狗官留你可用,来人,掌嘴一百,随后带公堂。”

    宋梅瑶欲要出门,突然看到了那瑟瑟发抖的算死天,嘴角不由扬,“算死天这个名字不怎么样,趁早改名吧,不然你会死得更早。”

    算死天吓得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地。

    宋梅瑶坐公堂之后,马让人打开衙门的大门让那些老百姓进来伸冤。

    当那些老百姓看到宋梅瑶坐在公堂之时,每个人脸都是诧异的目光,他们不知所措。

    直到那满脸血的陆慕被拖了出来。

    “众位百姓,这狗官欺凌普通百姓根本不配做这儿的父母官,你们放心,朝廷会派一名一身正气的官员接手兴瑞城。”

    宋梅瑶话音落下,整个公堂却是安静不已。

    这话虽然好听,可那些百姓根本不认识宋梅瑶,故而哪里会当真,他们只会认作宋梅瑶是为民除害的大侠而已。

    “这位是当今的皇后娘娘,众位不必担心。”旁边的一个侍卫开口解释。

    宋梅瑶眉头一皱,她本不想暴露出来。

    听到是当今皇后娘娘是,所有的人都跪在地方磕头谢恩。

    宋梅瑶并没有去阻止,越是阻止这些普通的百姓越是较真,那些百姓口都在喊冤。

    宋梅瑶也不清楚这兴瑞城的状况,只能把陆慕强行提起。

    “陆大人,你如果不想死得太难看帮这些老百姓把问题解决好,否则你必将会被碎尸万段。”

    “是…是,下官明白。”陆慕顾不脸的血,即刻便开始办案。

    有宋梅瑶在一旁监督,整个公堂还是井然有序。

    其实都不是些很重大的案子,所以处理起来也不是很麻烦。

    忙活了一整天,总算是全部处理好了,不过那些百姓说什么也不愿意走,都说请宋梅瑶到家里面吃饭。

    宋梅瑶好说歹说总算是脱了身,看着那些百姓脸的笑容,她的心情也特别的好,她希望整个楚国都是这样风调雨顺。

    既然她已经暴露了,所以林溢也被秘密送进了衙门。

    那陆慕早被吓掉了半条命。

    整个衙门的人都被赶到了外面把守。

    兴瑞城的百姓都知道皇后娘娘在衙门里边,所以这外面聚集了很多老百姓,他们都想给宋梅瑶送东西,或是食物,或是首饰。

    不过为了安全问题,宋梅瑶只能让人把那些民众驱散。

    最起码也得等到林溢的伤势全部好了再说。

    ://..///41/41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