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小家伙的心思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和颐王府由宋骋暮一手操办,低调处理,并不张扬。

    林溢知晓此事之后,他也是无奈叹了叹气,谁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

    宋梅瑶的心情更加沉重,她一整天都呆在林溢的身旁,问了林溢无数遍这件事跟她有没有关系。

    从晨曦初升,到夕阳西下,整个御书房都一片安寂,没人敢来打扰。

    “瑶瑶,都一天时间了,你好歹吃点东西,人死不能复生,他们也是咎由自取,你何必自责?”林溢为了安抚宋梅瑶,只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林颐和宋未乐身上。

    宋梅瑶一怔,她看着林溢,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明日一早我就回侯府一趟,看看事情如何解决。”

    林溢长松了口气,马上让人把早已准备好的糕点端了上来,“先吃点东西吧,朕都快饿瘪了。”

    宋梅瑶噗嗤一声笑出口,她才反应过来林溢目的为何。

    翌日清晨,宋梅瑶秘密出宫,她直接去了侯府。

    宋骋驰一天时间就把和颐王府的事处理好了,虽然说京城还有一些流言蜚语,但没太多人有兴趣,用不了几天,这些留言都将不攻自散、无人问津。

    听到这儿宋梅瑶放心了许多,她既对宋未乐的事情很伤心,同样的,这一个月来的努力也不想这样终结。

    看来和颐王府的事比想象中的要简单许多,但是另外一件事却让宋梅瑶更加揪心。

    “二叔,不知现在容容……”宋梅瑶叹了口气,也不好再说下去,现在宋明容肯定对她十分痛恨。

    宋骋驰无奈苦笑,“明容这孩子,我还真不知她的性格,你应该更了解才对,只是这几天我看她情绪并不是很好。”

    “年纪才十多岁,又跟大姐有那么深的感情,唉,我也希望她能尽快走出这个阴霾。”

    俩人正说着话,宋明容突然走了进来。

    “明容叩见皇后娘娘,明容知错,希望皇后娘娘不要怪罪。”宋明容蓦然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宋梅瑶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宋骋驰那边,宋明容会有如此想法,怕是跟他有很大的关系。

    令她没想到的事宋骋暮居然摇头。

    宋梅瑶赶紧上前把宋明容搀扶起来,“七妹,你这不是让大姐难堪。”

    “三姐是皇后娘娘,理应跪拜。”宋明容朗声而道。

    宋明容这样的态度的确让人吃惊,毕竟和前一天的反差太大。

    “七妹,你告诉三姐,你真的不恨三姐?”宋梅瑶情不自禁问了问。

    宋明容毫不犹豫摇头,“我知错了,希望三姐能原谅我,只是我还有个要求,就是三姐去哪都能带着我。”

    “你的意思你要跟三姐进宫?”宋梅瑶有些欣喜,她和宋明容的感情本来就不错,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俩人若是能生活在一起那自然是好。

    “嗯,反正这侯府我是待不下去,我……”宋明容又低下头,抹了一把眼泪。

    “不哭不哭。”宋梅瑶赶紧将其揽入怀中,“以后就三姐保护你,任何人都不会欺负你,你想什么时候进宫,我让皇上给你封个公主。”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马上去收拾东西。”宋明容欢呼雀跃,一下就跑开了。

    宋梅瑶看着宋明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她不希望发生她担心的事,宋明容这么热情,肯定别有想法。

    她也不忍心去怀疑,不然早就拒绝了宋明容。

    宋骋驰始终没有说话,他静静地在一旁站着。

    宋梅瑶带着宋明容回宫了,楚国几十年来第一个公主诞生,林溢封宋明容为明容公主,居于未央宫。

    和颐王府之事告一段落,京城一片祥和。

    平日里,宋明容一直都身居未央宫,哪里都没有准备去。

    宋梅瑶经常前去。

    这一天,她突发奇想,并未预先跟宋明容说明。

    她突然闯进未央宫可是把宋明容吓了一大跳,匆匆忙忙就跑进了殿内紧闭殿门。

    宋梅瑶就纳闷了,这宋明容在搞什么鬼。

    追问了未央宫的宫女才知晓,宋明容居然在练武功。

    没过多长的时间,宋明容就从殿内走了出来,此时,她已经换成了另外一种装束。

    “容容,你这是在做什么?”宋梅瑶饶有笑意问道。

    宋明容看了看旁边的宫女,旋即才道:“三姐,人家就是无聊,所以在这宫内练练武功。”

    “原来是这样,你练功是为了给大姐报仇吗?”宋梅瑶突然发问。

    “当然……”宋明容突然一顿,“当然不是,大姐又跟人没什么仇。”

    宋梅瑶略有失望,宋明容到底是个孩子,看她的脸色就能知道答案。

    面对宋明容,宋梅瑶还是选择宽容,一个孩子知道什么,她肯定不会那么计较,又不能直接戳穿,只能慢慢开导。

    “容容,你是女子,与其练功夫,不如多去读点书,这样,我这两天给你找个先生,这宫内也没有跟你年纪相仿的人,所以只有这些小宫女陪你了。”宋梅瑶自然而然要阻止宋明容错下去。

    宋明容也实属聪明,并没有拒绝宋梅瑶的意思。

    “三姐,你说这皇宫怎么这么大,我好几次想到处走走可都迷了路。”宋明容的突然转移话题。

    宋梅瑶皱了皱眉,笑道:“迷路不要紧,能找到回宫的路就行,没有目的地走哪有迷路之说。”

    宋明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不再出声。

    短短几句话,却是让宋梅瑶感觉到这宋明容十分地聪明,不知道她从哪里学到的这些,此子不凡。

    “差点忘了,容容,过几天我恐怕要外出京城一趟,要不你跟我一同前去?”宋梅瑶才想起来今天来的目的。

    “去哪?”宋明容很明显犹豫了一下。

    “整个楚国,走到哪算哪,你放心,咱们不会迷路的。”宋梅瑶笑道。

    “三姐,你嘲笑人家,人家不要跟你玩了,哼。”宋明容没好气道。

    宋梅瑶无奈摇了摇头,“容容是去还是不去,可不要错过这次见世面的机会,反正你在宫内也呆了这么长的时间,去散散心也好,你觉得呢?”

    “这么说来,容容还真不能拒绝三姐,那就去吧,这辈子就没有离开过京城。”

    宋梅瑶再次被宋明容逗笑,“你才多大就说这辈子了,唉,你这丫头,可真是有意思。”

    宋明容吐了吐舌头,满脸喜色。

    “好了,时辰不早了,我还得去皇上那边一趟,自个玩吧。”宋梅瑶转身离开,她瞪了一眼旁边的宫女一眼,什么意思那宫女自然清楚。

    宋明容很懂事走上前相送,直到宋梅瑶消失在视线她才转身进宫,并且紧闭宫门。

    “雨儿,你说皇后娘娘看出了未央宫的异样?”宋明容冷冷问道。

    那雨儿就是刚才宋梅瑶所瞪的宫女。

    雨儿的年纪虽小,可在宫中待了不短的时间,故而对于宋梅瑶刚才的举动她可十分清楚。

    “公主殿下,皇后娘娘的意思是不想要你花费太多的时间在练武上面,公主殿下还是照做吧,要是惹恼了皇后娘娘,那可少不了惩罚。”

    宋明容的步伐突然一顿,她把目光看向了雨儿。

    “雨儿,在这宫中本公主是第一个认识你的,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你这辈子衣食无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雨儿径直跪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多谢公主殿下,奴婢定誓死追随公主殿下,如若违背,天打雷劈!”

    “很好。”宋明容很满意点头,同时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弧度。

    雨儿跪在地上久久不敢动弹,她更有别样的心思,而且很明显是倾向于宋梅瑶那边。

    话说那宋梅瑶离开了未央宫,便径直去了御书房,她也想着能早一点出发。

    如今楚国已经彻底稳定,林溢也能抽开手脚微服私访民间,一边寻找玉玺,一边体恤民情。

    当然,宋梅瑶想得更多的就是能和林溢在一起好好游玩这来之不易的江山。

    上一世,短暂的一生在这宫中就消香玉损,还来不及好好看这个世界。

    跟林溢商量了一番之后,他并未拒绝,俩人把出发的日子定在三天之后。

    宋梅瑶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早在之前,宋梅瑶的意思是让宋以南和沈清竹一同前往,结果又发生了那样的事,看来只能把白灏带去。

    自从林溢回京,这么一个多月以来,宋梅瑶就没有见过他,今天去太医院找他之时,才发现他已经离开了皇宫,至于去哪儿了,无人知晓。

    宋梅瑶当即就慌了,要知道这白灏可是帮了她不少,且他们还是那么好的关系。

    她忽然想到了林溢。

    想了想,宋梅瑶还是去找了林溢,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知道白灏离开的事。

    林溢那套说辞是白灏厌倦了宫内的尔虞我诈,他想着重新回百药谷过着田园般的生活。

    宋梅瑶责怪林溢为何不告诉她又为何不挽留,林溢也并没编其他理由,他只说了一句话——在这世上,任何一个对你有兴趣的男人朕都要将他们杀了,白灏对朕有恩,朕只能将他赶走。

    听到此言,宋梅瑶也只能有叹气的份,再为白灏辩护,林溢怕是要吃醋,看来跟白灏只能有缘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