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未曾谋面的二叔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以宋梅瑶现在的身份,不管去哪都饱受欢迎,回侯府就更不用说了。

    平日里,其实宋梅瑶并不喜欢回去,毕竟会触景生情。

    宋梅瑶在离侯府有段距离的时候就下了凤撵,她独自一人走回了侯府。

    比起往日的侯府,的确是少了许多欢声笑语,那些小家伙年龄虽小,可也明白侯府的变故。

    宋梅瑶刚进门就撞上梅姨娘。

    “瑶……”梅姨娘的脸色突然凝固,随即立马跪在了地上,“参见皇后娘娘。”

    “梅姨娘,你怎如此见外。”宋梅瑶赶紧将其扶了起来,她回来可不是宣誓权利。

    梅姨娘低着头,声音那是那般恭敬,“要的要的,您贵为皇后娘娘自然要行礼。”

    “梅姨娘,今日回来咱们不谈这个,六妹他们呢?”宋梅瑶并不理会,顺势便转移了话题。

    梅姨娘蓦地抬头,很是欣喜,非常热情地拉着宋梅瑶的手走进了院内。

    老远处就听到了孩子们朗朗读书声,宋梅瑶很是欣慰。

    梅姨娘打开话匣子,开始给宋梅瑶说起了最近侯府的情况,侯府的那些孩子也都更懂事了,明白侯府的命运为何。

    宋梅瑶并未回应,心想,只要这些人知道努力,她可以为他们摆平前路。

    又走了几步,宋梅瑶便停了下来。

    “梅姨娘,咱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坐一坐,我想和你聊聊。”宋梅瑶出声道。

    梅姨娘一怔,有点措手不及,她看盯着宋梅瑶,不禁点头。

    宋梅瑶并未绕弯子,直接把老夫人拿出来说事,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梅姨娘可是老夫人身边的人。

    这一世梅姨娘改变了许多,宋梅瑶也一直想要知晓其中原因,只是没有发问。

    梅姨娘听宋梅瑶这么一说,脸色大变,沉默了好一会才长叹了一口气,随后缓缓说出了尘封已久的事。

    老夫人毋容置疑是万历那边的人,往日里三夫人和宋墨岚外出游玩基本上是去万历那边。

    梅姨娘又顿了顿,她的目光突然看向了宋梅瑶。

    “怎么了?”宋梅瑶很是好奇,这梅姨娘怎么越看越不对劲。

    “皇后娘娘,接下来这些话是我在老夫人身边这么久观察到的,虚实不能分辨,所以我也不知当讲不当讲。”梅姨娘苦笑。

    “但说无妨,反正现在老夫人和宋墨岚她们都去了万历。”宋梅瑶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她感觉有个重大的秘密就要从梅姨娘口中说出来。

    “宋万里是老夫人和万历那边的人生的,他和侯爷、老爷并无血缘关系,那宋墨岚和你应该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事是我当初听到的,奈何老夫人在侯府只手遮天,我不敢开口,还望皇后娘娘见谅。”

    宋梅瑶眉头紧皱,即便梅姨娘在推卸责任也没办法追究。

    照她那么一说,宋墨岚做了个巨大的阴谋,要是林溢再晚一点回来,恐怕楚国和万历就会联手,那时整个天下都会掌握在他们手里。

    所幸,万幸!

    “继续说。”

    梅姨娘继续说下去,不过说的事都是之前老夫人做的一些坏事,没有一点意义。

    自从梅姨娘有亲近偏苑之后,老夫人对梅姨娘也是不理不睬,所以后面的事梅姨娘也不知晓。

    宋梅瑶听了个明白,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就有了个很好的解释。

    纵观短暂的一年,老夫人凭借其在侯府的地位加上厚实的脸皮,不知在暗地里做了多少坏事。

    这仇肯定要报,只是时候未到。

    宋梅瑶也没再继续说这话题,脸色突然一改,先是露出了点点笑容,随后跟梅姨娘拉起了家常。

    她能感觉到梅姨娘已经很紧张,说话都是小心翼翼。

    “梅姨娘,你也不要紧张,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刚才的咱们也不说了,没事的。”宋梅瑶出声安慰。

    “是…是……谢谢皇后娘娘。”

    “对了,你可知道二叔的行踪?”宋梅瑶话锋又是一转。

    梅姨娘的表情又凝固,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此时,她的眼眶之中已有眼泪。

    “皇后娘娘,你也不是不知道,骋驰常年不在家,因为当年的矛盾,又加上他辞官了,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如今侯府成了这样,他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呜呜呜……”梅姨娘痛哭起来。

    宋梅瑶递了块手帕,故意说道:“唉,我还以为他回来了呢,之前有人说在京城看到了他,这不我刚从大姐那边过来,不知道现在大姐怎么了,满口谎言,真不知她想干嘛。”

    梅姨娘的哭声戛然而止。

    宋梅瑶的心也是一紧,要是这样就套出了宋骋驰的消息,那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皇后娘娘,你会对骋驰下手吗?”梅姨娘声音哽咽,似乎有些担心。

    宋梅瑶叹了口气,“梅姨娘,你们怎么都感觉我变了呢,依我之见,一家人能同甘共苦,也能同享荣华富贵。”

    “这就好,这就好……”梅姨娘低下头喃喃了几声,思索了好一会才又出声,“皇后娘娘,刚才我不是故意骗你的,骋驰的确回来了,昨晚刚到,没想到你的消息那么快。”

    宋梅瑶干笑了几声,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就说嘛,侯府之人没有一个贪生怕死之徒。

    “真的?”宋梅瑶大喜,“二叔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正好可以帮忙管理侯府,快带我去相见!”

    “你随我来。”梅姨娘轻声说道。

    宋梅瑶能感觉到梅姨娘很轻松的松了口气,无奈摇头,她最怕的就是别人误会她。

    在书房,宋梅瑶看到了宋骋驰,他和父亲长得很像。

    宋骋驰看到她就要下跪,还好她眼疾手快扶住了宋骋驰。

    说起侯府的变故,宋骋驰哭得像个小孩,他也深深地后悔没有早一点回来。

    宋梅瑶紧紧握住了宋骋驰的手,意味深长而道:“二叔,你能回来就好,现在侯府就缺个能掌控局面的人,我在宫中不能随便出来,所以侯府的大梁还是要你扛起来,此次回宫,我便启奏皇上,父亲的位置就由你代替。”

    “臣拜谢皇后娘娘。”

    说着话宋骋驰又要下跪,宋梅瑶自然再搀扶。

    俩人开始聊起了侯府今后该如何办,他们聊了许久。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宋骋暮的身上。

    其实宋骋驰从来都没有怪过宋骋暮,三兄弟会是现在的局面,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老夫人,其次就是宋万里。

    宋骋驰聊起这段往事就很无奈,他被贬去边疆,很多人都说是因为宋骋暮在背后搞鬼,现在看来,宋万里在推波助澜的可能更大。

    宋梅瑶听着也心酸,原来表面上看过去好好的一个侯府,背后居然是这样的情况。

    “对了,瑶瑶…不,应该叫皇后娘娘了。”宋骋驰强笑解释,顺手抹了一把眼泪,“皇后娘娘,其实你可以求大嫂的娘家,也就是你外公那边的人帮忙,说不定能把大哥和大嫂救回来。”

    “我外公?”宋梅瑶一脸茫然,她很少听韩嫣或者宋骋暮说起过那边,只是在韩嫣被宋墨岚绑架那一次,宋骋暮略微提及。

    宋骋驰点了点头,“苏州韩家,一般人都没听说过,这也是你父亲跟我说的,当年因为你母亲的缘故,大哥可是差点被韩家杀死,后面还是你娘亲以脱离韩家相威胁才把这件事解决,其他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宋梅瑶有些激动,她也没想到韩嫣的背景居然这么大,若真是这般,去一趟苏州也无妨。

    “二叔,真是太感谢你了,我这就回宫跟皇上商量商量,事不宜迟,有空再回来跟你谈天。”

    宋梅瑶即刻起身,话还没说完,就冲了出去,全然不顾后面的宋骋驰和梅姨娘。

    出到外面,宋梅瑶让人去和颐王府跟宋未乐说了一说,宋骋驰是她的父亲,既然宋骋驰已经回来,见一面也是应该。

    宋梅瑶马上回宫,她心情十分迫切,必须要跟林溢好好说说,即便他不跟去,她自己也要去一趟。

    林溢正在御书房处理奏章,当今楚国刚刚稳定,有很多事还是需要经手于他。

    宋梅瑶把他的奏章抢下,开门见山说了说韩家的事。

    当林溢听到苏州两个字眼之时,他的脸色即刻就是一变。

    “瑶瑶,你是说要去苏州寻找韩家?”林溢怕听错,反问了一句。

    宋梅瑶轻轻点头,“皇上,要是您政务繁忙,此事让臣妾独自一人前去便可,大不了拉上白灏,以他的武功也能庇我周全。”

    “不不不,朕不是那意思,朕正好要去趟苏州,那边似乎有好东西。”林溢邪笑道。

    “嗯?”宋梅瑶就不解了,这林溢该不是就飘了,皇位还未坐热就行想着游山玩水。

    “瑶瑶,不知你可记得关于玉玺那种地图。”

    “知道,就是先皇驾崩之前留给你的。”宋梅瑶脱口而出,“怎么?那玉玺在苏州。”

    “恐怕是。”林溢并未隐瞒,“坐上了皇位之后才发现楚国暗中还有很多的力量,要想调集这些力量,必须要用到玉玺,所以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去找到他,这样才能把楚国牢牢抓在手心!”

    宋梅瑶点点头,有股哭意,她等这天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