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上演好戏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宋梅瑶当即就返回了宋墨岚那儿,事不宜迟,还是先下手为强为好,等林秉那边反应过来之时,可就没得玩了。

    宋墨岚还昏着。

    “小椅子,其他人怎么样了?”宋梅瑶不想节外生枝,如果能杀了那些人,她早就动手了。

    “回娘娘,都还没醒过来。”

    宋梅瑶顺势丢了一包蒙汗药出来,“给他们灌下去,切记,一定不能让他们醒来。”

    “是。”

    宋梅瑶又让一月去找了几个人来帮忙。

    一口凉水,就让宋墨岚慢慢清醒。

    宋梅瑶看着宋墨岚慢腾腾的模样,端了张凳子坐在一旁看着。

    “这…这是在哪里……”宋墨岚声音很轻,显然很虚弱。

    “皇后娘娘,你可还记得我?”宋梅瑶站起身,走到了宋墨岚的面前。

    宋墨岚迷迷糊糊看到是宋梅瑶,顿时精神了许多,“宋梅瑶,你对本宫做了什么?”

    宋梅瑶面带笑容,伸手托起了宋墨岚的下巴。

    “可惜了,皇后娘娘,皇上说你的染上了瘟疫,而且还把我傲寒宫拖下了水,你说我能放过你吗?”宋梅瑶说得很慢,生怕宋墨岚听不清楚。

    “什么!这里是傲寒宫?!”

    “恭喜你,回答正确。”宋梅瑶的手重重一甩,“皇后娘娘在这儿好好休息,等你完全清醒了过来咱们再好好玩。”

    说罢,宋梅瑶直接离开屋子。

    宋墨岚在背后大声喊了几句她没病,但是根本没人理会她。

    傲寒宫的事很快就在宫中传了开来,任何人都不得随便接近。

    面对疾病,谁都是胆怯的,平时那些和宋墨岚交好的嫔妃都没有让人去打听情况。

    宋梅瑶在傲寒宫等着的目的就是为了看后宫那些娘娘的举措,让人中途打断的滋味并不是很好受。

    结果那些娘娘没有等到,却等到了覃月离。

    覃月离虽说来了,可也离得远远的,宋梅瑶去开门的时候看到她那副样子差点笑出来。

    她是只身前来的,只见她裹得严严实实,离门有几丈远,手上拿着一支长长的竹竿,应该是为了敲门。

    “太后娘娘,你怎么来了?”宋梅瑶强忍着笑意,出声问了问。

    “梅妃!听说皇后在傲寒宫,这可属实?”覃月离也知道这身装扮会引来嗤笑,故而她直接是转移话题。

    “是,她染了瘟疫,恰好又在傲寒宫昏倒,傲寒宫如今戒严跟她可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宋梅瑶听着覃月离的语气不对,她也没有给覃月离什么好脸色,尊重是相互的。

    “皇后很严重?”覃月离着急又问。

    宋梅瑶冷笑一声,“太后娘娘,这跟你没有关系,就这样。”

    说罢,宋梅瑶便返回了傲寒宫,这覃月离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给她脸色看。

    宋梅瑶还真不吃那一套。

    外边的覃月离一直在骂宋梅瑶不识抬举,俨然像个泼妇骂街,满口秽词。

    宋梅瑶一点也不在意,又不会少肉,覃月离毕竟还有个太后娘娘的身份摆在那。

    宋墨岚也差不多清醒了,宋梅瑶便到了那屋。

    进屋一看,她正在吃东西。

    “皇后娘娘,傲寒宫比不上你凤仪宫的伙食,不要在意喔。”宋梅瑶朗声而道。

    宋墨岚的动作一顿,将筷子重重一拍,“的确不怎么样,哼,宋梅瑶,本宫警告你,赶紧把我放了,否则,你就等死吧!”

    “你真是搞笑!你以为我愿意收留你这个染上瘟疫的人?要不是皇上明令下旨不能让你离开,早就把你丢出去了,你以为你在傲寒宫很受欢迎?”宋梅瑶情绪同样激动,她比宋墨岚的声音还要大上几分。

    “瘟疫?”

    “你以为呢?皇后娘娘,接下来咱们就要享受治病的过程,提醒你一句,这治病的方法还是你教的呢。”宋梅瑶邪笑。

    这时,小椅子和小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们手里头拿着几根绳子。

    “放肆!”宋墨岚慌了,她想要逃跑。

    小凳子和小椅子本来就一身武艺,绑住宋墨岚简直轻而易举的事。

    “宋梅瑶,你放开本宫!”

    “你太会叫了!”宋梅瑶一怒,直接把宋墨岚的嘴巴塞住。

    宋墨岚的口中只听见呜呜之声。

    宋梅瑶从一月的手中拿过了几枚银针。

    “皇后娘娘,我有幸学过几天医术,对你所染的瘟疫正好有作用,现在就让我帮你看看吧。”

    宋墨岚挣扎着,她恐怕也没有想到曾经用在宋梅瑶身上的招式会落到她自己的头上。

    “皇后娘娘,疼就喊出来,诶呀,差点忘了,你的嘴把堵住了。”宋梅瑶的语气很是玩味,好不容易有个报仇的机会,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她自然要好好的玩。

    随即,宋梅瑶便帮宋墨岚把口中的布条拔了出来。

    “宋梅瑶!本宫命令你把……”

    啪——

    宋梅瑶重重地扇了宋墨岚一巴掌。

    “哼,你要明白你现在的处境,说不定你就被瘟疫给害死了。”宋梅瑶怒道,“反正皇上知道你的情况。”

    宋墨岚立马就沉默,那双眸子就像是要杀人一般。

    “算你识相,不然我就用这的针把你的嘴巴缝起来。”宋梅瑶恶狠狠道。

    宋梅瑶拿起银针在宋墨岚的脸上笔画了几下。

    “宋梅瑶……”

    宋梅瑶听到这声音,手中的银针又往前逼近,那宋墨岚的声音戛然而止。

    “梅妃娘娘,不知你到底想干什么,又或者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要我能做到或者我有,肯定会满足你的要求的。”宋墨岚明白其中的道理,便又开声。

    “我不需要什么,也不想做什么,我只想跟你好好玩玩这个游戏,还记得以前你是怎么对我的吗?现在就是就是回报。”

    宋墨岚脸色大变,急忙出声,声音中已经带着哭腔,“梅妃娘娘,求你饶了我这一次,以前都是我的错,我想你道歉……”

    “闭嘴!”宋梅瑶大喝一声,强行把宋墨岚打断。

    宋墨岚的话音当即落下,面对宋梅瑶,她一点脾气都没有。

    “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宋墨岚,要不是看在你是侯府的人,我早就杀了你。”宋梅瑶又是一顿训斥。

    “你说得对,咱们……啊——”

    宋梅瑶手上的针直接插入了宋墨岚的肉里面,宋墨岚发出巨大的哀嚎声。

    “你不配当侯府的人,而且你也不是。”宋梅瑶冷哼一声。

    这么一举,宋墨岚沉默,她不敢再开声,她知道宋梅瑶不只是开开玩笑。

    宋梅瑶也懂那个道理,宋墨岚在身上绝对不能出现伤口的,否则到时候会给自己惹上麻烦。

    接下来,屋子内只有宋墨岚的哀嚎声。

    不能把宋墨岚折磨死,那也要让她半死,宋梅瑶反正是已经豁出去了,会出现什么后果直面应对就好。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宋梅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还有些事需要问。

    “宋墨岚,这几天你和覃月离走得比较近,你们在商量什么事,是不是跟我有关系?”

    宋墨岚有气无力,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宋梅瑶的手又扬了起来。

    “别扎了,我说……”宋墨岚欲哭无泪,宋梅瑶比起她来要狠得多,当初也不过是扎了宋梅瑶几下而已,“太后娘娘跟我说,你掌握了她的弱点,所以她这段时间更会偏向你那边,示意我用不着担心。”

    “就这些?”宋梅瑶脸色微变,“难道她就没有说明我为什么能牵制她?”

    “她没说,任由我怎么问都没有透露丝毫,而且她还教我怎么对付你,但是没有牵扯上她。”宋墨岚把所有的话都招了。

    宋梅瑶很满意点了点头,“算你识相,过来给皇后娘娘松绑,相信皇后娘娘会变得十分老实的。”

    宋墨岚是松了口气。

    在一边的桌上,宋梅瑶已经准备好茶和糕点。

    待一月帮宋墨岚清理好了之后就把她带了过去。

    “皇后娘娘,喝茶呀,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应该不痛吧。”宋梅瑶脸上笑眯眯,刚才发生了什么全然已经选择性忘记。

    宋墨岚强露出一些笑容,“不疼,不疼。”

    “那发生了什么会让别人知道吗?”

    “不会,不会。”

    “很好,的看你如此听话,我送你个秘密,你想知道覃月离是怎么被我牵制的吗?”宋梅瑶一步步把宋墨岚拉下水。

    “什么……想…想知道。”宋墨岚低下头,不敢直视宋梅瑶。

    “那么害怕做什么,我又不会再打你,既然你想知道,我跟你说就是,喝茶。”宋梅瑶亲手给宋墨岚倒了杯茶,“以前皇上还未继位的时候,覃月离就想要陷你和皇上于死地,她去求过林墨,但是林墨并没有答应她。”

    宋墨岚猛然抬起头,“你说什么?这是真的?”

    “自然,其中的轻重我就不打扰你思考了,告辞,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早些时候覃月离到这儿看你,不过她裹得很严实,也没有进傲寒宫,估计是嫌弃你。”

    说罢,宋梅瑶就离开了这儿,至于宋墨岚会怎么想她一点都不在意。

    最好是能让宋墨岚和覃月离打起来,还没有体验过坐山观虎斗的那种感觉。

    宋梅瑶倒是挺向往的,希望这宋墨岚能自己跳下坑吧,再者说,也没有骗她,事实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