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二百四十章 敲山震虎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林秉还没有到侯府,只是离侯府没有多远的距离了,侯府上下全部都在门口迎接,宋骋暮尤感惊慌,毕竟就在前两天宋梅瑶说的话有些吓人。

    等宋梅瑶到门口的时候,宋骋暮很着急地将其拉到身前。

    “瑶瑶,你大早你跑到哪儿去了,要是等下皇上看不到你恐怕又要怀疑些事儿了。”宋骋暮低声道。

    宋梅瑶无奈摇了摇头,直接挽起了宋骋暮的手,“父亲,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林秉只不过过来走动走动而已。”

    “你正经点,如今你可是梅妃娘娘,不是当初侯府的那个小丫头了。”宋骋暮连忙解开了宋梅瑶的手。

    宋梅瑶的表情突兀凝固,旋即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父亲就是有这样的小毛病,其他什么都好。

    “侯爷,瑶瑶都说不要着急,你就听她的没错的。”韩嫣上前来插了句。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好好站在那边。”宋骋暮重重甩袖。

    宋梅瑶把宋骋暮又拉到了身边,她不希望因为宋骋暮因为这样的性格而让侯府又变成那样的结局。

    “父亲,你少几句,女儿听你的就是了。”

    宋骋暮冷哼一声,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宋梅瑶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宋以南和沈清竹,可能他们已经回了将军府。

    回去也好,省得林秉借题发挥。

    等了约莫一刻钟,就听到街道上有很大的动静。

    宋骋暮连忙带着人迎了上前。

    “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秉从龙撵上下来之后,却径直走到了宋梅瑶的面前。

    “瑶瑶,你怎么跪在地上,你就不用行礼了,起来吧。”

    把宋梅瑶扶起来之后,林秉才到了宋骋暮的面前。

    果不其然,林秉果然提起了宋以南。

    宋以南本来就是因为这件事而先走的,宋骋暮的内心当然准备好了说词,就像是背书一样脱口而出。

    林秉也没有感觉异样,拉过宋梅瑶的手,径直走向了侯府里边。

    宋梅瑶很想要撒开,但是这里是侯府,她不能乱来,否则肯定会把整个侯府拖下水,那样得不偿失,只能如此忍辱负重。

    “侯爷,上次来你侯府的时候,朕还是承乾王爷,以前感觉这侯府很热闹,怎么现在如此冷清?”林秉刚走进侯府里边,就说出了侯府目前的状况。

    “回皇上,老夫人搬去三弟那儿去了。”宋骋暮连忙出声。

    “三弟?可是那远近闻名的商贾宋万里?”林秉早就认识宋万里,只是故意这样说而已,他在试探。

    宋骋暮很明显愣了下,听到这宋万里这个名字,他很吃惊,这皇上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呢。

    “皇上,您听说过三弟?那可真是他的荣幸。”

    “你们兄弟间关系好像不是那么好,是不是有什么矛盾。”林秉又问。

    宋梅瑶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这林秉就是故意的。

    “皇上,你怎么突然就出宫了呢,这都是侯府的家事,你就别管了。”宋梅瑶出声打断。

    宋骋暮可算是松了口气,要是没有宋梅瑶,他还真不知该怎么回答。

    林秉看向了宋梅瑶,“你不说,朕还差点忘了,这不新年将至,朕特意来把你接回宫。”

    “接我回宫?”宋梅瑶很纳闷。

    “自然,你是梅妃娘娘,朕顺道来看看侯爷,诶,对了,不知宋将军哪里去了?怎么没有见到他。”不等他们反应,林秉直接是转移了话题。

    “大哥去将军府了,应该差不多该回来了。”

    “放肆!”林秉突然大喝一声,“听你的意思是宋以南知道朕会来,而后才离开的?“

    宋梅瑶着实被林秉突然的翻脸弄得吓了一大跳。

    “皇上,您别误会,事情并不是像你想象之中的那样,大哥根本不知道的你回来,但是因为我已经回家,所以才会这般的。”宋梅瑶回答得很平淡,她并没有害怕的意思。

    倒是宋骋暮,脸色都被吓得惨白了,听到宋梅瑶的解释之后他才恢复的了平静他自己都不清楚皇上有没有看到他现在的模样。

    林秉没有再问问题,他在等着什么。

    宋梅瑶也就静静地坐在他的旁边,宋骋暮没敢说话。

    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但是没有人说去打破这样的僵局,直到宋以南回侯府。

    宋以南回到侯之后马上找到了林秉所在的地方,赶紧赶了去。

    林秉看到了宋以南,总算是变了副表情。

    在他们都没有说话前,宋梅瑶先一步开声,对着林秉就是一顿臭骂,“大哥,你这是跑去哪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不知皇上在府上等了你很久了,你可要要好好向皇上赔罪。”

    “啊?”宋以南表现得十分茫然,很是无辜,”参见皇上,臣接驾太迟,还望皇上恕罪。”

    “呵呵呵,朕一直在想,如果的朕现在是被敌军控制的,你现在才带兵过来,或许朕已经死了,哎,宋将军,你实在是太让朕失望了。”林秉摇了摇头,“这样让朕怎么放心把五十万大军交到你手上。”

    宋梅瑶突然恍然大悟,感情这林秉是这个意思,真是佩服他,这样都能说到兵权上面,很明显是蓄谋已久。

    宋以南作为一将军,自然有他自傲的地方,听林秉这么贬低于他,他赶忙解释,同时着力把两件事分开。

    然而林秉却并不理会他的话,继续在其说出来的字里行间跟他玩捉迷藏。

    要是这件事一定要处理,那就是卸了宋以南的兵权,前提要宋以南认错。

    宋梅瑶看这林秉来侯府接她是假,要宋以南的五十万人马才是真。

    “皇上,看看你们,争得面红耳赤的,现在的时辰也不早了,要不咱先回皇宫?我要给皇上个惊喜。”

    宋梅瑶装出很妩媚,声音甚是诱惑,让人浮现翩翩。

    这林秉对她本来就有占有之心,听宋梅瑶这么一说,那当然是十分地感兴趣。

    再说现在的局面林秉必须要找个台阶下。

    宋梅瑶好不容易这么一说,他当然不会错过,便径直起身。

    “瑶瑶说得很对,不早了,有什么事找时间再说,宋将军这次的反应可让朕十分的失望,希望你能好好反省,否则这五十万的兵权朕还要慎重考虑。”林秉上前拍了拍宋以南的肩膀。

    连招呼都没有跟宋骋暮打,他便先一步走出了屋门,宋梅瑶跟宋骋暮和宋以南对视了一眼,赶忙跟在了林秉的后面。

    刚出屋门,韩嫣却拦住了林秉,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求林秉。

    “娘,你在这儿干嘛,皇上马上就要起驾回宫,别拦了哈。”宋梅瑶把韩嫣拉到一边,此事林秉正在气头上,保不成要对韩嫣动手。

    韩嫣少有地没有听宋梅瑶的话,死活要跟说话。

    “瑶瑶,你让夫人说就是,也不差那点时辰。”

    宋梅瑶的脸色十分复杂,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放开了韩嫣的手。

    “多谢皇上。”韩嫣跪在地上,无语凝噎,“皇上,如今瑶瑶在宫一月不能回趟侯府,求你看在现在侯府冷冷清清的份上,就允许瑶瑶每个月回来一次,求你了……”

    韩嫣并没有长篇大论,就是一句话,也把意思表现得非常清楚明了。

    林秉的脸色很明显一变,他似乎在思考,一会儿看看宋梅瑶,一会儿看看韩嫣,让宋梅瑶出宫他做不到。

    “这样,朕允许瑶瑶三个月出宫一次,就这样,回宫。”

    说罢,林秉马上甩脸离去。

    宋梅瑶直感觉恶心,这林秉的架子可真大,她把韩嫣扶了起来,“娘,你就在家中安心等吧,每三个月后的初十孩儿便回来看你。”

    宋梅瑶强忍着哭意,转身离去。

    等他上了龙撵之后,才发现林秉那阴沉着的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一般。

    俩人沉默,龙撵徐徐向前。

    宋骋暮和宋以南都站在侯府门口目送龙撵离开。

    “以南,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宋骋暮先是开声,刚才给他的感觉十分地不好。

    “父亲,咱们是落入了林秉的圈套啊,一开始就是圈套,咱们居然没有出来,现在想想,瑶瑶早就提醒了我们俩,可……”宋以南的脸色很难看,也没有再说下去。

    “是啊,这次还真是咱们父子俩失算了,也不知瑶瑶这次回宫之后会不会受影响。”宋骋暮跟着叹了口气。

    宋以南脸色一变,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宋骋暮,“父亲,你不会还是想要利用瑶瑶在宫内的地位吧?”

    “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办法?”宋骋暮大方承认。

    “方法自然有,别忘了瑶瑶在前两天所说的话。”宋以南的眸子深处闪过的一丝寒光,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什么!”

    “父亲,这外面人多眼杂,连墙都没有,被人听到不好,咱还是好好去商量商量,孩儿感觉,瑶瑶有那么大的信心,或许顺天王爷真的能有一番作为也说不定,这两人我就派人去打探邯郸国的消息。”

    不等宋骋暮开口,宋以南转身进了侯府。

    宋骋暮看了看远去的龙撵,再回过神看了门口的牌匾,他也陷入了沉思,宋以南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否则,这个地方恐怕要改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