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只配孤身一人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在众宫女的帮助下,宋梅瑶先把沈清竹弄到了床躺着。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情绪激动之后,宋梅瑶慢慢冷静下来,这件事必须要去跟宋以南说,要是沈清竹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如何交待。

    想了想,宋梅瑶便让一月想办法出趟宫,然后去将军府通知宋以南。

    傲寒宫发生的事还没有在宫传开,所以也没有什么动静。

    皇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

    宋梅瑶在想,要不要去跟皇说的。

    正犹豫之际,御医来了,居然是白灏。

    “白大哥,怎么是你,你不是……”宋梅瑶喜出望外,总算是再次看到了白灏,心底踏实了不少。

    “我也不知道,反正皇突然解除了我在宫内的限制。”白灏一脸茫然。

    宋梅瑶皱了皱了,忽然想起沈清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赶紧先看看清竹。”

    白灏被宋梅瑶拖了进去,他不由一怔,难道她的手不疼吗?

    “瑶瑶,你注意下你的手,伤还没好不能有这样大的动作。”

    说着话,白灏拿起宋梅瑶的手吹了吹。

    “哎呀,你把我急死了,我没要紧,快去帮清竹看看。”宋梅瑶都想要打人了。

    白灏连连应是。

    宋梅瑶在门口来回走动,管不了屁股疼了,等下宋以南来了之后恐怕都会扒了她的皮。

    宋以南最心爱的是沈清竹,如今却变成了这样一副模样,不生气才怪!

    约莫等了半个时辰,宋以南火急火燎冲进了傲寒宫。

    “宋梅瑶,你给我出来。”宋以南厉喝一声。

    宋梅瑶赶紧前,“大哥。”

    “你是怎么回事,我让清竹进来陪你,陪成了这样。”宋以南掐住了宋梅瑶脖子,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宋梅瑶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宋以南这样的表情。

    恐怖,狰狞!

    咳咳咳——

    没一会儿,宋梅瑶重重咳嗽,脸色憋红,她已经快喘不气。

    宋以南猛然松开,重重甩袖。

    宋梅瑶被摔在了地,大口呼吸,屁股和手的痛同时袭来,让她感觉生不如死,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点。

    宋以南也于心不忍,但是他实在是控制不了内心的冲动。

    “对不起,瑶瑶,你也知道我的脾气,现在清竹在哪?”宋以南心还是有这个妹妹的,他将宋梅瑶扶了起来,看到宋梅瑶手又开始渗血,眼不由有股泪意。

    “大哥,我带你去。”宋梅瑶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回事,拉着宋以南到了那屋内。

    宋以南的心很痛,刚才的场景让他渐渐冷静,宋梅瑶怎么会害沈清竹,她们的关系那么好。

    跟在宋梅瑶的后面,宋以南没有发出一点动静,他明白他应该做什么。

    白灏这时候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到宋梅瑶满是血迹的手,一下慌了。

    “瑶瑶,不是跟你说过不要随便乱动吗,你看看现在又流血了。”白灏瞥了一眼宋以南,很显然是在怀疑他。

    宋以南没有犹豫,直接进入了屋内。

    宋梅瑶安抚了下白灏,也跟了进去。

    沈清竹躺在床,脸还有些於青。

    “是谁干的?”宋以南突然转过头质问宋梅瑶。

    白灏将宋梅瑶护在身后,“这事又不是瑶瑶的错,你干嘛这样一副表情。”

    宋以南心本来有火,白灏正好撞到了枪口。

    只见宋以南提起了白灏的衣领,冷冷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什么事吗?”

    白灏也不是那种任人宰割之人,重重把白灏的手打开,理直气壮,“不要以为你是将军我怕你,谁都不能欺负瑶瑶,包括你这做哥哥的,今天有我白灏在,谁要是再敢动瑶瑶,我跟他拼命!”

    宋以南一愣,这白灏这么护着宋梅瑶,那也是好事,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慢慢地走到沈清竹的身旁。

    宋梅瑶不由有些生气,“白大哥,你不要在这儿添乱了,先在一边待着好不好。”

    说罢,宋梅瑶跟到了宋以南后面。

    白灏摊了摊手,不知道这宋梅瑶是怎么回事。

    宋梅瑶把事情的经过都跟宋以南复述了一遍,借此机会,宋梅瑶也把白灏的身份说了说。

    听说白灏是御医之后,宋以南立刻便起身。

    “白大人,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不知现在清竹的情况如何。”宋以南很是客气。

    “宋将军言重了,我白某人最喜欢跟你这样的英雄好汉交朋友。”白灏拱手相言,完全走的是江湖那一套,他紧接着又说,“夫人并无大碍,只是痛晕了过去,休息一会醒过来了。”

    “多谢。”

    宋以南变得惜字如金,他现在实在没有其他的闲心,要是可以,他愿意为沈清竹承受全部疼痛。

    宋梅瑶拉着白灏悄然走了出门,还是把空间留给他们俩。

    皇的到来再次打破了傲寒宫的安宁。

    看来这林秉对傲寒宫也不是那么的放心,宋梅瑶理了理情绪,也出去迎接。

    “参见皇。”

    林秉走到宋梅瑶的身边,微微托起她的下巴,“梅妃娘娘,难道你不能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在宫里面风风火火的,朕在御书房都听到的你傲寒宫的动静。”

    不经意间,林秉看到白灏也在一旁,声音更冷,“白大人,你可好兴致,朕刚刚解了你的限制你跑来梅妃娘娘这,好大的胆子!”

    白灏跪在地,解释道:“皇,臣是因为傲寒宫有伤者才过来的。”

    “谁受伤了?”

    “是臣的夫人。”宋以南缓缓走了出来。

    林秉把注意力转向了白灏那边,说嘛,他们说的是宋以南又到了傲寒宫。

    “原来的是宋将军,你的夫人不是在将军府好好呆着,怎么会在傲寒宫受伤?”

    “皇,这件事恐怕你要去问问皇后娘娘,若是清竹在宫内连这点安全都没有,那臣还怎么后顾无忧地在沙场杀敌,还望皇明鉴。”宋以南把宋家和沈家都说了出来,希望林秉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林秉怎么会听不懂,而且他也知道宋以南的夫人是那沈战的女儿。

    这其关系错综复杂,要是处理不好恐怕真的要出事。

    林秉当即让人的把宋墨岚找来,这样当面对质也能体现他的公平公正,到那时,任宋以南也没话说。

    “多谢皇。”宋以南微微躬身,他也想很快能有个结果。

    林秉并没有去看看沈清竹的意思,当然他让白灏再去诊诊脉,弄个良方,好让沈清竹的伤势快点好一些。

    宋墨岚还在凤仪宫想办法避开这件事,皇突然传召,而且地方是傲寒宫,她心可没底。

    等她到傲寒宫看到宋以南的时候更是吓了一大跳,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毫无疑问,皇找她过去是因为沈清竹。

    “皇后,朕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好跟朕说实话,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还没等宋墨岚停下,林秉迫不及待想要追责。

    一时间宋墨岚不知所措,也没有说话。

    走到林秉身边的时候她才跪下出声。

    “皇,这件事并不是臣妾的错。”

    “胡说!”宋梅瑶一听到这个不乐意了,“明明是你带的人到这儿的,现在你说这样的话不会感觉不好意思吗?”

    宋墨岚直接痛哭流涕。

    “宋梅瑶,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怎么对清竹你也好意思狡辩。”宋墨岚更是理直气壮。

    话说到这儿,那有些复杂了。

    宋墨岚和宋梅瑶说的都像是真的。

    林秉还没有说话,那宋以南先出声,“皇后娘娘,你倒是说说瑶瑶怎么了,我不相信她会害自己的嫂子。”

    宋梅瑶顿时泪流满面,她感谢宋以南那么相信她。

    宋墨岚缓缓起身,“宋将军,说来本宫也是你的妹妹,清竹不也是本宫的嫂子,难道我会害她吗?所以这样的关系并不能足以证明什么,事实的真相是宋梅瑶故意破坏我和清竹之前的感情,以为我不会对清竹动手,我承认是我冲动了,但是真正的始作俑者是她!”

    说罢,宋墨岚直接指向了宋梅瑶,带动着所有人的目光。

    “我没有!”宋梅瑶吼道。

    “没有?那你推了清竹没有?”宋墨岚毫不犹豫回击。

    宋梅瑶脸色大变,她看向了宋以南,“哥,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宋以南闭了眼睛,挤出了一些失望的眼泪,他撒开时宋梅瑶的手。

    “这件事我不想再追究,算清竹遇到的教训,以后,咱们老死不相往来,这样。”

    宋以南独自走向了屋子,那些话他是说给宋梅瑶听得,同样也是说给宋墨岚听的。

    宋梅瑶顿时大哭,她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要冲过去打宋墨岚。

    林秉赶紧让人制止,一边让宋墨岚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既然宋以南都没有追究,林秉当然想着这件事赶紧结束。

    没过多长时间,宋以南抱着沈清竹离开傲寒宫,离开的时候没有打跟任何人打招呼,那么落寞。

    “哥,你要相信我!”宋梅瑶大喊一声。

    宋以南已经走到了宫门口,他的步伐一顿,然而他终究只是停了停,头都没有回。

    ://..///41/41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