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只能得到我的肉体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林秉抱着宋梅瑶回到了傲寒宫,立刻让人去找御医。

    宋梅瑶的全身都被鲜血染红。

    林秉强忍着怒气,他知道覃月离和宋墨岚都参与了这件事,但是他没有办法去追究责任。

    “瑶瑶,坚持住,御医马上就来。”

    林秉并没有让人找林秉,他知道林秉和宋梅瑶的关系不一般,两人走得太近难免会出现些问题。

    没过多长的时间,御医就到了傲寒宫。

    经过御医的诊断,宋梅瑶只是受了些皮肉伤,并不会留下后遗症,只需要休养就行。

    那十个手指头真是宋梅瑶的命大,因为要是再夹一下,恐怕永远都不能恢复。

    林秉亲自给宋梅瑶上药。

    宋梅瑶迷迷糊糊感觉到那股疼痛的感觉,情不自禁就喊了出来。

    听到那凄惨的声音,林秉很痛苦。

    “瑶瑶,坚持住马上就好,过一段时间就不疼了。”

    宋梅瑶慢慢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看到林秉的模样,她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她感觉林溢回到了她身边。

    林溢就是这样子关心她的。

    但是他现在在何方……

    现在天气并不是很好,而且带有些寒意,宋梅瑶的伤势也没有那么好。

    一晃一天时间过去,宋梅瑶很无力地躺在床上,手指无比的剧痛。

    林秉倒是一直都在她身旁陪着,但是宋梅瑶并不怎么理会。

    她很累,谁都不想见,包括林秉在内。

    林秉怕宋梅瑶情绪变得激动也就离开了傲寒宫。

    宋墨岚还在等着林秉,可是都过去了一天时间,还是没有等到。

    于是,她便去想着去找林秉。

    御书房没人。

    问了那海公公才知道,林秉是去了傲寒宫。

    宋墨岚没有那么傻,现在去傲寒宫等于自杀。

    她正准备离开,正好看到林秉往这边走来,她也就多等了会。

    “给皇上请安。”

    林秉勉强露出一笑容,“岚岚呀,最近后宫没什么事吗?这么清闲。”

    “回皇后,如今后宫秩序在太后娘娘的英明领导下井然有序,并无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宋墨岚顺势拍了拍马屁。

    林秉面无表情,要是太平,宋梅瑶就不会成这个模样了。

    “岚岚,你作为皇后,有些你大可自己做主,不然要你当皇后做什么,实在没有办法处理之时,你再来找朕,太后娘娘已经有些老了。”林秉意味深长而道。

    宋墨岚大喜,她是感觉可以理解为林秉已经把后宫交给她,而覃月离……

    还是不要去揣测为好,得不偿失。

    “是,皇上。”

    “来帮朕揉揉肩膀,最近事多,都忘记了你那边,你可不要在意。”林溢笑道,眨眼间就让气氛变得轻松。

    宋墨岚连声应是,这么好的机会她不会错过。

    有一点她不明白,林溢好像根本没有提及有关宋梅瑶的事。

    “对了。”林秉突兀一顿。

    宋墨岚心中咯噔了下,不会是说宋梅瑶的事吧,“皇上,有什么事你直接说便是,我听着呢。”

    “快要春节了,朕给你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让今年春节过得有意义,不要像以前那么乏味。”

    宋墨岚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地,“行,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你就等着臣妾给你惊喜吧。”

    林秉点了点头,先一步上前走了几步。

    傲寒宫。

    如今这傲寒宫是热闹了起来,可是宋梅瑶却开心不起来。

    看着两手,她就叹息连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那该死的覃月离,居然那么歹毒。

    “娘娘,该吃药了。”一月走到了宋梅瑶面前,手中端着一碗汤药。

    “一月,你先端下去吧,闻到这味就感觉恶心,你过来帮我把手上的纱布拆拆,感觉手里面痒痒的。”

    “娘娘,拆不得,这痒呀,就说明快好了。”

    宋梅瑶苦笑,她可不信。

    一整天趴在床上不能转身,两边的屁股还没有消肿,碰过去就非常的疼痛。

    宋梅瑶干脆脱光,没有布料的粘连,也能减轻不少的疼痛。

    “皇上驾到!”

    宋梅瑶赶紧抓过被子往身上掩盖,这林秉也真是的,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她脱光的时候来。

    林秉刚进来就把一月打发了出去。

    宋梅瑶就露出头在外面,身体全部缩在被子里面。

    钻心的疼!

    宋梅瑶实在有些受不了。

    “瑶瑶,你现在感觉如何?”林秉还是十分关心宋梅瑶的,几乎每天都会过来看一看。

    “多谢皇上关心,臣妾已经感觉好多了,只是感觉有些冷。”

    “冷?不会呀,这屋子这么暖和。”林溢感觉有些奇怪,便走上前摸了摸宋梅瑶的额头,“你不能这样裹着,不然伤势怎么能好,来……”

    林秉顺势翻开。

    宋梅瑶愕然,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怎么突然间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

    好一会宋梅瑶才反应过来,即刻便从林溢的手中抢过了被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林秉很是不好意思,他居然做出了这种事。

    宋梅瑶的表情非常痛苦,刚才一激动,居然坐起来了,豆大的汗珠已经从其额头渗出,好像所有伤口重新崩裂了一般。

    “瑶瑶,你怎么了?”林秉眉头一皱,赶紧凑了上前。

    “别过来。”

    可是林秉怎么会听宋梅瑶的话呢,他已经坐在了床边。

    宋梅瑶心中大呼不妙,林秉似乎已经燃起了一些欲望。

    他在占便宜。

    “皇上,臣妾有些不舒服,我想睡会。”宋梅瑶没敢说明白,她想要找个理由开脱,即便是死都不能让林秉得逞。

    林秉并没有松手的意思,他紧紧地抱着宋梅瑶,手也在其后背乱摸。

    “瑶瑶,事到如今,朕只有跟你说实话了。”林秉缓声而道,“朕还是九皇子的时候就喜欢你,你也知道曾经在侯府咱们也有过快乐,那段时间朕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而且一直都记着,所以朕才会把你接进宫,你…你就从了朕吧!”

    林秉把嘴巴凑了上前。

    宋梅瑶紧闭,手也在敲打着林秉。

    剧烈的动作让宋梅瑶感觉生不如死,那种痛感没有办法用言语去形容。

    隐隐约约,宋梅瑶的泪水夺眶而出。

    林秉的动作忽而停住。

    “疼吗?”林秉摸了摸宋梅瑶被裹着的双手。

    宋梅瑶眼泪汪汪,根本不开口说话,都已经这么明显了,还需要问吗。

    “朕真不是故意的,希望你能理解朕,朕真的太喜欢你,瑶瑶,你好好在这宫里做妃子好不好。”

    “皇上,我现在不想说这件事,我只想要好好休息休息,我的伤口已经全部挣裂了,我好痛。”宋梅瑶有气无力,听着林秉的那些话,她波澜不惊,只感觉像是在放屁。

    又臭又长。

    “朕马上让人去找御医。”

    看着林秉起身,宋梅瑶才长舒了口气,幸好刚才林秉没有来强的,否则她也会以死保持清白之身。

    有了第一次,而且还是在她受伤的时候,那就是说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不是每一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

    宋梅瑶感觉要和林秉谈一谈,最起码拖上一些时日。

    很快的,林秉便回到了这儿。

    “皇上,我有个事想问你。”

    “嗯?你尽管问,只要朕能办到,绝对做到。”

    “刚才那事。”宋梅瑶轻咳了一声,“皇上,我想说的是以后请你不要这样逼迫我,说不定我会直接死在你的面前,若是我想通我,我会先跟你提,好吗?”

    宋梅瑶说完心里就后悔了,要是现在惹到林秉,他真的强上怎么办。

    就真的自杀吗?

    这样太亏了!

    林秉沉默了比较长的时间。

    宋梅瑶也不打扰,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着急为好,走一步是一步。

    如果林秉不答应,她也没有办法。

    “瑶瑶,希望你不要骗朕,朕最多给你一年的时间考虑。”

    林秉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

    “行,这一年期间我一定给你答案。”

    “好的,你安心养伤吧,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朕走了。”林秉完全了转变了态度,那么地无情,那么地冷漠。

    宋梅瑶也都明白,都心知肚明也就不要说到那么明白。

    或许,从今天开始,宋梅瑶在这宫里面就真的无依无靠了,林秉也不可能为她说话,白灏又见不到,想要生存下去,只能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

    宋梅瑶穿起了衣服,不管有多么的疼痛,她都要起来走走,因为从今天开始是她的再一次新生。

    “一月,现在宫门口还是出不去吗?”宋梅瑶突然开声,这件事她想告诉宋以南。

    没错,她还有个哥哥可以依靠,他一定会保护自己的。

    “回娘娘,目前奴婢和她们都没有资格出去,好像是皇上那边下的命令,傲寒宫尚处在不稳定期间,故而傲寒宫的人不得出去。”一月有些愧疚。

    宋梅瑶的眼珠子转了转,“这样,明天一大早你就去金銮殿那边,要是看到宋以南将军,你就告诉他我目前的情况,他肯定会来的。”

    “就是那大将军?”一月反问了句。

    “没错,那就是我大哥,你认识最好,记得小心点,不要让人发现。”宋梅瑶拍了拍一月的肩膀,帮她理了理头发。

    “嗯!”一月坚定摇头的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