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二百一十四章 故放姿态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林溢还是很早出去,他已经能感觉到顺天王府已经有火药,宋梅瑶和李洁兰冲突根本不可能避免。

    他也不是看戏,只有他离开才能让两人分出胜负,王府才能安宁。

    反正两边都已经答应他了,不会有流血的冲突。

    林溢承认这件事他自私了,突然发生李洁兰那件事,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宋梅瑶才是他真正爱的人。

    他选择逃避何尝不是退而求其次。

    宋梅瑶一大早让凌寒去厨房炖了一锅鸡汤,凌寒还以为宋梅瑶想喝,赶忙去准备。

    哪曾想,宋梅瑶并不是自己喝,居然是端去给李洁兰的。

    凌寒当即把鸡汤放在一旁的桌。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去兰苑。”宋梅瑶看了一眼凌寒,这丫头还闹脾气了。

    凌寒不为所动。

    “既然你不端,那我自己来吧。”宋梅瑶自己走了前,她肯定不能去解释那么多。

    “小姐!”凌寒气得直跺脚,气冲冲端起鸡汤,“你怎么要给李洁兰送鸡汤,枉费我忙活了一大早,还趁早去集市挑选了一只老母鸡。”

    “废话少说,走吧。”宋梅瑶淡淡道。

    凌寒满脸愁眉,拉着脸跟在宋梅瑶后面。

    宋梅瑶瞥了她一眼,也没有计较什么,凌寒能做到这一点已经非常不错。

    李洁兰才刚刚起来,听说宋梅瑶来了,可是震惊不已。

    “二夫人,才刚起呀,来来来,喝口鸡汤。”宋梅瑶很热情地张罗。

    “宋梅瑶,你不要在这儿假意惺惺的,谁知道你有没有在鸡汤里面下药。”

    “你什么意思,鸡汤是我亲自煲的……”

    “闭嘴!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滚出去。”李洁兰怒声打断凌寒的话。

    金钗随之前,拉桑着凌寒。

    凌寒很无辜地看着宋梅瑶,希望能得到帮助。

    宋梅瑶眉头一皱,李洁兰这一招玩得好歹毒。

    “凌寒,你先回去。”宋梅瑶面无表情而道。

    凌寒有些无力,自家小姐怎么会帮助他们说话,她好失望,离开时,凌寒三步一回头,可是宋梅瑶的目光根本没有看着她。

    “大夫人不生气?”

    “二夫人何必纠结于这样的事,本来是凌寒不对,没什么。”宋梅瑶紧接着而道,“你莫不是以为我真的会低头?给你送鸡汤是因为昨晚王爷骂了我,要我来道歉,不然你哪里有这样的资格。”

    李洁兰愣了一下,怎么这事还有林溢在背后,她不明白了,也不说话,舀了一勺鸡汤,一口喝尽。

    “如此说来,大夫人是来求和?”李洁兰突然开口。

    “做梦。”宋梅瑶断然拒绝。

    李洁兰心的顾及这才消失不见,如此看来,宋梅瑶肯定是在意林溢才会这么做的。

    “大夫人,是不是现在我有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呢?”李洁兰邪笑。

    宋梅瑶微愣,表面看过去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心里却十分高兴,这李洁兰终于钩了。

    “李洁兰,你若是想要趁火打劫,奉劝你还是小心为妙,记性呢?昨天的事这么忘记了?”

    李洁兰的眼珠子转了转,嘴角扬起一抹玩味。

    “那你尽管打我是大不了我去找王爷。”

    “你威胁我?”

    “我威胁你。”

    宋梅瑶看着李洁兰,久久不开声。

    李洁兰却更得意,现在她占风,一边喝着鸡汤一边夸赞鸡汤很美味。

    “唉,看来大夫人并没有什么诚意,今天天气正好,我还是出去晒晒太阳吧。”李洁兰的右手抬了起来。

    金钗见状,会意前欲要搀扶。

    “金钗,你现在怎么这么清闲,让你做的事都做好了吗?如果没有做,还不快快去做。”李洁兰直接呵斥一声。

    宋梅瑶算是明白了李洁兰的意思,不由感觉好笑。

    “金钗,我来吧,难得二夫人有这样的雅兴,本来是好姐妹,我陪陪她。”宋梅瑶屈身过去搀扶,不过这嘴的讽刺韵味可没有落下,在一方面失意,另外一边自然要讨回来。

    金钗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为好。

    李洁兰顺口一说,自己往凑了前,“那真是太感谢大夫人了。”

    李洁兰不忘扬了扬右手。

    宋梅瑶走前搀着。

    出了兰苑后,李洁兰又是提出了很多刁的事儿的,端茶送水,打扫院子等,在反是从各方面去刁难宋梅瑶。

    宋梅瑶也都没有拒绝,只有完全取得李洁兰的信任,才好进行下一步。

    对付李洁兰这样的人,其实很简单。

    宋梅瑶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其实是为了让林溢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否则根本用不着这般。

    好不容易做完了所有的事,宋梅瑶也坐在了一边。

    “大夫人,不要这么勤快嘛,太累了,歇会喝口茶,然后把把那些雪都散开,这样看过去挺别扭的。”李洁兰还给宋梅瑶倒了杯茶。

    宋梅瑶长叹了口气,“这肚子里面有个小东西是好,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二夫人,你这样又是何苦呢?到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今天我也算给足你面子了,咱们既往不咎,散了吧。”

    “至于那雪,你想怎么样怎么样吧。”宋梅瑶起身,径直离开。

    李洁兰开口,反而是有些惶恐。

    难不成是宋梅瑶发现了什么?不然的话她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李洁兰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瘫坐下去。

    宋梅瑶这般做从侧面也给了她一个警钟。

    十个月可是不短的时间,也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

    找个孩子的方法是不稳妥了,李洁兰还需要想个办法解决才对。

    虽说李洁兰已经反应过来宋梅瑶的反常,但是为时已晚。

    李洁兰不确定宋梅瑶知道了多少事,她必须要马补救,突破口是在林溢那边。

    看来今天林溢回来的时候又要演一出戏。

    说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弥补。

    千古不变的定律。

    宋梅瑶一脸铁青回到了梅苑,要说她不生气肯定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现在有不能发作,只能让李洁兰先小人得势,秋后算账也不迟。

    刚进梅苑,看见凌寒扭头走。

    宋梅瑶苦笑,这次是把凌寒这小丫头给得罪了。

    “凌寒,你过来,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小姐,你有什么事赶紧说吧的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凌寒站在原地,低着头玩手指,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宋梅瑶苦笑,“死丫头,你还要生我的气?”

    “奴婢不敢。”凌寒抽泣了一声,到现在她还感觉很委屈。

    “还不是生气,你赶紧过来,有些事我想跟你解释解释,不许无理取闹。”宋梅瑶的声音重了几分。

    凌寒慢慢走到了宋梅瑶的身旁。

    “凌寒,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你也明白,我不能跟你明说,事情总会有真相大白的时候,到时候你自然明白我了,本来这些话都不能跟你说的,希望你理解!”

    凌寒抬起头,她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肯定是误会了宋梅瑶。

    看宋梅瑶要走,凌寒赶紧追了前,”小姐,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下次不会这样了。”

    宋梅瑶笑了笑,并没有回应。

    凌寒摸了摸头,并不知道其的意思。

    回来之后,宋梅瑶没有再离开梅苑。

    期间,青芝出去了一次,是宋梅瑶让她去找一找肖剑的,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为李洁兰诊断的大夫。

    那大夫摸过李洁兰的脉象,有没有身孕审一审好。

    目前,宋梅瑶已经大概判断李洁兰撒谎的可能性很大。

    今天,林溢回来较早,他了谁都没有去找直接回到了书房。

    现在的局势越来越严峻了,皇已经有卸磨杀驴的意思,已经在渐渐疏远他。

    皇应该是要对林秉动手了,现在整个朝廷都人心惶惶,连续三天,皇都以各种理由解了林秉的三个要职。

    这几天林秉都在承乾王府没有出来,不知道在酝酿什么。

    等皇和林秉那边一动手,林溢不可能坐视不管,或者是全身而退,或者是再进一步做一次渔翁。

    想来也不对劲,林溢让瑞管家去把宋梅瑶给叫了过来,还是要好好商量商量。

    宋梅瑶听说林溢找她,知道肯定出事了,要是林溢是说李洁兰的事,非得给他几巴掌,一点都不懂事。

    梅苑一动,李洁兰那边受到了消息。

    这次李洁兰并没有亲自出马,而是让金钗去偷听。

    宋梅瑶和林溢似乎一直都有悄悄话,她非要扒出来不可。

    瑞管家一直都在外面,根本没有机会接近。

    金钗有些着急,这样等下去谁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恐怕他们早谈完了。

    “瑞管家,原来你在这里啊,二夫人让你马去一趟兰苑,有着急的事。”金钗前低声说道。

    瑞管家顾不其他的,赶紧小跑离开,现在二夫人有着身孕,说什么也不能得罪,否则林溢那关可过不去。

    金钗看到瑞管家离开,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总算让他走了,她立刻到了书房的门口,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把耳朵贴了前。

    听到里面的话之时,金钗捂住了嘴巴,幸好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