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一百九十三章 就骑在你头上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曲城一事,可算是让林溢扳回一局,皇上那边对他也有另外的看法,不过这样的局面并不是很好。

    宋梅瑶看破这一点,并没有点出来,他怕林溢误会,目前他还在兴头上。

    “王爷,有件事我想要跟你商量商量,不知你能不能答应我。”宋梅瑶突然出声。

    “哦?本王今天心情好,都答应你。”林溢拍了拍胸脯,很是坚定。

    “那好,等会回到王府之后,你找个理由离开王府吧,除了去丽春院,京城的地方随你挑,你看怎么样?”宋梅瑶露出一奸诈的笑容。

    林溢脸上的笑容却突然凝固,他居然上套了,宋梅瑶的目的他自然明白。

    “怎么,心疼了?”宋梅瑶拍了拍手,蠢蠢欲动。

    “瑶瑶,你可不能打本王,本王又没有说不答应。”林溢将头伸了出去,“停下,本王要下去。”

    宋梅瑶捂口而笑,这林溢还有脾气了,不回去正好。

    如此好的机会,宋梅瑶肯定不会错过,那李洁兰横惯了,可不能放过她。

    没一会儿,宋梅瑶就回到了顺天王府。

    李洁兰宛如之前的模样,躺在床上病怏怏的没有一点生气。

    “洁兰妹妹,你这样躺着不行呀,外面阳光明媚,起来晒晒太阳,这样能让病好得更快的。”宋梅瑶在床边缓缓开声,不等李洁兰说话,她继续道,“金钗,还不快扶二夫人起来,你们这些做奴才的也真是,要去学会怎么照顾人。”

    “是,大夫人,奴婢知错。”金钗行了个礼。

    李洁兰有种不好的感觉,可细细一想,这一遭本来就是故意跟宋梅瑶求和再来个突然袭击,莫不是宋梅瑶在试探她?

    “金钗,早上就问你了今天有没有太阳,现在好了,可让姐姐好骂一顿,还不快快扶我起来。”

    宋梅瑶摇摇头,先一步出去,她怕忍不住发笑。

    顺天王府的景色还是不错的,毕竟经过宋梅瑶特意设计。

    在小亭里,正好有几枝梅花探了进来。

    “妹妹,你觉得这梅花好看吗?”宋梅瑶打破了亭内的安静,随意抿了口茶,有了资本,说话的口气就是不同。

    李洁兰犹豫了下才道:“这梅花是姐姐种的吧,甚是好看,不知这梅花是什么品种。”

    “白如雪,味极香,当属绿萼,梅中极品,看来妹妹做的功课不足呀。”宋梅瑶又喝了口茶,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李洁兰。

    “哪里有姐姐有见识,让姐姐见笑了,妹妹自罚一杯,以茶代酒。”李洁兰笑道。

    宋梅瑶朗声也笑,这李洁兰果然不是一般的人,最起码反应速度不慢。

    “几天前我到承乾王府走了一趟,跟承乾王妃交流甚好,也说到了她栽种的梅,她可是说你说过承乾王府的梅是京城最好的梅,没有哪里的比得上,难道你也认为我这梅也比不上?”

    李洁兰的表情凝固,她才明白过来入了个坑,而且是个很深很深的坑。

    在承乾王府赏梅一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李洁兰承认的话,那就得罪了宋梅瑶,不承认的话,到时候宋梅瑶到宋墨岚面前一说,可会得罪那大主子。

    李洁兰陷入了为难。

    宋梅瑶可不会给她时间考虑,又道:“妹妹,你不要担心,咱们就事论事,难不成我还会为难你不成。”

    “不不不,姐姐这是说的哪里话,妹妹不敢有这样的想法。”李洁兰连忙解释,“我从来都没有在承乾王府跟承乾王妃说过那样的话,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真是想不到宋墨岚是那样的人,她这是想要破坏咱们之间的友谊呀,姐姐,你可不要听信她胡言乱语。”

    李洁兰只能是先稳住面前,到时候再去宋墨岚那边认错。

    “连宋墨岚都敢得罪,看来妹妹是很想要交好呀,不过我还是不相信,除非你当着宋墨岚的面。”宋梅瑶笑容突然消失,“我已经让青芝去请宋墨岚了,现在应该到了府门口吧。”

    李洁兰一怔,不由低头,麻烦来了。

    她伸出手扶了扶头,一副虚弱的模样。

    “别装了,弱柳扶风不是这样。”宋梅瑶冷冷道,此事没必要做个笑面虎,就是针对李洁兰,谅她也不敢怎么样。

    “姐姐,我只是感觉有点晕,既然承乾王妃要来,我缓一缓就好。”李洁兰声音低缓,很是虚弱。

    “如此甚好!”

    说话之际,外边就传来了一阵动静,宋墨岚应该到了。

    宋墨岚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她早就猜到宋梅瑶不会放过她,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宋梅瑶压根就不起来迎接,甚至连招呼都没打。

    李洁兰还不知道宫内发生的事,她倒是起来,准备先给宋墨岚解释,等下说话也好没什么顾虑。

    “承乾王妃,您来了,我和姐姐正聊到你呢。”

    宋墨岚看了眼李洁兰,却向另一边走去,坐在了她对面。

    “说我?该不会是取笑我吧。”宋墨岚很自觉端起一杯茶,一口饮尽,“外面凉,让我喝杯热茶缓缓神。”

    “呵,还真把这儿当成承乾王府了,看来传闻过来没错,都说承乾王妃没什么素质,我跟你在侯府生活了那么多年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宋梅瑶开口讽刺。

    宋墨岚当即就怒了,声音更是大了几分,“是哪个嚼舌根的在背后说我的闲话,可真是吃饱了没事干,这说闲话人的素质也不怎么样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生的。”

    宋墨岚知道是宋梅瑶故意说的,所以这骂起人来没有一点客气。

    宋梅瑶并不在意,“二夫人,你这消息可不准确,看看承乾王妃,都生气了。”

    李洁兰脸色大变,也顾不上什么,连忙解释,“岚岚姐,我真的没说过这样的话……”

    “闭嘴!”宋墨岚真想上前去揍李洁兰一顿,这很明显是宋梅瑶的诡计,李洁兰这么快就乱了方寸。

    李洁兰被这么一吓,不敢在开口。

    宋梅瑶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李洁兰果然是没安好心,和解个屁!

    “以后顺天王妃可不要听信那些流言蜚语,并不可信,你还不知道我。”宋墨岚扬了扬茶杯,一脸随意,根本不在意。

    宋梅瑶冷笑了一声,宋墨岚也有准备。

    亭中又静了,都在想着应对的策略。

    冬日里的白昼要更短些,不知不觉,高高挂着的红日已经渐渐西下,余晖斜入亭内,暖暖的。

    三人又闲聊了几句,宋梅瑶着重去破话李洁兰和宋墨岚只见的关系。

    只要宋墨岚还有点人性,就会被气到。

    到了要走的时候,都看不到宋墨岚脸上怒意,那点点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李洁兰却不相同,她脸上写满了恐惧。

    其中有好几次宋墨岚都向发火,但是都忍了下去。

    宋梅瑶都有些心疼宋墨岚,怎么找了个这样的猪队友。

    等宋墨岚走了之后,李洁兰的腿都是软的。

    宋梅瑶把宋墨岚找来哪里是喝喝茶聊聊天,分明就是在针对宋墨岚,有些话没有说明白,可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到其中的意思。

    让李洁兰疑惑的是,宋墨岚连个屁都不敢放,任由宋梅瑶怎么说。

    “李洁兰,想什么呢?”

    李洁兰吓了一跳,“没…没什么。”

    “是不是感觉宋墨岚今天有点不对劲,想知道原因吗?”宋梅瑶把声音压得很低,脸上尽是玩味。

    “想——”李洁兰脱口而出,马上改口,“宋墨岚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是她的狗,现在你的主人不要你了,你打算怎么办呢?”宋墨岚开始准备让李洁兰流泪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李洁兰突然起身,“宋梅瑶,不要欺人太甚!”

    “怎么啦,生气了?我告诉你,现在宋墨岚已经有麻烦了,你最好离她远点,否则掉脑袋的事也是迟早。”宋梅瑶再往前逼去,“你要是想要在这顺天王府过得舒服一点,最好要学会来怎么做人,你在凤仪宫对我做的我可还记得,现在我要加倍讨回来,不然你就让王爷休了你。”

    “要我离开顺天王府你妄想。”李洁兰明白宋梅瑶在玩弄她之后,态度也就随之改变。

    “哟哟哟,我会让你哭得来求我的,最好想清楚。”

    “不用想了。”李洁兰当即打断,“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要是我李洁兰皱了眉就是你生的。”

    “我可生不出这么大的女儿,你可别乱说。”

    “宋梅瑶!”

    “叫娘亲。”

    “我……”

    宋梅瑶右腿一扫,李洁兰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我跟你拼了。”李洁兰大喊。

    宋梅瑶怎么可能让她起身,一脚直接踩在了李洁兰的头上。

    “李洁兰,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在王府好好地为奴为婢,我现在就是踩在了你头上,宋墨岚也救不了你。”宋梅瑶逐字吐出,唯恐李洁兰听不明白。

    李洁兰倒是安静了,两行泪水缓缓流出,她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对宋梅瑶赶尽杀绝,当然她也后悔为什么要上了的宋墨岚那条船,要是刚来顺天王府就跟宋梅瑶交好,现在肯定有事另外一副局面。

    听着李洁兰的哭声,宋梅瑶踩了她一脚后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