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一百八十七章 动乱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终究是来迟了一步。

    林溢扑了个空,她就不明白皇后娘娘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边让他来接人,结果又让另外一拨人接走,其中的意思不明而喻,难不成皇后娘娘是故意想陷害他?

    还没等林溢回过神,就有一太守府的小斯急匆匆地跑过来跟她说粮仓那边出了事。

    林溢一听,这还了得,便马上赶到了粮仓。

    一到那,林溢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

    只见粮仓的周围站了不少的老百姓,吵吵嚷嚷的。

    “顺天王爷到!”

    林溢脸色一变,这家伙故意的吧,他不由瞪了那人一眼。

    听到有能做主的人出现,老百姓赶紧转过身想林溢围了上前。

    老百姓七嘴八舌,人人都有话说,而且说得很大声。

    林溢听了个大概,是在骂他。

    突然,有几个激动的老百姓就要冲过去打他。

    这又是怎么回事!

    林溢到曲城还没有一天时间,怎么就惹到了这儿的老百姓。

    渐渐的,场面越来越乱,已经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

    “刘大人来了,大家快让让,刘大人帮我们说话。”

    刘青天?

    林溢循眼望去,老百姓自动让出一条路,刘青天没有穿官服,就像是普通老百姓。

    他径直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顺天王爷,希望你能为曲城的老百姓做主。”

    “怎么回事?”林溢还不知曲城这边的具体情况,看刘青天的反应,这曲城似乎比较严重,并不像是普通的灾难。

    刘青天不为所动,依旧跪着。

    他这一跪,后面的老百姓跟着跪,烟压压的一片,可都是在磕头。

    林溢赶紧上前去搀扶刘青天,“刘大人,你快快起来,这些老百姓可都是听你的,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只要本王能做到,定不会推辞,更不会让你失望。”

    刘青天猛然抬起头,眼眸中浮现一抹别样之色,他似乎并不坚定。

    就在这时,贾琏带着几个官员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林溢对他算是明白了大半,贾琏肯定不是什么好鸟,这马后炮也太明显了些。

    曲城有他这样的太守,真是二十万老百姓的灾难。

    还没等刘青天出声,贾琏对着他就是一通斥责,“刘青天,你真是胆大包天,你知道你眼前的人是谁吗?他可是堂堂的顺天王爷!你带着这群刁民来闹事是什么居心,王爷才刚刚到曲城,就不能让王爷休息休息,赶紧带着这些刁民滚蛋。”

    进而,贾琏转身又到了林溢的身旁,谄媚的笑意不止,声音恭敬了不少,“顺天王爷,现在没事了,咱们先回太守府,这儿冷。”

    林溢看了贾琏一眼,又看了看躬身站在一边的官员一眼,他已经愤怒到了几点。

    刚才贾琏所说的话,表面上听过去是在关心于他,但是这可是在老百姓面前,他甚至怀疑贾琏是故意说的。

    “太守大人,你对我用不着这么关心,多去关心这些普通的老百姓吧,刚才在太守府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怎么没看到有老百姓来领粮食?”林溢冷冷道,他的声音故意提高了几分,目的就是让那些老百姓全部都听到。

    果然,听说朝廷要放粮食,老百姓们都在议论纷纷。

    “王爷,可能因为天气太冷……”

    “够了,这些解释已经没用。”林溢一把将贾琏推开,“刘大人,你马上阻止这些老百姓挨家挨户去通知,就是今天开始放粮,叫他们带上器皿都来领米。”

    刘青天大喜,总算等到这一天,总算等到了能真正为民做主的人,他热泪盈眶,重重点头应是。

    来百姓们也开始欢呼雀跃。

    看到这样的场面,林溢感觉挺舒服的,为民着想的大清官也听好的。

    整整一天时间,林溢都在亲自给老百姓发粮。

    贾琏没有离开,可也没有做事,就在一旁干看着。

    林溢也不打算去说什么,反正这次回朝廷之后,肯定要把贾琏的乌纱帽给摘了,太守得到位置应该轮到刘青云这样的父母官来做。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烟,贾琏又上前去跟林溢说该回了。

    林溢并没有答应,只是让他带人先走。

    贾琏早就对林溢不满,他干脆直接离开。

    等他们走了以后,刘青天才敢凑上来跟林溢说话。

    “王爷,你好像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嗯?”林溢看向了刘青天。

    “哦,没什么,刚才下官只是开玩笑的,王爷不要往心里去。”刘青天干笑几声,很显然有些失望。

    林溢却大笑起来。

    “刘青天啊刘青天,你这是在给本王下套呀,不过你确实说对了,本王此番前来是孤军奋战,不瞒你说,本王需要你的帮助。”林溢的笑声渐渐停下来,口中的言语也越来越小声。

    刘青山赶忙往后退了几步,随后跪在地上,“王爷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下官愿赴汤蹈火。”

    “刘大人,跟我说说曲城的情况吧。”林溢松了口气,希望不要压错人。

    京城。

    宋梅瑶从宫里面出来之后就在想邱悦儿跟她说的话,没想到邱悦儿还有这么个来历。

    当然她这一次玩得借刀杀人可玩得淋漓尽致。

    要是宋梅瑶是普通的女人,可就要上她的套了。

    邱悦儿是想要坐山观虎斗,同时又可以化解她自身的危机,如此一举两得,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出来的。

    当然,这其中也有赌的性质,宋墨岚就真的会借题发挥吗?

    思来想去,宋梅瑶只能认为邱悦儿是还留有后手的。

    她倒是忘记了邱悦儿后面还有皇上。

    邱悦儿和林墨之间坦诚相告的缘故也让这事情才得以发展。

    今天邱悦儿会把她叫进宫,表面上说得冠冕堂皇,说是两人合作关系,可宋梅瑶也不是傻子,邱悦儿是想要为全身而退做准备,只要一出事,宋梅瑶绝对会成为替死鬼。

    总得上说出来,宋梅瑶并不乐意此事,这完全是在帮别人做嫁衣。

    宋梅瑶回到王府后立刻把木军找了来,得去给林溢说一说这事,他那边也好有个准备。

    冬日的夜总是来得更早。

    贾琏在太守府又准备了一桌好吃好喝的,就等着林溢回来,结果这人没有等到,却等到个消息。

    林溢居然去了刘青山的府上。

    贾琏想了下,就开始招呼坐在一边人开始用餐。

    “各位,咱们可要开始动手了,承乾王爷可是早就来了命令,要是能够把林溢永远留在这儿那自然是最好,可林溢的武功太强,咱们不能派人去做掉他,所以,这事还是只有交给更高层面的人来做。”

    贾琏邪笑了几声。

    其他的人无一不漏都说了几句谄媚的话,他们都知道贾琏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些虚伪的话。

    “咱们边吃边聊,我这边已经有了办法,就等着众位配合了。”

    他的话刚落下,就有很多的人附和。

    太守府一场陷害的林溢的密谋正式开始商量,而此时林溢正在刘青山的家中喝着小酒,也在商量对策。

    林溢踏进刘青山家中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一个县令居然会这么简陋的地方,虽然比家徒四壁好一点,可相比于其他的官,林溢敢打包票,肯定找不到第二个。

    “刘大人,听说了在不少地方都做了县令,怎么迟迟没有升任?”林溢加了块豆腐,缓缓道。

    要说两个人的下酒菜,仅仅一碗小葱拌豆腐,外加一叠花生米就齐活了。

    “王爷,难道你不知道吗?”刘青山也喝了一口酒,笑得有些无奈。

    林溢摇头。

    “现在在朝廷没有个后台是根本不能升任的,我都庆幸没有被那些人给杀死,得罪的人太多了,升升降降也习惯了,这县令也挺好,最能亲民。”

    “冲你这句话,本王一定要敬你一杯!”

    林溢听了宋梅瑶的话,也要开始去发展自己的势力,若是可以,就从刘青山开始。

    第二天,粮仓放粮继续,林溢继续亲自坐镇,他是想跟老百姓聊一聊最真实的想法。

    到了粮仓时再次被眼前场景吓了一跳。

    又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老百姓,他们手中都拿着锄头在砸粮仓。

    林溢赶紧让刘青山过去阻止,他毕竟和百姓们比较亲近,老百姓肯定会听他的。

    但是这一拨人跟之前的根本不一样,就连刘青山说话都不好使,还说刘青山和林溢狼狈为奸已经不能帮助老百姓说话了。

    这些话可把给刘青山吓坏了,对于这群老百姓,他并不认识。

    林溢听到这个情况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不是要闹嘛,随他们闹,他们蹦跶的时间也没多少了。

    “各位百姓,快快安心下来,那些流言蜚语还是少听为好,本王给你们放粮!”

    老百姓却无动于衷,他们七嘴八舌,似乎在为打抱不平。

    林溢是感觉真的无解了,怎么好端端的又会发生这样的事。

    对了,那贾琏呢?

    “在这儿——”

    林溢循声而望,贾琏居然连官府都还没有穿好,看过去明显是刚刚醒过来。

    林溢二话不说,上前就给了贾琏几个巴掌。

    “不想穿这件官服就脱下来,不要穿着丢人现眼,听到没!”林溢厉喝一声,“跪下!向这些老百姓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