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听闻姐姐会治病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炎淼的身上还有伤,应该是反抗被人所伤。

    白灏好不容易将其弄醒,问了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情况,炎淼摇摇头,只是看到有一伙人进入了神医馆,然后就将所有的人都迷倒在地,再就是失去知觉,直到现在被他发现。

    白灏皱了皱眉,这事情会是谁做的呢,应该没有人知道。

    也就是说有人泄了密。

    不管是林溢还是宋梅瑶都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唯一的可能就是神医馆内的人。

    会是谁呢?

    白灏并没有将心思表现出来,炎淼也没有什么事,便让他去照看神医馆其他的人。

    而后,他又开始着手开始回忆之前所想的事。

    他也记不清到底弄了多少个方子,加上现在的思绪又有些混乱,他只能重新开始。

    那可是他忙活了一整天的成果,说没就没,自然有些心痛。

    倒不是心痛配方,而是有些心痛那些需要他救治的人,不知道什么人居然那么恶毒。

    白灏没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宋梅瑶,他们那边肯定也比较多的事。

    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了,他只好把炎淼叫过来帮忙。

    顺天王府。

    “王爷,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现在可怎么办。”宋梅瑶到底是有些担心。

    瘟疫并不是那么好治疗,只要有一个漏网之鱼,那疫情又会死灰复燃,就这样周而复始。

    “哎,现在能有什么办法。”

    “咱们不应该就这么干等着,虽说其他的人都没有感染,但是保不成在他们居住的地方还有隐患,不如让他们间家中重新打扫一遍,然后撒上些石灰,应该会好点。”宋梅瑶不敢直接说,只能旁敲侧击。

    林溢不可思议地看着宋梅瑶。

    “这些都是白大哥教我的。”宋梅瑶连忙解释,那林溢的目光仿佛要吃人。

    看到宋梅瑶紧张的模样,林溢噗嗤一声笑出口。

    宋梅瑶才反应过来被这家伙给耍了,“还有心情笑!”

    “别误会,我不是那意思。”林溢连连解释。

    “哼。”

    “走吧,去南城看看,现在补救还来得及。”

    “东西北城都不能落下。”

    ……

    正当两个人要走出王府的时候,李洁兰突然出现。

    李洁兰问起林溢去哪之时林溢也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她真相。

    那李洁兰得寸进尺,上前去就拦住了林溢的手。

    “王爷,臣妾也要同你去,臣妾也听说了南城发生的事,要是能出一份力,那自然是更好。”

    宋梅瑶眉头一皱,走过去直接挤开了李洁兰,“妹妹身子贵,哪能干这种粗活重活,我去就可以了。”

    宋梅瑶还是有些好奇的,难不成李洁兰不怕她的痨病了?

    “姐姐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也是王爷的夫人,同他一起做事有什么累不累的。”

    李洁兰绕到了林溢的另外一边,挽起了他另外一个手。

    宋梅瑶无奈。

    “洁兰妹妹,你知道的,我有痨病,你跟着保不成要被传染的。”宋梅瑶故意吓了吓她。

    “不怕,我就要跟着王爷。”李洁兰的态度很坚决。

    “好了,二夫人,瑶瑶说得对,那边比较危险,你还是呆在家中比较合适一点。”林溢终于出声。

    李洁兰的脸色瞬间都变了。

    “王爷!我有事跟你说,不知你方不方便。”

    “不方便。”宋梅瑶往前站了一步,睨了李洁兰一眼。

    有她在,李洁兰休想要接近林溢半步。

    “宋梅瑶!你不要欺人太甚,相信你和神医馆的那点破事你都没有跟王爷说罢,你以为能瞒天过海?呵呵,记住那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洁兰冷笑了几声。

    “胡说八道!你不要诬陷人。”宋梅瑶就要上前去找李洁兰理会,没想到林溢却将其一拉。

    “瑶瑶,你先别说话。”林溢看了一眼宋梅瑶,而后将目光转到了李洁兰的身上,“你继续。”

    “王爷,其实宋梅瑶早就知这件事,臣妾有个亲戚去神医馆看病的时候,听到他们两个有说有笑,似乎就在谈论关于瘟疫的事,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发生,臣妾那亲戚也就没有及时报告,现在看来,恐怕京城的疫情就是宋梅瑶跟谁一手造成的。”李洁兰说得铿锵有力,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宋梅瑶的身上。

    “呵,你那亲戚该不会是你的大姨妈吧,信口开河,莫要信口雌黄。”宋梅瑶冷冷道。

    “王爷要是不相信,其实可以去找那白神医对峙的,况且听说姐姐也从白神医那学到了不少医术,想必这次对这瘟疫肯定有很大信心吧。”

    宋梅瑶的脸色大变。

    而林溢也将目光看向了她。

    正好宋梅瑶对这件事非常的上心,一直都在给林溢支招,也难怪他会有所怀疑。

    “瑶瑶,她说的可是真的?”林溢启口,吐出几字。

    宋梅瑶心中咯噔了一下,万万没想到林溢真的会这样会这样发问。

    “是不是真的看王爷自己,我说的话有用吗?”宋梅瑶淡淡回了句,“好了,要去就你们去吧,我有些乏了,先行离开。”

    宋梅瑶没有想着解释,她希望林溢能够自己理解,她慢慢离开,最终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然而,她始终没有等到林溢走过来的声音,她心间漠然,做这么多事,比不上李洁兰的一句胡言乱语。

    是她错了,从一开始都是错的。

    还是这安宁的小院舒坦,没有一点外界的干扰。

    过了有一会儿,宋梅瑶便出去看了看林溢他们有没有离开。

    他们已经离开了王府。

    宋梅瑶想了一想,悄悄出去,除了神医馆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这段时间沈清竹去了便将找宋以南,唯一的朋友也离开了京城,她也没有办法。

    神医馆周围显得有些寂静,应该是天色快晚的原因。

    宋梅瑶进入其中,却发现空无一人,不知道人都去哪里了,她尝试喊了几声,突然几个神医馆的童子直接将其团团围住。

    “你们这是干什么!”她有些恼火,来这儿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罪。

    “原来是顺天王妃,没事了,都散去吧。”

    宋梅瑶还没有反应过来,正想发问的时候,那些熊孩子已经一哄而散,全然不知去向。

    这……

    宋梅瑶只得自个去找白灏,他正伏在桌案上,似乎在写着什么,她不敢随便上前去打扰,只能安然地等着。

    过了一些时候,白灏不经意间抬头才看到宋梅瑶。

    “瑶瑶,你来了怎么打声招呼。”白灏苦笑。

    “这不看白大哥在忙,不敢打扰。”

    “的确,早些时候,有一伙人闯进了神医馆,把我们全部迷倒,然后把我整理出来的药方全部拿走了,我现在正在重新整理。”白灏叹了口气,又俯身继续。

    宋梅瑶感觉不可思议,“是关于瘟疫的药方?”

    “对。”

    “怎么会这样,居然还有人阻止,这不是分明要京城出大事嘛,不行,这事必须要彻查下去,有第一次肯定有第二次,白大哥,你自己多注意点,我去找林溢。”

    为了黎民百姓,宋梅瑶只能是先放下儿女情长,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林溢,先将这件事做好也不迟。

    白灏并没有留她,时间的确不多了,容不得浪费一分一秒。

    宋梅瑶出了神医馆之后,径直向南走去,林溢和李洁兰应该还在那边,毕竟还没有过去多长的时间。

    “瑶瑶!没想到你真的来这儿来了,刚开始我还不信洁兰的话,现在……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宋梅瑶的步伐突然一顿,怎么林溢会出现在这儿。

    “王爷,你不是去南城处理瘟疫去了,怎么会在这儿。”宋梅瑶慢慢转身,正好看到了李洁兰那得意洋洋的笑容,“你们跟踪我。”

    “宋梅瑶,现在你还认不认,我可没有诬陷你。”李洁兰玩味而道。

    林溢并不想要呆在这儿,他知道现在打扰不得白灏,只好离开这儿。

    宋梅瑶大感不妙,连忙追了上前,李洁兰就要出手。

    宋梅瑶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你要是再不让开,就让你的脑袋开花。”

    李洁兰被宋梅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只能慢慢退去。

    宋梅瑶这才将手上的石头给丢了,继续去追林溢。

    好不容易追上了,可林溢对她还是不理不睬。

    宋梅瑶终于怒了!

    她将林溢重重一拉,“你看着我,王爷,你莫不是真的要相信李洁兰的话,这其中有很多误会,希望你不要中他们的圈套,神医馆已经有人去了,白灏被人迷倒,手上的药方全部别人偷走。”

    “你说什么!”林溢的脸色才改变了很多,“是谁干的?”

    “我要是知道是谁干的,干嘛来找你,时间已经不多了,又出了这么多的事,就别去管其他的。”宋梅瑶有些恨铁不成钢,林溢的反应怎么那么慢,可真是把她给急死了。

    “我去找白灏问问情况。”

    “等等,现在找他也没用,你多安排几个人手在这儿保护他,一边咱们在瘟疫那边多注意下,他们恐怕还会继续破坏。”

    林溢的神情很复杂,他怎么感觉被两个女人玩弄于手掌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