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尽在掌握之中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这时候那些百姓不是应该震惊吗?宋梅瑶可是杀人了。

    万尚书很是不解,他咳嗽了一声之后,公堂上的威武声才又响起。

    林秉顺势上前去将这件事的原委都说了一遍,当然也把聊城刺史进京来一事也说了出来。

    万尚书没想到这其中还涉及到了地方官。

    林秉做事也考虑的比较周全,史崇山已经在公堂外面等着。

    这边一传唤,他赶紧进来,开门见山,把事情重新叙述了一遍。

    本来这史崇山不会到公堂上来的,但是被林秉和李尚书用利益诱惑,也就铤而走险。

    按照林秉给的说辞,宋梅瑶的事情要严重不少。

    史崇山的出现的确是在意料之外,不过并不影响计划。

    万尚书听说还有个人头,就让林秉呈上公堂。

    虽说过了几天时间,但是由于天气的原因,那头颅并没有坏掉,看上去就是更惨白些。

    宋梅瑶总算是松了口气,这第一关算是过去了,要是这颗头颅出了问题,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用演了,那样虽说能让她没事,但是却不能让宋墨岚一伙人付出代价。

    万尚书看到透露,更是吓了一大跳,连忙让人用布给掩盖。

    宋梅瑶的罪责算是定了。

    老百姓嘘声一片,很多人都对宋梅瑶很失望,宋梅瑶的形象在一些人心中一落千丈。

    宋梅瑶皱了皱眉,照这噱头,可不是什么好事,她后面还要利用一下这些普通的百姓呢。

    审理的进程继续。

    林秉又说了宋梅瑶当初的动机以及刺杀李离儿的步骤。

    宋梅瑶嘴角有意无意地扬起了一抹弧度,接下来要上场的应该是宝儿。

    当初李洁兰花了一万五千两买宝儿,应该就是为了今天吧。

    反正她们有的是银两,宋梅瑶有些后悔怎么没有多坑一点儿,一万五千两似乎不够。

    果然,宝儿几乎是被两个衙役拖进公堂的。

    刚刚从梅苑离开的几天,宝儿心中有些高兴,还以为是摆脱了宋梅瑶,直到有一天李洁兰跟宝儿说这事。

    宝儿当时就吓得瘫软在地上,跟宋梅瑶作对她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纵然后面有李洁兰庇佑,可她也知晓,说不定什么时候李洁兰就把她推出去作为炮灰,比如说现在就是。

    任由宝儿怎么求李洁兰都没有任何的作用,李洁兰反而跟宝儿说,花了那么多银两买回来,目的就是揭穿宋梅瑶,否则她的下场只有死。

    宋梅瑶的目光一直放在宝儿身上,面无表情。

    林溢很纠结,特别是听到宋梅瑶杀了李离儿的时候,他可一直不知这件事。要是早知道,他恐怕不会随宋梅瑶胡来。

    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不管如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你们花一万五千两就是为了今天?真是失算呀!”宋梅瑶不禁感慨了一番。

    “瑶瑶,你跟我斗是不会胜利的,只要你答应本王之前跟你所说的话,咱们之间的约定还有效。”林秉笑道。

    林溢听了这话,心中可非常的不快,他也好奇宋梅瑶和林秉之间有什么约定,宋梅瑶从来都没有跟他提起过。

    看来,这件事了解了之后要跟宋梅瑶好好谈谈。

    林溢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有人插足两人间,不管是谁,都不行!

    林溢倒是忘了李洁兰。

    宋梅瑶要是知道林溢这么小气,早就会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林溢,只是这件事实在是太重要,一个步骤错了,那就全盘皆输。

    步步为营,这样看过去岂不是更爽嘛。

    “约定?承乾王爷说笑了,小女子不过是顺天王府的夫人,哪里敢承乾王爷攀上关系,那我们家王爷可不得活剥了我。”宋梅瑶冷笑。

    外面的百姓一阵哄堂大笑,而林溢则是想要找个地缝钻其起来。

    伤风!伤风!

    败俗!败俗!

    林秉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也就将事儿重新扯到了话题上面。

    “大人,人证物证皆在,能否结案?”

    万尚书并不理会林秉,“被告可有什么话再说?本官看你对这些人证物证都不在意?可是有什么冤情?”

    “大人果真是明察秋毫,楚国多有几位像大人这样的大官,定然繁荣昌盛、兴旺发达!”

    “宋梅瑶,现在可不是拍马屁的时候。”林秉冷声嘲讽,态度说变就变。

    万尚书本是笑容满面,随之也是一改,他自然有些不快,毕竟宋梅瑶的话听得舒服。

    “承乾王爷,你莫不是真以为用一个丫鬟就能胜利?而且还是我使唤过的丫鬟,你可真是天真搞笑。”

    宋梅瑶的话锋亦是一变,已经没有必要再玩下去了,也是到了收网的时候。

    “大人,现在你可诵读小女子的状纸了,相信你若是想做出个公平的判决,你少不了这个过程。”

    万尚书下意识点头。

    也不知是谁说了句宋梅瑶要反抗了,百姓里头一下子炸开了锅,都在惊叹,明明已经到了死路,宋梅瑶却反过来说林秉的不是。

    林溢的眼前亦是一亮,还真是在意料之外。

    “哼,大人,即便宋梅瑶再有什么好说的,她杀人也是铁铮铮的事实,她的状纸又有什么好审的呢。”林秉隐约有些不安。

    “承乾王爷此言差异,咱们还是一步一步来吧,免得冤枉了好人。”万尚书回了句,旋即又道,“本官宣布,就宋梅瑶状告承乾王爷林秉、李尚书李落水,承乾王妃宋墨岚、顺天王府二夫人李洁兰一案,就此开堂,因被告缺席两人,休息半个时辰,随后再审。”

    说万尚书语出惊人一点也不为过。

    若是宋梅瑶赢了,刚才所有的一切都将变成泡影。

    从林溢击打伸冤鼓到现在已经跟过去了一个半时辰,谁都没有要走的意思,跌宕起伏让人看得津津有味。

    “瑶瑶,接下来你有几成胜算,要是林秉再反咬一口说你是诬告,那可是罪加一等。”林溢有些担心。

    宋梅瑶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这家伙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

    “王爷,你就安心地看着吧,咱们是不会输的。”

    “希望如此。”林溢叹了口气。

    宋梅瑶看林溢的模样,话到嘴口又咽了回去,还是不解释那么多,让他看着就行。

    半个时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宋墨岚和李洁兰是被押上来的。

    她们的态度看过去就不怎样。

    万尚书差点给每人打上几十大板,好在林秉聪明,出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大人,既然宋梅瑶说我们是诬陷,总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吧,单单这样说可不行。”

    “好!”宋梅瑶大喝一声,抢一步而道,“就让你们死个明白,从一开始进公堂,到现在你所说的每一句都是谎话,而你们四人对我的控告也都是诬告,我根本就没有杀李离儿,何罪之有?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动机、以及所谓的计划,难不成我跟丫鬟开个玩笑都不行?承乾王爷,你就是太过相信个丫鬟的话了。”

    宋梅瑶的话音刚落,林秉几人都是大吃一惊,他们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了跪在一边的宝儿。

    正如宋梅瑶所说,没有宝儿这个关键的人物,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宝儿早已吓得只剩下半条人命,她是最惨的一个。她依稀明白过来,宋梅瑶根本就没有不计前嫌,从丽春院回顺天王府那天,宋梅瑶就安排了她的下场。

    只是这一天来得有点晚。

    宋梅瑶往周围看了看,继续补充,“杀人案诬陷是其一,这第二条诬陷就是几天前你们操控侯府的老夫人在皇上面前说顺天王爷和我不孝顺一事,李洁兰你自己喝醉不小心说漏了嘴道出来的,没想你们居然连皇上都敢骗,这个欺君的罪名还是让万尚书定夺吧。”

    啪啪啪——

    场上很安静,突然响起林秉的鼓掌声。

    “说得真是太精彩了,没想到你真会编故事,故事虽然很动听,但是你不知道其中漏洞百出吗?你说你没有杀害李离儿,那那颗头颅是怎么回事?我们可不瞎!”林秉的声音越来越大,说到后面甚至有些怒意。

    宋梅瑶一点也不慌张,她让人把头颅又放在了公堂上,又要来了一块石头。

    在众目睽睽之下,宋梅瑶对着那颗头颅敲了下去。

    结果让人不可思议,头颅轻而易举敲碎了,也有些*流了出来……

    “也不好好检查一下头颅,把一个用陶泥做的人头就当成自己的女儿?当成自己的妹妹?还当成自己的好友?这颗头颅就是假的,至于那些*都是猪的*,你们可还有不服气?”

    下面又是在噼里啪啦地鼓掌,这实在是太过的突然。

    林秉等人才明白过来,宋梅瑶是给他们挖了个很深很深的坑,他们谁也没有反应过来,还在前赴后继地往下跳,说来也太可笑了些。

    “那李离儿在哪里?聊城刺史可是接到报案说你的人在聊城的万福楼把李离儿抗走的,要不要叫万福楼的伙计来对质。”林秉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用了,你说的我认。”宋梅瑶淡淡回了句,“不过那天是和李离儿喝醉了才让人扛着走的,真正的李离儿就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