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一百五十二章 圣上亲审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老夫人早就准备好的一套说辞,皇上这么一说,她眼眶瞬间布满泪水,声音颤抖,断断续续诉说着她的苦。

    说到后面,老夫人便站了起来,跪在了地上。

    偶尔说到听不明白的话,宋墨岚在一旁翻译。

    林墨听了个明白,这么听过去的话,感情那林溢和宋梅瑶就是不孝之人,而且连老夫人都敢打。

    “皇上,你要给老身做主呀。”老夫人说到尾声,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林秉,快将老夫人扶下去休息,这事朕自有打算。”

    “是,皇上,臣遵旨。”

    等林溢把老夫人带出了御书房之后,皇上便问了问曹公公的意见。

    像曹公公这样的人,从来都不会去得罪哪一边,他的意思当然是把林溢和宋梅瑶唤进宫来,当面对质谁也跑不了。

    皇上笑了笑,直接让曹公公出宫传旨,但是没有让曹公公跟他们说明是这件事。

    曹公公也不问其中的用意,转身出了御书房。

    那宋梅瑶和林溢正在顺天王府想着侯府发生的事,曹公公的突然到来让他们很惊讶,好端端的皇上召见是因为什么事,而且把宋梅瑶也给带上了。

    林溢在进宫的路上本想从曹公公的口中套些话出来的,结果可惜,并没有达到意图。

    而且曹公公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也无从知晓。

    到了御书房之后,林溢并未发现有旁人。

    宋梅瑶如同往日和林溢进宫一般,站在一旁沉默寡言,听着皇上和林溢说话。

    “顺天王妃,朕怎么看你有些不大一样,上次见到你的时候可不是这般。”皇上把注意力放在了宋梅瑶的身上,缓缓道。

    “怕是臣妾长丑了,浊了皇上的眼,还望皇上恕罪。”宋梅瑶微微行礼,言语平缓。

    皇上大笑了几声,摇摇头,“顺天王妃可真会开玩笑,但是接下来朕要跟你说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溢的笑容亦是凝固,皇上的脸色说变就变。

    “不知皇兄的意思是……”林溢一直称之为皇兄,林墨也没有在意。

    “承乾王爷和承乾王妃带着侯府的老夫人来过,他们现在就在旁边的侧殿待着,不知你们可知发生了什么事?”

    宋梅瑶和林溢面面相窥,老夫人这是玩得哪一套。

    “皇上,这不可能吧,我们又没有对老夫人做什么,不过是在侯府跟她顶了几句嘴,然后…然后那老夫人倚老卖老,事情就这么简单,皇兄,你可不要误会。”林溢猛然间想起了林秉在早朝所说的那些话。

    皇上一时语塞,说得都不一样,他还真不知该怎么去定论这件事,于是,他只能又把老夫人叫回了御书房。

    老夫人刚刚进入御书房,毫不犹豫就冲到了宋梅瑶的面前,似乎想要打她,在皇上的厉声之下,她才放弃。

    气氛进入了尴尬的阶段。

    宋墨岚和林秉进而退其次,站在一旁,宛如看戏,全然不顾老夫人的情况。

    皇上当然看得出,就让曹公公把老夫人送出了宫。他成功祸水东引,成功把勾起了林溢和林秉之间的矛头。

    皇上的话冠冕堂皇,“老夫人已经离开这儿了,承乾王妃应该知道这件事,还是由你来说吧。”

    宋梅瑶看宋墨岚出马,她也往前站了一步,“皇上,这件事王爷并不清楚,倒是臣妾知道得清清楚楚。”

    皇上立刻准许。

    宋墨岚和宋梅瑶再次对碰一起,两人好久都没有正面相对。

    “三姐,好长时间不见,你可憔悴了不少。”宋墨岚先是出声,打破了御书房的沉寂。

    “拖您的福。”宋梅瑶笑脸以待。

    御书房成为了两个女人的舞台,堂堂皇上、顺天王爷和承乾王爷也都成为了观众。

    两女皆是口角生风,说了个没停。

    时而相互冷嘲热讽,时而争得面红耳赤……

    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皇上看了一眼林溢,又看了一眼林秉,他们俩倒是比较淡定,两人的目光中都透着杀气。

    “两位王爷夫人,你们还是停一停,朕的头都大了。”皇上轻声而道。

    两女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们才反应过来这儿是御书房,两人同时后退,站在了各自往也的身后。

    “皇上,这件事可不能就这样算了,再怎么说,林溢对老夫人还是不孝,故而仁政那一政策,林溢没有资格。”林秉当即出声。

    林溢不语,只是站在原处。

    刚才宋梅瑶略胜一筹,他们到底是想要翻身。

    这说来说去,皇上终于忍不住打断,本来要处理国事的一天,就这样被打断。

    皇上将他们全部赶出了御书房,说是这件事以后谁都不许再提,至于结果这两天会有定论。

    林墨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瘫倒在龙椅上。

    “曹公公,现在事情完全出乎了朕的意料,可如何是好。”

    “皇上若是想还是要这样平平静静,那就站在顺天王爷这边,若是皇上想要他们的矛盾更加激烈,那……”曹公公也知适可而止。

    林墨微微点头,“曹公公,立刻拟旨,把林溢换了,让林秉上,另,顺天王妃罚抄经书一百遍,在明天早朝的时候公布,先不说。”

    “是皇上。”

    林墨这一招颠倒烟白应该也没有几个人能看得出来。

    出宫的路上,宋梅瑶特意逗留在后面,她就是不想跟宋墨岚面对面,同时她也更加的怨恨老夫人,那个老不死的不是将她往火坑里推嘛。

    要是皇上怪罪下来,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王爷,我想回侯府看看。”

    “不能回去,老夫人现在正在气头上,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反而会惹祸上身,看看侯爷怎么处理,他应该也知道这件事了。”林溢一脸凝重。

    宋梅瑶欲言又止,她怎么甘心忍气吞声,只是给林溢个面子。

    回到了顺天王府之后,就一直在等消息,可宫内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侯府。

    宋骋暮知道老夫人进宫去闹了之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直在书房踱步。

    这进宫也不是,又不想理老夫人,他陷入了两边为难。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又是早朝。

    林溢一如既往阐述“仁政”,可没有等他说完,就被皇上打断。

    “顺天王爷,这件事不用你管了,朕考虑了侯府一事,觉得你做这件事并不妥当。”皇上淡淡说道。

    林溢一愣,没想到皇上最后的决定是这样。

    “是,皇上。”林溢慢慢后退,余光打量了下旁边,侯爷好像并未上朝。

    他居然在逃避。

    林溢有些无奈。

    “鉴于此事还得继续,朕决定将其交给承乾王爷,不知各位有没有意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与此同时,林秉也往外踏出一步,“谢主隆恩。”

    这政法是他提出来的,也是他让林溢着手做这件事的,如今他又抢回了这个位置,虽然绕了一大圈,但是他却获得了更多的利益。

    林溢略显尴尬,没有再说一句话。

    林秉很得意地看了林溢几眼,甚是挑衅。而林溢只有紧紧攒着双拳,他别无他法,只能忍。

    宋梅瑶趁着白天林溢不在王府的时候还是去了趟侯府。

    当她看到宋骋暮居然在侯府躺着的时候不由有些疑问,按理说,他应该在金銮殿上帮林溢解释猜对。

    两父女因为看法不同而大吵了一架,后面还是韩嫣过来才劝住,不然两父女怕是要打起来。

    宋梅瑶只好出到了外面,韩嫣出来安慰。

    这韩嫣越是说,宋梅瑶听着就越烦躁,后面愤然离去。

    她不知道,在偏苑发生的事情全部都传到了老夫人的耳中,这可又是一项不孝的罪名。

    虽然是芝麻小事,但是放在现在的情况来说可不是明智之举。

    再简单的事传到了老夫人的口中,再经过一些加工,就能成为致命的一击。

    宋梅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还在心疼林溢。

    等她回王府的时候,林溢正一脸铁青地坐在高堂,她正好奇,之以往这时候林溢应该还在宫内,今儿个回来得真早。

    “王爷,今天为何如此之早?”宋梅瑶理了理情绪,踏进了屋内。

    “你到哪里去了?”林溢双眸深处透了点点寒光。

    宋梅瑶不禁后退了几步,“回了趟侯府。”

    “呵,听说侯爷病了?严重吗?需不需要本王亲自去看看。”

    “林溢!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我父亲病了你很得意。”宋梅瑶的声音不由大了几分。

    “若他真是你的父亲就不会放由你不管,今天也会在金銮殿上出现,现在好了,皇上做出来的决定都不是在你我的猜测之内,林秉接手了我的差事,你满意了?”林溢是勃然大怒,他内心极其的生气。

    本来要是将这件事做好了,皇上那边对他的警惕之心自会降些许,他却眼睁睁地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

    宋梅瑶转身出屋,径直走向了王府的门口。

    “你给本王站住,本王还没有说完呢。”林溢蓦地起身,正欲追出去,李洁兰却走了进来。

    两个人争吵的声音太大。

    “王爷,用不着为这种女人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臣妾给你熬了一碗鸡汤……”

    林溢瞪了她一眼,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