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头号宠妃 第一百五十章 陛下,臣有本要参
作者:情缘深浅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承乾王府。

    林秉回到了王府之后,宋墨岚就将其带到了密室,把今天李洁兰来府上一事说出了口。

    林秉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凶手,而且还是宋梅瑶,他心中倒是有些纠结。

    “岚岚,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不着急,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在皇上面前说‘仁政’?”宋墨岚不紧不慢,心中早有计划。

    “说了。”林秉一脸凝重,有些担心。

    宋墨岚凑到了林秉的耳边喃喃了几句。

    林秉不由睁大了眼睛,“把老夫人牵扯进来是不是太……”

    宋墨岚一笑,很自然很随意。

    “我已经跟祖奶奶商量好了这件事,就等着咱们这边行动。”

    “既然如此,本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一切听从夫人安排。”林秉一向是有野心之人,不管什么事都喜欢自己做主,但是宋墨岚跟他坦明了所有之后他有所改变。

    宋墨岚的际遇很奇怪,怕是泱泱大国五千年历史都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

    “多谢王爷,您一定可以当上皇上的。”

    林秉的目光有些迷离,注视着远方,吐出几字,“全靠夫人。”

    宋梅瑶一直想要跟林溢商量这件事来着,可林溢还在宫内并未归来,她只好等着。

    林溢是没有等到,但是等到了一万两银子。

    是李洁兰送去的。

    宋梅瑶没有再不放人的意思,李洁兰顺理成章带走了宝儿。

    宋梅瑶好奇李洁兰为什么要带走宝儿,更有兴趣李洁兰和宋墨岚到底会怎么做。

    这时间一天天过去,再拖延下去李离儿的头可就要露馅咯。

    宋梅瑶总感觉心神不宁,在梅苑里边踱步,试图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等林溢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很晚的时辰。

    自打那天林秉说了‘仁政’之后,皇上听了满心欢喜,说是要立刻执行,就让林秉着手行动,但是林秉却放弃了这个好差事,将林溢给推了上去。

    要是说别人,那皇上肯定会拒绝,人是林溢,他也就答应了。

    皇上要实行新政策,考虑的事情并不少,当然全部落在了林溢的身上,故而他每天都得忙到好晚的时间。

    林溢听说李洁兰在府上,也就没过梅苑去看看宋梅瑶,他径直去了书房。

    宋梅瑶已经在那留了封信,大概就是说今天发生的事。

    林溢仔仔细细看了几遍,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宋梅瑶要他小心一点,这件事怎样都不会落在他的头上了吧。

    要不是因为时间太晚,林溢非要去问个明白。

    林溢就是典型的早出晚归。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就动身往宫中去,说不定皇上已经在等他了。

    按照林秉所阐述的思想来说,皇上要是将其做到,那自然能万古长青,也难怪他那么上心此事。

    平日里的早朝入场经行。

    皇上在御书房已经和林溢商量好了一些事,故而在金銮殿上说话都更流畅了一些。

    整个早朝几乎都是林溢一人在说,那些大臣知道这件事的轻重,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反对的话,反对林溢就是反对皇上。

    林溢可算是把话给说完了,心里头正准备松口气,林秉这时候突然站出来,他心中略微咯噔了一下,似乎有事要发生。

    “皇上,臣斗胆说几句。”

    “哦?承乾王爷有建议或者意见便提,仁政本就是你向朕建议的,你对其本质定然更有了解,朕相信你。”

    “谢皇上。”林秉还是先行礼,而后才道,“臣对仁政并无更高明的见解,顺天王爷妙语连珠说得很精彩,只是……皇上,您说一个本身不孝之人谈何仁政?”

    林秉的话锋一转,把矛头转向了林秉的身上。

    刹那间,金銮殿上皆是窃窃私语之声,那些大臣都感觉不可思议,林秉这不是在找死吗?

    “承乾王爷这是何意?朕怎么听不明白。”皇上的话音已有些凉意。

    “皇上,你也知道臣和顺天王爷的关系,承乾王妃和顺天王妃都是侯府的小姐,故而臣多少知道点侯府的事儿。”林秉并不着急全盘托出,他还在等皇上的脸色。

    “侯府是侯府,这跟顺天王爷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皇上有所不知,这林溢乃是不孝之人,有什么资格做这件事!”

    林秉的声音突然大了几分。

    “侯府有位老夫人,以前对侯府三小姐也就是顺天王府疼爱有加,后面不知为何顺天王妃和老夫人闹翻,如今见面也都像是仇人一般,而林溢知道这件事之后不但没有去劝说顺天王妃,反而连同她一同欺负侯府的老夫人,这件事侯爷就知晓,皇上可以问问。”

    林秉又把宋骋暮给拉下水。

    皇上的脸色烟色不少,要真如林秉所说,这件事是非同小可。

    “侯爷,不知刚才承乾王爷说的属实?”

    宋骋暮走了出来,跪在地上,“臣有耳闻,不过那时臣在扬州,故而对这件事也不是很清楚,待退朝之后,臣定会亲自跟老夫人核实。”

    林溢对宋骋暮的话并没感觉不妥,说起来谁也不得罪。他深知这件事不是凭借着宋骋暮的口舌就能达到效果,林秉怕是还有后招。

    故而他干脆不说话,倒是想要看看林秉能把话说到什么程度。

    “承乾王爷,这件事朕还需要再查,退朝!”皇上显然也不相信林秉所说的话。

    林溢自始至终没有回应任何一句话,而退朝之后皇上也没有把林溢给叫走单独谈话。

    皇上有意让两人争斗。

    好在林溢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意识,他是绕着走的。

    林溢暗中观察了林秉的脸色,发现他并没有失望之色,或许这才是第一步吧。

    从宫内出来之后,林溢回到了顺天王府和宋梅瑶商量此事。

    宋梅瑶听了之后感觉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什么跟什么,不是强加罪名嘛,况且这是她和老夫人之间的事,怎们能牵扯到林溢的头上。

    宋墨岚他们真会玩。

    宋梅瑶决定静观其变,等林秉和宋墨岚进行下一步行动再说。

    林溢苦笑,他认命!

    可真是没有天理。

    宫内。

    皇上退朝之后就回到了御书房,他并没有母后之类的亲人,在宫中唯一的亲信也就是跟在他身后的曹公公。

    曹公公是平羲帝留给他的人,在没有人的时候,这曹公公也会辅佐林墨,当然也就是提提建议什么。

    “曹公公,刚才你也看到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朕怎么听不明白,难不成林秉想通过朕扳倒林溢?这不是胡闹!”林墨在金銮殿上没有发火,反而是回到了御书房大发雷霆。

    “皇上,您不用担心,以奴才之见,承乾王爷只是做给您看吧,至于后面还有什么还真难以琢磨。”

    “罢了罢了,你让人给承乾王府送点东西,记住,一定要林溢知道,朕迫不及待想要让他们两个打起来,看着他们俩,朕真是寝食难安。”

    曹公公行了个礼慢慢退出了御书房,皇上的心思他自然知道,只是不敢说。

    林墨早就视林秉和林溢为眼中钉,他想一石二鸟只能这样做。

    如今宋以南又不在京城,林墨只能靠他自己,或者用这样借刀杀人的方法以达到目的。

    “林溢啊林溢,林秉啊林秉,你们为什么要发展那么强大的力量呢?发展了又有什么用,皇位还不是朕的。”

    在皇宫的深处,林秉偷偷潜入了进去,这儿关押着覃贵妃。

    林墨当了皇上之后,并没有赶尽杀绝,只是让覃贵妃住进了冷宫。

    覃贵妃可十分的不服气,平羲帝在世之前从来都没有流露出要传位给林墨的意思。

    好在林秉的力量还没有被瓦解,加上她本身在宫内的力量,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覃贵妃住在冷宫也挺逍遥自在的。

    林秉去看覃贵妃完全是因为恩情,他并不知道覃贵妃居然在想着东山再起的事儿。

    两人在冷宫碰了面,覃贵妃一直在试探林秉,但是林秉都有意避开那些话题,覃贵妃只好作罢,在她看来,这时机未到。

    林秉随其回了承乾王府。

    宋墨岚可担心了一天,她对这件事也没有个底,只知道这件事如果成了的话将会是很好的一击。

    林秉带回去的自然是好消息,当然宋墨岚并没有因为这个小小的消息而冲昏头脑,她还有后手。

    “王爷,差点忘记跟你说了,宋未乐那边似乎有些动摇。”宋墨岚突然道。

    “不着急,林颐的事着急不来,我不可能跟他起冲突,还是让林溢去跟他斗吧,那小屁孩的事都没有将他们的矛盾挑拨起来?”

    “你也知道宋未乐的脾气,就是一墙头草,并没有什么作用,不过这种人是最好利用的。”宋墨岚笑道,她并不担心。

    “这样最好,这件事全权交予你,时候不早了,你该回侯府办那件事了,要是这事没有下文,本王岂不是要让满朝文武嘲讽?”林秉到底是有些心急,他也不能走错任何一步。

    宋墨岚差点笑出声,这林秉其实有时候也挺可爱的,就是这家伙对宋梅瑶念念不忘。

    “王爷,宫内来人了。”突然,王府的管家出现在屋外。

    宋墨岚和林秉对视了一眼,同时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