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女主逐妖记 第191章 原来我是那只鬼
作者:吴衣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上一次群p是什么时候?

    记不得了,或者,是刻意模糊了记忆,毕竟那是不愉快的过去。

    厌倦了争斗,害怕了拼杀,现在的老马,就想静静的守着这么一个小小的店铺,挣点小钱,喝点小酒,看点小书,写点,好好的过个小日子。

    平凡,其实也是一种境界,平淡,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只可惜,老马好像总是与平淡无缘,就是平凡,也与他格格不入。

    这个倒是不难理解,左哲估计,外号老马的马发才,应该是这个妖界的位面之子,如果这个妖界是某本衍生而成,他就是那本的主角。

    现在老马结束了奔波,回到了老家,这里有他牵挂的老妈,有他厌恨的老爸,有他熟悉而又陌生的亲戚,他们,就是他的羁绊,就是他的束缚。

    不用说,这就是强者归来类似于兵王回都市的开局,很老套的。

    在这里,老马就不可能像在外面那样无牵无挂无所顾忌,他不得不努力的淡忘从前,努力的习惯平凡。

    所以这些天,老马过得很憋屈。

    苍天有眼,嗯,或者是作者开恩,给了老马一个天衣无缝千变万化的超能马甲,而且,眼巴巴的就给他送了一堆可以用来发泄的肉靶子。

    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扁啊!

    兽血沸腾的迎了上去,左哲本来是要用一对拳头去找大鼻子砸的,要不抢把砍刀狂劈也好啊,至于自己会不会挂彩什么的想都没想到。

    老马的本尊,动起手来就是该这么的疯狂。

    可手一伸出来才发觉不对,纤纤玉手哎,他现在可是小狐狸的说,以她狐狸精的骄傲和嚣张,会允许自己和一帮街痞两败俱伤?

    自然而然的,完全就是本能动作,左哲的步伐一乱,身形一旋,抬手,转腰,飞眼,扭屁股,那动作,那韵律,仿佛是踏着神秘灵异的节拍在跳舞。

    迷踪步,千幻手!

    “哇塞,好酷好炫好劲道,精舞门啊,音乐,起——”

    人来疯似的小马哥唯恐天下不乱,兴高采烈的嚷嚷起来,不等左哲回应不容左哲反对,它还真个给出了音乐。

    不是劲爆舞曲,是一首听不清歌词的情歌。

    没错,就是听不清歌词的情歌。

    虽然听不清歌词到底吟唱了什么,可只要一听那曲调那歌声,是个人都会相信那是一首悱恻缠绵的情歌。

    很虐很伤感的情歌。

    那歌声一起,左哲的心忽然就疼了那么一疼,心神恍惚了那么一下,眼前的蒙蒙烟雨变得缥缈起来,雨中的那些人那些物迅速的分解,幻化,重组成另一个影像,另一个场景。

    他像是到了遥远的古代,看到了一个书生和一只狐妖的爱恋。

    那年,那月,那人,那狐……

    他突然就很想哭,可是,没有眼泪可流。

    耳边的喧嚣潮水般退却,只剩下那缠缠绵绵的情歌,左哲忘记了眼前的纷扰,忽视了雪亮的砍刀,屏蔽了坚硬的木棒,茫然若失,黯然销魂。

    这时候的他,恍若梦游。

    争斗,拼杀,一切的一切,都离他好远好远。

    低低的跟着情歌的曲调哼唱,恍惚中他像是成了那只狐妖,衣袂飘飘,寂寥独舞。

    不知不觉中,曲已终,歌已罢,舞已停。

    眼前的幻境定格在一个白衣清寒的背影上,然后,支离破碎,左哲本能的伸手,似挽留,似送别,更像是……

    永诀。

    “此情可成待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想不到啊想不到,在你这猥琐邋遢的皮囊下,居然有这么一颗敏感而脆弱的痴心,难怪,难怪!”

    小马哥又开始絮絮叨叨,不过那稚嫩的声音故作老成,尽管语气很是认真,听起来总有些滑稽。

    就像刚刚从梦里惊醒那样茫然四顾,左哲听到的是满大街的嚎叫声音,看到的是遍地伏尸,不,应该是满地伤残。

    拍了拍脑门,彻底的从刚才的恍惚中清醒过来,左哲差不多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太离谱了,居然在群p的时候梦游,要不是有了这个超能马甲,要不是变身为有着七百年道行的小狐狸,只怕已经被践踏成渣了吧?

    失神梦游前看到的那些个嗷嗷叫的街痞,现在还是在嗷嗷叫,不过全躺到了地上,刀刀棒棒的丢了一地,一个个折胳膊断腿的好不凄惨。

    汗一个先,小狐狸这个女主角左哲当然清楚,嚣张的美艳妖冶的风情只是表象,那本质可是绝对彪悍,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辣手无情的狠角儿。

    对付凡夫俗子也没有一点儿恃强凌弱的不好意思,而且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把对手给弄成个变形金刚。

    就是手手脚脚以匪夷所思的角度扭曲的那种,比挨了分筋错骨手还要凄惨。

    看现在地上那些个倒霉孩子,不用说就是被变身小狐狸的左哲在本能反应下,给弄成了“她”的最爱。

    等等,这情形,这场景,怎么会觉得莫名的熟悉,就像在哪儿见过,或者,是听说过?

    左哲的目光从那满地伤残上缓缓扫过,然后看看自己身上火一般的红衣,看看自己头上垂下的银色长发,然后就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尼玛,这不就是八卦女王何娇娇说的那只老凶老凶的女鬼么?

    左哲的目光下意识的眯起了风情万种的桃花眼,看向了街口的某个位置。

    那儿俏生生的站了个目瞪口呆的女郎。

    她瑟瑟发抖的看着他,就像看到了一个从聊斋里跑出来大杀四方的女鬼。

    那才是“鬼地方闹鬼而且闹的是个老凶老凶的女鬼”见证人是吧,何娇娇就是从她那儿听说了那个梦一般的聊斋,然后在班上当鬼故事讲了出来?

    可那不该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么,怎么现在由自己给演绎了出来?

    左哲愕然之际,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停滞了下来,细细的裂纹以他为中心,蛛网般蔓延开来。

    下一刻,整个世界都四分五裂支离破碎,就此崩溃成了一片虚无。

    变身小狐狸的老马,躺了满地的痞子,还有那个瑟瑟发抖的女郎,全都没了,支离破碎直至烟消云散,就像他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