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女主逐妖记 第312章 神刀至尊
作者:吴衣的小说      更新:2018-01-26
    神刀盟少盟主屠龙的死讯,龙卷风一般传遍了整个江湖,其轰动效应无异于一场惊天动地的海啸。

    平地一声雷,八方云动,惊起豪杰无数。

    听到消息的时候,当头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稳重得像木头的少林方丈灭尘禅师悚然动容,就跟看到达摩祖师那样激动。

    他那浑厚得可怕的内力一时失控,从不离手的那串佛珠首当其冲,一下子就粉粉碎化成了随风而逝的飞灰,算是功德圆满修成了正果。

    武当掌门流云子更是夸张,习惯于边品茶边炼气休闲娱乐两不误的他,给极品云雾茶泡出来的茶水狠狠的呛了一口,噎得他当场就翻了白眼。

    真气逆走,经脉错乱,这位大掌门差点就成了古往今来第一位被茶水噎死的武学宗师。

    相比之下,神刀盟盟主至尊王的反应就平淡得多。

    盟内主掌讯息传递的天音堂堂主鹰展翼把屠龙之死如实禀告之后,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仿佛死的那个屠龙不是他极为宠爱的义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蚊子。

    当时他正在画画,画得非常非常的专心,专心得让人怀疑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义子的噩耗。

    可是鹰展翼决不会这么想,他知道至尊王的本事。

    分心多用在常人看来是个奇迹,可是在至尊王身上就同呼吸一般自然,根本就不值一提。

    “瓦罐不离井上破,豪客难免刀下亡,在江湖上闯,谁都有那么一天,好像有句至理名言,叫做‘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是吧?”

    至尊王手中狼毫不停,嘴里则开始说话,狼毫在纸上挥洒自如,说的话也流畅顺当,丝毫没有顾此失彼的忙乱。

    “阿龙自幼习武,嗜刀如命,这些年卫道降魔快意恩仇,可以说是一身血腥,现在求仁得仁为梦捐躯,也算死得其所了。”

    鹰展翼微微躬身,肃然道:“少盟主甘冒天下之大不韪,身先士卒抛头颅洒热血,实在是我辈之楷模。”

    至尊王慢慢放下狼毫,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作品,淡淡道:“英雄热血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三千繁华一场空,楷模又有什么用?”

    他悠悠的叹息了一声,漠然道:“其实你我都知道,王图霸业无非游戏,终归是风过江湖不留痕,只是人生在世,好歹也得梦一回搏一回不枉世间走一回罢了。”

    鹰展翼默然不语,眼里却有隐隐的战意在燃烧。

    至尊王这几句话乍一听满是看破红尘的苍凉,细一品却满是我为我战的张扬,着时让人热血沸腾,他想不激动都不成。

    至尊王的目光从画上移开,落到鹰展翼脸上,悠悠道:“还记得神刀盟的初衷吗?十年了,一切都似乎只在昨天……”

    那时候,江湖中高手辈出,尤其以魔教为甚,因为有了“正邪不两立”这么一条古训,杀戮四起,血腥处处,已经分不清谁是谁非。

    反正谁的本事大谁就可以横行无忌,闹得个风起云涌遍地血腥,宛如世界末日。

    至尊王就是在一片纷乱中横空出世,一把至尊刀横扫四方,继而创立神刀盟,以铁血手段联合白道群雄对抗魔教。

    短短四年就让魔教元气大伤,不得不就此退守大漠,这些年又磨刀霍霍不断扩张势力,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江湖霸者,大有跺跺脚风起云涌逛逛街人兽侧目的威势。

    作为神刀盟的元老之一,鹰展翼怎么会不记得这段血腥历史?

    在他敬畏的目光中,这位看起来瘦小平凡的至尊王和那把厚重黝黑的至尊刀,早已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是要他奉献全部热情乃至热血作为祭品,他也会毫不迟疑并且以此为荣。

    “我要这武功,再不分正邪。”

    “我要这出身,再不问黑白。”

    “我要这苍茫武林,再没有门派纷争。”

    “我要这浩荡江湖,彻底的厌倦血腥!”

    鹰展翼默默的应和着至尊王低涩暗哑的声音,两人重复了一遍当初被称为“疯狂梦话”的热血誓言。

    这正是当初至尊王横空出世的开场白,也正是他逐鹿天下的通告。

    就是这么几句疯癫狂妄的梦话奠定了神刀盟的基础,让它得以日益壮大愈战愈强,并且拥有了数以万计忠心不二的狂热追随者。

    “我要玩的游戏,没有人可以终止,我要走的路,没有人可以拦阻。”

    至尊王袖袍轻轻一挥,书案上刚完成不久的画平平飞出,展开,端端正正的嵌到了墙上。

    “就是她,也同样不能。”

    鹰展翼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副画,不,确切的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画中的人。

    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明媚的眼,灿烂的笑,眉心有一个火焰状的印记。

    画是淡墨勾描而成,奇怪的是画中人散发出一种妖异的艳色,让人一眼看去就直觉的认为她应该着了一身红装,眉心那个印记更应该绚丽如霞。

    这个画中人鹰展翼并不算陌生,因为他手里也有这么一副画像,那是天音堂根据情报反馈综合整理后拼凑出来的形象。

    很遗憾,那副拼图根本就没法和这副图相比,形貌的差异不说,单是那入骨三分的神韵就足以让鹰展翼傻眼。

    “这就是凶手,对吧?”

    至尊王叹息了一声,目光幽深。

    “用不着惊讶,阿龙死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她,毕竟阿龙是我的义子,情义相连,而且他也是个绝世刀客,这中间的感应,想来你也能理解。”

    鹰展翼张张嘴,却是无话可说。

    不错,他也用刀,他也是刀客,当然知道刀有灵性,也知道刀与刀之间有着微妙的感应。

    只不过至尊王所用的至尊刀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层次,那种境界远在他的领悟范围之外,他并没有发言权。

    至于情义相连的感应就简单多了,和血脉相连的感应相似,别说是不断修炼超越自我的武者,就是平凡的普通人,也有那种玄而又玄的心灵联系。

    情之所依,魂之所系。

    如果至亲至爱的人遇上重大变故,哪怕相隔千里也会在第一时间有所觉察,所谓“心惊肉跳”之类的预兆多的是,实在不足为奇。绝色女主逐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