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女主逐妖记 第310章 牌定生死
作者:吴衣的小说      更新:2018-01-26
    左哲先前进入的那个小妖界,虽然起源于刘红月胡思乱想的白日梦,可她本身却没有意识到那一点。

    就像绝大多数的筑梦师都不会意识到自己构筑的幻梦,会在冥冥中衍生成一个真实的世界一样。

    即便系统在身的左哲因为和她的亲密接触而进入,捎带着让她也进了那个世界化身为她想像中的自己,也只是相当于演员深度入戏,让自己活生生变成了另一个她。

    在小妖界的她,就像深度入戏的演员,全身心投入了自己扮演的角色,已经忘却了演员本身的存在。

    在那里面,她是刘霜,而不是刘红月。

    只有退出小妖界的时候,她才瞬间出戏,把自己的身份从刘霜切换到了刘红月。

    站在演员的位置,她就能知道自己曾经在一出什么戏里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当然这中间有个缓冲期,也就是演员所谓的情绪调整,让自己从扮演的角色中抽离,不至于沉迷于戏中,忘却了自己的本来身份。

    这会儿的刘红月,就是还没大缓过劲儿来的女主角,冷不丁看到还没有卸妆的男主角,戏里的种种自然就在脑海里浮现。

    老哥,榴芒,聊斋,光屁屁,还有算命哥……

    那不是真的吧,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鬼东西啊?

    刘红月当场就迷茫了。

    不只是他,左哲自己都有些迷茫。

    他没想到自己能变成刘忙,刘忙所在的无名小妖界并没有纳入他的掌控。

    换句话说,他身上的系统,并没有激活相应的变身卡。

    超级变身系统的变身卡,是系统流逐妖师的神魂具象,和一般逐妖师具现的神魂卡,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虚拟人物在物质世界所展现的具体形象。

    天马行空的想像,口口相传的故事,付诸笔端的小说,就是所谓的妖界。

    所谓的元妖,就存在于思绪,语言,文字之中,对现实世界而言,太过于缥缈虚幻,太过于抽象模糊。

    当元妖以妖魂梦游的方式出现在现实之中,就是从模糊到清晰从缥缈到真实的过渡,等于是具体化了虚拟形象。

    这种具体化的虚拟形象处于可控状态的时候,就是一般逐妖师的神魂卡,也就是左哲派发的变身卡。

    神魂卡激活,变身卡启动,就是以逐妖师为载体的虚拟形象实体化,虚拟形象具体化的进一步发展。

    一般逐妖师的神魂卡形成有两种情况,分别对应逐妖师的两个流派。

    一个是觉醒者,神魂卡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自然生成,就跟天上掉馅饼差不多,纯属看脸碰运气。

    一个是修真者,神魂卡是在揣摩观察元妖临摹而成,借假修真以假乱真,需要有传承有资质。

    而所谓的化妖,也不过是糊里糊涂的加载了某张或天然或临摹的神魂卡而已。

    就跟扑克牌相似,不过神魂卡的花色更杂点数更多,而且材质各有不同,档次自然也有高下之分。

    逐妖师和化妖的战斗,以及逐妖师之间的内斗,说白了也不过就是赌徒打牌定输赢罢了。

    每个逐妖师都算是赌徒,手里都有或多或少的牌,怼上了就打一场,比牌面,比花色,比材质,还有比数量……

    就目前而言,很多人还不会打牌而且手里没牌,手里有牌的也没几张,而且大多是点数不大的杂牌。

    左哲就不一样,他不但会打牌,还可以发牌。

    他手里的牌,比目前市面上所有的牌都要漂亮,材质好,档次高,完全能够秒杀市面上流传的那些杂牌。

    而且他手里的牌不是按“张”算的,至少得按“副”来算才行。

    只要他能发出一张主牌,就能解封一整套的副牌。

    主牌需要他亲自发放,副牌可以由他发放,也可以让别人自己去摸。

    那一张张的牌,和生死符没什么两样。

    不管是他发的牌还是人家自己摸的牌,都会受到他的控制,只要那些赌徒打他的牌,就等于是把身家性命交到了他的手里。

    绝对掌控,牌定生死。

    身为发牌人的他,就是那些赌徒的神。

    更神奇的是,他名下的每一副牌都有备份,只要他愿意,可以随时打出任何一张牌。

    简直就是作弊出老千。

    不对,那已经不算作弊出老千,那是直接提供了赌具控制了赌徒,已经算是制定规则的大佬了。

    赌具当然不是他一个人才有,天下之大,赌徒那么多,当然不会每个人都使用了他提供的赌具,当然不会每个人都在打他的牌。

    他还没到能够垄断所有赌具横行所有赌场的地步。

    他去过别人的赌场,见过别人的牌,也打过别人的牌。

    化妖的妖域,未知的妖界,那就是别人的赌场,动物园的狼山,梦里的栖霞镇,刘红月的白日梦,都算。

    其他逐妖师的神魂卡,那就是别人的牌,狼斗士库克,金毛狮王,青蛇小青,都算。

    没有纳入掌控的化身,就是打别人的牌,焰流霞,大丑,妖刀,都算。

    当然,别人的赌场,可以吞并,别人的牌,可以抢夺。

    最具代表性的应该是叶倩倩的妖马甲小世界,那本是个未知妖界,是别人的赌场,他跑进去化身老马,那是在打别人的牌。

    结果,他激活了妖马甲小世界,他得到了谢谢变身卡。

    可惜那个赌场,最终是给恐怖分子毁掉了,那里面的牌,也全都灰灰了。

    刘红月的白日梦所衍生的小妖界,也算是未知妖界,也算是别人的赌场,他也进去过,也玩过别人的牌。

    可那个赌场,他还没有吞并到手。

    那个刘忙,还不算他手里的牌。

    那个小妖界没有划拉到自己名下,刘忙变身卡自然是没有的,那他怎么就变成了刘忙?

    他只是下意识的想到那个刘忙的浓眉大眼,颇有他重生前的苦逼风范,真要让他变身的话,可能会是他的第一选择。

    毕竟几个女子目光灼灼的盯着他,貌似只有做个忠厚木讷的老实人了。

    至于刘红月会怎么想……

    小丫头一边玩儿去,大人的事少管。

    可是,只那么想了一下,没想到还真个就变过去了?

    那什么,算是偷了别人家的牌么?绝色女主逐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