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女主逐妖记 第281章 不请自来
作者:吴衣的小说      更新:2018-01-10
    a ,最快更新绝色女主逐妖记最新章节!

    公交公司那个售票的工作,梁青霞已经做了好几年。

    如果不是父母的缘故,年龄不够的她原本是做不了那个工作的。

    好在有了那个工作,她才能在父母双亡后撑起了这个家。

    所以她对那份工作,有特殊的感情,毕竟那算是父母留下的一点念想,毕竟那算是父母用性命换来的岗位。

    公司效益不好,轮休,裁员,下岗,工龄买断,一连串的破事儿,折腾得人心惶惶。

    梁青霞舍不得离开父母工作了一辈子的公司,舍不得离开父母用性命换来的岗位,为了留下来,为了上班的机会,她不惜委屈了自己。

    可那猴科长猪主任什么的,到底是得寸进尺了,吃饱喝足还收礼不说,居然直接打起了她的主意,居然想让她给他们做儿媳妇。

    暴脾气的她都想要掀桌子了。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只是为了逝去的父母。

    可适逢其会的左哲没能忍下来。

    他用了障眼法,他幻化了梁父梁母,他变成了长身玉立温文儒雅的书生,他说他是梁父梁母给她介绍的对象。

    这两个讨厌的家伙被赶走了,走得是屁滚尿流,给那么神神叨叨的聊斋一吓,他们真没有在裁员下岗的问题上敲打她了,轮休什么的更是提都没敢提。

    再不用讨好他们,也不会丢掉那个售票的工作。

    可是梁青霞突然不想干了。

    她想通了。

    就像白晓曦抱怨的左哲劝慰的那样,现在的他们家已经不缺那点工资,父母的念想也不应该是那个用性命换来的工作。

    做得不开心,就别做了,已经不用她挣钱养家的日子,真的没必要委屈了自己。

    谁叫她有那么一个能干的宝贝弟弟?

    所以今儿个她没有上班,只是去公司提出了主动离职的要求并提交了相关的材料。

    然后,一身轻松的她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准备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顺便庆祝自己的新生。

    习静幽被她的编辑闺蜜拉去逛街,白晓曦去找刘红月玩儿,左哲去同学家过周末,家里就梁青霞一个人。

    这不是问题,那些好吃的本就是为晚上的家宴准备的,而到了晚上,该回来的自然就都回来了。

    第一个回来的左哲,一回来就嘴巴甜甜的口花花,居然让她心里有点小荡漾。

    还别说,宝贝弟弟真的长大了,到底有多大,她知道,习静幽也知道……

    啊呸,想哪儿去了,都怪那满嘴跑火车的小混蛋把她给带沟里去了。

    至于一个都不能少的小贪心,她悄悄的琢磨了一下,好像还真没什么好计较的。

    和小幽幽小曦曦还有小弟弟一直在一起,一家子其乐融融,貌似也是很好很好的事儿?

    偷偷的瞄了瞄凑上来跟着折腾的宝贝弟弟,梁青霞的俏脸,又不知不觉的染上了明艳动人的红霞。

    好死不死的,敲门声打破了温情脉脉的二人世界。

    梁青霞有点奇怪,不知道来的是哪路神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仙。

    自从在城里买房子安家后,客人什么的可没有在同新镇那么多,毕竟是城里,好像没乡镇农村那种串门子混脸熟的习惯,何况她们初来乍到,生活圈子的确小得可怜。

    基本上不会有人上门的。

    习静幽有钥匙,刘莹莹母女俩应该和白晓曦一路,白晓曦那儿也有钥匙,青夜语胡梦娇就算要来也会提前打电话,绝不会这么冒冒失失的跑来敲门。

    也许是闲得发慌的邻居来串门子?

    梁青霞示意左哲去开门,然后就听到宝贝弟弟满是不善的声音响起:“是你们两位?我说,走错门了吧?”

    “没有没有,我们是特地来拜访的,青霞她应该在家吧,我们来谈谈工作上的事……”

    门外的人说话的姿态很低,满是讨好的意思,就算隔着门,梁青霞也能想象出他们点头哈腰满脸赔笑的样子。

    居然,是公交公司的领导夫妻档,那个瘦猴一样的科长,还有那个肥猪一样的主任。

    好吧,他们也算这个新家的常客了,委曲求全的梁青霞请他们到家里吃饭,可不是一次两次。

    当然,以前他们来到这个家,那可是摆足了领导的架子,吃饱喝足还收礼,却是连路边摊的烂橘子都不会拎一个来的。

    可今儿个,两个人四只手拎了个满满当当,吃的喝的穿的玩的那是一应俱全,那架势就跟打劫了人家小商铺似的。

    “哎,这不是科长和主任嘛,稀客稀客,什么风把你们二位领导给刮到这儿来了?我今儿个可没请你们啊!”

    梁青霞当场就没了好脸色,以前为了那点执念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可真是受够了,现在不一样了,姐不伺候,爬远点!

    哦,这是本地方言,另一种说法就是爱谁谁,爱咋咋滴!

    “是是是,没请我们没请我们,我们这是不请自来,不请自来,呵呵呵……”

    领导夫妻档满脸赔笑,尴尬得不要不要的,左哲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就是所谓的尬聊吧,还呵呵,呵个毛。

    左哲这个逐妖师游走于阴阳之间,倒是感觉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可实际上,这两口子前儿个才从这儿连滚带爬的逃之夭夭,心有余悸很正常,心理阴影无穷大啊。

    他们可是实打实的看到了活生生的梁父梁母,那可是死了三年的人,冷不丁的冒出来还二话不说就怼上了,硬生生给黑了个半死的好吧?

    可不来不行啊,两个死鬼明摆着要给他们女儿撑腰,他两口子要是真的让这丫头离职下岗,回头堵他们家床头怎么办?

    会尿床的啊喂!

    还是登门拜访做做思想工作吧,空手上门是不成的,好歹得表示一下诚意才行,大包小包的就不说了,烧香拜神还要提个猪头呢,花钱买平安啊啊啊啊。

    好心疼哦,可还是要满脸赔笑。

    嗯,笑都笑得心惊胆战的说。

    眼看两口子进门后放下东西就疑神疑鬼的四下张望,明显是被梁父梁母给留下了相当大的心理阴影,左哲不无恶意的琢磨着,要是绕他们身后去拍一拍他们的肩膀,该会是个什么情况?

    说不定会搞出人命吧?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鬼吓人笑死人,人吓人吓死人”?